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那位名列榜首的虯髯老祖。對於這位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橫空出世的老妖,又被姚老頭說成是當下兩座天下無可動搖的第一,衛易也沒聽說過。但之前隨葉朝歸十年閉關的時候,他卻聽說過另外一則隱秘,所以對這位老妖的身份有所猜測。

當時葉朝歸跟他聊的話題是,為何自千餘年前開創落霞島的那位落霞祖師飛升之後,最近這千年以來,不管是修真界還是蠻荒,都未曾再誕生過任何一尊仙位?

萬年已降,修者歷史上一共出現過九位仙尊,大抵是每隔千年便出一位。衛易原本以為這應該是巧合,但後來才知道,其實並非如此。據葉朝歸解釋,修者想要成就仙位,至少有三個必要條件。其一,是要達到純陽巔峰;其二,是要自己創出一條修行之路,於此方天地大道有所貢獻,得到天地的認可;其三,便是得到天地認可之後,佔據足夠的氣運位格。而修真界的天地,是需要積累千年,才能累積出足夠多的氣運,支撐一位仙人證道的。這也是歷史上為何每隔千年就會誕生一位仙人的原因。

有這三點,修者便可成仙了。

至於妖族,則與修者稍稍有些不同,沒有第二點限制。妖族成仙,無需單獨開闢一條修行之路,只需要對蠻荒有足夠的貢獻即可。至於這個貢獻到底是什麼,葉朝歸當時沒有解釋,衛易也就不太清楚了。

不過,在落霞祖師飛升之後,最近一千年來,兩座天下卻都出現了變化。

隨著萬年之期將至,當年大離皇祖證道時暗合天心的靈力大道,已經不再穩固。於是,就出現了一種很奇特的現象。哪怕有修者能夠滿足前兩個條件,一樣無法得到天地氣數的認可,無法佔據足以支撐其證道仙位的氣運位格。而在以往,只要創出一條新的修行道路,天地自會降下一份相應的氣運位格。除了輔助成仙之外,更會增加整個修真界的整體氣數。

有人猜測,這應該就是因為,靈力大道本身瀕臨崩潰,舊有的大道體系將要瓦解的原因。

簡單來說,就是過往這一千年內,天地氣運沒有再繼續累積,無法降下新的位格。就算你符合了所有條件,沒有足夠的氣運支撐,一樣無法成仙!

說起此事的時候,葉朝歸顯得極為遺憾。因為在過往的千年當中,修真界和蠻荒,都曾出現過不止一位符合全部條件的存在。只可惜因為氣運位格一事,他們都無法證道成仙。

而如今還在世的,就有三位,屬於這種情況。

修真界有兩位,一位是兩劍山的劍聖顧飛魚,另一位是天九宮的當代宮主,鄭當中。在姚老頭的這份榜單上,兩人一個第二,一個第三。

而對於妖族的那位,葉朝歸當時則是諱莫如深,並沒有對其介紹太多。不過葉朝歸當時卻說,若是這位妖族,不是生在當下,而是生活在以往的時代,成就仙位基本上可以算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衛易覺得,當時葉朝歸所指的,應該就是榜首的這位虯髯老祖了。

可惜,除此之外,對於這位被姚老頭明確認定為是當代世間第一的妖族,衛易就再也不知道更多的事情了。

相比之下,排名第二的兩劍山顧飛魚,還有天九宮的宮主鄭當中,衛易知曉的就比較多了。

顧飛魚,據說曾是兩劍山最天才的劍修,沒有之一。只是此人性情喜怒無常,不善經營,所以不可能擔任兩劍山的門派掌門。而且因為此人極情於劍,性情乖張,昔日與他同代之人,多半喜歡叫他一聲顧瘋子,瘋子劍聖之名,也由此而來。

不過,此人在劍道上的造詣,已經到了一個無法理解的高度。葉朝歸曾說過,昔日他隨天玄宗前代掌門,去過一次兩劍山,當時就曾問劍於這位瘋子劍聖。葉朝歸對此人評價極高,稱其劍道已經完全超出了昔日太白仙尊的劍道。而且後來葉朝歸的修行之路,也深受此人啟發。

最重要的是,這位瘋子劍聖,是當下修真界公認的殺力第一人。

沒有之一。

而那位天九宮的當代宮主,鄭居中,則可稱得上是以拳證道。據說昔日此人曾從西北之地,一步一拳走到東海之濱。所過之處,無論高山與大江,還是什麼絕世凶地,亦或是前來問拳的高手,此人全都是以拳推平,一步不退。

最誇張的是,據傳此人路過那條天下第二長河的臨蘭江時,曾一拳砸的臨蘭江斷流三百息!這樣的人,這樣的拳,實在是令人難以想象。

再往下,排名第四的墨貂寺,衛易同樣所知不多。只是曾聽葉朝歸說起過,說此人是咸安城除那件仙器之外,最強的看門人。只要身處咸安城,此人便等於是先天不敗。身在咸安城的墨貂寺,可以稱得上是另類的天下第一。

排名第五的白山玄樹一族族長,一樣不讓人意外。衛易對他的戰績雖然了解不多,但白山玄樹一族,在妖族那尊聖碑上,可一直都是穩居第二的。其他幾大皇族,不管名次如何變動,都只能排在白山玄樹一族後面。作為這一族的最強者,排名世間第五,似乎也很正常。

第六的珈藍寺好好和尚,三丈方圓,金剛不敗。葉朝歸曾明言,世間能殺這老和尚的,只有顧飛魚的必死一劍可以。其他人,都不行。

排名第七的東連,衛易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不過對於這個名字,他同樣有自己的猜測。

衛易覺得,這個人,極有可能屬於極北之地最為神秘的冰雪神殿。

作為八大聖地當中,最為神秘的一個。哪怕直到今天,衛易地位已經算是極高,足以知曉絕大多數的修真界隱秘,對其仍是知之甚少。對於冰雪神殿,葉朝歸一樣是諱莫如深,不願和衛易說太多。但從葉朝歸的一些話里,衛易還是隱隱聽出,在冰雪神殿內,應該也有一尊恐怖高手才對。

榜上的倒數三人,排名第八的九清蟬族長九清敏敏,第九的幽明聖象族長幽池,還有第十的九烈真君。姚老頭明言,這三人的座次,並不如前面七個那樣穩當。這三位存在當中,衛易見過兩位,九烈真君自不用說,而那位九清敏敏,先前曾在葉朝歸東海渡劫之時來襲,挾九清蟬一族的仙器山河印,和萬劫塔短暫對峙過,衛易也是見過的。

衛易知曉最多的,自然還是九烈真君。葉朝歸曾明言,九烈真君是當世神魂一道最強大的修者,沒有之一。就算是同為純陽老祖的盤山真君,也是要遜色一些的。

所以,想過這些之後,衛易忽然發現,姚老頭的這份榜單,極有可能是完全正確的!他所排出來的名次,應該就是這十位頂尖高手真正的座次排名!

但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莫說是純陽高手,就算是返虛中期以上的存在,這種排名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此方天地之間,最強大的,不是這些高手,而是那十四件仙器!

修真界八大聖地掌門,蠻荒五大皇族的族長,再加上咸安城的那位天下共主,當他們持有各自仙器的時候,才是天底下最為強大的存在。

就算身居榜首的那位虯髯老祖,肯定也無法戰勝任何一位手持極道仙兵的存在,這是一定的。而沒有極道仙兵在手的返虛,不管是純陽還是返虛初期,自身遁速又都相差無幾。只要不被埋伏,哪怕是一位返虛初期對上一位純陽,在保證一定距離的情況下,想逃還是很容易的。

所以,這份榜單的排名,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榜單上的這些存在,本來也不可能真的生死相向。而他們每一個,在自己各自所走的道路上,都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

既然這樣,姚老頭為何又要排出這個榜單呢?

「如果……兩座天下的十四件仙器,忽然全部消失了呢?」

不知為何,衛易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忽然就生出了這樣一種念頭。不過在這個念頭生出的剎那,他就已經覺得自己十分可笑。

仙器怎麼可能消失呢?

每一件仙器,都是歷史上一尊仙位的遺留,相當於是一尊仙位的一隻手壓在這裡。仙器本身,既是萬劫不朽,亘古長存。就算仙位本身,需要遵守天地規則。在此方天地停留滿千年之後,便會被自行排斥離開。但仙器本身,卻可以長久的留下。

而且,仙器本身,是和仙位一個層次的存在。歷史上不是沒有過修真界有仙位,蠻荒沒有仙位;或是蠻荒有仙尊臨世,妖族卻無仙的情況。但雙方之所以沒有趁這個機會,對另一方發起滅絕之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仙器的存在。

仙器本身,是可以抵擋住仙位的。

或許……姚老頭只是單純覺得好玩,想要攪動風雲?

衛易搖頭一笑。就算姚老頭真的有什麼圖謀,大概也不是今天的他能夠想明白的。有葉朝歸在,這些事情,永遠輪不到他去想。

……

除夕之後,杜家開始再次變得繁忙起來,整個杜家,近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那些囤積來的靈獸換成錢。

幾乎每一天,市面上的靈獸價格,都在暴漲。同時,杜家每天入賬的靈晶,也都是一個嚇死人的數字。

今年的湯加府,甚至還出現了這樣一種詭異的情況:往年年祭期間,大家走親訪友,往往要帶一些禮物上門。而今年,大家選擇的禮物,多半都是那幾種靈獸,彷彿這幾種靈獸,一下子就成了時尚一樣。而且,所有收到這幾種靈獸的人,還都會特別開心。因為誰都知道,這東西是一天一個價。也許再過幾天,自己手裡的這些靈獸,價格會直接再翻一倍也說不定!

到那個時候,自己在悄悄賣出去,賺一大筆靈錢,豈不是美滋滋?

今年年祭的湯加府,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相關事宜。

然而極少有人注意到的是,杜家手裡的這幾種靈獸,數量已經越來越少。就連府內幾家大勢力手中,這幾種靈獸也不多了。

轉眼,從唐渭布局開始,已經過去了快一個月的時間。杜家手裡的貨,已經所剩無幾。按照唐渭的布局,應該就是最近幾日收網,開始這個局的下半場了。

但是,這個過程,無疑會相當殘酷。

「接下來可能需要你暗中出手幾次。」

在決定收網之前,唐渭找到衛易,告知衛易接下來可能要做的事情。衛易在知曉唐渭的全部計劃之後,明白唐渭到底是如何想的,倒也沒有阻止唐渭。而且他有一種感覺,唐渭眼下做的這些,看似是心血來潮,但總的來看,似乎是想要去證明什麼。

「這個局,接下來最關鍵的一點,就是我們自身的實力。如果自身實力不夠,想做接下來的事情,只能會給我們自己帶來滅頂之災。非但無法實現既定目標,反倒會讓我們遭遇其他勢力的聯手針對。」

「但只要能扛過這一波攻擊之後,接下來所有的一切,都會變得無比順遂。我們能夠給予那些底層修士的,將會比他們損失的更多!」

衛易對此並沒有質疑什麼,而是選擇靜待其變。

他也很想看看,若是唐渭的計劃真的能夠成功,杜家乃至整個湯加府,到底會出現哪些變化?

。 「我的天!他們到底幹了些什麼?」在船隻駛入皇家港的港口的時候,這位被英國國王喬治二世派出的特使便被皇家港港口周圍懸挂的「裝飾品」嚇了一跳。

畢竟就算是在歐洲最黑暗的中世紀,人們大規模審判異端和女巫的時候,也沒有在碼頭上立滿木樁,上面掛滿了屍體。

這位特使粗略的一眼看過去,至少看到了上百具的屍體。

不過這位特使並沒有盲目的覺得這是在濫殺無辜,畢竟英國也是有把海盜掛起來示眾的老傳統的。

比如著名的海盜船長威廉·基德,就在被絞死之後屍體塗上柏油,裝在鐵籠子里掛在泰晤士河畔兩年之久。

如果說這些掛在這裡的屍體都海盜,那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唯一的問題也就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了。

特使帶著疑惑登上了碼頭,早已收到消息的斯旺總督和貝克特以及東印度公司的一眾高層都在碼頭進行迎接。

特使本人當然不值得如此隆重的對待,但他代表著英國國王,那自然又不一樣。

在陳墨還沒有讓東印度公司和英國王室撕破臉之前,他們還是需要向王權表示尊重。

「斯旺總督,貝克特勛爵,陛下聽聞了你們在加勒比海的行動,特意派我前來向兩位表示問候,同時也讓我來向兩位詢問一些問題,以解答王室的疑惑。」特使和斯旺總督以及貝克特客套了一番之後,便說出了自己這次的來意。

因為王室其實對這次東印度公司發起的戰爭以及斯旺總督沒有及時向本土通報這件事有著很大的不滿,所以特使也沒有表現得很客氣。

不然的話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直接在碼頭上,當著眾人的面就開始說這件事。

不過這種局面早在斯旺總督和貝克特的預料之中,他們並沒有因為特使的態度而有什麼擔心和想法。

斯旺總督很熱情的向特使說道:「特使先生,不需要如此激動,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英國的利益,我們也很樂意解答你和皇室的疑惑。

不過在這之前,還是請先移步我的總督府,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您的歡迎宴會,還是讓我們先喝一杯吧!最近有朋友送了我一種非常棒的紅酒,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

面對斯旺總督的熱情相邀,特使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接受了他的邀請。

雖然說東印度公司發起的戰爭讓英國本土很是被動,但畢竟是打贏了,而且佔據著優勢。

在這樣的情況下,本就喜好武勛,武德充沛的喬治二世怎麼也不可能追究斯旺總督和貝克特「擅起邊釁」的罪過的。

說到底大英帝國這一時期本來就是在不斷地通過殖民地戰爭以獲取在新大陸的殖民地,發動一場戰爭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真正讓王室覺得不滿的是他們在開戰之前沒有收到任何的消息,而斯旺總督這位本應忠於國家和王室的總督,也同樣沒有向本土通報這件事。

東印度公司在這場戰爭中投入了超過一百艘的軍艦,動用了十二個步兵團的兵力,開支軍費也至少達到了數十萬英鎊,這麼大的行動王室甚至要等到西班牙人都準備動員部隊派出援軍了才知道,這如何不讓喬治二世生氣?

派出特使前來,也正是為了這一點,喬治二世必須確認東印度公司和斯旺總督是否還忠於王室,他們是否有了背叛英國的想法。

而一場宴會,無疑是探聽消息最合適的渠道。

特使上了斯旺總督的馬車,一行人返回了總督府。

不過在路上,特使還是很好奇的向斯旺總督問道:「總督閣下,為什麼皇家港會有這麼多的屍體?」

「這些屍體?他們都是海盜。」斯旺總督聽到特使詢問,很無所謂的笑了一下:「開戰之前,我們為了穩定加勒比海的治安,同時也為了增添兵力,對海盜進行了鎮壓和清繳,不願意投降的都按照海盜罪處死,而願意投降的則可以獲得一份私掠許可,並成為東印度公司的僱員。」

「聽上去不錯,那你們為什麼還是處死了這麼多人,而不是把他們收編了之後充作步兵?」特使依舊感到很不解。

斯旺總督的策略沒有什麼問題,這一時期各國陸軍當中其實充斥著相當多的罪犯、地痞,以及沒有繼承權的次子或者私生子,這些被抓起來的海盜同樣也是相當優質的兵源。

畢竟這個時代,陸軍陣亡率真的很高,自願參軍的畢竟是少數,只有那些想要拿命搏一個前程的人才會主動參軍。

各國徵兵很大程度上,真的是靠抓壯丁來組建軍隊的。

這些海盜如果編入軍隊,很大程度上來說,確實是不錯的兵源,畢竟都是亡命徒,生死看淡,在戰場上更能有勇氣一些。

而且船員通常有不錯的服從性,因為在海上,船長的命令是絕對的,不聽命令的水手通常都會遭受嚴厲的懲罰,除非船長太過殘暴導致船員嘩變,否則船上是最能讓船長的命令得到堅決執行的地方。

然而斯旺總督卻搖了搖頭,並不支持特使的這種說法:「他們太過自由散漫,海盜通常沒有什麼紀律性,用他們編成軍隊的話,並不能發揮出足夠的戰鬥力,所以還是直接弔死比較好。」

特使對此雖然不贊同,卻也沒有去指摘一位總督的執政策略,他只是頗不贊同的搖了一下頭:「這些屍體還是處理掉吧,留下一些掛著威懾其他海盜也就行了,這麼多屍體掛在路邊,還是有些影響英國的形象的。」

「這一點請放心,我們已經在清理了,這些屍體都會得到妥善處理的。」斯旺總督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了一個稍顯奇怪的笑容。

特使聽到斯旺總督這麼說,也不疑有他,於是便放下了對這件事的關注,沒有再多問什麼。

倒是斯旺總督從車廂內的小箱子里拿出了兩個杯子和一瓶紅酒,對特使說道:「特使先生你一路勞頓,不如先喝一杯緩解一下疲勞吧,這可是我一位朋友送給我的好酒!」

面對著盛情邀請的斯旺總督,特使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酒杯。

。 第四百二十一章精彩的打鬥!

程龍也隨手拿了根長棍,無數老外自發的讓開了一個很大的區域,傑西卡阿爾芭更是妙目看著劉浩哲手中的長劍,這玩意她也是第一次見過。

眼眸中充滿了新鮮感,但更多的是對劉浩哲產生了好奇..

畢竟她壓根不知道什麼使用這種長劍?

鏘!

劉浩哲猛地抖了下手中的長劍,發出了一陣清鳴,聲音很渾濁,但周圍的老外卻都瞪大了眼眸。

這劍,還會發聲?

就這一手,已讓一眾老外大開了眼…..但這,顯然還只是開始。

「唰!唰!唰!」

劉浩哲齊了幾道劍花,在黑夜中折射出了一抹抹看的周圍的幾個老外目瞪口呆。

對面的程龍也是眯了眯眼,顯然沒想到,劉浩哲還真的會使劍。

這挽劍花可不是一般人都會的,很多人府的劍花很准看,要使得好看開且讓人驚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本羅立當然是不會的,但和「劍聖」於成惠學了劍術之後,這種都屬於小伎倆

完全不值一提。

嗤啦!

劉浩哲劍指一橫,眼眸中好似泛著凌厲的光,看著對面的程龍,大喝一聲:「小心了!」

咻-

一道劍芒直接朝著程龍當頭刺去,劉浩哲甚至腳尖點地,好似飛到了半空,劍史已飛射而出,速度十分快!

程龍的眼眸也一下子亮了,他猛地提棍格擋。叮!

劍尖一下子刺在了棍身,劉浩哲在空中一個飛身,轉刺為砍,朝著程龍當頭劈下。

劍芒在所有人眼中幻化成了一道光影,所有老外都已經完全被劉浩哲和程龍的打鬥驚呆了,程龍長棍如龍在那不斷地旋轉飛舞,試圖阻擋劉浩哲的劈刺

「我的天阿,這…這都可以?」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