Archive

婦人點了點頭道:「百英客棧,聽過嗎?」

百英客棧的名頭,香菱倒是聽戚四海偶爾提到過,太詳細的卻不知道。 香菱老實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聽說過,但不了解。只知道大齊國幾乎所有縣城都有分店,臨安縣沒有,可能是毗鄰邊關的緣故。」 婦人點了點頭道:「過去沒有,不代表將來沒有,我正在物色地址,準備開一家分店,算上這一家,一共一百七十八家店,有興趣合作嗎?」 香菱點了點頭道:「您想怎麼合作?」 婦人緊緊盯著香菱的眼睛,一字一頓道:「把所有吃食方子全都賣給我,價錢隨你開,你還可以讓你吃乾股,佔多少成,也由你來提。」 香菱斬釘截鐵的搖頭道:「抱歉,我不賣。」 婦人詫異道:「你什麼也不幹就能日過斗金,為何連考慮都不考慮就拒絕?」 香菱搖了搖頭道:「方子是我的,但我不能隨便賣了。我帶著全村二十多戶人家開小作坊加工廠,全村的勞動力幾乎都有工資拿,幾個村與我簽訂訂單種植,我要為他們負責,不能撂挑子說不幹就不幹,這是一個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線。」 婦人瞪大了眼睛,看著香菱道:「你給村民們開---工----資----?」 ...

「明子那傢伙會發現我們被困住了嗎?你們那天晚上到底又去幹嘛了?」莫凡滿臉認真的看着艾江圖,低沉着聲音問道。

莫凡一直沒有機會問,或者說一直在考慮著怎麼開口,但是他現在終於忍不住了。 沈明昨晚出去之後,兩人就再也沒有見過面。要是尋常時候就罷了,但現在這情況,莫凡難免有些擔心,沈明是不是也遭遇了麻煩。 「我和他戰了一場,接到你電話之後本想着帶他一起趕過來……只是……」艾江圖說着說着不由得頓了頓。 沈明當時的表現有些奇怪,很明顯就能看出是找了個借口。而且對方所說的懸浮在沙灘上的潮汐……總而言之,沈明還是一如既往的神秘呀! 「只是什麼?」莫凡眉頭微皺,相比於眼前這個隊長,他更加的信任沈明。 眼睛這個隊長會不會擔心沈明挑戰他的位置,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這誰又知道? 但顯然這個時候並不是內訌的時候,莫凡盡量收斂了眼神中的懷疑。 艾江圖是個聰明人,他明白莫凡為什麼要這樣問自己。 「我想,我們三人之中,或者說整個國府隊,目前為止沒有一個人有資格為沈明擔心。他的實力遠超我們太多!」 ...

在與賽巴斯道別之後,離開了莊園。

「啊,還是沒能休息啊。」格格蘭醉酒的狀態消失之後感覺頗為掃興。 「你可別忘了今晚我們還有行動,就算你不喝醒酒茶,我也會用魔法讓你恢復正常的。」伊維爾哀說道。 在確定離開了一定的距離之後,伊維爾哀才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下莊園。 「伊維爾哀,怎麼了?」格格蘭問道。 「他們到底是些什麼人。」伊維爾哀喃喃道。 曾經和十三英雄並肩戰鬥過她,竟然在懷特與賽巴斯身上感受到了遠超十三英雄的威壓。 「懷特先生可是有一百多歲了,擁有這樣的實力也不足為奇吧,況且他還可以與神溝通。」格格蘭曾在漆黑之劍小隊口中聽說過這件事。 「啊?那豈不是和伊維爾哀差不多時代的人了?伊維爾哀你真的沒聽說過這個人的名字?」菈萩絲問道。 「絕對沒有,至於他所說的魔王更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

她知道,蕭雋璟一定是看在岑卿卿的面子上才幫她,但不管怎樣,受益人是她和兩個孩子。他對她們,恩同再造,令她重獲新生。

岑雪鄭重磕頭…… 。 老司機踩著近千米高的木巨人,居高臨下,俯瞰身前超過四百米的C-初期蟲獸。 兩者比較下,這蟲獸就是個弟弟! 這個木巨人神似菩薩,如同當初哈尼磊施展的真樹萬手,背後一輪木質圓盤,如同雕刻般,出現密密麻麻的粗大手臂,超過一萬隻! 而木巨人體內則是有密密麻麻的玩家在裡面齊齊維持著木巨人的運轉,足足萬人。 「真樹萬手,萬手齊出!」老司機二話不說,直接一聲令下。 「木靈無敵!」 「木靈無敵!」 ...

那是一種生化武器,通過分析超獸希波利特星人的細胞組織而專門研製而成。

只要命中目標,理論上就可以將超獸希波利特星人的細胞衰亡,使其器官衰竭而死。 製作需要時間,希波利特星人卻好像沒有給mac隊時間的打算。 幾天過後,細胞摧毀彈的試驗彈出爐。張罘和諸星團正要測試,東京中心的商業街卻出現了希波利特星人的長鼻子身影。 那個宇宙人紅色的手臂在空中畫圓,它的聲音透過宇宙空間基站的話筒傳達給mac隊在場的每一個人。 「地球人,我已經無法忍耐你們的拖延,現在,是時候讓你們見識一下地獄了。」 這麼放肆又傲慢地說着,希波利特星人的鼻子裏發出高溫火焰。 衝天的紅色火柱將東京的街道瞬間化作火焰的樂園。 火焰蔓延到街道上的車輛,又發出爆炸,轟鳴與希波利特星人走動間大樓的崩塌。 一切讓人心生絕望。 ...

遠在江南的賈蓉收到賈璉信件的時候,已經是八月三十。

他打發的了那泗州知州,看着手裏圖紙越發無奈起來。好端端為什麼要建省親別院了?又看了信件,上面還特別說了吳貴妃、周貴妃的母家都在修建,賈家也要抓緊。 暗罵一聲:「這玩意就想不通有什麼用處。」 賈蓉是個極其現實的人。如果說蓋一個省親別院能夠讓皇帝以後扶持賈家,還是能讓宮裏掏出十多萬兩做補貼,那建一建還行。 這明顯是賠本的買賣嘛。 小雀兒見大爺糾結樣子,笑道:「大爺怎麼也倒忘了。這幾日裏各族老爺可沒想偷摸送女孩子過來,若是大爺接受了。說不得這幾家老爺也會做類似的事情,對外宣告他們家與大爺有了糾葛。雀兒還聽奶奶說過衣錦還鄉的典,換到這事上也是同樣道理。」 蓉哥兒聳聳眉,什麼衣錦還鄉,就是打腫臉充胖子。榮國府能有多少家底,賈蓉是不知道。但是寧國府有多少家底,他是曉得的。難不成榮國府還能比寧國府富裕十來倍不成? 一個省親別院可能將一家榨乾去。 賈蓉讓小雀兒拿了紙筆來,寫上幾句建議勿要太過鋪張,又同意了讓出半邊會芳園去蓋省親別院。 讓人傳了回信,賈蓉才又找來泗州知州道:「知州大人幾日苦心,本官也是看在眼中。從淮河上游分流引水確實難行,不過五河口分流倒不算難事。只是治理淮河工程量大,需一步步操行。你們泗州諸水域暫時用不上貢灰天物,先與河道衙門規劃新河道位置才好。」 ...

安馨和成易出來后,看見如同廢墟的鬼城,兩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有辦法相信這裡曾經發生過戰鬥,倒相信這裡可能被無數的天外隕石砸了。

這裡連廢墟都算不上,全是坑坑窪窪,沒有一點完好的東西,包括磚磚瓦瓦,甚至連半塊完整的石頭都找不到,摧毀這裡的破壞力當時到底有多大?成易和安馨無法想象。 可這裡已經沒有人,矮山也沒有,好像都走了,安馨極其擔心,不知道宋嘉琪是不是出來了?不會……還在裡面吧? 「我該走了,後會有期。」成易跟安馨道別,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或許外面還有很多陰人,他走的是邪道,不能跟陰人照面,所以絕不能跟安馨一起出去。 「大叔,不一起出去嗎?」安馨有些不解,都結伴到矮山了,為何不一起出鬼林,出湘西,這樣還更安全一點,都走到這裡了,安馨自然放心成易。 「不方便,放心,我日後會找你的。」成易說著,很快消失在安馨面前,就連鬼王的屍體也不見了蹤影。 「好奇怪。」安馨撓了撓頭,只能自己小心翼翼向外走去,她地址都沒說,成易以後怎麼找她? 兩人分離后,成易也是走了鬼林,因為從這出去,就這一條道,但他用了手段遮掩了自己,自己成了趕屍人,而鬼王,則變成了他趕的屍,無人能識破,就這樣出了鬼林。 鬼林外有許多陰人,跟他猜想的差不多,他看見安馨成功出來后,也是鬆了一口氣。 本來想走的,可眼睛一直在安馨身上移不開了,彷彿見到了當年的林可以,他朝思暮想的那個女孩!這一眼,怎麼都看不夠。 ...

雖然跟現在的陳琛阿姨相比,有很大差距,但從神態、相貌上,無疑可以認得出來,這就是年輕時的陳琛阿姨……

。 先前說話的大爺看野豬趴着不動,有點怕卻又壯著膽子過去,將他手中的鐵叉戳了戳那野豬的脊背。 發現那野豬已經死得透透的了,他驚喜地喊道:「死了,這野豬死了,哈哈哈……」 其他人原本就盯着他的舉動,聽他一說,就一齊奔了過去。 親自驗證之後,所有人都驚嘆不已。 死了,這傷人的野豬終於死了。 醒悟是宮玉殺死這野豬的,他們再看宮玉時,所有的鄙夷都收斂了起來。 楊大爺想跟宮玉說話,一看夏文楠還抱着宮玉不放手,他嗔怒地一瞪眼,「夏文楠,你還抱着幹啥?野豬都死了,沒事了。」 夏文楠鬆開手,見那麼多人盯着他,窘迫地別開了臉。 ...

儘管小羅伯特唐尼這麼說,但沒有人相信他,閃光燈一點停頓都沒有,對準他這張張狂的面龐。

「唐尼先生,我是《每日郵報》的記者,我想要知道你是怎麼回來的?你這段時間又在什麼地方?」 「唐尼先生,聽說你創立的公司由於你的消失而破產了,請問你接下去有什麼打算?」 「喔喔喔!」小羅伯特唐尼誇張地阻止他道,「我的公司破產主要原因是因為曼哈頓的生化危機,不過我肯定會拯救他們的,我覺得我們的空間站對機械臂的需求沒有其他人可以代替。 至於……」 。 「沒什麼,最近天氣降溫,身體有些受涼而已。」 「只是這樣嗎?你的臉色很難看,要不去醫院看看吧。」 「沒事,我好得很。你就別擔心了,過些天我保證不咳了。外面風大,先回屋,我去書房處理一些事情很快就來。」 「那好,我給你沖點藥劑先喝點。」 ...

血煞之氣衝上去,快速吞了巫氣。

瘋老頭仰面倒下。 顧雲墨退離了數步,他猛地彈跳起來。 「女娃娃,你為什麼不接著老人家我?」 顧雲墨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瘋老頭子,既然你早就醒了,為什麼不醒來?看我們為了你一個人大打出手,你很開心?」 瘋老頭輕抬一腳,瞬間消失在原地。 顧雲墨震驚不已。 這是無影步? 又聽瘋老頭笑道:「小師妹,我就是想確認一下你適不適合當我們的小師妹啊。」 我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