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公主被那個大仙帶走,南海太子雖然被俘,但是經過這麼一鬧,天庭應該不敢輕易將他處斬,那後來南海太子怎麼最後還是沒能逃過呢?

這期間一定發生了什麼,這件事,一定是足夠讓玉皇帝君不惜一切要殺了南海太子,讓四海龍君連給他求情都找不到理由。

父女二人被抓回去,南海太子犯了天規,下獄無可厚非,可是這個南海太子跟黑龍公主生下來的妖龍要如何處理,卻成了讓一眾仙家頭疼的問題,如果把她下獄,哪個大仙說的就成了事實,這些天宮治下的神仙,連一個無辜的孩子都容不下,更別說把她斬了,要是這孩子死了,估計就要有神仙以此上天質問玉帝了,放了她?也不行,羽舞是仙妖合體的產物,卻也是南海的二公主,放到人間流浪,豈不是讓南海臉上難堪,而且她性格中的妖性已經顯露出來,放她離開萬一有一天修成魔道,那今天在座的,可都要遭殃了。

左右為難,一眾神仙嘰嘰喳喳的議論了兩天也沒有結果。

第三天一早,一個身著黑鐵戰甲,手裡窩著一柄三尺長劍,身邊跟著兩個怪物差使的傢伙來到了南海龍宮,裡面的仙家對此仙頗有幾分敬重,一個個都是敬畏的表情,除四海龍君之外均起身相迎,這個神仙,便是東方神主青龍。

青龍出現的時間剛好,見到青龍來了,四海龍君都在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氣;不過表面上還是裝作不歡迎的樣子。

他也不客氣,大大方方的走到主人家的位置上坐下來,滿是不悅的開口道:「四位叔叔,眾仙家,未免也太不把我當龍族一仙,未免也太不把我東方神主放在眼裡,這麼大的事情,都沒人通知我一聲,如果不是手下差使道聽途說,我這遭還蒙在鼓裡,南海太子怎麼說也是我的兄弟,就算本尊沒什麼本事,但東方神主的位子我還坐著,拿我兄弟,也該知會我一聲的吧。」

那時候,青龍雖然是東方神主,但其實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不管事,加上他執念太深沒有修成正果化身應龍,所以雖然坐在東方神主的寶座上,但是各路散仙都不願意跟他結交,甚至有意避開此仙。

不過東方神主青龍的稱號是軒轅大帝封受,人王伏羲題名的神仙,就算眼前的這個不是第一代青龍,卻也是實實在在的東方神主,加上青龍在水元下界仙家之中修為不低,所以在場的也沒有誰敢公然說他的不是,跟他唱反調,就連觀音,也得以禮相待。 羅陽暗自高興。

可是十三姨接下來說的話,又讓羅陽緊張。

「小子,要是我知道怎樣可以讓骷髏堡的老大恢復原樣,我會告訴你。可我不知道。」十三姨說道。

「十三姨小妹妹,讓我跟你們宮主面談吧。」羅陽說道。

這個請求沒有得到允許。

「小子,我們宮主不會隨便跟你見面的。死心吧。」十三姨說道。

「我可以幫你們對付骷髏堡,這麼重要的事,宮主都不見我?」 嫡女馭夫 羅陽說道。

見十三姨點頭,羅陽有點惱。

若無法跟十生宮作交易,那水月和鏡花就死定了。

羅陽說道:「你都還沒有向宮主彙報,又怎麼知道宮主不會見我?」

冷笑一聲,十三姨說道:「按照以前的經驗來看,宮主不會見你。又何必多此一舉?」

見不了宮主,就無法知道怎樣讓堡主恢復原來的樣貌。

羅陽感到有點兒累,想帶著洪佳欣等美人回宏運大隊算了。

可是跟水月和鏡花也有點交情,若丟下她們不管,日後回想起來會讓人內疚。

現今還有機會救她們,羅陽不想放棄。

「十三姨小妹妹,幫個忙,你一定有辦法可以讓我見到宮主的?」羅陽說道。

「沒有。」十三姨正經道。

想見一個人,那也要身份等級相當才有機會。

不然,社會地位相差懸殊,確實是沒有碰面的可能。

羅陽說道:「十三姨小妹妹,我要跟宮主談談她女兒的事。」

怔了怔,十三姨沒有即時應聲。

「她不會跟你談的!」

過了一會子,十三姨說道。

「她女兒如果要死,她也不管?」羅陽冷道。

「洪小姐怎麼會死?她活的好好的?」下三姨冷笑道。

話談到這個份上,走進死胡同了。

「你們真不需要我幫忙?」羅陽又問道。

「不需要!小子,做好你的本份工作就行!」十三姨提醒道。

羅陽知道不劍走偏鋒是不行了。

橫下心來,搏一搏,或許還有機會。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十三姨小妹妹,你可能不知我跟骷髏堡的人說了什麼。」

十三姨倒有了好奇,冷道:「說了什麼?」

話是不能亂說的。

可是有時候不冒險說出事實,那無法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跟你說吧,我答應了骷髏堡,說會引你們進伏擊圈,如果不幫到忙,就讓骷髏堡殺我和我的朋友。」羅陽說道。

「小子!你敢這樣做?!」十三姨嚇著了。

羅陽點頭,表示沒有說謊。

這是大事,十三姨怒道:「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羅陽說道:「十三姨小妹妹,我還不是為了幫你們滅掉骷髏堡。結果你們不需要我幫忙,這回麻煩了。」

沉默了好半晌,十三姨都沒有再說話。

事情太過棘手,羅陽說道:「十三姨小妹妹,現在的情況是,如果你們不能消滅骷髏堡,那骷髏堡就要幹掉我和我的朋友。既然你們不想我幫忙,我不敢再留在這裡了,我要立刻帶我的朋友回去了。等你們日後滅掉了骷髏堡,再來找我吧。」

大叔我會乖 說著,立刻要出房間。

「小子!別走!」十三姨一把拉住他的手。

事情變成這樣,十三姨也知道很麻煩。

不過她還不能確定羅陽是不是在說謊,正在思考他說謊的可能性。

「十三姨小妹妹,就算你們願意保護我和我的朋友,也不現實。你有足夠的人手連我家裡的親戚朋友都保護?」羅陽正經道。

十生宮確實沒有那個能力。

「這麼大的事,你也不跟姑奶奶商量?!」十三姨火氣往上沖。

「十三姨小妹妹,你是爽快的人,我覺得你會幹的。結果你慫了。算了,反正我先回家,等你們收拾了骷髏堡,我再出來。」羅陽說道。

十三姨哪裡肯放羅陽走?

抓住他的手,一點也不放鬆。

「小子!你老實說,你是要幫骷髏堡滅掉我們,還是要幫我們滅掉骷髏堡?!」十三姨雙目直勾勾的盯著羅陽。

「十三姨小妹妹,我有那麼笨么?骷髏堡能將你們聯盟都幹掉?只有你們幹掉骷髏堡的份。我再笨也能看清局勢。」羅陽說道。

聽了這話,十三姨的眼神沒那麼割人了。

二人在房間不說話,羅陽更焦急。

畢竟時間在流逝,留給羅陽的時間不多了。

一天時間過去,若羅陽還沒有帶回可讓堡主恢復原樣的方法。

那麼水月和鏡花就玩蛋了。

現今羅陽都想找方法讓十三姨吃主僕丸,然後讓她帶去找宮主。

「姑奶奶作不了主,先問過宮主,看情況!」十三姨說道。

「那現在問!」羅陽催道。

十三姨倒很好奇,不明羅陽為什麼那麼著急。

從羅陽的神情便可看出,他是一秒鐘也不想浪費。

「你一定還有什麼事瞞著姑奶奶!說!」十三姨冷道。

「十三姨小妹妹,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羅陽反問。

若把事情全說出來,恐怕會生出枝節。

「你要是不說,那就別想姑奶奶聯繫宮主!」十三姨嘴角揚了起來。

這個威脅還是挺管用的。

「我有兩個朋友在骷髏堡手裡,如果不抓緊時間,她們會死的。」羅陽說道。

聞言,十三姨便隱約猜到是誰了。

見十三姨笑了,羅陽很惱火。

「十三姨小妹妹,這有什麼好笑的。人命關天。」羅陽說道。

「你原來是要救你的老婆!那不關姑奶奶的事!你玩你的去!」十三姨冷笑道。

不告訴她,她又追問。

說了,又生了變卦。

羅陽說道:「十三姨小妹妹,我把事情說一說。是我讓她倆去的,說發現了重大的消息,就是你們要進攻骷髏堡。然後骷髏堡的人來找我,問我是不是真的。我說是真的。如果最後你們沒有進攻骷髏堡,那我兩個朋友就死定了!」

頓了頓,又接著說下去。

「我也是為了讓兩個朋友永遠擺脫骷髏堡的束縛,要不誰願意冒這種大險?好了,你們現在以嘲笑的態度來看待這麼嚴重的事,算了。我朋友死了,我的心也死了,不會再幫你們做任何事。拜拜。」

說著,又要出房間。

可是十三姨不讓羅陽走。

「你能不能回家,那由我們說了算,你拿不了主意!」十三姨提醒道。 ?見一眾仙家都不說話,青龍知道自己還是有點說話權的,這些各路神仙,對他還是有些畏懼的,就繼續說道:「罷了罷了,南海太子既然是四位龍叔下令捉拿,我也不敢多說什麼,但是我那侄女,所犯何罪,要讓各位大仙出手將她拿住?」

他這麼一問,在場的都不敢答話,羽舞有什麼罪,什麼罪都沒有,如果一定要說,那就是連坐,可天規之上對連坐的罪名有明確規定,非是大奸大惡,不可連坐親友家人,南海龍太子雖然跟黑龍公主私定終身,可是兩人並沒有做出什麼害人的事情,算不上大奸大惡,拿了羽舞,完全是因為他們害怕,害怕讓四海龍君顏面盡失,也害怕有朝一日遭到報復。

青龍當然知道他們的想法,也知道這些仙家不會輕易放了羽舞,眼下之計,保住她的小命才是最要緊的,這是他唯一能提她做的。

趁這些仙家找不到借口的空檔,青龍就給他們出主意說:「南海之南有一處行宮,名為天涯不歸閣,四海之中鮮有踏足者,可說是荒蕪之地,南海公主羽舞生性邪魅難以管教,其父南海太子犯下天規不可饒恕,依我看,就將她押在天涯不歸閣萬世看押。當然,如果眾仙覺得不妥,我也可以把她帶回東方神主居所之處,我來教導也未嘗不可。」

讓青龍來看管羽舞,那無異於放虎歸山,他自己在四海就以邪魅著稱,如果讓羽舞跟他在一起,指不定弄出什麼事來,萬一他在悟出什麼通天法力,那在座的這些,可就都要遭殃了。

相較之下,把羽舞押在天涯不歸閣是上上之策,就有仙家開口了,回答青龍說道:「如此,就依照東方神主之言,將羽……南海公主押在天涯不歸閣,設下結界封禁靈氣,若有朝一日她醒悟,便可接回來,傳授法術助她修成正果。」

聽說要把天涯不歸閣的靈氣封禁了,青龍立即反對:「慢著,天水河神,你是忘了自己剛剛說過什麼了吧,羽舞還是我龍族的公主,設下結界將其押在天涯不歸閣已經是對我龍族的大不敬,還要斷了靈氣,修道之人,斷了靈氣何以修道,況且,斷了靈氣時間太久,也會斷了仙根,那時候,在座的哪位可以承擔這責任啊?」

青龍說的雖然跟眾仙家所想背道而馳,卻是實實在在的道理,羽舞是南海公主,即便她的母親是黑龍公主,她也是南海公主,如果她的仙根斷了,對龍族來說確實是一大恥辱,而這樣的恥辱,誰都不敢給龍族加上,別看四海龍君平時唯唯諾諾,就連對那些職位比他們低的九天仙家都笑臉相迎,可若是真的惹怒了四海龍君就算是天庭也要廢一番功夫才能對付的了。

青龍已經說得這麼明白,誰敢這麼做就是跟龍族為敵,即便是那些九天大神也不敢再說封禁天涯不歸閣的靈氣,更不敢說將羽舞處斬。

等了一會沒有人再出來反對,青龍就自己把這事定了下來:「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就這麼辦吧,南海羽舞押在天涯不歸閣,設下結界看守,叔叔,你要是不忍心動手,侄兒替你。」

讓青龍動手設結界禁制羽舞,絕對不行,且不說他是不是真心要把羽舞關起來,就是出於對四海利益的考慮,出於各路仙家心情的考慮,也不能讓他出手,南海龍君就回絕了他:「不必了,青龍,南海羽舞是我的孫女,本王雖然老了,但還有力氣,設一個關住小孩子的結界難不倒本王。」

南海龍王這麼說,雖然讓青龍不高興,卻是拉攏人心的好辦法,青龍的態度太過強勢,已經將殿上大多仙家都給得罪了,這時候,南海龍君站在他的對立面,就是跟水元下界的各路神仙站在一起,是保證四海任就安定的最好辦法。

當然,這對青龍來說是無所謂的,他是東方神主,本來就不想插手四海的事情,對跟各路仙家的結交也沒有什麼興趣,這次如果不是軒轅派人去的,估計都不會管這遭破事,即便這個南海太子是他的哥哥,羽舞是他的侄女,可雙方之間並沒有什麼交集,跟談不上情分。

不過現在既然插手了,還是去看看這父女二人。

站起身來,腰上的寶劍晃了晃,劍柄壓得很低,表現出盛氣凌人,問四海龍君道:「南海太子和他的女兒,可否讓我見見啊?」

南海龍君指了指偏殿「羽舞在偏殿,孽子押在大牢,你自去吧。」

這些仙家不想跟青龍為伍,青龍也看不上他們,這很好,互不打擾。

在偏殿見到羽舞,她身上的禁咒已經解開,能夠使用一點從父母身上繼承過來的法力,剛剛他們在大殿的談話聽得一清二楚。

只是那時候,羽舞對世間的諸多事都還不知曉,也不知道青龍跟她是什麼關係,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傢伙是何身份,只知道他跟那些抓了她們的神仙是一夥的,就算他替她說了幾句好話,那也是一夥的。

見到青龍,使勁掙扎要過來咬他。

可惜,她的法力實在太低微,捆綁她的是仙家寶物,她從父母身上繼承過來的法力不可能掙脫。

見她的樣子,青龍知道說什麼都是白搭,輕輕嘆了口氣走了。

去了南海的地牢,南海太子被兩根手腕粗的鐵鏈鎖住。

青龍見了皺了皺眉,反手就給地牢縱觀一個巴掌,怒聲道:「他怎麼說也是南海的太子,就算淪為階下囚,殊不知士可殺不可辱,爾等如此作為,豈不是將南海尊嚴踩在腳下,是誰給你們的膽子。」

地牢總管嚇得不輕,卻又不敢說這是別人吩咐的,因為他誰都得罪不起,而青龍,這個東方神主應該也不至於要了他的命。

見地牢總管還是沒有反應,青龍拔出把劍一下就斬斷兩個鐵鏈。

這個動作著實把地牢的幾個獄卒嚇得不輕,不僅是青龍在南海動了兵器,這可是等同於劫牢的行為啊,更加因為用來鎖南海太子的鐵鏈乃是萬年玄鐵堅硬無比,要斬斷這鐵鏈可不是誰都行的,總聽人說這代東方神主如何不堪,可今日見了,並非是別人口中的那種只知九色享樂之輩,或許過去是,但是現在他們眼前的東方神主,那可是是實實在在的厲害人物。

見幾個獄卒愣在哪裡,青龍斜眼看了他們一眼,冷冷的質問道:「怎麼?本尊跟族兄說點事情還要你們旁聽嗎,是本尊不夠格還是四海龍君或者玉皇大帝要你們寸步不離的看著啊?」

東方神主是誰,是軒轅大帝封受的神仙,不服天庭管轄,上一代東方神主就是因為跟天庭不和最後死在天宮的手裡,可是這一代的青龍和上一位相比邪氣可是更重,雖然沒有明確反抗,但是他也從沒有上天朝見玉皇帝君,可見現在的青龍,也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弄不好也是要跟上一代東方神主一樣跟玉皇帝君叫囂的,而如果這件事從這裡開始,他們無疑是要成為陪葬品的。

不敢參與這遭禍事,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

牢房就剩下青龍和南海太子,南海太子苦澀一笑,無奈的說:「真沒想到,走到最後連父親兄弟都不來看我,只有素來沒什麼交集的一個人來了。」

青龍在他對面盤腿坐下來,似笑非笑的『哼哼』兩聲回答:「你也該知道,我不是自己要來的,是軒轅要我來的,而我跑這一趟也不是為了你,至少我知道自己是沒有本事救你的。」

對於青龍的態度,南海太子並不在意,換做他是青龍,恐怕態度會更差。

陪個笑,問青龍道:「我女兒怎麼樣了?」

「不太好,被綁在偏殿之中,如果不出變故她會被關在天涯不歸閣,至於以後能不能出來就要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南海太子臉上浮現出笑容,拱手作揖:「多謝,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要你來救。」

青龍點點頭,輕輕拱手回了禮:「我倒是想過有一天會穿上戰甲來見你,不過不是現在的場景,我想過四海的兄弟,四海四個太子之中你才能最高,如果有一天四海要跟別的地方打仗,我想你會是統帥,我想我也會穿上戰甲隨你上陣。」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