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船的外殼隨即被整個吹飛掉。

岡崎夢美一個飛撲,用自己身體將北白河千百合和朝倉理香子兩個人護住了。


無法喘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她只覺得眼睛一陣劇烈的刺痛,腦袋有如受到重重一擊,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岡崎夢美才從噩夢中慢慢的醒了過來。

痛!

現在的她只感到全身都處於極度的疼痛之中,不單單是**的,就連靈魂也在不停地呻吟,彷彿有無數把刀子正在上面刮來刮去。

尤其是雙眼,她甚至有種眼睛已經不存在了的感覺。

「我還活著?!」

只用了十幾秒鐘,岡崎夢美就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既然還可以感覺到痛苦那就表示她沒有死。

雖然很難受,但是能活著就比什麼都好。


暗自嘆息了一聲,岡崎夢美睜開了眼睛,卻只見到模糊的一片。

「咦?」

閉上眼睛,好一會兒再睜開,這一次好了很多,不過看東西依舊是朦朦朧朧的。

「眼睛似乎出問題了。」

岡崎夢美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能夠在那種九死一生的危機中活下來,只是眼睛出了點問題,她已經覺得那簡直是個奇迹了。

不過一想到那些遇難的同伴,她又不禁感到一陣心酸。

對了,千百合跟理香子呢?

想到她們兩個是不是也都安然無事了,岡崎夢美有點急了。

她費勁的仰起頭打量了一下這裡。

入眼都是白茫茫的,依稀可以看出這裡是一個房間之內,鼻子還可以聞到蓋著自己的被子散發出的香氣。

這麼說來,她是被人就回來了。


岡崎夢美的眼神驀地停住了。

房間的窗是打開的,她可以從吹到臉上的那陣陣涼風感受到。

而在那扇窗戶邊,一道黑sè的人影完全的吸引住了岡崎夢美的目光。

那是她無比熟悉的身影,她的導師,她的那位偉大的引路者的身影。

「老師!」

沙啞得走調的聲音,岡崎夢美都無法相信這是自己發出來的。

聲音雖然小的像蚊蚋一般,但是對方還是聽到了

男子抬起了頭來。

「你醒了。」 下雨天的時候,最好不要將窗戶開得太大,要不然會把地板弄濕的。


風夾帶著雨水從外面吹進來,在書頁上留下了點點的水跡。

我正想起身把窗關上,耳邊就聽到了一聲細不可聞的叫喚。

聽不出那說的是什麼,但是說話的人肯定非常的激動。

我抬起頭,就看到一位少女正用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看著自己。

當我從墜毀的飛船裡面救出那三位女孩子的時候,她們都已經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好在有我在,換成了其他人,這三個人都要魂歸三途了。

她們的傷勢非常的棘手,尤其是現在望著我的這一位,因為用身體護住了另外兩個,她受到的傷害最為嚴重了。

特別是她的眼睛,直接遭到了時空亂流的照shè。

不是我的話,她這輩子恐怕將無法再見到光明了。

只不過沒想到這個女孩受傷最重,醒得卻是最快的,另外兩個都還在昏迷之中呢!

「你醒了。」

合起書本,把它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我起身向她走了過去。

少女一言不發,只是愣愣的望著我走近。

而這也說明她現在已經可以看見東西了。

這是一件好事。

就像一塊紅寶石受到了錘擊,她的瞳孔中分佈著一些清晰可見的裂痕,那是時空亂流灼傷后殘留下來的痕迹,但是現在已經好多了,剛開始的時候她的眼睛看起來簡直是裂開了一樣。


感覺特別的?人。

「感覺還好吧。」

雖說知道她現在身體肯定非常難受,可我還是這樣問道。

「這並不是自己的老師。」

岡崎夢美內心霎時被一種苦澀的失望感所佔據。

雖然看不清對方的樣子,但是很明顯他的聲音聽起來要比自己的導師年輕多了。

況且,她的導師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經去世了。

不過,對方話音中那種能讓人不由自主平靜下來的溫和感覺,真的跟她的導師很像啊!

岡崎夢美的眼眶有點濕潤了。

怎麼回事?

發現這個傢伙一直盯著自己不放,還露出了一副想要哭出來的樣子,我不禁有些愕然。

「你是誰?」

岡崎夢美眨眨眼,即將流出來的淚水瞬間收了回去。

「東方,東方遙。」

「哦,原來是東方遙先生,你好,我叫岡崎夢美。」

她習慣xìng的想要行禮,只是現在這種情況似乎並不允許她那樣做。

最後只好點了點頭。

「請問,是你救了我們的嗎?」

「嗯,你們的飛船剛好落在了我家的前面。」

「你的救命之恩,夢美真的是感激不盡。還有,我想問一下,千百合她們……嗯,我是說那兩位跟我一起的同伴,她們也都沒事了吧?」

「放心,她們都沒有事,情況比你還要好呢!」

「太好了。」

三人都安然無恙的消息,頓時讓岡崎夢美喜不自勝。

說了幾句話,她覺得頭腦更加暈了。

「睡眠是最好的醫藥,你受了那麼嚴重的傷,現在還是再休息一會兒吧。」

看她樣子不怎麼對勁,我就把手放在她的額頭上,說道。

岡崎夢美只感到一股暖流從自稱東方遙的男子手上傳過來,頭腦中那種混混沌沌的感覺立時不見掉,一陣睡意襲來,她再一次沉沉的睡著了……

「夢美,你知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一種未知的力,那就是魔力。」

一位老者摸了摸身邊小女孩腦袋,和藹可親的說道。

「老師,『統一理論』不是說世界上只有四種力的嗎?怎麼又出現第五種力了?」

扎著一對小馬尾的短髮女孩歪轉頭,用帶有疑惑的敬仰眼神望著他問。

這個老人是一個被稱作「先知」的科學家,同時也是她的大學導師。

她最為尊敬的人。

「那是因為,現在都還沒有人發現這種力量啊!」

老人仰望著遠方,睿智的目光帶上了一絲惆悵。

因為,「那些人」當中,也包括他自己。

「嗯……是因為找不到證據證明嗎?」

不愧是他最引以為豪的弟子,一下子就找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沒錯,對於未知的東西,人類總會下意識的抗拒它們,這很正常。不過,我相信魔力一定是存在的。」

「我也是如此相信的,尊敬的老師。」

「即使不為人們所理解,即使不為人們所接受,也永遠不要失去追求真理的力量。」

「探索未知是人類最大的動力,所以,夢美,堅定的往前邁進吧!」

岡崎夢美緩緩睜開了眼睛,兩點晶瑩的水珠從她的臉上滑了下來。

她的導師,那位充滿了智慧的人類,「魔力」的第一個發現者,也是她人生的領航人,然而遺憾的是,沒有等他向世人證實了那種第五種力的存在,他就離開了人世。

不過,他的遺願,已經有人繼承了。

「老師,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岡崎夢美用雙手撐著床,坐了起來。

身體軟綿綿的,幾乎使不出力氣來,不過好在已經沒有了上次那種渾身刺痛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睛終於可以看見東西了。

揉了揉雙眼,這下子看得更加清晰了。

想不到自己還能夠脫離失明的危機,即使以岡崎夢美的心境,也不禁有些欣喜若狂。

當然,她也沒有忘記檢查自己如今的情況。

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房間,至少要比岡崎夢美的研究用的工作室大多了。正如她所想的,房間的牆壁都是純白sè,上面掛有一些油畫。她現在躺在一張很大的床上,大床旁邊有個比她還高的衣櫃。房間的窗戶半開,外面正下著雨,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更遠處是什麼。窗檯旁邊是一個木桌和一張椅子,桌子上擺有筆記本和筆。正對著窗口還有個大書架,上面擺滿了書籍,讓岡崎夢美的目光在那裡停留了好一會。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