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天境第九重?」

一個青龍衛開始突破,其餘青龍衛也很快跟著突破。

在寧龍臣的幫助下,這群青龍衛的實力就像飛起一樣,很快就從衝天境第一重衝擊到了第九重。

什麼是一飛衝天?此時,此地,這群青龍衛讓四方之人親眼見識到了,這就是一飛衝天。

這是什麼樣的手段?

手一揮,就可以讓一群人突破。

此時,幾乎所有人都被寧龍臣的手段給嚇到了。

這群人中,也有一些見識不錯的高手。

別說那幾個諸侯了,就是宋真子等人,也看不明白,這寧龍臣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在場人之中,哪個的修為不是一步一步腳印踏出來的。

要都像寧龍臣這般,那在場之中,大部分人都快混不下去了。

「這就是《九現金雲化龍變》的玄妙之處嗎?」

此刻看著場中諸人的臉色,石柱心中暗道。

青龍衛們的突破,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時間。

眾人從白天站到了晚上,又從晚上站到了白天,似乎都不肯放過眼前的一分一秒。

直到靈溪潮退去,所有青龍衛都站了起來,眾人這才如夢方醒!

神奇,實在是太神奇了!

「爾等今日所得,都是峰主所賜。不要辜負了峰主,和我的期望!」

寧龍臣看著站在自己的面前的青龍衛,沉聲道。

「多謝峰主,多謝二爺!」

青龍衛們對石柱和寧龍臣恭敬道。

「啪、啪、啪!精彩,實在是精彩!想不到寧老弟居然有如此能力,不知有沒有機會,讓老兄我也了解一番。」

宋真子叔侄二人走了過來,看向石柱、寧龍臣道。

宋真子身旁,甘侯幾個也是豎起了耳朵,想要聽聽寧龍臣怎麼說。

這能說嗎?寧龍臣看向了石柱。

石柱微微點頭,畢竟就連他本人也很好奇。

「這只是一種氣運的化用手段而已。」

「此處是一國都城,周圍靈氣程度本身就比桃國其他地方濃郁許多。」

「我吸收了桃國氣運,這才有了調動附近天地靈氣的憑證。」

「今日過後,此處天地靈氣便面臨著枯竭。可能需要一兩百年,才能夠恢復一絲生氣。」

「只可惜,桃國都城的天地靈氣實在是少了點,沒能讓我這群兄弟突破到通天境!」

解釋完之後,寧龍臣微微嘆了一口氣,似乎在感嘆桃源城的天地靈氣不夠。

就這還不夠嗎?

這可是讓一百個人突破到了衝天境第九重啊!

要換了別人,都不知道要消耗多少資源,花費多少代價才能夠換來這一身實力。

聽到寧龍臣這麼說,甘侯幾個都是微微翻了翻白眼。

四周其他人,都是一臉的可惜。

看來,修鍊這件事本身就沒有多少捷徑。

就是有,那也與你無關啊!

畢竟,有這等能力的人,誰還會願意幫助你。

寧龍臣也是因為這批青龍衛是他的親信,對他自己和石柱今後都有大用,這才傾力栽培。

「原來如此。」

聽完了原因,宋真子這才微微點頭。

「出來這麼長時間了,家裡催得緊!石兄、寧老弟,咱們就此別過了!」

「有空,來找我玩啊!」

「告辭!」

告辭!」

雙方聊了一會,宋真子一行與石柱、寧龍臣告別。

「公子,您這就走了啊!」

甘侯幾個,得知宋真子要走了,面上都有些焦急。

「怎麼,幾位難道願意放下自己的封地之事,隨本公子一起回宋庭?」

宋真子看了眼甘侯幾個。

「不不不,在下只是有些可惜。」

「我等還沒有好好招呼公子,您這就走了!」

「是啊,是啊!」

甘侯幾人頓時換了副面色,露出了一絲可惜之色。

「罷了,此地離我宋庭太遠,桃國這片疆域,就交給你們處置了。」

「到時候,遞個文書到宋城就可以了。此事,我會與父王說的。」

宋真子怎麼會不明白甘侯幾人的想法,此刻直接挑明了說。

「啊,啊?」

「多謝公子。」

「多謝公子。」

「多謝公子。」



甘侯幾人頓時大喜,一臉激動地看著宋真子。

「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諸位自當小心在意!」

「是,多謝公子提醒!」

甘侯幾人送了送宋真子宋真子等人踏上一座飛舟返程而去,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送完了宋真子,甘侯幾人就來到了石柱等人面前。

「幾位都是公子的朋友,今後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前來我都城。」

甘侯幾人看向石柱、寧龍臣二人。

「好說,好說,諸位請!」

看得出來,甘侯幾人此時非常急迫,似有什麼要事。

能夠過來與自己告別,那也是看在宋真子的面上,因此,石柱也就不多挽留他們了。

「告辭!」

「告辭!」

「告辭!」



甘侯幾人很快就離開了壽春庭,帶著自己的大軍,乘坐各自的飛舟飛向桃國其他城池。

「都走了,咱們也走吧!」

石柱看了看周圍一片廢墟,提議道。

「啊,這就走了啊!這牡丹盛會的花魁還沒選出來呢!」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祝嬌站了出來,臉上有些不情願。

「不用選了。要說相貌、氣質,誰能比得上小嬌你!」

「是啊,花魁非你莫屬。」

「出來都這麼長時間了,也不知道白憐峰怎麼樣了,咱們還是快點回去看看吧!」

祝嬌這一開口,石柱、白憐花急忙出來勸阻,幾乎是強行拉著她上了鷹族背上。

桃國此行,算是結束了,石柱等人以鷹族代步,快速朝著白憐峰方向飛去。 白憐峰外,遠處一片樹林之中,桃國十萬兵駐紮在此地。

卓將軍、公子華此刻正在大帳之中,聽著下方一個小兵的稟報。

「好了,你下去吧。」卓將軍揮了揮手。

「是。」那小兵退出了大帳。

「這些日子以來,白憐峰一直派人偷襲我們。」

「這是第幾次了!凡是出去的將士,幾乎都沒有回來過。」

「就這幾天,我們已經損失了近千人。」

「卓將軍,你身為大軍統帥,就沒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公子華坐在一旁,一張臉都陰沉了下來。

卓將軍面前此時擺放了一份書信,信是從定桃侯那邊傳來的,剛到不久。

「白憐峰等人,越來越難纏了。」

「我已經決定,離開這裡,前往戰場。」

「明日一早,就撤退!」卓將軍沉聲道。

「什麼?這就撤?」

「那咱們在這兒的事情怎麼辦?」

「我不撤,說什麼我也不撤!」

公子華有些不敢置信地等著卓將軍,似乎沒有想到,堂堂桃國大將軍居然會做出如此窩囊的決定。

「這是侯爺傳來的軍令,此事就這麼定了。」

卓將軍將信遞給了公子華,自己走出了大帳。

公子華拆開信封,看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是誰?究竟是誰?居然將我桃國都給滅了!」

公子華癱坐在那兒,有些不敢相信信中的內容。

可此信內容是由定桃侯親筆書寫,斷不會出錯。

桃國已經沒了,定桃侯也是擔心這裡的大軍安危,這才急忙傳信讓公子華等人撤回。

公子華抓著信封,久久不能平靜。

「不行,不能就這麼走了。」

「父親那邊,定然受到了很大的壓力。我一定要幫助父親。」

想到此,公子華將書信收了起來,出了大帳。

偏愛,一如往昔 白憐峰,衝天殿上,下面坐著周拜天、祝石、祝痴兩個供奉,旁邊站著一群人。

整個大殿中,都飄散著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大總管,今日咱們又斬殺了對方几十名將士。」

「只可惜,有兩個領頭的人跑了。」

一個粗狂的大漢站在中央,對著周拜天恭敬道。

「此事不急。峰主他們已經去桃國有一段日子了,相信很快就會有好消息。」

「這幾日,你們與兩位供奉手下的妖獸磨合的如何?」

周拜天擺了擺手,對著那大漢問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