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響亮的聲音,迴腸在通天塔外,讓所有的修士,都聽得清清楚楚。

「娘,聽到沒有,葉子他進入第五層了。」樓蘭激動地說道。

「我就知道,他一定會進入第五層的。」金碧玉笑道。

沒有誰,比她真清楚葉子的實力,除了第七關,其餘的關卡,根本就難不住他。

「這一次,他坐實黑馬稱號了,很快他就名震天下了。」

「也許他對這些名號,根本就不在乎呢?」

「這倒是,這傢伙低調得要命,如果不是因為想回到南方星域,他連這通天塔都不會闖。」樓蘭點了點頭,她還從來沒見過,如此不喜歡刷存在感的傢伙。

「等著看吧,還會有好消息的。」金碧玉笑道。

……

台上,樓十八跟三名公證人聊得正歡。

「這一次,進入第五關的有五個人,比起去年好。去年只有三個進入第五層,進入第六層的,一個都沒有。」樓十八滿意地點了點頭。

謀凰之天下為棋 「這五個人,全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我也聽說過他們的大名,倒是這個叫葉子的,到底是何方神聖,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九陽真人奇怪地問。

「這葉子是個新人,無意間救了我女兒樓蘭一命,我見他實力不俗,給了他種子,沒想到他還真是不辜負我的期望。」樓十八哈哈地笑了起來,十分滿意。

「尊者真是眼亮,這小子,這下是名滿天下了,到時候,妥妥是附馬爺了。」十三娘笑道。

「一會等他出來,老衲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少年英才,能讓公主垂青。」普渡大師道。

一行人紛紛討論著,等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

葉雄身體再次出現,首先是聞到一陣陣芳香的桃花味道。

這個味道,葉雄再熟悉不過,他在黑石項鏈第四個幻境,聞過這樣的味道多了。

在以前,他根本就不知道這桃花香味之中,帶著紫海棠這種能讓人不知不覺被封閉元氣的靈藥。

自從修鍊了幻術之後,他才知道這一切。

「陸前輩,小心,這桃花香味之中帶著……」

葉雄轉身一看,這才發現,陸文山根本就不在身邊。

不但是陸文山,就連其餘的三個人,都不在身邊。

顯然,剛才在進入第五層的傳送陣的時候,五人走失了。

葉雄不在乎這些,別人進不進入第六層,與他無關,但是,他必須要闖過去。

換在以前,遇到這裡情況,葉雄肯定會一籌莫展,不知道應該怎麼闖過這個幻陣。

但是現在,他已經了解幻術,就連自己也能布置幻術,所以,破開這幻術並不難。

目光之中,紅色瞳孔展露出來,法眼神通施展出來。

在法眼之下,面前的景象,全都原型畢露。

桃樹桃花大部份是真的,周圍的環境也是真的,所有的事物,都是用五行術幻化出來的。

整個桃花園之中,什麼人都沒有,一片空落落的。

重生獨寵農家女 葉雄想了一下,從身上掏出一把劍,一劍劈了出去。

一道強盛的劍芒,在桃花林之中劈開,毀滅一大片。 周圍變成一片真空地帶,大地裂開,樹木摧毀,桃花凋零。

但是很快,地面就以肉眼所見的速度,快速恢復如常。

被摧毀的桃樹,桃花,周圍的環境,全都恢復如常。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冷笑一聲,繼續出手,不停的劍芒,連綿不絕地劈了出去。

作為一名幻術師,他很清楚,破壞比起建立容易得多。

當然,前提你得看穿面前的環境是利用五行之術長出來的實境,還是用幻術幻化出來的。如果是用幻術幻化出來的,那麼,再摧毀也是浪費元氣,因為摧毀的根本就不是實境,對方根本就不需要再創造實境。

在法眼之上,葉雄很容易分清哪些是幻術,全都對實境出手,片刻之間,實境就被毀壞了無數次,隱藏在暗處的施術者,估計要吐血了。

終於,一道陌生的聲音傳來,遠處的桃樹之中,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此人外表四十多歲,留著一頭小鬍子,個子很矮還不到一米六,一雙金魚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瞪著葉雄,怒道:「臭小子,你能看穿幻術,直接說就是,何必毀壞我這麼多的實境,浪費我這麼多元氣。」

葉雄啞然失笑,上前道:「晚輩見過前輩。」

「你是我前輩,你是我大爺。」

老頭子罵咧咧的,越想越氣。

就在剛才,他不停地變幻著實境跟幻境,有虛有實,但是每次,這個傢伙都是攻擊實境,幻境一次都沒有攻擊,這已經充份說明,自己的幻術全部被看破了。

「小子,你到底是幻術師,還是有破妄之眼?」老頭子忍不住問。

破妄之眼有很多種,葉雄的佛門法眼,就是其中一種,而且是非常厲害的一種。

「前輩,我修習過幻術。」葉雄加道。

法眼的事情,他沒有說出來,畢竟說出來的話,太驚人了。

「能看出來不早說,傳送陣在那邊,快滾。」老頭子指著那邊一株桃花樹下說道。

葉雄看了那株桃花眼一眼,果然在樹木腹部,看到了通往六層的傳送陣。

「屬下,多謝前輩。」葉雄恭敬地行了個禮,這才朝那株樹花樹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老頭子罵咧咧:「老子被困在這裡這麼多年,見過無數闖關者,從來沒被人這麼氣過,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

葉雄來到桃花樹下,仔細一看。

這株桃樹是由一半幻術,一半實境形成的,樹榦三面幻術一面實境。

他朝幻術那邊走去,身體就像融入水中一樣,沒了進去。

裡面,是一個小小的傳送陣,他踏了過去。

……

「66號,進入第六層。」

蒼老的聲音,在塔內外響起來。

此言一出,塔內外,全都炸開了。

「這怎麼可能,進入第五層還沒五分鐘,他是怎麼做到的?」陸文山傻在原地。

傳送之後,所有人都分開,他還在桃花樹之中摸索著,半點收穫都沒有,人家已經進入第六層了。

除了他之外,田易,陸成風跟百里行,三人同樣傻眼。

四人之中,全都還在研究,別人已經通關了。

這種感覺就像考試做題的時候,自己還沒讀完題目,對方已經寫出了正題答案。

赤果果的差距啊!

……

塔外,同樣掀起了軒轅大波。

「五分鐘,這怎麼可能?」

「從來沒有人在五分鐘之內,能通過第五關的,上一次通關,好像用了一個多小時。」

「這傢伙是怎麼做到的,不會是有內幕吧?」

各種各樣的聲音響了起來,全都不敢相信,這實在是太驚人了。

……

「娘,你聽到沒有,葉子他進入第六層。」樓蘭激動得聲音都顫抖了。

「早就猜到了。」金碧玉笑道:「只不過我沒想到,他會以這麼短的時間渡過。」

「葉子他真是天才,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厲害的人,真不知道,他的真正實力,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樓蘭想著自己認識的人之中,除了自己的父親,還有幾個公證人修士,最厲害的就是他了。

不對,還有一個,就是那個在下界的太陽城,無意見到的那個佛修。

想起那個佛修,樓蘭依然激動無比,那是她見過,唯一一個,可以跟自己父親相比的修士。

哪怕是普渡大師,她覺得,都未必是那個佛修的對手。

「他的實力到什麼程度,我也不知道,真想見識一下啊!」金碧玉嘆了口氣。

在芥子空間之內,她跟小八聯手,都遠遠不是他的對手,況且,她覺得他還還沒有出盡全力。

……

場上的四名公證人,也被這突然而來的聲音驚到了。

「尊者,第五層是桃園幻陣吧?」十三娘奇怪地問。

「十三娘,當年你不是闖過嗎,怎麼問起我來了?」樓十八道。

「我闖的時候,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傳送陣,這個傢伙這麼快找到?」

「我怎麼知道?」

「只有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

「作弊唄!」十三娘翻了翻白眼,說道:「你們裡面的人,肯定放水了。」

咳咳,樓十八尷尬地笑了笑,說道:「是不是放水,一會到第六層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這個葉子到底是何方神聖,一會本真人,還真要好好認識一下。」九陽真人捋著鬍子笑道。

「九陽,你別裝了,就憑你的實力,未必是對方的對手。」十三娘冷哼一聲。

九陽真人臉黑了,他就不明白自己哪裡得罪她了,為什麼她就這麼喜歡針對自己?

「十三娘,老夫記得,沒什麼地方得罪過你啊,你咋老跟我過不去呢?」

「我看你不順眼,不行嗎?」十三娘白了他一眼,不再去理他。

九陽真人的臉黑了又黑。

……

葉雄身體,再一次出現的時候,是在一片遍地綠意的平原上。

眼前一望無際,除了九九八十一根參天石柱之外,什麼都沒有。

他眼睛在周圍查看著。

第四層他闖過去都有點吃力;第五層,自己恰好會幻術,賺了便宜,不然的話,也得頭疼好久,這第六層,絕對沒那麼簡單。

突然,草原上的石柱轟轟地響了起來,以奇怪的方式重新組合。

葉雄沒有動,在沒了解情況之前,他不敢擅自行動。

幾分鐘之後,那些石柱終於重新排例好了,組成了一個太極八卦圖。

一鼓十分恐怖的天地威壓,在太極八卦圖之中產生。 「第六層,太極八封殺陣,三十分鐘之內,通過殺陣,方能進入第七層。」

蒼老的聲音,在塔內響了起來。

下一刻,太極八卦殺陣的石柱突然快速旋轉起來,就像一把旋轉之中的銳刃,帶起一陣陣的天地波動。

周圍的空間,因為能量了聚集,頓時引起狂風,大地彷彿顫抖起來,原本晴朗的天空,也開始昏暗起來,就彷彿要世界末日一樣。

葉雄衝天而起,來到殺陣頭頂的萬米高空,看著下面的殺陣,也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由於石柱的快速轉動,下面已經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就像空間蟲洞一樣,充滿了撕扯之力。

他順手將一把劍扔下去,一瞬間,那劍就被攪成粉末。

在殺陣中,一道五彩之光生起,赫然是傳送陣。

看樣子,除了硬闖過這個陣法,沒有任何辦法。

還要在三十分鐘之內。

這一關,絕對是所有關卡之中最難,最兇險的,稍有不慎,就會粉身碎骨。

而且,沒有任何捷徑可走。

「我倒要看看,你這殺陣,有多厲害!」

葉雄豪氣大漲,自從進入半步元嬰,修鍊成《梵聖功》第四層之後,他沒有嘗試過自己的最強實力了,他倒要看看,自己的實力能不能闖過這個殺陣。

掌心之內凝聚了一顆珠子。

冰火珠子彈了出去,直接進入殺陣中間。

被遺忘的第三者 轟!

一聲巨大的聲音傳來,整個殺陣中間,被炸出一個巨大的坑。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