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九疊之無窮威懾,直接令在場兩女兩妖呆駭!

這……這是什麼眼?!

「蠍妖,央問你,給你臉傷的那個女人都和你說了什麼?」武仙娘只盯住了幻生照蠍。

幻生照蠍下意識回來:「她警告我,不想死,就回我的媚頁城好好待著!」

武仙娘沉吟會兒,轉向舒莘,問:「女人,時間到了,要指還是要命?」

舒莘回神,已不再太糾結,擁有這般威懾雙眼的女人絕對是她不能招惹的存在!

她這要斷的一指,斷的不冤。

黯然之下,她毫不猶豫就截掉了自己剛才出手試探的一指!

「滾吧。」武仙娘冷音隨後。

幻生照蠍則趕緊帶人離開。 170.掌中勞宮變。

眼見翡四娘和幻生照蠍離開,綬彌雀內心忍不住絕望。

這就是她早就預料了的死劫。

一眼之下,威逼媂頁境自殘離開,這就是他的女人!

「丫頭,快決定吧,你還有一線生機。」寄傷逆獺此時也是苦澀萬分。

綬彌雀迴音:「庭師,你先走吧。」

寄傷逆獺卻道:「笑話!不戰而逃,豈是老夫之擇?老夫生於嫏頁,終於嫏頁,便是完整!」

「庭師!你……」綬彌雀著急起來。

「丫頭,我只能為你再爭取一點思考時間了,你一定要活下來!」寄傷逆獺言完,便脫體而出。

一頭渾身傷痕纍纍的獺獸便毅然決然擋在了綬彌雀身前。

然而,武仙娘卻視若無睹,她只凝著神色掙扎的綬彌雀。

「你還有何遺言?」

綬彌雀抬頭,望來,一股不甘之意轟然爆發!

「是不是所有冒了你名的人都得死?」

武仙娘只道:「你必須死。」

綬彌雀接道:「我不服!不服!!」

武仙娘不想再廢話,一揮手,締力碾壓來!

寄傷逆獺當即豁力回敬。

兩力一激撞,碾壓失敗,回敬失敗,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一頭還沒恢復的獺妖,也想炫耀?」武仙娘冷冷一瞥寄傷逆獺。

寄傷逆獺回:「彼此彼此。你這女人也只不過是轉生頁締身而已!」

武仙娘只語:「獺妖,有多少能耐都使上來。」

「如你所願,不可一世的女人!」

說完,寄傷逆獺便主動攻擊來。

躥動如電,爪勾帶煞,式式嬑威,招招搏命!

反觀武仙娘,卻是微移身軀,微閃微迎,以微為應,從未出微!

所有動作里,更是有一種唯央獨尊的氣質!

綬彌雀見此,雖有自慚形愧,但卻無法坐視寄傷逆獺為自己拚命!

她迅即出掌,助戰。

可惜的是,武仙娘根本不予理睬,任她媚底級掌力轟在自己軀身。

軀身,對於媚頁境而言,已是金剛不壞,已是如同仙魔!

「丫頭,你……怎的如此糊塗?」寄傷逆獺看見綬彌雀動手,當真是氣急敗壞,恨鐵不成鋼!

「庭師,朕縱是死,也不願奉她!」綬彌雀此時恨中透怨。

怨,由心變而生。

心變,終為喚母。

「唉!」寄傷逆獺長嘆一聲,隨即意欲為綬彌雀拼得一絲逃命之機!

然而武仙娘此時卻是有些心煩意亂,那夢中頁納來的九彩孔雀息竟然在這時再次侵擾她心神!

所以,她決定快刀斬亂麻,速滅這一人一妖!

一念起,疊疊黑息從雙眸瞬出!

寄傷逆獺閃避不及,掙脫不及!

「啊——」

被黑息縛裹全身的寄傷逆獺在一聲慘叫后,綻烈成霾,血霾!

「哼!」武仙娘再一揮手,極速匕光讓這團血霾徹底消散!

娉星一代未恢復之至妖,就此死無葬身之地。

看著絲絲縷縷血線泯滅無蹤,綬彌雀心痛至極,狂喊:「庭師!!「

武仙娘卻是冷冷一接:「到你了。」

黑息再動。

」心狠手辣的女人,我和你拼了!」

綬彌雀雙眼紅極。

話出,綬彌雀意欲自爆一身媚頁境締力!

可是她和武仙娘之間的完全不對等,讓她這一想法根本無從實現——疊疊黑息已經將她徹底束縛!

她只能看著武仙娘一步一步走近。

身不能動,口不能言,只能眼殺!

武仙娘不能再拖,那夢中九彩孔雀息又在施為!

隨後一個聲息里,武仙娘的手就將綬彌雀光潤如玉的脖子扣住!

綬彌雀卻是不再畏懼,直視疊疊九眸!

她恨!

她恨自己為什麼這麼弱!

重生之薔薇妖姬 她恨這個女人為何如此冰冷!

若有來世,她一定要讓她嘗嘗撕心裂肺之痛!讓她在她面前流淚!

這個念頭,她綬彌雀生得莫名,也不自知。

按說,若有來世,生死大仇,她應該將武仙娘千刀萬剮才是。

一絲若有念,九彩孔雀鳴。

一鳴擾仙心,掌中勞宮變!

就在武仙娘締力滅動之時,扣住綬彌雀的手,卻是突生一道漩渦之力,直將綬彌雀整個人吞沒!

異變剎那,武仙娘也有些措手不及。

待回神,凝著掌心勞宮消失的漩渦,武仙娘惱火至極。

可是,漩渦過後,卻是一隻栩栩如生的孔雀印現在掌心!

這隻孔雀的顏色是不固定的。

一瞬白,

一瞬黑,

一瞬藍,

一瞬紅,

一瞬紫,

一瞬黃,

一瞬青,

一瞬橙,

一瞬綠,

瞬瞬美麗非常,宛若生命跳動!

武仙娘臉色陰冷至極,還是讓那夢中九彩孔雀息得逞了。

這夢中九彩孔雀息,她如今知道是因何而生。

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心魔!

一直以來,她都想要和自己男人共生子嗣!

傲嬌總裁何棄療 她想成為真真正正的廷家兒媳!

如此,才能一壓那卿霓!

——廷家第一個子嗣,是我武仙娘所孕!

都是自己男人榻上的溫暖殘息,讓她放鬆了警惕,才讓這綬彌雀的冥預之力有了趁虛而入的機會!

溫暖殘息,心魔詭意,冥預頑勁,三者合一,她武仙娘心神再強,也終究無法抵擋!

她今生註定要面臨一場無孕而生!

這個綬彌雀註定要成為她的女兒!

一思及此,她武仙娘的怒火就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了!

該死的卿霓!

這裡面肯定有你使壞!

等著,央早晚有一天也要讓你嘗嘗這種註定!

還有你,混蛋男人!

你若不睡,這九彩孔雀息如何能生?

哼,等你醒來,央要折磨死你!

竭力平復心境后,武仙娘離開了喬?百十九居,她回了薔薇窿,召集八心腹,開戰,一清嫏頁!

很快,戰爭立起。

不過,有資格參戰的,卻只有媚頁境。

而綬庭失去綬彌雀,已是群龍無首態。

如此,就形成了三派,主戰和主降,以及不表態。

主戰者,為澹臺雪珠,稔薰,蔻珺,喬歡,周嶄等五人。

主降者,為墨二郎,墨四郎,墨五郎,墨六郎,墨八郎等。此五人似乎不願以卵擊石,似乎都覺得西門太慧這邊太強。

不表態者,為屈紅煙,墨一郎,祁姿,薛壞壞,喬摩生等。

對於祁姿,薛壞壞,喬摩生三人不表態,其中尚可琢磨。但是屈紅煙和墨一郎這兩人,就極其令人意外了。

要知道屈紅煙可是綬彌雀的心腹啊!

她竟然選擇不主戰?

而與屈紅煙成婚的墨一郎,也當真對屈紅煙死心塌地了?

面對眾人的疑視,屈紅煙自然解釋來:「我累了,想安生過日。嫏頁城,我和一郎準備離開。



聽到這樣的話,蔻珺冷冷一問:「去哪兒?



屈紅煙冷回:「不用你管,一郎,我們走。」

見兩人要離開,蔻珺本欲出手,但是稔薰卻拉住了她,搖搖頭,語:「強扭的瓜不甜,讓她去吧。」

最終,蔻珺罷手,罵了一句:「狼心狗肺的東西!陛下真是瞎了眼,收你做心腹!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