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老注意到自家孫女的臉色有些不好,關切的問:「瑤兒,你怎麼了,我看你剛才就有點不對勁了,是看上哪家男娃娃了嗎?」

「哎呀,奶奶您說什麼呢?」

韓瑤聽后哭笑不得:「奶奶您說什麼呢!我現在還不打算找對象。」

不過就在韓瑤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她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俊秀的男子身影。

韓老人老成精。

看她這副沉思的模樣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心中一樂。

面上卻並不點破。

韓老隨後笑著指了指遠處那些名媛道:「瑤兒,現在你已經十九歲了,你母親和你父親是十六歲訂的婚,十八歲有的你,你看上哪個了跟奶奶說就行。」

「奶奶,我暫時還……沒有結婚的打算。」

聞言。

韓瑤有些不太願意的搖了搖頭。

「胡鬧!」

見此韓老眉頭皺了皺,不滿的道:

「你這娃娃,今天我辦這場壽宴的目的就是為了給你選個美嬌郎,這麼多漂亮的男娃娃你一個也瞧不強?你還是不是我韓雲櫻的孫女?不喜歡男人,喜歡女人嗎?」

「奶奶,我現在暫時真的不想結婚。」韓瑤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你總得說個理由出來吧!」韓老有些生氣的瞪了一眼韓瑤。

「我……」

韓瑤看了看門口的方向,抿了抿嘴唇:「我心裡有喜歡的男人了。」

果然!

韓老露出了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她意味深長的道:

「有喜歡的人那就去追他啊,要是那男娃娃不願意,你就威脅他,不然就奪了他的身子。」

「作為我韓家的女人,我韓雲櫻的孫女,這點心眼也沒有?」

「這怎麼行,我這樣豈不是成強男干犯了,就算是以這種方式得到了喜歡的人,又有什麼意義?」

韓瑤並不認可這種做法。

要是真的這麼做了,她跟禽獸有什麼區別?

「你啊你!」韓老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這丫頭,怎麼這麼死心眼?」

「奶奶你就別管這些了,我…孫女答應你,明年我一定會結婚的行了吧!」韓瑤猶豫了一下說道。

「行,到時候你要是再不結婚,我就喊你媽來管你。」

見韓瑤妥協,韓老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

穿戴整齊以後。

兩人來到外面,女司機站在門口已經等候多時。

「我們去韓家。」林梓寒看了看手錶,對女司機命令道。

「對了,老婆等一下。」

葉子凌叫住了拉著他不鬆手的林梓寒。

「怎麼了老公?你不舒服嗎?」林梓寒不明所以。

「不是。」

搖了搖頭。

葉子凌指著外面的一塊足球大的石料對她說道:「把那個也帶上吧!」

「在那個幹什麼?」

林梓寒想了想,接著拉住葉子凌的手對他笑了一下:「老公你放心吧,你老婆我把你的那份壽禮也準備好了,不用擔心。」

「是嗎?」葉子凌不解的看了看她:「你什麼時候準備的?我怎麼不知道?」

「好了,寶貝回頭再告訴你,你買的那些寶貝等回頭咱們再自己切開,就別拿出去送人了。」

林梓寒快速的說完。

然後一舉將葉子凌給抱到了車上。

跟著進去了之後,她對前面的女員工說了一句:

「司機,開車!」

女司機自然是不敢耽誤她們林少總的時間,插上鑰匙,到最後的踩油門整個動作行雲流水。

絕對是秋名山車神級別。

路上……

葉子凌被林梓寒無微不至的照顧著。

車裡裝備著無線電視,還有小冰箱等等,葉子凌能做的就只需要躺在林梓寒的懷裡然後張開嘴巴。

不得不說他很舒服。

枕著佳人的嬌軀,吸著剛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的純牛奶,葉子凌簡直愜意的不能再愜意了。

說真的,要不是他昨晚勞累過度,體力耗盡,林梓寒根本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把他扛起來。

經過這一次打擊之後,葉子凌想要學習武功的念頭就更加的強烈了。

看著摟住自己一臉幸福滿足的林梓寒,葉子凌默默的想:「等我練會御女心經遲早把你弄的跪地求饒。」

「老公你盯著我腦子裡在想什麼,我感覺你對我意見很大啊,難不成是我滿足不了你嗎?」

注意到自家的老公盯著自己一臉的幽怨林梓寒忍不住調侃道。

「哪……哪有!」

葉子凌聞言立馬低下頭去。

主動的投懷送抱,湊近她的耳朵求生欲極強的說道:「你怎麼這麼想我啊,有你這麼一個帥氣(反義詞)溫柔的老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對你生出不好的情緒呢!」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會因為我每次太用力而生我的氣呢,看來是你老婆我想多了。」

林梓寒曖昧的貼近他的臉龐,照著他的話說了下去。

聽著後面兩人的談話,女司機都快尷尬死了。

心想:「瑪德,這都是什麼事啊?怪不得之前的姐姐不幹了,擱誰誰受得了天天吃狗糧啊!」

……

韓家這時候差不多請的人都到齊了。

這次聚會。

說白了給韓老祝壽是小,積累人脈才是富豪們真正的目的。

就在這時候。

大廳外面突然響起了管家的聲音。

「林家大小姐——林梓寒攜其丈夫林葉氏前來祝壽!」

此話一出。

眾人紛紛朝著大堂門口看去!

………………………………

POS:各位遠道而來的讀者朋友們,你們好,作者這幾天有點不在狀態,不過我會努力的。

下面,我要推薦朋友的一本新書《我在東京掌控神袛》類型是輕小說,書名有點像東京食屍鬼,不要介意,喜歡這種類型的可以加個收藏。 。。。。。。

買衣服的事情是李方偶然想起的,看着穿着各色新衣辦年貨的人,他突然想起自己父母還有爺爺奶奶他們今年還好像沒置辦新衣服。

這種事不稀罕,生活在農村的農民一年到頭不添一身衣服這種事很常見,這半年下來,李方都沒給他們買過衣服之類的,全是諾諾買的。或許是習慣,李方也不由自主的忽略了這方面的事情,現在想想作為兒女對於父母的生活方面關注了也太少了一點。

小時候家裏也是臨近過年的時候去買的,那時候的衣服折扣是最大的,也是最便宜的時候。

等生活好了一些,家裏已經有些錢了,但是多年以來養成的習慣,讓李方一家還是選擇過年前兩天去買衣服。

李方在魔都開公司,他的新衣服都是他買了以後帶回去的,自然沒有和他們一起買過衣服了。

現在家裏這麼忙了,父母他們肯定更加的沒時間出來買衣服,而且他也想着給父母一個小驚喜。

到了買衣服的商場,李方又犯了難,不知道他們的尺碼啊。

「你知道我爸媽還有爺爺奶奶他們買衣服的尺碼嗎?」

「知道啊,怎麼了,你不知道嗎?」

李方撓了撓頭說道:「好像還真不知道,好久沒給他們買衣服了。」

「你啊,真是的,連他們尺碼都不知道。要不是我前段時間給他們在網上買過衣服,我也不一定清楚。」

諾諾說着從口袋裏拿出手機,翻找了一下之前的訂單,記下了四個人的尺碼。

對於買衣服,女人肯定是最拿手的,李方在諾諾的指導下很快就找到了適合四人的衣服,分別為四人一人買了兩套。

「對了,給外婆也買兩身吧,差點把她忘了。」

「外婆,她的尺碼我不知道啊。」

「她和奶奶的尺碼差不多,就按照奶奶的尺碼買就行了。」

「好吧,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不合適你自己過來換。」

「知道了,你快挑吧。」

等倆人買完衣服,一看時間不早了,李方也不敢再耽擱,開着車就回了家。

到了家之後少不了被早就在家裏等他們倆回家吃飯的楚敬良還有柳應芳一陣質問:「說好是去買年貨的,沒想到一買買一天,一個大肚子還跟着,你這是一點都不累,是吧。」

「媽,是我帶着諾諾去買衣服的。我爸媽他們過年的衣服還沒買,我就想着買了以後給他們帶回去。不過你也知道,我一個大男人那裏會買衣服啊,只能讓諾諾幫我去挑。」

「不是我不讓你們去逛街,但是你們倆回來吃個午飯睡個午覺養好精神再出去買不就好了嗎,何必急於一時呢,你們說是吧。」

「是是是,知道了,媽。」

「行了,快吃飯吧,要不然飯菜就凉了。」最後還是楚敬良出聲給解了圍。

吃完晚飯,再陪着諾諾看了一會電視后,李方就上來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來,看見手機上有3個未接來電,全是李宏華打來的。

「爸,什麼事怎麼急啊,連着打電話。」

「什麼事,你說什麼事。這買的這兩車東西是怎麼回事啊,誰家用的了這麼多年貨啊,你錢多的沒地方花了。」

「強子沒和你們說嗎,那是給幫我們家幹活的員工福利啊,還有一些是青石果蔬公司的,全是給員工的。」

「那些吃的用的是員工福利我相信,那小半車煙花也是嗎,你蒙誰呢。」

聽到這,李方這算是知道了,為什麼李宏華接了電話就說上自己,原來是發現那些煙花了。不是讓李強給蓋好的嗎,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上午從商場要出來的李方,是從另外一個出口出來的。從這個出口出來,要經過一片買煙花爆竹的區域。看到這些東西,李方和諾諾一下子就邁不動腿了,是個人都喜歡放煙花,這是肯定的。

在和店鋪老闆討價還價一番后,李方買了大概5萬左右的煙花,這在以前,是李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農村有種說法是傻子放炮,聰明人聽響。

本來這話是沒錢買煙花過年的人帶着某種情緒酸溜溜的自我安慰,放在農村到是很流行。現在倒好,這事發生在李方的身上,在李宏華看來那就是家裏出了個大傻子。

誰家有錢這法花的?花五萬塊錢買響聽?

不過買都已經買了,也不能退了。李宏華和張若梅再說了李方几句以後就掛了電話,不過提醒李方記得回去過小年。

。。。。。。

但是在李方倆人回村以後,發現自己花5萬塊錢買煙花的事情在村裏已經傳遍了。路上碰到人,都是對他的誇讚。

接着就是讓全村羨慕嫉妒到眼紅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當時李強拉回來的兩車子年貨大家都是看在眼裏的,經過李方買了5萬塊錢煙花的事情,年貨的去處讓整個村看熱鬧的人都關心了起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