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維仁經常與紐約州超級工廠、船廠的負責人凌聲教打電話,感嘆這幾倍於國內的薪水不好拿!管得太寬了!

聽說韋步平來了,龐維仁大喜:韋主席來了,正好我有一大堆問題要問他!

「韋主席辛苦了!」

韋步平握著龐維仁的手說道:「辛苦的應該是你們!是不是遇到了很多難題?」

龐維仁點頭說道:「我原來以為做一個縣長已經很難了,沒想到管理一個大廠工更加繁雜!」

韋步平笑道:「那是因為這個超級工廠太大了,生產的產品太多了!」

韋步平首先問龐維仁,當地人有沒有搗亂的?

「剛開始有些人來搗亂,但是我們的工人一亮相,再也沒有本地人敢來搗亂!另外地方官也派出人手來維護秩序,倒是沒出什麼亂子!」

「那就好!我最擔心的是本地人來搗亂!」韋步平笑道。

龐維仁心想,你派出的這一批全是能打的退伍兵!本地人白天不敢亂來,晚上想渾水摸魚,被我們的退伍兵打得頭破血流,哪裡還敢來?

「韋主席,我有一個提議,船廠是不是另設一位總管,我有些力不從心!」

「沒問題!我會派一個專業人士來管理船廠!」韋步平答應了龐維仁。

…… 「這我就輕鬆了!」龐維仁說道:「我是瓊崖本土人,沒接觸過船!對船舶更是一竅不通!」

「估計紐約州的造船廠也需要廠長,乾脆從洋浦造船廠調2名副廠長過來!分別擔任加州和紐約船廠的廠長!」韋步平說道。

「那就更好了!」龐維仁大喜說道:「早幾天老凌(聲教)打電話給我,淡到了船廠的事,他也是頭痛!」

韋步平說道:「其實每間工廠都有專業廠長,你和老凌的主要任務是負責協調當地人、當地政府的關係!你們都留過學,有跟洋人打交道的經驗!這方面就交給你們了!」

「韋主席放心吧!」龐維仁說道:「我保證處理好與當地人、當地政府的關係!」

「我相信你!」韋步平輕輕點點頭。

「韋主席,有人打電話找你,電話打到了辦公室!」

「好!我這就去辦公室接電話!」

……

電話是休斯打來的。

「親愛的朋友,感謝你排查出飛機的隱患,查出了內奸,為了表示我的感謝之情,我將送100套頂級鑽頭給你,並且把阿拉伯國家的石油鑽頭經銷權給你!」

「這個……」饒是韋步平兩世為人也是大吃一驚:「這份禮太重了,我不能收!」

100套普通休斯旋轉鑽頭市場售價就超過了300萬美元!

至於阿拉伯國家的石油鑽頭經銷權更是個大肥缺!二戰後經濟復甦,這樁生意是幾億美元的大生意!!

「你是不是嫌少?如果嫌少的話,翻倍吧!」

韋步平吃了一驚,連忙說道:「不嫌少不嫌少!我收下了!」

「收下就好,今晚我請你吃飯!你一定要光臨!」

「好!我一定來!」

韋步平心想真是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花花公子的思維我真想象不到!!

站在韋步平旁邊的張保、黃橫聽到了對話內容,倆人面面相覷,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黃橫感嘆道:「我們的運氣就是好!走到哪裡都有大生意!真是東南西北行好運,春夏秋冬遇貴人啊!」

張保也說道:「這算是休斯先生報答我們救他一命的報酬吧!」

韋步平搖搖頭說道:「這個休斯先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龐維仁你以後要跟他多多親近!」

「是!」

龐維仁嘴裡應了,心裡卻不以為然:我們瓊崖的戰鬥機速度早就超過了570公里!他還不如我們呢!

韋步平看龐維仁應得勉強,知道他沒把休斯放在心裡。

「這位休斯先生是成就大事業的人!坐擁父親留下的一座金山,卻選擇自強不息,一生都在奮鬥!他將成為美國的英雄,成為美國第一名財產10億美元的億萬富翁!他對人類也有卓越貢獻……」

「嘶!」

站在韋步平周圍的龐維仁、張保、黃橫等人倒抽了一口冷氣: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韋步平對別人的評價,有如此之高!

韋步平繼續說道:「……現在他是我們的合作夥伴,我們要敬重他!」

龐維仁當即決定有空拜訪休斯,拉近雙方的關係!

加州的超級工廠座落在舊金山灣以南的弗里蒙特市,船廠就在南舊金山灣里。

超級工廠離船廠不到40公里!由於中方第一批員工的到來,超級工廠已經全面破土開工!

每天有美國人來工地找工作,陸陸續續招收了近百名美國工人。

龐維仁很快發現美國工人做工慢,與中國工人相比,他們就是龜爬!嚴重影響工地進展!

「韋主席,你也看到了,美國工人做事嚴謹,質量不錯,但是進速太遲了!跟我們相比,差了不只一倍!我們的管理人員去提醒過他們,但是沒有任何改觀,你說這事怎麼辦?」

「這個……」韋步平想了想說道:「這事情我也沒有好辦法!」

龐維仁心裡失望:還指望老大指點迷津呢!

「不過我有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不知道管不管用!」

「請韋主席指點。」龐維仁喜道。

「很簡單,你把中美兩國工人分開來建廠房!我們建了3幢,他們才建1幢,你說他們會怎樣?」

「高!實在是高招!他們一定會慚愧到地!」龐維仁大喜,但是沒高興一會,他又沮喪說道:「如果他們臉皮厚呢?」

韋步平笑道:「臉皮厚則天下無敵!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

當天晚上,韋步平乘飛機到達好萊塢,參加休斯的大型慶功宴!

與此同時,張保、黃橫等人,還有超級工廠的保安(他們是退伍軍人),兵分5路,向加州的5個城市撲去。

他們去的地方,正是日軍在加州的5個據點!

前天迪加利與日本人用飛機圖紙交換家人,這些日本人就被張保、黃橫等人跟蹤到了據點。

用2天時間摸清了日本人在加州有5個據點之後,韋步平制訂了一個剿滅計劃!

韋步平剿滅在加州的日軍間諜,不是向美國示好,是為了保護他在加州的超級工廠和船廠!

大量中國人出現在加州,大興土木,興建超級工廠和船廠,小鬼子的間諜必定會密切關注!

與其引起小鬼子間諜關注,不如把他們的窩點踹了!

反正這案發生在美國,估計日本會向美方提出抗議什麼的,至於後果如何,就不是韋步平所考慮的事了!

……

韋步平參加休斯在好萊塢擺設的慶功宴時,終於見到了美國奢侈的一面:珠光寶氣,客如雲來,酒池肉林!

與2天前試飛成功,休斯在他的飛機製造廠的慶功宴相比,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韋步平剛剛踏進「娜麗依」大酒店,休斯就從裡面跑出來,顯然他派了一個人在門口,只要韋步平一來,就報告他!

休斯拉著韋步平,向韋步平介紹來賓!

韋步平心裡苦笑,但臉上不得不裝出笑容,一一與介紹的人寒暄、致意!

休斯向賓客介紹韋步平時,一直說這是我的兄弟!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對我的幫助非常大…… 劉莉莉被洛川突然的一聲吼,給嚇了一跳,腦子一片空白,只能傻愣愣的退了出去,而常葉葉此時心臟彷彿已經要跳離胸腔一樣,看著洛川那近在咫尺的臉,竟然泛起了一絲紅暈。

洛川見劉莉莉已經走出屋子,不在猶豫,將頭扎了下去,只不過是扎在了常葉葉所在的左側。

這讓常葉葉一愣,心跳的速度越來越快,洛川沒有抬頭,而是用手在牆上胡亂的摸索著,等摸到一個堅硬的物體時,洛川一笑,用手指按了下去,屋子裡的燈瞬間熄滅,漆黑一片。

洛川靠近常葉葉的耳邊,對常葉葉耳語道:「先不要動。」

常葉葉就感覺一股熱氣從耳邊傳來,連看都不敢看洛川的臉,只是傻傻的點頭答應著。

洛川輕輕鬆開按住常葉葉胳膊的手,之後一挺身站了起來,走到床旁,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慢慢的將窗帘拉了下來。

「好了,咱們先出去吧,小點聲。」洛川轉身對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常葉葉說道。

「哦……好……」常葉葉還是很蒙,便支支吾吾的應和了一句,之後慢慢用手撐起坐了起來。

洛川走到門口,用力壓著門把手,這樣可以最大幅度的減少推開門的響聲,之後慢慢的將門打開了一個足夠人通過的縫隙。

洛川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常葉葉還在床邊傻傻的坐著,無奈的拍了拍腦袋,之後一把抓住常葉葉的胳膊,將她拉了過來。

常葉葉被洛川這麼一拽,也稍微緩和了一下自己心裡這莫名的緊張,之後跟著洛川走出了卧室。

走進客廳后,洛川發現劉莉莉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無奈只得將兩人拉到客廳的沙發前,對兩人說道。

「你被人監視了。」洛川看著常葉葉說道。

常葉葉此時臉上的潮紅還沒有退卻,聽到洛川此言,更是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一雙大眼睛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洛川。

「剛才我剛想把分析的結果告訴你們,就感到窗外有東西反光,而且沒等我做出反應,那束光又一次的反射了過來。」洛川解釋道。

「嗯……」常葉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你們想,能反光的物體,會是什麼?」洛川問道。

「玻璃!」劉莉莉不假思索的說道。

「對,就是玻璃,這所小區是住宅樓,每家每戶的窗戶上都有著玻璃,但是玻璃是靜止不動的,不存在會有帶頻率的反光的情況,所以,很大概率會是照相機,攝影機之類的鏡片反光。」洛川繼續解釋道。

「我明白了,是有人在對面的屋子裡監視我們對嗎?」常葉葉想了想后對洛川說道。

「確切的說,不一定是監視我們,別忘了咱們樓上也有……」洛川抬手指了指樓上。

一提樓上的狀況,二女瞬間緊張了起來,洛川見狀繼續說道。

「不過就算他們監視的是樓上的」居民「住戶,估計連帶著把咱們這裡也監視一下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所以你剛剛……才會那麼做的對嗎?」常葉葉輕聲問道。

洛川點了點頭,劉莉莉看了洛川一眼說道:「師父,雖然你說的有道理,不過我怎麼感覺都像是你故意佔葉葉便宜啊。」

洛川滿頭黑線,常葉葉臉一紅,剛想抬手去掐劉莉莉,可聽見劉莉莉接下來說的話,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啊…為什麼這種好事總輪不到我劉某人啊,我也想被男神床咚呀……」劉莉莉哀嚎一聲說道。

洛川忍不住敲了一下劉莉莉的腦袋,搞了半天這妮子不是替常葉葉打抱不平,而是哀嘆自己命運不計呢。

「好了,笑聲不要太大,免得樓上起疑。」洛川說道。

常葉葉點了點頭,可嘴角還是掩蓋不出那一絲笑意。

「聲音也停止了,估計不會在響了,一會你們就回去睡覺吧,記住不要開燈。」洛川看了一眼天花板說道。

「嗯,每天就這個時間會響一次,之後一宿都不會響。」常葉葉說道。

「萬一是你睡覺睡得死沒聽到怎麼辦……」劉莉莉小聲撇嘴吐槽道。

常葉葉一聽,伸手就要抓劉莉莉,劉莉莉嘿嘿一笑,急忙一閃身溜回了卧室。

「這死丫頭……」

「那我也先進去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常葉葉看了洛川一眼,之後說完也走回了卧室。

洛川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躺在沙發上,回想著發現的種種疑點,可剛過了沒多久,卧室門就又一次被推開了。

洛川看向卧室,發現常葉葉低著頭從裡面走了出來,手裡還捧著一條疊的很整齊的被子。

「外面冷…你自己蓋好,別著涼……」常葉葉支支吾吾的說完,之後便一閃身跑回了卧室。

「嘿嘿,我師父說什麼?」劉莉莉看著臉色通紅的常葉葉,壞笑著打趣道。

「沒說什麼。」常葉葉低著頭說道。

「葉葉,你是不是喜歡上我師父啦?」劉莉莉故作玩笑的問道。

「才沒有呢!你別胡說,我是看人家好心幫我來解決麻煩,又只能在客廳里住沙發,覺得怪不好意思的,才出去送條被子好不好。」常葉葉說道。

劉莉莉也是一個耿直的性格,見常葉葉這麼說,也就放下心來,只不過她絲毫沒有注意到常葉葉眼中已經包含了一絲絲的情意。

「那就好,你可不能跟我搶我師父,這麼優秀的男孩子,我要定了,嘿嘿。」劉莉莉笑嘻嘻的說道。

「時間也不早了,咱們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呢。」常葉葉有點困了,聲音有些疲倦。

「嗯,好。」劉莉莉答應了一聲,之後兩人便蓋好了被子躺在了床上,只不過對於兩人來講,能不能睡得著,就又是另一碼事了。

……

第二天一早,常葉葉被枕頭旁的手機鬧鐘吵醒,拿出手機一看,發現現在已經是早上六點了。

常葉葉伸了個懶腰,看著身旁熟睡的劉莉莉,心裡想著,反正八點上課,現在才六點,就讓她先睡會吧,之後怕吵醒劉莉莉,便輕手輕腳的跳下床,穿上拖鞋打算去浴室洗個澡。

推開卧室的木門,常葉葉便打著哈欠徑直走向浴室,目光隨意掃了客廳一眼,發現洛川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這才想起洛川昨天晚上是在她家客廳過的夜。

而洛川此時正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見常葉葉走了出來,眼睛瞪的老大,一口水直接噴了出去,給洛川嗆的一陣咳嗽。

原因無他,常葉葉竟然是直接穿著那種類似透明狀的睡衣走出來的!隱隱約約能看見那白色的蕾絲花邊,倒是將她的玲瓏身段顯露無餘,雪白的酥乳有一小半露在外面,簡直讓人看了有一種犯罪的慾望。

「啊!!!」常葉葉大喊了一聲,之後急忙跑回了卧室。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