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人轉過身去,將目光落在金蛇真人手上那把劍上,此劍形狀甚是奇特,整柄劍就如是一條蛇盤曲而成,蛇尾勾成劍柄,蛇頭則是劍尖,蛇舌伸出分叉,是以劍尖竟有兩叉,即便在漸漸昏暗的夜幕里,也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黑袍人瞳孔一縮,神色凝重道:「金蛇劍!金蛇真人果然好算計,居然用藏劍術,用來暗算老夫,暫且放你一馬,改日再取你狗命!」

話一說完,那黑袍人長袖一甩,祭起那把藍色飛劍,忽然御劍而走,迅若閃電,眨眼間,便消失在視線的盡頭。

金蛇真人冷笑一聲道:「你是什麼人?居然膽敢和飛雲門為敵?負了傷便要逃走,以為在下會輕易放你走么?」

在說話的同時,他祭起金蛇劍,循著方向御劍追去,好似一道金光掠過空中,很快消失不見。

夜色降臨,黯淡的月色灑落在樹林里,投下斑駁的影子,照射出滿地的屍體,顯得清冷森然。

萬簌俱靜,張海雲驚魂甫定,望著滿地冰冷的屍首,還有那掉落出來的儲物袋,他臉上湧出狂喜之色,心裡非但沒有因同門師兄弟的隕落而悲傷,反倒是認為他們死掉極好,修真界為了掠奪資源,連人性都可以泯滅,在這一刻張海雲無疑喪失良知。

他將那始終捏在手心的四階土遁術符籙裝進儲物袋裡,喜不自勝的上前拾取儲物袋,得到飛雲門弟子的儲物袋有七個。

總共有七個儲物袋,他全部放在眼前,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正要將它們依次打開查看,卻在此時,有一股夜霧涌過來,將他完全的籠罩在裡面。

張海雲有些不明所以,好端端的起什麼霧?他皺著眉頭站起來,長袖一揮,憑空颳起一陣狂風,正要將迷霧吹散。

在迷霧消散的瞬間,他忽然發現,一抹寒光在不遠處亮起,在他瞳孔里慢慢放大,彷彿夜幕里劃過的一道明亮流星,耀眼奪目之極,在寒光亮起的地方,模模糊糊的顯現出一個黑色斗篷的修士。

「你是誰?」張海雲不容置信的望著那一抹寒光掠過他的喉嚨,在腦袋脫落脖子的瞬間,他不甘心的喊出這句話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在他神識感應範圍內,居然潛伏著一個人,彷彿他已經在那裡很久時間,一直等著出手的機會。

嫡女為凰:腹黑王爺疼入骨 陰暗的角落裡,忽然走出一道模糊的黑影,似乎隨著地理環境不斷的變化,在那道黑影上,沒有任何的聲音,也沒有生靈的氣息,更感覺不到修真者的靈氣波動,彷彿融進大自然,變化成大地和森林的一份子,蔥鬱的樹木和低矮的灌木叢,都是他最好的掩體,相信築基真人在此,如果不仔細分辨,都難以發現得到這道黑影的存在。

那道黑影上前幾步,將張海雲的儲物袋,還有散落在地上七個儲物袋拾取起來,全部放進懷裡,仰頭望了望天色,這時,月色掙脫烏雲的束縛灑射下來,映在他的臉上,劍眉星目,器宇軒昂,卻不正是莫問天。

原來莫問天遠遠追在潘玉龍後面,直到那黑袍人斬殺飛雲門弟子時,他才潛伏上前,好在他有下品法器斂息斗篷,即便築基初期修為的真人,也未必能夠發現。

他在暗處冷眼旁觀,知道那黑袍人便是賈似道,好在他和金色真人互有牽制,兩人倒是沒有發現到他的存在,因此才讓他撿個大便宜,別人的儲物袋裡或許沒有什麼有價值的靈物,但是張海雲作為飛雲內務長老,在拍賣會上大出風頭,誰都知道他身價頗豐,儲物袋裡定然有著無數寶物。

言及此念,莫問天不敢在此地久留,畢竟金蛇真人隨時都可能返回,那可是要樂極生悲,大大不妙,他當機立斷,祭出寒光刃,循著清河郡邙山的方向,御空飛行,化作一道流星,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他剛走沒有多久,忽然在夜幕里,有兩道人影御劍而來,在林子里顯現出身形來,領頭那人正是滿臉怒容的雄獅公子,跟在他後面的卻是獅駝嶺弟子鐵戰。

望著滿地都是飛雲門弟子的屍首,張海雲便在其中,雄獅公子心氣立解,哈哈笑道:「死得好,實在是好,卻不知是那位道友做的好事。」

他從來沒有吃過這樣一個虧,走出文峰塔后,便快步走出城門,循著方向御劍尋找,獅駝嶺弟子當中只有鐵戰有下品法器的飛劍,而且還是鍊氣大圓滿修為,怕他有所閃失,也跟著御劍追出來。

沒有想到的是,飛雲門弟子已經全部被人斬殺,雖然並非親手施為,但是雄獅公子的怒氣卻是消了,向著鐵戰擺手示意,兩人化作一道光芒御劍離去。

直到快天明的時候,莫問天才回到無極門,在練功房將十來個儲物袋全部取出,將裡面東西全部倒在地上,開始清點戰利品。

剎那間,彩氣盈庭,光是下品靈石,便堆積如山,發出耀眼奪目的白色光芒,仔細進行清點,足有一千八百塊下品靈石,其中有近千塊下品靈石都是張海雲儲物袋裡得到的。

除此之外,莫問天拍賣紫金蟾蜍爐得到三千三百多塊下品靈石,還有以前庫存的一千五百塊下品靈石,除去上繳文峰塔頂層的貴賓費用,莫問天如今擁有的下品靈石,足有六千五百塊下品靈石。

六千五百塊下品靈石,這是多麼驚人的財富,倘若傳出去,恐怕任何人聽到都會嗤之以鼻,根本不會相信,這樣的資源財富,恐怕也只有築基門派才會擁有,區區一個鍊氣小門派,怎麼可能擁有如此財富?

不但別人不相信,就連莫問天都有如在夢境的感覺,始終覺得不真實,沒有什麼說的,門派諸位長老以及內門弟子的靈石供奉,是應該給他們漲上一漲了。

不但是下品靈石,而且輔助修鍊的三階易筋丹也是多不勝數,足足有六百五十多粒,加上莫問天以前沒有服用完的五百五十粒,總共有一千二百粒易筋丹,完全足夠鍊氣高階修士三四年的修鍊需求,數量實在是驚人。

在稀有靈藥上,也是收穫頗豐,特別是張海雲的儲物袋裡,文峰塔拍賣會上,此人在靈藥拍賣上出盡風頭,當然,此時卻是為莫問天做了嫁衣。

進行清點后,不但有二株四階靈藥固本參,還有三階五行靈藥若干,總計有十五株,分別是金靈草四株,木靈草一株,水靈草四株,火靈草五株,以及土靈草一株。

若是算上莫問天以前的存貨,三階的五行靈藥有金靈草四株,木靈草十九株,水靈草四株,火靈草五株,以及土靈草八株。

三階的五行靈藥數量已經很充足,完全足夠煉製五行靈丹的需求。

ps:推薦新書一本:一個未來來客,在古仙界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除此之外,更讓人驚喜的是,不知道在誰的儲物袋裡,發現一株奇特的靈藥,那株靈藥散發出陰冷的氣息,取出儲物袋后,整個練功房漸漸黯淡起來,不一會功夫,竟然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彷彿那株靈藥將所有陽光的光線吞噬掉似的,實在詭異之極。

莫問天端詳良久,卻是沒有搞明白這是什麼靈藥?還是最後用洞察術查看后,才忽然恍然大悟,隨即臉上湧出狂喜之色。

居然是三階靈藥陰靈草,是極為罕見的特殊靈藥,生長在極為陰暗之地,此靈藥是煉製陰靈丹的一味主葯,而陰靈丹只有女性修士才可服用,能夠大幅度提升修為,可謂珍貴到極點。

在文峰塔拍賣會上,睚眥真人一擲千金,以一千五百塊下品靈石拍賣到一枚陰靈丹,還是因為沒有人敢得罪她的緣故,讓她白白撿個便宜,否則價位還要往上提升不少,由此可見,此靈丹是如何珍貴。

除稀有靈藥外,還有一些三階的普通靈藥,如易筋草,土荊草等也有上百株。

在符籙上也是收穫不小,除了一份極其珍貴的四階土遁術符籙外,還有三階符籙十幾份,但卻都是普通法術的符籙,雖然未必有莫問天的法術威力強,但是相對來說,符籙消耗的靈氣極少,在修士進行鬥法時,佔據不少的優勢,誰都不會嫌多。

靈石靈丹,靈藥符籙都是大豐收,另外還有一件下品法器玄金盾,自此莫問天已有三件下品法器,攻擊型有寒光刃,輔助型有斂息斗篷,防守型有玄金盾,攻擊強悍,防守堅韌,隱跡斂息也不成問題,在鍊氣期修士里,莫問天已經是站在頂尖,實力絕對屈指可數。

除此之外,還有在文峰塔三層淘到兩件寶貝,有一件是下品法器的稀有煉器材料銀罡砂,還有四階的稀有靈藥淫蒺藜,都是比較罕見的寶物。

將所有靈物清點完畢,莫問天有些驚呆了,此次文峰塔一行,他只不過是想購買些靈丹靈藥,用以提升煉丹術的成丹率,卻是沒有想到,會有如此豐厚的收穫,當真是始料未及。

當然,將所有的收穫全部加起來,再乘以成百上千倍,都及不上通天靈物句芒金木的萬分之一,通天靈物都是天地造化之物,每一種都有驚天動地的威能。

祝融冰焰乃是火神祝融遺留的通天靈物,被莫問天煉化后,他的火屬性法術威力暴增,而且其威能冰寒徹骨,同階修士幾乎無法抵禦,如今,莫問天憑藉天大的機緣,得到木神句芒遺留的通天靈物句芒金木,倘若煉化,木屬性法術威力定然倍增,而且其威能有著金屬性堅不可摧的威能。

言及此念,莫問天欣喜之餘,將那塊句芒金木取出來,放在眼下仔細端詳,此物狀似青色岩石,足夠有拳頭大小,上面閃爍著紫色光點。

修仙之不走老路 莫問天用神識默默感應,岩石里似乎孕育磅礴的木屬性靈氣,他隱隱有一種感覺,以他如今鍊氣大圓滿的修為是無法煉化句芒金木的。

祝融冰焰五百年釋放一次炙熱之氣,再隔五百年釋放一次冰寒之氣,千萬年以來,便一直循環不息,莫問天也是在祝融冰焰最虛弱的時候,將此通天靈物進行煉化,乃是萬世難遇的機緣。

但是句芒金木則不同,外面的青色岩石只是表層,深藏在裡面的才是句芒金木的本源,那些紫色光芒正是句芒金木本源的光芒,但在外面的表層,便堅韌無比,若想將其破開煉化裡面的句芒金木,其艱難程度,實在難以想象。

此念一起,他右手掌心升騰起一團白色火焰,準備用祝融冰焰嘗試進行煉化,但是讓人深感意外,卻在意料之中的是,那塊岩石的表層在祝融冰焰的煉化下,如同清水輕輕掠過,流水緩緩淌過,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果然如此!」莫問天喟然長嘆,以他如今的修為,卻是無法煉化句芒金木,只能等到修為高深再進行嘗試,他惋惜之餘,將句芒金木珍重的放進隱戒里,此等逆天寶物若是放進儲物袋裡,連他修鍊的時候都不會安心。

收拾妥當后,他走出練功房,此時天色早已放亮,半輪紅日從天邊升起,門派的四位長老,還有四名內門弟子都在努力的修鍊,清晨的陽光灑落在他們臉上,都是神色淡然平和,顯然已經進入修鍊的忘我境界。

莫問天不想打擾他們,悄悄的離開,迎著清晨的涼風,來到藏經閣的修復密室,取出那九份殘缺不全的三階十全丹方,全部放在修復陣法里,用了八十一塊下品靈石的代價,九份丹方完全修復如初,至此,莫問天已經擁有完整的三階十全靈丹丹方,而且還有數量不少的稀有三階靈藥,在衝擊四階煉丹師的資源儲備上,已經沒有任何的問題。

忠犬一生推 將丹方完全修復后,莫問天離開藏經閣,開始巡視全山,靈田裡的靈谷馬上要到收穫的季節,靈谷根枝茂盛,穀粒飽滿,顯然長勢喜人。

靈藥圃因為剛收穫洗髓花,留了一畝空地出來,但好在莫問天在文峰塔已經收購足夠的易筋草種子,自然不會白白讓靈藥圃的靈藥田閑置。

在靈獸園,總共有七隻靈獸,除飛天鶴和天香狐都是三階靈獸外,食髓獸也是突破在即,此靈獸若是成功晉陞三階,便會擁有天賦神通隱藏行跡和神識攻擊,端的是厲害無比,簡直在同階靈獸里無敵的存在。

而其餘由普通動物進階成為靈獸的,在尋寶鼠、採藥兔突破到二階靈獸后,巡山犬和噬土蚯也相繼晉陞,巡山犬的警戒範圍更廣,由原本的方圓五里擴展到十里之內,而噬土蚯改良土壤的能力也進一步提升,靈田的產量再攀新高。但是它們都是普通動物進階成為靈獸,天賦並不是很好,提升空間極為有限。

在經過後山的路上,莫問天還碰到一名正在巡山的弟子,他用洞察術查看,那名弟子居然是謝地,他此時已經是鍊氣四層修為,和錢玉成、陸有福、還有他的雙胞胎哥哥謝天,都是內門弟子的候選人。

此時,謝地也在遠處望見掌門,當即驚喜交加,立即跑上前去,恭恭敬敬的施禮,神色有些拘束,不知道和掌門說什麼。

莫問天點頭算是回禮,隨意問道:「謝地,你突破鍊氣四層的修為,已經有多長時間了?」

謝地神色愕然,有些不明白,他和哥哥謝天是雙胞胎兄弟,長的一模一樣,除他們兩人能夠認出彼此外,旁人根本分辨不清,連幾位長老都是屢屢混淆,為何掌門只是隨便一眼,便能認出他是謝地呢?難怪內門的師兄都說掌門是神通廣大,無所不能,如今看來確有其事,並非誇大其詞!

PS:感謝LMXY打賞!推薦一本書 言及此念,他神色越發恭敬,立即說道:「回掌門的話,弟子是三個月前突破到鍊氣四層修為的。」

莫問天點了點頭,以謝地的木火雙靈根,修真資質極為優秀,再加上門派如今的丹藥供給,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時間,馬上便會突破鍊氣五層了,門派的內門弟子人數,則會充足一些。

他揮手示意,令謝地繼續巡視群山,自己則信步游山,他作為門派的掌門,除刻苦修鍊、開爐煉丹外,便是在外面勞累奔波,鮮有如此放鬆的心情,此時正值十月上旬,陽光明媚,秋風送爽,整座邙山早已褪去綠裝,楓葉似火般燃燒起來,將整座山林渲染成一片紅色。

莫問天心情舒暢,回到無極峰頂,來到門派大殿前,撞響殿前大鐘,準備召集弟子議事。

不一會的功夫,四位長老,還有四位內門弟子匆匆趕來,魚貫走進門派大殿。

等到掌門上前坐上主位后,他們八人分成兩排,在下面恭聲施禮,然後才按照次序在左右席位坐定。

莫問天環目四顧,然後才開口,將門派新的俸祿標準傳告下去。

外門弟子鍊氣三層以下,每月可領取凝氣散三十粒。

外門弟子鍊氣三層以上,鍊氣五層以下,每月可領取凝氣散三十粒,洗髓丹十粒。

內門弟子每月可領取洗髓丹三十粒,下品靈石五塊;

門派長老每月可領取洗髓丹三十粒,易筋丹十粒,下品靈石十塊。

郎念完畢,莫問天淡然一笑,目光掃視過去,詢問諸位長老的意見。

雷萬山等人面面相顧,自然沒有什麼意見,此項命令順利得到通過,四位內門弟子都是面現喜色,顯得興奮不已。

莫問天心中寬慰,無極門沒有靈石礦,沒有靈藥谷,門派弟子的修鍊資源,只能靠著莫問天想辦法的創收,短期自然沒有什麼,但卻是非長久之計。

不過莫問天相信,以無極門如今的發展速度,相信用不上幾年時間,便會成為飛雲門這樣的大門派,擁有靈石礦,還有靈藥谷,修真的資源便會源源不斷,維持門派弟子日常修鍊的資源,根本不成什麼問題。

將俸祿的標準定下來后,莫問天從懷裡取出一個儲物袋,沉聲說道:「谷長老!」

谷傲雪立即上前一步,恭敬的聲音說道:「師妹在!」

莫問天點了點頭,揚起手裡的儲物袋,淡然笑道:「谷長老,這裡有三百粒易筋草的種子,你拿下去好生在靈藥圃種植!」

「是!掌門師兄!」谷傲雪恭聲應是,上前幾步,將儲物袋雙手接過,便退身下去。

莫問天哈哈大笑,橫目四顧,淡然笑道:「四位長老,還有諸位弟子,本人準備閉關提升煉丹術,門派的日常事務還需幾位費心!」

「掌門請放心,弟子等定然不負所托!」幾人立即起身,恭聲應是。

莫問天默然點頭,揮手示意,讓他們八人都退下去。

抬頭張望,窗外的陽光已經西斜,已經是響午時分,莫問天長嘆一口氣,到倉儲閣準備些原材料,備好充足的辟穀丹,緩步走進煉丹房,厚重的石門關上的時候,便開始他漫長的閉關生涯。

山中無甲子,歲月不知年,轉眼間,八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匆匆那年 又是來年的夏季,整座邙山披紅裹綠,樹木鬱鬱蔥蔥,奇花異草遍及山野,到處可見淡黃嫩綠的顏色,一幅生機勃勃的景象。

利用大半年的時間,莫問天將鍊氣大圓滿的境界鞏固下來,眼下沒有築基丹,以他的修鍊資質,築基的成功率雖然達到恐怖的三成,但也不敢輕易去嘗試。

而且莫問天並不急於築基,眾所周知,在鍊氣大圓滿境界積累的越雄厚,越是容易築基成功,而且一旦成功築基,得到的成就將不可限量,無論神識、法力,還是壽元都要遠勝同階修士。

莫問天煉製的三階十全靈丹,便是為築基前的積累做準備,大半年的功夫,他的煉丹術突飛猛進,在煉丹房的輔助作用下,三階靈丹的成丹率已經達到八成,四階的靈丹雖然從沒有煉製過,但是以此類推,估計成丹率也在四成以上。

當然,這裡指的成丹率也只是煉製尋常輔助修鍊的靈丹,倘若是煉製提升修為的稀有靈丹,則要在以上成丹率的基礎上,足足下降一成半,但若是煉製突破境界的逆天靈丹,則成丹率要直接下降三成,也就是說,以莫問天如今的煉丹術水平,煉製四階的築基丹,成丹率不會超過一成。

可別看這小小的一成,在整個飛雲城,能夠煉製築基丹有一成幾率的煉丹師,也僅僅只有二三人而已,在各自門派里,都當做寶貝似的供養著,可以想象的到,莫問天如今的煉丹術達到怎樣一個境界。

整整十個月的時間,他煉製出三階飼養丸上百粒,易筋丹上千粒,而三階的十全靈丹,則煉製出陽靈丹兩枚,陰靈丹一枚,金靈丹兩枚,木靈丹九枚,水靈丹二枚,火靈丹三枚,土靈丹四枚,冰靈丹一枚,總共有二十四枚稀有的三階靈丹,恐怕在整個雲州,都是讓人震驚無比的財富。

當所有的五行靈丹煉製成功后,莫問天終於聽到久違的任務提升聲。

恭喜完成門派煉丹任務:煉製三階五行靈丹各一枚,獲得獎勵下品靈石三百塊,易筋丹二百八十粒,築基丹配方一張。

沒有想到,居然會獎勵築基丹的配方,這可是四階稀有靈丹的丹方,其珍貴程度,完全不亞於三階十全靈丹的丹方。

不過在獎勵築基丹丹方的同時,刷新了一條任務,卻是正好要用到丹方。

門派煉丹任務:煉製四階築基丹一枚。

沒有想到居然是煉製築基丹的任務,以莫問天如今的煉丹水平,煉製築基丹也只有一成的把握,爆丹率奇高無比,並沒有多少人如趙正陽那般好運,只準備一份煉丹材料便煉製成功。

據聞,玉女真人謝杏兒服用的那顆築基丹,是雲流真人耗費六分煉丹材料,用昂貴的靈石請玄天劍派四階煉丹師煉製而成的。

築基丹的煉丹材料是由兩位主葯和四味副葯煉製而成,兩味主葯分別是固本參和培元果,四味副葯是化血藤、白骨花、血髓枝和仙人刺。

莫問天已經在萬靈谷得到四味副葯各四株,在發張海雲等人的死人財時,得到四階固本參二株,如今煉製築基丹只剩下培元果,雖然珍貴無比,但是以莫問天的靈石財富,只要花得起代價,未必不能收購得到。

雖然在靈藥準備上,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煉製築基丹恐怖的爆丹率,還是讓他望而生畏,倘若要是失敗,費勁心血得到的珍貴靈藥,將會成為一堆廢渣,並不是靈石便可以彌補回來的損失。

除那一株三階的稀有靈藥淫蒺藜外,莫問天將全部的三階稀有靈藥完全用於煉丹,煉製出二十四枚稀有的三階十全靈丹,才走出煉丹房。

回到練功房后,莫問天準備服用十全靈丹,用以在築基前的修為積累,以他的靈根資質,五行齊全,可以服用十全靈丹其中的六枚,確實大佔便宜,在整個修真界,怕是沒有什麼人可以比擬得了。

莫問天從儲物袋裡取出金靈丹、水靈丹、火靈丹、土靈丹,以及陽靈丹,因為提升修為的靈丹,不但對資質等其他條件有所限制,而且在修士的一生當中,只能服用一枚有效,木靈丹莫問天已經服用過,十全靈丹稀有無比,沒有必要在進行浪費。

PS:感謝32125873、泠人的再次打賞,感謝丫丫爹、牛糞等鮮花、廁所擺﹫POSE的打賞!

另外推薦一本書 莫問天已經服用過木靈丹,五行木生火,煉化火靈丹的藥力相對容易些,等他完全吸收火靈丹藥力,火生土,便可以煉化土靈丹的藥力,以此順序,土生金,金生水,再煉化金靈丹和水靈丹的藥力,將四枚五行靈丹完全煉化后,莫問天將陽靈丹放在最後進行煉化。

半個月後的某一天,莫問天緩緩睜開雙眼,兩隻迥然有神的眼睛,彷彿是璀璨的星辰,整個練功房因此明亮起來;兩隻耳朵聰慧無比,彷彿幾十米外蚊蠅飛行的聲音,都能聽得清晰無比;連嗅覺都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在百米遠芍藥的花香味,似乎清晰可聞;神識感官都變強到無法想象的地步,彷彿上百丈之內任何事情都瞞不過他。

丹田靈氣似乎濃郁的要凝結成水,但是真正要凝結成水,雖然兩者只差小小一步,但是要邁出這一步,彷彿隔著萬丈深淵,卻是千難萬險,也只有築基成功,丹田裡靈氣才能凝結成水,轉化成為法力,一步登天,許許多多的神通便可得以施展。

修真講究性命雙修,丹田儲存的能量越強,肉身則更是堅韌,以莫問天如今的身體,算得上銅筋鐵骨,全身皮膚彷彿渡了一層鐵皮,世俗的寶劍砍在上面,連一點傷痕都不會留下。

而且非但如此,他隱隱感覺到,洞察術似乎有所提升,連忙用洞察術,查看信息。

姓名:莫問天

門派:無極門

職位:掌門

靈根:有

靈根類型:五行靈根

修為:鍊氣大圓滿

壽元:一百四十九年

法力:不可查看

神識:不可查看

什麼?居然可以查看修士的壽元、法力,還有神識,莫問天震驚不已,雖然以他目前洞察術的威能,神識和法力還是不能夠查看,但是能夠查看壽元,卻也是意外之喜。

須知修真乃是與天搶命,壽元的重要性自不必多說,只有擁有充足的壽元,方有可能衝擊下一境界,通常來說,築基初期的壽元是一百五十年,所以鍊氣大圓滿的修士,其壽元是絕對不可能突破一百五十年的,這是修真界一個顛撲不破的規則。

莫問天服用六枚十全靈丹,在整個修真界也是絕無僅有,而且他還煉化通天靈物祝融冰焰,積累實在是太雄厚了,所以達到鍊氣期壽元的巔峰,足足有一百四十九年,若是還想提高壽元,服用任何延壽的靈丹都是沒有用,只有打破規則,一步登天,成為築基修士,才能將壽元漲到一百五十年以上,不過以莫問天的積累,倘若築基成功,壽元便會成倍增長,從而遠勝同階修士。

壓下久久不能平復的思潮,莫問天走出練功房,此時天色剛剛放亮,一輪紅日從天邊升起,將陽光灑落在修鍊道場上,有七八名無極門弟子正盤膝靜坐,默然無聲,集中精力進行修鍊。

大半年的時間,在源源不斷靈丹供應下,還有修鍊道場的輔助作用下,門派弟子的修為顯著提升,讓人感到驚喜的是,四位長老的修為全部提升一層,傳功長老雷萬山進階神速,在半個月前便突破鍊氣九層,已在無極門不做第二人之想。

沒有多久,外務長老夜無影和內務長老谷傲雪順利突破鍊氣七層,讓人頗感意外的是,靈獸長老牧雨萱緊跟在兩人後面,成功突破鍊氣六層修為。

如今的內門弟子已經達到七人,新成員分別是陸有福,還有謝天謝地兩兄弟,他們三人在不久前修為達到鍊氣五層,通過四位長老同意后,並在莫問天的首肯下,成為門派的內門弟子。

在原有的四名內門弟子里,葉寒庭和金臨風突破到鍊氣六層修為,孫世雄和石震風二人雖然沒有提升境界,但是修為卻是激進極多。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藏經閣自建造以來,刷新的中階法術數量極多,因此門派弟子在修為大漲的同時,而且都修鍊有不少的法術,若是和清河郡其他門派的弟子相比,基本都是在同階修士里頂尖的存在。

莫問天靜悄悄的離開修鍊道場,走到膳房用過早膳后,快步來到門派大殿。

在大殿的門前,卻站著一位少年修士,面容黝黑,眉目堅韌,身形挺拔,左袖空空蕩蕩,隨風飄舞著,透著一股堅忍不拔神色,卻正是剛成為內門弟子的陸有福。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