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郎耀山頂,逍遙和範小雅對立而站!

範小雅走到一個墓碑前,輕聲道:“雖然我不記得千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對我說的那些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我還是想對你說一聲謝謝,謝謝你在能殺我的時候沒殺我,謝謝你的不離不棄。如果這一戰真的是千年前的宿命,我希望你這一次千萬別再手下留情!”

逍遙:“千年前是曉蕾見證了我們的決鬥,千年後依然是她,這一次我絕不會再手下留情!”

範小雅點點頭道:“這樣最好。”說完隨即一招斷魂掌攜漫天陰煞之氣直撲逍遙而去。

逍遙見此也不慌張,以指爲劍一式秋落木葉斜劈了過去,捲起一道強有力的狂風!

針鋒對麥芒兩人毫不相讓,範小雅的幽靈步神出鬼沒令人防不勝防,但逍遙的劍招也是變幻萬千毫不遜色。

大雪紛飛,寒風凜冽,兩人毫無知覺,只斗的天翻地覆,山崩地裂****************************

一個月後範小雅出現在了混沌界,看到滿地廢墟一片狼藉,她的臉上卻並無多少驚訝之色,這裏的一切好像都在她預料之中。

她和逍遙在郎耀山不分日夜地整整戰鬥了近一個月,最後她勝利了,雖然是慘勝。

她沒有殺逍遙,這個舉動令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她不敢再面對對方所以匆匆回到了混沌界。

這裏雖然已是一座死城,但畢竟是自己的故鄉!

範小雅慢騰騰移步到城門口,剛想進去,卻不料一個人從一旁慢慢地走了出來。

範小雅瞬間警惕起來,這人離自己這麼近,而自己卻毫無察覺,顯然對方的修爲遠在自己之上。

是誰呢,待她仔細一看不由傻了眼,走到她面前的人竟是龍族的傳人龍飛!

範小雅心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沉聲道:“你怎麼還在這裏!”

龍飛聞言不由笑了笑,道:“特意等你呢,哈不知不覺都快一個月了,看來你是把逍遙殺了吧,哎我都在信中提醒他要提防你一點,結果還是中了你的圈套,不過也沒什麼,他的仇我馬上就給他報了。”

範小雅:“你想殺我,那也的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龍飛哈哈一笑,道:“想知道我有沒有那個本事這還不簡單。”說完大大咧咧徑直走向範小雅。

隨着龍飛的一步步靠近,範小雅的心也漸漸沉到了谷底,因爲她悲哀地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這種情況就像當年在北溟鬼途的禁地被北溟無雙出手教訓一樣!

龍飛慢慢走到範小雅身邊,一隻手輕輕地搭在了對方肩膀上…… 人界、妖界和飄渺御風閣聯手滅掉混沌界一事很快傳遍了整個天地間。除了消失的神魔兩界外其餘各界人士無不歡呼雀躍!

而作爲這次行動的指揮者龍飛更是在梧桐小鎮大擺慶功宴,邀請所有參與混沌剿滅戰的修真之士、裏妖界的妖兵妖將以及最重要的飄渺御風閣!

在牀上修養了近半個月的逍遙得知消息後欣然答應,並且他和胡君儀商量好了就在那一天正式舉辦屬於他兩的婚禮!而得知這一結果的逍瑩瑩和龍魂二人心裏更是落開了花,整日都是笑嘻嘻的!

這一夜,逍瑩瑩和龍魂滾了牀單之後突然一反常態悶悶不樂起來。龍魂嚇了一跳以爲對方的紅蓮欲又要發作了,急忙關切地詢問後才得知對方的心事並非紅蓮欲。

逍瑩瑩穿好衣服走到窗邊望着外面黑漆漆一片,疑惑道:“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兒呢。”


龍魂笑道:“你想多了吧,現在混沌界都被滅了,誰還能威脅我們啊。”

逍瑩瑩:“我正是因爲混沌界被滅而感到不對勁呢。”

龍魂:“哦,怎麼不對勁了,說來聽聽。”

逍瑩瑩:“混沌這麼輕易被滅了,那我和妹妹費勁千辛萬苦把你從遠古帶到這個世界那有什麼意思呢,而且這場戰爭沒有你我龍飛叔叔和我爸爸他們也必定勝利!”

龍魂聞言神色也凝重了起來,道:“你們姐妹帶我到這個世界到底想讓我做什麼,這下可以說了吧。”

逍瑩瑩:“帶你到如今這個世界其實是我爸爸的注意,當年他率領所有御風閣的弟子和妖界的妖兵妖將攻入混沌界與寒輝及其手下戰鬥了整整三個月,眼看勝利在握,卻不料奄奄一息的混沌界突然戰鬥力暴漲,很快扭轉了局勢。結果兩敗俱傷誰也沒有討到好處!”

龍魂:“有人在關鍵時刻搗亂。”


逍瑩瑩:“當初我爸爸也是那麼想的,可後來他明察暗訪了好多年發覺事情並非單單搗亂那麼簡單。”

龍魂:“哦,越來越有意思了。”

逍瑩瑩:“爸爸發現有人在預謀一個足以顛覆六界的驚天大案,可惜的是爸爸發覺已經太遲了,那人的力量已經強大的逆天的地步了,就算舉整個御風閣和妖界也無法與其抗衡!”

龍魂:“嗯,這麼說來你爸爸讓你們帶我回來就是爲了阻止那個人了,不知他是誰?”

逍瑩瑩搖搖頭,道:“沒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不過我爸爸卻十分肯定身爲遠古巨龍的你一定可以打敗他!”

龍魂:“知道了,那接下來我們就暗中留意那個傢伙好了。”

逍瑩瑩:“嗯,如今也只有這樣了,而且看來我們的出現令那個人有所顧忌,沒有出手幫助混沌呢。”

*************************************

今夜御風閣有不少人因興奮而失眠,當然也有因心情煩躁而失眠,其中莫問便屬於後者。

如今滅了混沌算是爲兩個妹妹報了仇,但他的心卻依然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他不知道妹妹們去了哪裏,甚至都不知道該如何去尋找,問掌門問師父答案都是永遠搖搖頭。

坐在窗戶邊自飲自酌,不知不覺已到凌晨三點。正感嘆老天無眼時忽然他看到外面黑夜中有一個女子站在不遠處向他招了招手。他認識那女子,叫雲巧兒。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莫問心中雖疑惑不解,但身子還是不由自主走了出去。

那雲巧兒也怪,見莫問向她走來,她又隨即走開了。莫問此時心頭以漸漸明亮起來,知道對方應該是有事找自己,索性一路跟了下去,最後竟莫名其妙來到了後山禁地。

那雲巧兒站在封印洞口沒有再向前邁出一步,莫問在其身前一米處站定,問道:“你爲何引我到這裏來?”

雲巧兒笑了笑道:“你想不想去找你兩個妹妹。”

莫問聞言先是一愣,隨即又驚又喜道:“真的,你說的是真的嗎,太好了我就知道小語和醒兒不會死的,她們在哪裏,快帶我去。”

雲巧兒:“我可沒能力帶你過去。”

莫問:“……那你剛纔還問我想不想過去。”

雲巧兒笑道:“對呀,你到底想不想過去嘛!”

莫問:“……想!”

雲巧兒:“嗯,這就對了,你等着我主人即刻便到。”

莫問再次詫異道:“你的主人?”

雲巧兒:“對呀,只有我主人才有那個本事讓你過去找你妹妹。”

雲巧兒話音剛落,空間震動一個蒙面女子已經憑空出現在兩人面前。

雲巧兒恭敬地喊了聲主人,莫問則喊了聲前輩。

那蒙面人點點頭道:“你兩個妹妹在另一個空間或者說是另一個世界,你必須先化掉自身一身修爲僅憑一顆赤子之心過去,你準備好了嗎?”

莫問聞言一下子愣住了,不過倒不是因爲自己必須化去一身修爲才能去找妹妹,而是因爲這聲音實在是太熟了,熟的幾乎連他自己都快要把其當做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了。

那蒙面女子見莫問一臉的疑惑,以爲對方捨不得一身修爲,便嘆了口氣道:“赤子千行必有一舍,心有它怨親情難續,莫問你自己想一想!”

‘赤子千行’莫問聞言忽然想起來姜小詩房間裏給出的預言——天外來客,星火燎天,赤子千行,死而復生封印必破!而前不久他去打掃姜小詩房間時發現其中星火燎天不知在什麼時候也由黑色變成了紅色。

難道妹妹們的失蹤也與封印有關,哎管它的,現下當務之急就是儘快找到她倆,哪怕捨棄自己的性命又有何關係呢。隨即向那蒙面女子誠懇地說道:“前輩謝謝你,不管怎樣我都要過去找她們,現在我已經準備好了。”

蒙面女子點點頭道:“好,這纔像個當哥哥的,纔是一個男人該有的擔當。”隨即一手揮出,洞口的封印神奇地消失了,而與此同時一道光芒伸向了洞的深處,不應該是說藉由這洞口伸向了另一個世界。

莫問心中驚歎這蒙面女子的修爲,隨意揮手間便破了洞口的封印。

蒙面女子道:“快過去吧。”


馬上就可以去找自己妹妹了,莫問心裏說不出的高興,連向蒙面女子和雲巧兒道了幾聲謝謝便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

隨着莫問的深入那道光柱也神奇地消失了,封印重新出現在洞口。

雲巧兒:“主人,這樣就好了嗎?”

蒙面女子點頭道:“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事情成與否還看他到時怎麼選擇,天意如何。”

蒙面女子說完又看了眼遠方搖頭笑了笑,隨即帶着雲巧兒瞬間消失了。

兩人消失不久黑夜中慢慢走出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御風閣的掌門逍遙。

*******************************

這一天初春,陽光明媚!

梧桐小鎮張燈結綵熱鬧非凡,不過鎮上的居民卻因爲結界的存在而陷入了昏睡之中。

逍遙和胡君儀終於要結婚了,無論是人界的修真之士,還是妖界的妖兵妖將及其御風閣的弟子無不歡呼鼓舞興高采烈!

作爲東道主的龍衣衣和龍飛更是早在三天前就已經忙開了,此時見這麼多人前來捧場尤其是其中還有一些仙界的朋友心裏早就樂開了花。

龍衣衣:“弟弟,逍遙和君儀的婚禮馬上就要進行了,你在仔細檢查一下,免得到時出了亂子讓人家笑話。”

龍飛笑道:“姐,你這都是第九次提醒我了,放心吧一切都準備好了,絕不會出一點亂子的。”

龍衣衣也笑道:“這麼大的事,心裏有點緊張嘛。”

龍飛:“姐,等這裏事辦完,我們也來一場盛大的婚禮好不好!”

龍衣衣害羞地一笑,道:“一切都由你來安排。”

“哈哈我聽到了,到時我要做伴娘。”逍瑩瑩不知從哪裏突然冒了出來,一臉的興奮勁兒。

龍衣衣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低聲道:“好啊,到時你可一定要來。”

逍瑩瑩拍拍胸脯,打保證似的道:“一定來,一定來。”

“瑩瑩快過來,爸爸媽媽的婚禮馬上就開始了。”外面龍魂大聲喊道。

“知道了馬上就來。”逍瑩瑩笑道,隨即又向龍衣衣姐弟道:“走吧,我們也過去。”

龍衣衣:“你先過去,我隨即就來。”

龍飛笑道:“姐姐你就過去吧,後面有我,嗯一切完美不用擔心啦。”


逍瑩瑩聞言一把拉了龍衣衣就走,一邊走一邊笑道:“你比我還緊張呢,放心吧有你弟弟在保證沒事的。”

龍衣衣笑道:“嗯,是有點緊張了。”

*********************************

逍遙和胡君儀的婚禮很熱鬧,而且完美舉行,期間各界人士紛紛送上祝福。特別是妖界非常感激和尊重他們的新主人逍遙,是他讓他們能與人、仙和平相處,結束了漫長的征戰。

看見婚禮儀式完美舉行,龍衣衣一直吊着的心這才完全放了下來。本想到前面去幫忙,卻突然想起密室中還有好幾箱千年祕藏的好酒,本該早就拿出來了,只是一直太忙就把這事給忘了,幸好現在也不算太遲。

龍衣衣叫了幾個下人匆忙來到密室報了幾箱好酒正要離開,忽然她擦覺到第二密室有一絲異樣的氣息,那絲氣息很熟悉,好似混沌界的。心頭詫異讓幾個下人先把酒搬了出去,自己反手把門關上,小心翼翼來到了第二密室,輕輕地按下了開關,裏面竟沒有一個人,甚至那些穿白大褂的也消失不見了,留下的進竟是一些還在運行的各種機器。

那絲氣息若有若無,讓龍衣衣心頭詫異的同時也多了幾分警惕。

最終她在一個好似冰箱的儲存櫃裏找到了那絲氣息的來源,裏面竟是一個人,一個她做夢都想不到的人——範小雅! 龍衣衣詫異道:“你怎麼在這裏?”

範小雅搖搖頭卻一個字也說不出。龍衣衣明白對方被點了穴道,可是她試了幾次卻無法解開。

龍衣衣:“這樣我來猜,對你就點頭,錯你就搖頭。”

範小雅當即點了點頭,龍衣衣:“很好,那我開始猜了,是我弟弟把你帶到這裏來的。”

範小雅點頭。

龍衣衣看了眼周圍的儀器,猶豫地說:“他是想用你作實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