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紅的血肉露了出來。

愛麗絲亞下意識的一摸臉頰,黏黏糊糊的。放到眼睛一看居然是一手鮮血。

愛美不光是人類,魔人也同樣愛美,愛麗絲亞連忙摸出化妝的小鏡子放到眼前,一看左臉頰大片的皮膚那裏還在,露出下邊恐怖的肌肉,鮮血染紅了自己的衣服。

“媽的,阿峯,你敢毀老孃的容貌,你不想活了。” 臉就是生命,臉被破像就等於生命受到威脅,愛麗絲亞也不管現在的什麼情直接發飆。

“啊,不是有意的,我沒收住手。”阿峯一見愛麗絲亞發怒,也搞的有些慌亂,手忙腳亂的向後退,他可是清楚愛麗絲亞匕首上的毒是什麼毒,那東西在一秒鐘內可以讓你生不如死,在十秒之後你會想死都難。

這種毒沒有名字,是愛麗絲亞的殺手鐗,中毒者全身會在瞬間麻痹,除去嚎叫的力氣就連咬斷舌頭的力氣都沒有,緊接着全身從內臟和肌膚同時開始潰爛,但是劇毒內卻特有一種細胞活性成份,增強了細胞數百倍的分裂程度,正好和身體潰爛的整度相持平。

這邊剛剛潰爛那邊會立刻復原,那種生不如死的痛苦絕對不是人受的。

阿峯親眼見過一個得罪過愛麗絲亞的低級魔人在中毒之後足足痛了三個小時,最後徹底瘋掉了,可就是死不掉。現在那個傢伙估計還被倒呆在某個角落哀嚎着吧。

“不是有意的。” 愛麗絲亞一聽更氣,大罵道:“有本事你給老孃站在原地,讓老孃也不是有意一次我們就算持平。”

龍宇反倒愣了,看着打在一起的兩人,龍宇心道:好像目標是要殺我呀,怎麼變成窩裏反了,看來人類和魔人在一起還是很危險的。

“愛麗絲亞,我們現在應該是同仇敵愾纔對,你的目標是殺掉龍宇挽回暗魔失敗的恥辱,我的目標是殺掉龍宇,我們有事情能不能等一切辦完之後討論。”

“老孃現在不管,難道你不知道女人是有仇必報的嗎,而且女人把容貌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你居然敢毀我容貌,納命來吧。” 愛麗絲亞己經徹底的不記後果。

阿峯也覺得有氣,自己居然會讓一個魔人威脅,簡直就是恥辱,手中劍一揮怒道:“他媽的,老子會怕你,要我的命是吧,看我怎麼取你的命。”

“你們兩個,你們兩個,我們現在是戰友啊,你們怎麼能內訌呢?”冰魔一見不妙趕緊在邊上勸解起來。

沒有去理龍宇,龍宇反倒有些無聊的清閒下來。

看着兩個動手的,一個勸架的,舞也搞的有些莫名其妙, 青絲夢 :“宇,他們三個怎麼回事?”

“不知道,阿峯打傷了愛麗絲亞的臉,然後愛麗絲亞就發飆了,然後阿峯也怒了,然後冰魔上去勸駕,然後就是我們兩個在邊上看熱鬧了。”

“你的東西不搶回來嗎?”

“你說是妖嗎?”

“嗯。”

“送他玩吧,等我找到神之卷之後,搶這東西還不簡單。”

“什麼?神之卷?”阿峯的耳邊不錯,隔着大老遠,愛麗絲亞還在不停的咆哮的時候居然還能聽得清楚。

神之卷,多數人都不會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阿峯一下子卻一下子搞了個臉色大變,而且好像很清楚這東西的樣子。

“你知道?”龍宇微一錯愕。

“不知道?只是聽說過。”阿峯知道自己露底了,也覺得自己太失態了,言詞間閃爍不定。

愛麗絲亞一見阿峯愣神,瞄準時機對着阿峯的大腿就是一刀。


“媽的,混蛋,偷襲。”阿峯只覺得毒瞬間透體,本來還帶着點憐香惜玉之心,現在半分全無。

劍飛快的直取愛麗絲亞的咽喉。

愛麗絲亞一招得手,迅速後退,阿峯的劍連愛麗絲亞的一根汗毛都沒碰到。

“咯咯,阿峯,雖然和你相處時間不長,但是我很欣賞你哦,你小子壞的簡直是頂天了,這種人才爲什麼不是魔人呢?阿峯現在你就等着生不如死吧。”

“糟,糟糕。”阿峯面色發青,手腳變得冰涼,接着陣陣的奇癢開始蔓延全身。

“啊。妖,妖,快,快給我解毒。”一秒,只用不到一秒那種撕心裂肺似的劇痛傳遍全知,阿峯忍受不住巨痛開始不停的在冰雪上翻滾着,身體肌肉開始潰爛,腥臭的綠色液體開始從阿峯的身上滲出來。

“命令無法執行,不俱備解毒功能。”妖的回答讓阿峯徹底絕望。

冰魔見一死,一走,自己也沒必要留在這裏,這次和聯合是主要是看到有人可以纏住龍宇才答應動手的,不然自己一個人對付焰神和龍宇連半分把握都沒有。

“龍宇,如果你還有一絲良心就殺了我,快,快點,太,太難受了。啊”


阿峯連翻滾扭曲着,邊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龍宇不急不慢的走到阿峯的身邊,緩緩的蹲下笑道:“我本來就沒說我有良心,殺你又怕沾染上毒液一起死,所以要我殺你只要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快,快說。”

“告訴我關於你知道的神之卷的一切。”

“不,不知道,我只是聽說過。”

“那好吧,你慢慢的等死吧,我隱約記得愛麗絲亞這麼個人,她使用的毒好像並不是什麼烈性巨毒,但會讓人生不如死吧。”

“我,我說。”阿峯抵受不住毒的侵蝕,只能妥協。

嘴裏吐出一團團血肉難分的糜爛的東西,喉嚨癢癢的,阿峯連大聲咳嗽一聲力氣都沒有。

張了張嘴,發出單調的音節。

龍宇知道線索斷了,毒這麼快就開始腐蝕咽喉了。

嘆息一聲,龍宇拿起妖,一刀展下阿峯的頭。

再生也停止下來,阿峯的屍體迅速被腐蝕成一灘綠水。 龍宇從中挑出銀針,戒指和手錶在雪地裏擦拭乾淨,重新戴起來,看着阿峯惋惜道:“可以在魔人領地和魔人共存,你的實力應該不弱了,如果單單只是騙我的東西,你應該會變得更強,但是爲什麼非要殺我呢?又不是森,我和你好像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或許你也整容了也說不定。”

和舞收拾了一下東西,繼續前進。

龍宇和舞消失不久,阿峯死去的地方冰突然爆裂開始,下邊竄出一個人影,更像是一團正在成長的血肉。

先是筋骨,然後是神經,緊接着是肌肉,最後當所有的肌膚恢復完之後。

人影仰天吐氣,道:“媽的,愛麗絲亞這個混蛋,居然這麼敏感,不就是劃破了她的臉嗎,居然想要老子的命,要不是老子反應快,中招之時先分出一些細胞,我這條命還真交代在這裏了。”

些微的陽光坎坎照到此人的臉上,赫然是阿峯的面容,只見阿峯活動了一下四肢,確定身體內沒有殘流的餘毒,這才放心下來。

那該死的劇毒還真是自己的一**煩。

忿忿的一拳打在地上,阿峯狠聲道:“愛麗絲亞,你這個混蛋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中,不然我非讓你生不如死不可。嗯,我也要讓你試試中毒的滋味,然後給你注射我的基因,老子讓你一輩子死不了,就算想死你也死不了。”

看了一下四周,暴風雪過後的地面,留下的腳印在風雪之中只剩下淺淺的印跡,阿峯通過足跡判斷了一下,冰魔的腳有些大的過分,可以忽略不計,龍宇和舞的腳印直接向着焰魔領地的方向前進。

“嘿,神之卷,我以爲現在的人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破解那些文件呢,看來還是小看他們了啊,焰魔城堡看來要是一場大戰啊,龍宇,我們兩個的帳應該算一算了,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阿峯說着,目光直射前方,陰沉恐怖的目光更是猶如地獄的魔鬼般的猙獰。

踩在雪地上,厚厚的積雪發出吱呀吱呀的響聲,阿峯邊走邊惱怒的踢着雪地,氣道:“媽的,難道龍宇的運氣總是這麼好嗎?爲什麼兩次拿到妖都被搶了回去,論實力我可不比他差啊。”

越想越氣,走路的同時爲了發泄怒氣,四周的冰雪丘陵變成了最好的發泄品,所過之處所以凹凸不平的地方全成了發泄的目標。

阿峯並不急着快走,他知道神之卷的大概座標,那可是在火焰城堡的下方,那下邊可全是熔岩,他可知道自己沒那個本事從熔岩裏頭拿出東西來。

何況上邊還有着火焰公爵和一衆難纏的焰魔人。

一直以來阿峯也在爲這個頭痛,還在到處想辦法挑合作人,看看誰有本事進入火焰城堡呢!

這回好了,合作人沒找到,對頭到有一個,不過龍宇的話一定可以從火焰城堡中拿到東西,自己到時候搶過來就好了。

阿峯如此的想着,慢慢的在冰雪的踱步。

前方,龍宇並沒有發現正墜着一個對頭,面前正半跪着六名冰魔。

他們好像算準了龍宇會出現在這條路上一般,特意的跪在這裏等人。

“呃,不會是冰雪女王這麼好客,請我過去喝茶吧。”龍宇打趣的問着。

面前跪着六個冰魔,龍宇也稍微感到一些驚訝。

“龍宇先生,焰神殿下,女王陛下想請兩位過去一下,請兩位務必賞臉。”

爲首冰魔的語氣說不出的恭敬。

“我猜是女王陛下有事向求吧。”龍宇聞聽立刻猜到其中的問題,想了下笑道:“看幾位恭敬的樣子,我猜冰雪女王一定很重視這次的見面,但是卻沒有親自來,卻只讓六名手下前來,這說名你們女王應該有什麼離不開城堡對吧?”


六魔心中大感驚訝,心道:這,這人還是人嗎?只憑一句話就可以猜到女王的處境,太可怕了。難怪女王陛下在自己幾人來的時候特別叮囑,千萬不要頂撞龍宇,也不要妄想去騙他,龍宇問到什麼,就回答什麼,不要隱瞞。

想到這次的目的,爲首的冰魔立刻道:“是的,女王陛下因爲一些特殊的原因無法離開暴風雪城堡,所以才讓我們六個在這裏待候龍先生和焰神殿下。”

龍宇眉頭一皺,道:“無法離開,這倒是頭一次聽說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還有你們是如何知道我們會走這條路的。”

“這,”冰魔略微一沉吟,道:“這個不太清楚,半個月的一天清晨,女王陛下突然脾氣很大,然後告訴了我們六個在這裏等兩位,至於原因我們真的不太清楚,不過從女王陛下的語氣中,猜測好像是什麼原因,女王陛下被禁錮在宮殿之中了,就連宮殿也無法離開了。”

“宇,他們是怎麼猜到我們的路線的。”舞天生冰冷事物的討厭,讓她十分排斥冰魔,但是又不好打斷對話,只是嘟着嘴問着。

“估計是鄭國安那隻老狐狸乾的好事,我猜這條路線的安排也是有目的,應該就是讓我暴風雪城堡見冰雪女王。”

“不去不行嗎?我討厭冰雪。”舞抱着龍宇的一隻胳膊,不依的撒着嬌。

“乖,聽話,這次我們應該去看看,何況鄭國安那隻老狐狸也應該也瞭解我,沒有利益我是不會做白工,所以這次去暴風雪城堡也許我們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呢?”龍宇輕輕的拍着舞的頭說着。

同時壓低聲音道:“可以把冰雪女王囚禁在自己的領地之內,就算斯德克爾親來也不敢保證自己有這個本事,我猜這裏邊一定有那個神之中的一個在搞鬼,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不定對我們這次的目標有幫助。”

舞聽龍宇說的有理,點點頭表示同意。

對於龍宇的想法舞從來都是支持而不會反對的。

龍宇見舞答應,於是對六魔道:“好吧,你們帶路,去暴風雪城堡。”

六魔一見龍宇答應,立刻激動的起身在前方帶路。

有了冰魔在身邊,四周的風雪一下子小了很多,冰織就的地面平坦的猶如鏡面,可以清晰的映照出一個人的樣貌,就連頭髮都映照的纖毫畢見。

暴風雪城堡一直就像石魔的地下迷宮,焰魔的火焰城堡,暗魔的樹海一樣,是當今大陸最神祕的四處地方。

每一處都有着數千年的歷史,從來沒有人類踏足到其中,更別談瞭解了,這也是人類縱然擁有衆多的強者也不敢輕易的討伐魔人領地一樣,誰也不知道這四處神祕的所在到底還隱藏着什麼樣的力量。

龍宇這次有機會進入暴風雪城堡,自然不能放拍攝的機會,這次龍宇是打算用這次的照片和錄像好好的敲詐鄭國安一次,一同這老狐狸合作都被算計的死死的,龍宇有些心理不平衡,決定找機會報復一下。

有了冰魔帶路,加之缺少暴風雪的阻礙,一行人的速度快了許多,只用了兩天時間就看到暴風雪城堡所在的領地。

傳說暴風雪城堡是建在一處高聳入雲的冰山之上,這只是傳說,至於真實的情況就沒有知道了。

因爲暴風雪城堡所在的位置常年被迷茫的雪海包圍着,厚厚的冰雲始終在四周凝聚不散,凜冽的寒風可以輕易的凍結一切弱小的生命,也可以輕易的撕裂這些弱小的生命。

在暴風雪的邊緣,一名冰魔突然隱入地下,用自己的身軀在暴風雪之中支撐出一條冰雪的通道。

爲首的冰魔道:“龍先生,焰神殿下,因爲這裏的寒風很強,而且是終年不散,我們也沒有辦法吹散,這道屏障是冰雪女王親自設立的,現在女王陛下無法離開這裏,我們打開屏障,只能建立這條通道委屈兩位了。當然龍先生和焰神殿下不會再乎這點風雪,但是那樣子在風雪中行走我們的行程會拖慢。所以才建立通道。”

龍宇也沒表示不滿,冰魔也忠實的在前方引導,大約走了近一個上午,才穿過這十幾公里長的冰雪走廊。

一進入中心地帶,兩人眼前豁然開朗,暴風雪在身後止步,這裏似乎有着一層結界,暴風雪在耳邊呼嘯, 奇跡與奇跡 ,無聲無息的消失,卻無法跨越雷池一步。

舞輕輕的擡起手想感受一下這神奇的結界,手卻輕易的碰觸到了結界外的雪花。

“好神奇。”舞興奮的叫着。

聽到焰神的誇獎,六魔心中不無得意,臉上卻一點表情也無,反倒讓人無法捉摸冰魔的想法了。

入眼一座高聳入雲的冰山,冰晶在陽光下閃耀着絢麗的光彩。

半上腰之上,一座古式風格的城堡建立在上邊,城牆上沒有一絲切割的痕跡,圍繞着整個城堡的城牆,完全是用一整塊冰藍色透明的冰塊組成。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