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步平左右看了一下說道:「這裡耳目眾多,回去我再跟你說!可能你和我都要參與!」

「哦!」黃一飛頓時來了興趣。

「咦!這個女殺手還沒有走?」

韋步平走進大廳時,發現那名女殺手還伏在哪裡哭。

皇道金丹 黃一飛笑道:「從背影看,身材婀娜多姿,應該是個大美人,可惜蒙著面罩,看不見真面目!可惜!可惜!」

韋步平上前說道:「姑娘還沒走?!」

那女殺手抬起頭說道:「你就是我命里的剋星!我的兩單生意都被你攪黃了!」

韋步平說道:「受雇殺人,姑娘何必賺這種錢呢?」

那女殺手怒道:「你以為我想當殺手?」

……

祝各位讀者中秋節快樂! 那女殺手怒道:「你以為我想當殺手?」

韋步平心想:不是你想當殺手,難道是我逼你當殺手不成?

旁邊的黃一飛倒是把韋步平的意思說出來。

「這位姑娘說話真是好笑!你當殺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女殺手說道:「幾天前我接了一個保護的活,守住真如寺佛塔第一層,不許任何人走上去!這個任務完成的話,我今天就不會來這裡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越聽越糊塗?」黃一飛說道。

「我急著要一筆錢,去救我病重的父親!」女殺手說道。

韋步平說道:「多少錢?」

女殺手說道:「2萬元!」

「就為了這2萬元就殺人?」

「不殺人我找不到第二條快速賺錢的路!」

女殺手說著低下頭去,其實除了殺人還有一條路的,就是給有錢人做小妾!還有一條路是入煙花之地!

「2萬元夠不夠?」韋步平說道。

「差不多!」女殺手抬起頭來,看著韋步平,不知道對方說這話幹嘛!

「我給你3萬元,你在這等著!」

「呃!」女殺手和黃一飛驚奇的看著韋步平:3萬元是個大數目,你從哪裡得來這麼多錢?

這個時代工人一般月薪是30元,3萬元是筆巨款了。

「你們等一會兒!」

報告老闆:寵妻不可戲 韋步平說著進入后廳,啟動暗門,進入地下室,開了金庫的門,往一個布袋裡裝錢,看看差不多這才停下來。

……

女殺手看著一袋錢,驚呆了!

黃一飛也驚呆了:我這外甥什麼時候弄了這麼多錢?

「別呆了,快去救人吧!越快越好!」

女殺手從驚呆狀中恢復過來,向黃一飛來了幾個大鞠躬,背著錢袋子飛快的走了!

「哇!這麼多錢哪裡來的?」黃一飛問道。

「隨我來!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多錢!」

韋步平笑著帶黃一飛到了后廳,啟動暗門,進入地下室。

「嘶!」黃一飛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裡不但有一大堆現金,還有金銀珠寶、玉石之類的值錢物品。

「這是怎麼得來的?」黃一飛驚問道。

韋步平笑道:「訛詐得來的!我把渡邊下偏(矮又胖中年人)制住了,他為了活命,把我帶到這裡來,說要用這些財物換他的命!」

「不好!」黃一飛大驚道:「這是渡邊下偏的緩兵之計!他一定是穩住你,脫身之後去找幫手!我們要馬上離開這裡才得!」

「鎮定鎮定!」韋步平說道:「院子里的幾十人,包括你看著渡邊下偏背著錢袋,要挾我離開這裡,其實是我故意製造的假象!

是我設下來的局,眾目睽睽之下,渡邊下偏拿著錢遠走高飛!其實大部分錢還在這裡,我給他的一麻袋錢,其實全部是小額鈔票,大概有五、六十萬元!」

黃一飛瞪著韋步平說道:「你太厲害了!不但我相信了,現場的幾十人相信了,就連鷹爺也相信了!」

韋步平道:「這裡另一頭還關押著二三十人,全是渡邊下偏綁架來的!」

黃一飛道:「那我們快把他們放出去啊!」

「不忙!」韋步平搖搖頭說道:「我們先把這裡的財物全部轉移,再裝作剛剛發現這裡的樣子,把他們放走!」

黃一飛道:「怕什麼?錢是我們發現的,就是我們的!」

韋步平道:「你忘記了嗎?戴(笠)先生有幾個手下在這裡卧底,他們懷疑有一個情報員被關在這裡!如果把這些人放出去,這名情報員肯定會帶人來察看這裡……」

黃一飛看著這位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堂外甥,心裡感慨萬千:這位堂外甥心思細密,智謀遠慮,洞察能力之強,只怕沒幾個人比得上!這是要干一番大事業的人啊!

「那好,我們就先把這些錢搬出去吧!」

搬到哪裡去,黃一飛和韋步平犯了難!

「不如找我舅舅想辦法?」

「對,他交流廣泛,識得很多人!」

「走!到舅舅家去!」

此時已經是晚上七、八點鐘,公共租界里人來人去,霓虹燈流光溢彩,紅男綠燈或者是上舞廳,或者是去電影院,或者是去酒吧!一片熱鬧非凡的景象!

……

黃一笑聽了韋步平的敘述之後,瞪大了眼睛,好像不認識眼前這人是自己的親外甥:智勇雙全,心機之慎密,為自己平生未見!

黃一笑沉吟了一下說道:「把財物全部搬到我這裡來是可以的!但是這件事情要告訴杜(月笙)先生!」

「為什麼要告訴杜先生?他會不會分走一半錢啊?」黃一飛有點擔心。

韋步平看著黃一飛,心想這位堂舅舅格局有點小!

黃一笑說道:「因為你們用了杜先生的名義,以後杜先生知道這件事情,不好交代!」

韋步平說道:「我支持舅舅的意見,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杜先生,如果杜先生要分錢的話,只能夠分一半,畢竟風險都在我們這裡!」

黃一笑笑道:「好!你的見識還是很長遠,我現在就打電話,把這件事情告訴杜先生。」

杜月笙聽完了事情的過程,哈哈大笑!連說了幾遍「後生可畏」!

「聽說韋步平要建一支快速反應部隊,正好這筆錢給他用!」杜月笙說道。

「這樣啊?」黃一笑沒想到杜月笙竟然這麼大方,不由得呆了一下說道:「那我替他謝謝你!」

「不用謝!你轉告他,快點建成快速反應部隊,我很期待!如果錢不夠的話,儘管開口,我這裡還有一點錢!還有,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

「好好好!」

……

杜月笙也知道轉移財物有危險,派了一隊人馬過來幫助押運!安全的轉移到了黃公館。

一直到晚上10點半鐘,韋步平和黃一飛才裝作剛剛發現地下室暗門的樣子,叫人來開查看!

地下室關押的幾乎全是江浙滬一帶的富商,他們獲救之後萬分感激韋步平和黃一飛,紛紛跪下以感謝倆人的救命之恩!

「謝就不用了,以後我們做官了,希望以後你們到我的地盤來投資設廠!」

「這個沒問題!」眾富商紛紛留下聯繫方式!

…… 「平時是誰送飯給你們?」韋步平問眾富商。

「是一個又矮又胖的中年人送的飯!」一名富商說道。

「除了他之外,你們還見過誰?」韋步平問道。

「沒有了!」那富商回答。

「他勒索你們多少贖金!」

……

黃一飛站在一邊,聽韋步平與富商聊天,心裡十分不解:這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有什麼好聊的?

但是他也是人精,轉念一想馬上就明白了韋步平的用意——

他這是旁敲側擊,暗中打聽這些富商被關在這裡的時候,都接觸過誰!

……

事實如黃一飛想的一樣,韋步平這是明裡暗裡詢問:你們都跟誰接觸過?

幾個富商都說只見過渡邊下偏,除了渡邊下偏之外,沒人來過地下室暗牢。

韋步平放下心來,他最擔心除了渡邊下偏之外,還有其它知情人!這樣的話情況會變得錯綜複雜起來!

事情一旦泄露,第一個找韋步平算賬的是鷹爺,而背黑鍋的渡邊下偏沉冤得雪,也會回頭找韋步平!

……

韋步平把所有富商全部安置在大廳中坐定,叫鄭四郎帶幾個浪人出來泡茶、倒茶。

眾富商看這幾個東洋浪人對韋步平恭敬有加,而且韋步平隨口對浪人發號施令,眾浪人都一一凜遵。

眾富商心裡驚駭莫名: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頭?把這些東洋人呼來喝去,馴得服服帖帖!難道東洋人轉性了?

……

韋步平叫眾富商在紙上寫下聯繫方式,打電話叫親人過來接他們走!

至於沒電話的富商,韋步平令鄭四郎到門口,叫進來十幾輛人力麵包車,把一封信交給車夫:按地址找到這個聯繫人,把信給他!

信里基本內容是「我脫險了,按信封上的地址,快些過來接我回去。」

至於親戚朋友不在租界里的,只能等到明天租界開閘!

這也是一種甄別方式!

……

在一個單獨的房間里,韋步平正跟一名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面對面坐著。

這名年輕人坐得挺直,雙眼閃爍著桀驁不馴的目光。

「你就是戴先生的手下吧?」

「不錯,你是怎麼知道的?」這年輕人吃了一驚。

「我們進來的時候,把武館里的人全部打倒!有幾個人說他們是戴先生的手下,來到這裡卧底數月,只是為了救一名同事!我猜他們的這名同事就是你!」

「正是在下!」那年輕人看韋步平氣宇軒昂,一臉正氣,在潛意識裡對韋步平不設防、完全相信!

「在下陳年豐,官方身份調查通訊小組組員!」陳年豐站了起來,啪的一聲向韋步平敬了一個禮,朗聲說道:「擬成立之中華復興社特務處五組組長。」

這個時候中華復興社(又名藍衣社)還沒有正式成立,按照歷史走向,20多天後(3月1日)中華復興社才正式成立。

韋步平聽說陳年豐是中華復興社的成員,心中萬分敬仰:這是一群熱血青年,眼看著自己的祖國飽受列強欺凌,他們在思考如何救國?如何把自己的國家變得強大?如何使中華民族昂首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於是中華復興社出現了。

全國熱血青年的加入,使復興社迅速壯大!

之後的忠義救國會、童子軍勵進會、復興社、革命青年同志會、力行社,以及軍統局、「中國文化學會」、「別動隊」、「禁煙緝私處」等等組織,都與中華復興社有密切關係!

社裡無數熱血青年倒在抵抗日寇侵略的戰場上,用自己的生命踐行了對中華民族的忠誠!

然而後期的中華復興社,與建立的初衷逾行逾遠,最後他們被集體釘在歷史的恥辱架上……

不管如何,他們在抗日戰場上義無反顧、為國捐軀的壯舉,仍然值得後世紀念、學習!

所以韋步平站了起來,啪的一聲立正,向陳年豐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第十九路軍司令部、直轄龍捲風突擊隊隊長韋步平向你敬禮!」

陳年豐大驚,他作為「調查通訊小組」5組的的組長,人人稱他是青年才俊,他也沾沾自喜,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比自己還年輕幾歲,居然做到一個集團軍的突擊隊隊長,必有不凡之處!

「韋隊長,感謝你救了我的命!」

「這話不能這麼說。」韋步平說道:「我只是搶先一步把你救出來,晚一步的話,你的組員也能把你救出來!他們忍辱負重,在這裡卧底了幾個月!不容易啊!」

「我回去之後一定好好感謝他們!」陳年豐沒想到自己的下屬為了拯救自己,居然忍聲吞氣好幾個月。

「要的要的!」陳年豐話鋒一轉說道:「韋隊長,你不如加入我們復興社!以你的身手,你可以直接做一名組長了!」

韋步平搖搖頭說道:「我的長處是在正面戰場上,給日軍迎頭痛擊!我的理想是組建一支混合海陸空軍的快速反應部隊,與日軍皇牌師團一決高下!」

「真是可惜了!」陳年豐道:「如果中華復興社有你加盟,必定更加絢麗燦爛!」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