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汐鼻間是他的身上好聞的氣息,這股氣息,讓她莫名地害怕,想要逃避。

她開始努力地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很快他就是她的丈夫了,她要逐漸地習慣他的親近,要不然怎麼做夫妻?

顧汐抬手,嘗試着輕輕地回摟他。

柔軟的手臂環在他腰間時,霍辰燁一僵,有點受寵若驚。

彼此的距離很近,顧汐甚至可以聽聞他胸膛內有力的心跳。

他的體溫染上了她的臉頰。

霍辰燁摟着她遲遲沒有說話,顧汐能感受到他身上瀰漫出來的那股淡淡的憂傷,就像當年她初見他的時候一樣。

「今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顧汐關心地詢問。

霍辰燁把下巴抵到她的額上,嗅着她的發香,閉着眼睛說:「今天對不起,我不應該中途離開,讓你等我那麼久。」

當時他見到程子默就跟瘋了一樣,追出去,竟然沒有考慮到顧汐。

畢竟一個離世多年的人突然出現在面前,誰都無法平靜地看待。

但這件事他不能告訴顧汐,他們婚期在即,霍辰燁不希望顧汐胡思亂想。

顧汐聽出他並不願意告訴她今天的事,於是也不強人所難:「沒關係的,不就是等幾個小時嘛?又不是什麼大事。」

霍辰燁一陣心疼。

顧汐習慣了委屈自己,所以容忍度才會那麼高。

他想把她寵成公主,卻又在不自覺中讓她受了委屈。

霍辰燁默了半晌,終於捨得將她鬆開。

低頭,凝視着她:「快去睡吧,明天我給你一個驚喜。」

顧汐微笑,她笑起來很好看,雙眸彎成倆道皎潔的彎月,瑩亮迷人。

「好,那我等着你的驚喜。」

霍辰燁頜首,目送她走上二樓。

臉上的笑意,漸漸地沉落。

想起剛才霍霆均說的那番話,霍辰燁的拳頭用力地蜷縮了起來。

顧汐是他的,誰都搶不走。

……

距離婚禮還有五天,霍家大宅已經一片喜氣洋洋了。

偌大的院子和別墅隨處可見的紅燈籠、中國結,都是霍老太太親自監督傭人們去掛上的。

「老太太,您進去休息一下吧,讓我來就可以。」顧汐怕老人家辛苦,於是勸她。

霍老太太看着園丁把草坪剪成「喜結連理」四個大字。

「我不累,我就看看老徐這手剪藝罷了。」

這時,顧言希捧著一碟的小餅乾,屁顛屁顛地走出來,遞到老太太的面前:「奶奶,這是剛剛出爐的曲奇餅,您嘗一口,是希希親手做的!」

霍老太太低頭,在顧言希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乖孫兒!」

她嘗了一口。

顧言希眨著大眼睛問:「好吃嗎?」

霍老太太:「希希親手做的,當然好吃。」

「希希還想學做雪花酥,奶奶能教希希嗎?」

霍老太太:「當然可以。」

顧言希拉上霍老太太的手:「那奶奶現在就教希希吧,希希很想現在就學!」

霍老太太點頭:「好好好,這就是去教你。」

顧言希轉過頭來,對顧汐眨了眨眼睛:媽咪,我幫你「搞定」奶奶了吧!

顧汐「哧」地一笑,這個小機靈鬼!

霍老太太也不忘交代顧汐:「看好了,老徐這手要是一哆嗦,剪出來的東西就不漂亮了。」

顧汐笑着答應,這一次相處下來才知道,原來老太太還是個完美主義者,真的既嚴謹又可愛。

但歸根到底還是老太太實在重視她和霍辰燁結婚這件事。

這個深院大宅,真的很久很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吧?

她正在尋思著,身後敞開的大門處,緩緩地駛進來一輛車子。。 這時,院子外嘈雜的聲音傳來。

沈妙瑜連忙在冬雪的幫助下換上了尋常百姓的裝束,悄悄從角門逃了出去。

她剛走不遠,便見崇淵帝派出來的重兵將整個尚書府包圍得水泄不通。

沈妙瑜面無死灰,身形搖搖欲墜。

怎麼辦,她該如何才能救出父親母親。

對了,父親本來無事。

都是因為她聽了楚若雲的話,將謀害皇子的罪名推到了楚鳳九的身上。

故而父親才遭了這無妄之災的。

要想救出父親,還得去找楚若雲。

讓楚若雲出面為父親作證。

證明他根本就沒有做過謀害皇子之事。

對,去找楚若雲!

沈妙瑜扶著牆,堪堪站穩之後,便跌跌撞撞地朝着相府走去。

另一邊,相府凝霜院中。

楚若雲聽聞沈尚書滿門皆被問罪的消息,慌亂之下將手邊的茶杯拂了開。

溫熱的茶水浸濕了她的衣衫。

春杏連忙為她擦拭。

楚若雲擋開她,煩躁開口,「怎麼會,皇上不應該去懲治楚鳳九嗎,這謀害皇子的罪名怎麼會落到沈尚書的身上?」

春杏不敢直視她,「奴婢也不知,只聽說京兆府尹找到了證據跟證人,證明了沈尚書貪污受賄,也是因為此事,他才狗急跳牆暗害了寧王殿下。」

「不對……」

楚若雲搖了搖頭,「沈尚書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敢謀害寧王。」

「害了寧王的,絕對不會是他。」

「否則沈妙瑜不會藉機將此事鬧大。」

難道是有人在暗中幫楚鳳九。

甚至為了她去對付沈尚書。

可朝廷之中,有誰能有這般厲害的手段?

這時門外有丫鬟闖了進來。

楚若雲眉心一蹙,不耐煩地喝道,「放肆,不知道相府的規矩了嗎?」

丫鬟忙戰戰兢兢屈膝行禮,「小姐恕罪,是沈小姐她來了,她有話要對您說。」

「現在哪裏還有什麼沈小姐,你敢與朝廷重犯的女兒來往,是不想活了嗎?」

丫鬟嚇得渾身戰慄不已,「小姐恕罪,是沈小姐說,她一定要見到您,否則就將當日你們密謀之事說出去,奴婢沒有法子才來傳話的。」

楚若雲狠狠將她推開,臉一橫,怒氣騰騰道,「還不快領我去。」

「是,是……」丫鬟提心弔膽地站了起來,引著楚若雲往外走。

不多時,楚若雲便跟着她來到了一處湖邊。

楚若雲一眼便看到了一身尋常百姓服飾的沈妙瑜。

她喝退丫鬟,斂住心底的埋怨,才勉強漾起淡笑,走了過去,「不知沈小姐登門造訪有何要事?」

「我要你跟我去作證,證明我父親從未謀害過皇子。」沈妙瑜緊盯着她。

楚若雲覺得荒唐,不免怨懟道,「沈小姐,即便我說沈尚書從未謀害過皇子,旁人又怎麼會相信。」

「你可別忘了,京兆府尹可是人證物證都有。」

「再者說,我又怎麼知道,到底沈尚書有沒有做這些事情。」

沈妙瑜不可置信地望着她,旋即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當日分明是你寫信告訴我,謀害了寧王殿下的人是楚鳳九。」

「若不是因為你,我又怎麼會將此事鬧得沸沸揚揚。如今倒好,我沈氏一族因你受累,你卻能置身事外。」

今日她必須要帶楚若雲去證明父親的清白。

否則父親豈不是要含冤而死了。

「沈小姐,沈府被抄家,我也替你難過,但你也不能都怪到我的頭上。」楚若雲柔聲說道。

她掙扎了兩下,竟掙脫不了,心頭不免生出了一股怒意。

原本這麼好的一個把柄,她自己蠢笨不能將其利用,反而害了沈尚書。

現在倒是怪到了她的頭上。

看來,即便是她暫時安撫住了沈妙瑜。

只怕沈妙瑜還會鬧出旁的事情來。

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為強。

。 浮光一想到這裏不免有些激動,任務結束她就可以成為主神,到時候老子媽還敢說她沒出息嗎?那肯定還是敢的,但是到時候她可以挺直腰桿了啊!

【按道理說是快了,可你是我,天道,冥王,人皇,仙帝,魔王共同選出來的神,所以你得得到我們的認可,也就是加冕,才能真正成為主神。】萬靈書解釋。

這個世界有這麼多神?

【放心放心,以後都是你屬下。】萬靈書安慰浮光。

浮光頷首,她琢磨著,這個世界的規則似乎和老子媽那邊不太一樣。老子媽那邊全部都是位面管理者在管理,管理者上面有監察者,可這邊居然是天道,冥王,人皇,仙帝和魔王分別管理。

格局不太一樣。

但是聽起來她上位會輕鬆不少。

【我還好,天道不用說,已經是你床上的俘虜。】

說的真難聽。

萬靈書:你敢說不是?

【冥王你也可以暫時不用管,你走過這麼多位面他都看得見,可以最後給你加冕。這個位面我感覺到人皇會在這裏給你加冕。至於仙帝和魔王,大概會在同一個位面上,也就是說我們可能會在下個位面就完成任務了。】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浮光能感覺自己強烈的心情變化,總算是熬出頭了。

作為老三她也能擁有自己的本事了。

嗚嗚嗚,不容易啊。

【宿主很棒,真的很厲害,比999的宿主厲害多了。】

浮光:??你說誰?

【999,我在一個系統群認識的,聽說它是裏面的大哥,但是我感覺也就那樣。】

浮光:「……」我老子媽的系統就叫999,綽號感冒靈。

【……】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那1314呢?星耀號404呢?】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1314不清楚,星耀號是我大姐的。

【1314不會是你二姐的吧?】

我沒有二姐,不過我有個二哥。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