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婉婷吃過早飯稍微坐了一會兒就告辭離開了舞家回到了酒店。早上起得太早,這會兒吃飽了只想睡個回籠覺。進了酒店電梯鹿婉婷就放鬆下來以手扶額,整個人都顯得憔悴了很多。進了走廊開房門的時候恰好遇到左逢源出門。

「小鹿,你這是要下去吃飯嗎?」左逢源看到鹿婉婷一身明黃沙灘裙以為鹿婉婷要出門。

鹿婉婷搖搖頭:「不是,我剛回來。」

「這麼早出門?早飯吃過了嗎?」雖然對鹿婉婷攤了牌,但畢竟是母親友人的女兒,關心一下無可厚非。

「吃過了。」鹿婉婷沒有心情理他,轉身就去開門。

「在哪吃的?」左逢源不信,因為這個時間酒店餐廳才剛剛開始營業,鹿婉婷去外面吃的可能性也不太大。

「舞清清家裡。」說完鹿婉婷就打開房門走進了屋裡,接著一把關上門踢掉了鞋子。

「舞……」左逢源剛想問什麼,鹿婉婷已經關門了,左逢源只好訕訕的一個人下樓吃早餐。

左逢源在電梯里忽然想起鹿婉婷最後說的那句話:「舞清清家。」

「舞清清家裡?她怎麼會去舞清清家裡吃早飯?那不就意味著,她去找肖肖了?如果她去找衛肖肖會說些什麼?讓衛肖肖徹底和我決裂?」左逢源越想越不對勁,以鹿婉婷的個性,既然都找到了衛肖肖就沒有不攤牌的餘地。

想到此,左逢源立即掏出手機給衛肖肖打了過去。

此時衛肖肖臉上已經又增加了兩張紙條了,聽到電話響了她看都沒看就接了:「喂你好,我是衛肖肖。」

「肖肖你在幹嘛?聲音怎麼這麼奇怪?」左逢源聽著對面的聲音非常奇怪似乎張不開嘴巴一般。

「衛肖肖輪到你了,少說兩句掛了,該你上了!」聽筒里傳來舞清清的催促聲。

「沒什麼沒什麼,我們打牌呢。我臉上有紙條怕一說話吹掉了。」衛肖肖還是僵硬著嘴唇說話。

聽到這裡,左逢源忍不住笑了:「多大了還這麼淘氣?玩牌人手夠不夠?我也想玩。」

「夠了夠了足夠了!再說,你都多大人了還跟我們小孩子一樣淘氣?」衛肖肖立即懟了回去。

聽到衛肖肖心情不錯,左逢源斷定鹿婉婷一定沒有說什麼,他心裡也輕鬆了不少:「好吧,既然你們玩牌,我就不打擾了,過會聯繫,拜拜。」

「拜!」衛肖肖趕緊掛斷電話。

左逢源走出電梯瞬間覺得心裡明媚了許多,只要衛肖肖沒事就好。心情一好,胃口就大好,左逢源一口氣吃了兩盤。

舞清清他們四人打牌簡直是四個臭棋簍子對上了,誰也不用說誰,牌技都夠爛,一看就是平時不怎麼玩的那種。任健別的都好,這個事情還真是不好說,一開始鼓吹著要收拾人姜宇文,沒一會兒,任大俠的臉都看不到在哪了。

轉眼到了十點半,清清媽媽還沒有回來,再有半個小時清清爸爸就該下班了,任健立即扯掉臉上的紙條洗了把臉出門準備去接老丈人。

姜宇文揶揄到:「至於嗎?把你殷勤的,八字還沒一撇呢。」

任健一邊往臉上拍防晒油一邊回答:「我樂意,礙著你了?」說著提著鑰匙出了門。

姜宇文頓時沒了興緻,也扯下一臉的紙條說:「咱們休息一會兒吧,聊聊天,光打牌也挺沒意思的,是不是清清?」

舞清清一邊扯臉上的紙條一邊說:「也對,這半天就快過去了,腰疼。」

衛肖肖問:「家裡有雪糕嗎?好久沒吃了,來一個?」

舞清清一巴掌拍過去:「還要不要你的魔鬼身材和健康身體了?」

「哎呀,舞清清,從老娘跟了你以後冷飲都和老娘斷絕交往了,這都一年了,吃一個怎麼了就?」衛肖肖拿起靠墊反擊。

「沒有!涼開水有的是,愛喝不喝!」舞清清說著站起來給他們一人倒了一杯涼開水。

知道舞家的規矩,姜宇文自然地接過來笑著一飲而盡,衛肖肖氣的牙根痒痒:「舞清清,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居然給客人喝溫熱的涼白開!」說歸說衛肖肖還是老老實實地喝了下去。

「清清從小身體弱,叔叔阿姨又都身體不好,他們家健康飲食早就成了家族優良傳統了,肖肖你很快就習慣了。」姜宇文一副主人的姿態介紹到。

「早就知道了,從我跟她住一屋就知道了。」衛肖肖對這個善變的小渣男實在沒什麼好感。

傻乎乎的舞清清卻什麼都感覺不到。畢竟她從來就沒有對姜宇文產生過不良幻想呀。

衛肖肖問:「姜宇文,你和肖肖從小就認識?」

姜宇文很驕傲地點頭:「是的。」

「那怎麼你倆性格差距怎麼這麼大呢?」衛肖肖其實想說,那為什麼她這麼傻白甜,你那麼腹黑花呢?

姜宇文回答:「因為我倆性別不同。」

衛肖肖噗嗤一聲笑了:「虧你想得出來。我問你,你喜歡我們家舞清清?」

「啊?」「肖肖!」 追夫36計:放倒腹黑君上 回到知識的海洋里其實也挺好的,都是民間傳說中的地理,山川、道里、民族、物產、藥物、祭祀、巫醫等,還有夸父逐日、女媧補天、精衛填海、大禹治水洪荒時代的遠古神話傳說和寓言故事。

在書里她結識了不少朋友,沒事去這耍耍到那玩玩,幾千年時光就是這麼過來的。

反正沒事幹就去書裡面的世界遛達遛達,在這書活了幾千年,書里哈地方都去過,突然想起有一個地方特別多的玉石。

書上說「南山經之首曰鵲山。其首曰招瑤之山,臨於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狀如韭而青華,其名曰祝餘,食之不飢。」

對啦,她現在要去招瑤山看好看的石頭去。

腦子想著她就飛到了招瑤山半山腰,這裡有一種很像韭菜的草聽說吃了不餓,哪天她化為人型了也要嘗嘗。

這風景好,青山綠水,藍天白雲,還遍地開滿像蒲公英盛開時一樣的七彩花球,風一吹漫天飛舞好看極了。

當然她這次來可不是為看祝餘花,是來看桂花和玉石的。

這才剛站穩腳就被東西盯上了,這書中的鬼怪特別的多。

原本的白天突然暗了下來,藍幽幽的,再者沒有看似有花有鳥卻是安靜得出奇,只聽到自己發出的「咕嘰咕嘰」聲。

猛地一隻白衣女鬼從身後竄了出來到她前面,用她那又陰冷又細長還空靈的聲音問「是誰啊?又來偷我祝餘~」並用她那指甲又長又尖還是發黑黑的手撈了過來。

在這書中什麼妖魔鬼怪沒見過,再說她是仙靈,當年鳳凰過了仙氣在她身上才得以有自己的靈魂,不是妖魔鬼怪,鳳青桐自是不會怕一隻女鬼。她個子小,又靈活,女鬼自是落空,沒逮著,又是猛地一記。

「咕嘰咕嘰(就看看不偷)」哎咦~這女鬼又不記得自己了,她記性真不好。

因長得像韭菜的祝餘吃一口就不會再餓,所以不少書中餓鬼都在打它們的主意,還有滿山金,玉以致於日常需要有人來守著。

負責守護青華的是位死在這片土地上的女鬼,孤身一人,日復一日地巡視在廣袤無人的青華之圃,只要有什麼動靜她就會出來保護。

保護祝餘的女鬼她叫「常寧」是一名等丈夫歸來不願投胎的妻子。

她剛開始性格還挺好的,還會給她一點兒金啊,玉啊或是青華什麼的,現在是越來越不好偷了,被她逮著她會粗魯地拍打揉捏然後扔出她的地盤。

突然看到一張大臉在認真的望著她們,鳳青桐一時分心被女鬼逮著了。

「咕嘰咕嘰」這下完了,那惡魔沒事打開書來幹嘛吖害得她分心被捉住了。

然後被狠狠地蹂躪幾下扔了出去。

「啊!」

她被狠狠地扔到真實世界,還撞他臉上,「啪」的一聲沾在他臉上掉不下來,就像一個巴掌甩到那細嫩臉蛋上,深深地一個她體型的印子。

疼,真疼,骨頭都要碎了,他應該也疼不然臉不會頓時黑了,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臉在抽搐。

回到知識的海洋里其實也挺好的,都是民間傳說中的地理,山川、道里、民族、物產、藥物、祭祀、巫醫等,還有夸父逐日、女媧補天、精衛填海、大禹治水洪荒時代的遠古神話傳說和寓言故事。

在書里她結識了不少朋友,沒事去這耍耍到那玩玩,幾千年時光就是這麼過來的。

反正沒事幹就去書裡面的世界遛達遛達,在這書活了幾千年,書里哈地方都去過,突然想起有一個地方特別多的玉石。

書上說「南山經之首曰鵲山。其首曰招瑤之山,臨於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狀如韭而青華,其名曰祝餘,食之不飢。」

對啦,她現在要去招瑤山看好看的石頭去。

腦子想著她就飛到了招瑤山半山腰,這裡有一種很像韭菜的草聽說吃了不餓,哪天她化為人型了也要嘗嘗。

這風景好,青山綠水,藍天白雲,還遍地開滿像蒲公英盛開時一樣的七彩花球,風一吹漫天飛舞好看極了。

當然她這次來可不是為看祝餘花,是來看桂花和玉石的。

這才剛站穩腳就被東西盯上了,這書中的鬼怪特別的多。

原本的白天突然暗了下來,藍幽幽的,再者沒有看似有花有鳥卻是安靜得出奇,只聽到自己發出的「咕嘰咕嘰」聲。

猛地一隻白衣女鬼從身後竄了出來到她前面,用她那又陰冷又細長還空靈的聲音問「是誰啊?又來偷我祝餘~」並用她那指甲又長又尖還是發黑黑的手撈了過來。

在這書中什麼妖魔鬼怪沒見過,再說她是仙靈,當年鳳凰過了仙氣在她身上才得以有自己的靈魂,不是妖魔鬼怪,鳳青桐自是不會怕一隻女鬼。她個子小,又靈活,女鬼自是落空,沒逮著,又是猛地一記。

「咕嘰咕嘰(就看看不偷)」哎咦~這女鬼又不記得自己了,她記性真不好。

因長得像韭菜的祝餘吃一口就不會再餓,所以不少書中餓鬼都在打它們的主意,還有滿山金,玉以致於日常需要有人來守著。

負責守護青華的是位死在這片土地上的女鬼,孤身一人,日復一日地巡視在廣袤無人的青華之圃,只要有什麼動靜她就會出來保護。

保護祝餘的女鬼她叫「常寧」是一名等丈夫歸來不願投胎的妻子。

她剛開始性格還挺好的,還會給她一點兒金啊,玉啊或是青華什麼的,現在是越來越不好偷了,被她逮著她會粗魯地拍打揉捏然後扔出她的地盤。

突然看到一張大臉在認真的望著她們,鳳青桐一時分心被女鬼逮著了。

「咕嘰咕嘰」這下完了,那惡魔沒事打開書來幹嘛吖害得她分心被捉住了。

然後被狠狠地蹂躪幾下扔了出去。

「啊!」

她被狠狠地扔到真實世界,還撞他臉上,「啪」的一聲沾在他臉上掉不下來,就像一個巴掌甩到那細嫩臉蛋上,深深地一個她體型的印子。

疼,真疼,骨頭都要碎了,他應該也疼不然臉不會頓時黑了,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臉在抽搐。 ?靜室中。

凌天面色凝重,一拍儲物袋,一方玉匣飛出,打開蓋子,裡面躺著一株翠綠的電母草,絲絲縷縷的電光放出,正是在太南城拍賣會上拿下的那一株。

重生女主播 凌天本來想用電母草作為學習靈植術和煉器術的開端,現在情況有變,正好拿來試驗手機的新功能。

凌天眼睛一凝,目光投射到電母草上,草莖上出現一行數字。

這串數字正是手機中的時間,和力量光點一樣,是腦海中的東西,只有凌天一人能看到。

先學了九眼金睛訣,又學了凝神訣,再擦了清靈明目水,精神力鍛煉到了超越抱丹後期的程度,手機的新功能才出現。

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吧,凌天默念一句,然後眼睛猛然大睜,投射在電母草上的數字開始瘋狂跳動,如躍動的精靈一般。

約一刻鐘后,電母草上數字虛影停住了。

凌天緩緩閉上眼睛,他臉色慘白,滿頭大汗,就這麼一會兒工夫,就好像虛脫了一般。

凌天休息一陣,恢復了部分精力,拿起電母草細看,只見草葉轉為深綠晶瑩之色,草莖上的電光也變大了數倍。

這株十年份的電母草,已變成了百年靈草,價值翻了幾百倍。

凌天雙眼放光,大是欣喜,實驗成功了。

手機的新功能,正是改變時間。

人類在這個世界上,什麼東西都需要學習,唯有時間和空間的概念,是一生下就知道的,彷彿天生印在腦海中的。

地球有哲學大師認為,時間和空間的本質就是精神力。

這部原形手機的本來功能,就是改變人類的精神力,想不到連時間都能改變。

暗寵成癮:早安,BOSS大人 凌天估計,這恐怕遠遠不是手機本來的功能了,而是穿越過程中發生了某種異變。

凌天把電母草收回儲物袋中,休息一陣,神念完全恢復后,目光落到了混沌雷晶上。

電母草只是一個小試驗,混沌雷晶才是重頭戲。

混沌雷晶上浮現出一串數字虛影,凌天神念集中,開始全速運轉,數字瘋狂躍動。

約半個時辰之後,數字終於停下來了,粗略一算有五千年左右的樣子。

凌天氣喘吁吁的趴在地上,眼窩深陷,面色蒼白如紙,整個人猶如一條死狗。

這一次凌天沒有任何保留,幾乎用完了所有的神識。

他的神識強度跌落到和煉體境差不多,凌天拿出那瓶清靈明目水,把瓶內最後殘餘的靈水舔個乾淨,然後加以煉化,神識才恢復了一小部分。

凌天休息一陣,才能那塊混沌雷晶拿起來,只見原本指甲蓋大小的雷晶,變大了近一倍,其中蘊含的陣陣混沌神雷之力也更為強大,直欲噴涌而出。

雷晶吸收天地之氣,自行增長,雷晶越大,其中生長的混沌神雷越多越強。

凌天把這塊雷晶的時間軸調快了五千年,等於在半個時辰內,讓雷晶生長了五千年。

想也不用想,雷晶中混沌神雷的威力,一定暴漲了許多倍。

至於強到什麼程度,凌天也沒有試的想法,要知道這混沌神雷可是用一次就少一次的,恢復間隔也不知道有多長。

凌天閉目打坐,恢復精力,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是無法使用手機的改變時間功能了。

張無極絕對想不到,這樣一塊小小的雷晶,到了凌天手裡有大用處。

隨著時間增長,一次次的調快雷晶的時間軸,混沌神雷會強大到什麼地步,連凌天自己也不敢想象。

這樁交易,凌天是血賺了。

就在凌天休養時,陳若雷急沖沖的跑進院子,叫道:「寒竹前輩,出事了!」

「等一下。」凌天淡淡道。

「求前輩救命,陳家要滅族了!」陳若雷聲音急促,撲通一聲跪在門口。

凌天沒有理會,他現在的神識只是恢復了一小部分,要控制法寶都勉強,這種狀態出去迎戰未知的強敵,顯然是作死的行為。

陳若雷怕觸怒了凌天,不敢再叫,跪在地上,老淚縱橫。

一刻鐘后,凌天推門而出,平靜道:「走!」

在此之前。

陳家大廳,高朋滿座,前來賀壽的客人太多,大廳都坐不滿,宴席一直擺到外面院子,氣氛極為熱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