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達一嘆,厭惡的看了眼前方的霍寧,他活動了一下自由的手腳,徑直朝著外面走去。

「站住!我才是少主!」

霍寧心頭一疼,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並未去看遠處一臉尷尬和無奈的兩位叔叔,扭頭看著擦肩而過的霍達喝道。

霍達並未轉身,他停了下來,搖頭說道:「這趟差事老子不幹了,你們自己去大千幻變宗吧!……小弟,我對你失望透了,你這個膽小的老鼠,也只會藉助家族宗門的力量而已,永遠都是躲在長輩後面的臭蟲,永遠都成不了什麼氣候……」

話音落下,霍達暢通無助的離開了地宮。

待霍達離去之後,霍寧猙獰的看著從後面走來的兩位叔叔,沉聲喝道:「為什麼?你們為什麼不拿下他?」

「抱歉少主!達公子是洞主的親傳弟子,更是你同父異母的兄弟,我們只能壓迫,並不能動他!」

兩位武宗無奈的一嘆,心情沉重的說道。

方才出手他們是心頭一熱,現在聽了霍達的話后,也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些欠妥,心中更是慚愧無比,這才沒有阻攔霍達離去。

霍寧聽后並不說話,只是氣臉色發青,許久這才沉聲說道:「走吧!咱們先去大千幻變宗……」

……

嗡!

滄瀾山紅楓林西,靠近百里大河滄瀾江的河岸邊。在這裡,空氣微微一晃,緊接著三道人影從一道微弱的光芒之中閃爍出來。

這三人正是從滄瀾山紅楓林逃出來的李浩然三人。

噗!

三人才剛剛踩到碧綠草地,和李浩然的手握在一起的手猛然一顫,緊接著齊妙音忽地吐出了一口鮮血,將眼前的草地染成了紅色。

「齊妙音!」

李浩然心頭一震,趕忙扶住了漸漸軟下來的齊妙音。

齊妙音淡淡一笑,臉色蒼白的看著李浩然,有氣無力的說道:「扶我坐下休息一會兒,我沒事的!」

「……主人!她為了救我們,強行催動體內元氣,破開了禁止,導致壽元流失,筋脈盡斷……對了,你那裡不是還有一些千獸血丹么?快,配合逆龍送給你的養神丹,一同給她服用下去!」

紅毛一嘆,看著正將齊妙音攙扶到一處乾淨之地坐下的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聽的一愣,趕忙從藏玉內拿出了兩瓶丹藥,從中到倒出了兩粒丹藥,一同送入了齊妙音的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在被送入齊妙音口中的時候,化作了兩股溫和的力量,湧入了齊妙音的體內。

「運轉體內元氣,收攏心神,什麼都不要去想!」

紅毛接著開口說道。


齊妙音微微閉上眼睛,按照紅毛的說法,開始運轉體內散亂的元氣,慢慢的休養起了體內的傷勢。

「我又欠了你一條命!」

李浩然看著微微閉目療傷的齊妙音,輕輕一嘆,喃喃的說著。

在他旁邊的紅毛一嘆,手掌一番,拿出了一枚藏玉遞給了李浩然:「給!這是無言的藏玉,裡面有一顆大還丹,待會兒齊妙音能夠控制元氣后,在給她服用!……我去看一看周圍的地形!」

說著,紅毛徑直朝著兩人身後的林中行去。

李浩然低頭一看,眼中露出了一抹怪異的神色:「白露?無言竟然是神風三十六騎的人……怪不得當初在音畫鎮他要殺我……」

輕輕一嘆之後,李浩然將藏玉掛在了胸口的藏玉項鏈之上,從中拿出了紅毛所說的大還丹。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齊妙音緩緩睜開了眼睛,她的氣色好了許多,不過身上的氣息仍舊散亂,雖然比先前凝練了一番,可有一種隨時破裂的感覺。

「這枚大還丹你且先服下!」

李浩然抬手將大還丹遞給了齊妙音,微微一笑。

齊妙音一愣,看著李浩然手中的大還丹,詫異的說道:「這大還丹已經失傳,配方一直保留在無相天教的信徒手中,你怎麼會有這樣的丹藥?」

「……無相天教么?他們果然有些聯繫……」

李浩然聞聲一動,默默的思考著,沉默了片刻,這才開口說道:「這丹藥是我從無言手中得來!」

「呼!這下麻煩了……不過,相信你也能夠應付的來!……多謝了!」

齊妙音微微出了口氣,話音說道一般的時候,忽地一笑,說出了模凌兩可的話來,最後對著李浩然一謝,這才將大還丹吞服下去。

咳!咳!

接著,齊妙音又咳出了一些血來,蒼白的臉色才有了一絲的顏色。

李浩然一嘆,偷偷看了眼齊妙音,小聲說道:「放心吧,這一次咱們損失多少,他九霄真龍洞定然會還回來的!」

「噗……你可不要衝動!九霄真龍洞可是天下十大宗門之一,力量強橫無比!」

被李浩然逗笑的齊妙音和李浩然的眼神對上,輕輕說道。


「我當然不會衝動,不過我卻可以壞了霍寧那小子的婚事!正巧我也認識大千幻變宗的人,不如咱們就此前往大千幻變宗如何?」

李浩然搖頭一笑,思量了片刻,心中有了一個主意。

眼前的齊妙音一笑,正要開口之時,忽然眉頭皺起,趕忙扭頭朝著身後望去,她的動作也引得李浩然一動,扭頭看向了身後。

「主人……」

扭頭之間,兩人看到了一個老和尚,這老和尚穿著破爛的袈裟,身上沒有絲毫的氣息,可他的手中卻提著被一根紅繩困住的紅毛,紅毛委屈的看了眼李浩然,怯聲喊著。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來,希望大家喜歡,若是大家看的好的話,請多多收藏本書! 第一百八十章和尚道士

「我佛慈悲!施主,這可是你們的牛妖?」

老和尚走到李浩然兩人身前十步之外,抬手將紅方放在腳下,雙手合十淡淡的笑著問道。

李浩然趕忙起來,擋在了齊妙音身前,點頭說道:「不錯!敢問大師,他到底哪裡得罪了你,竟遭如此的罪?」

「他……他在林中,偷窺和尚小解!」

老和尚被問的面紅耳赤,略顯局促的說道。

聲音落下,李浩然臉色尷尬盡顯,不由看向了被捆綁在地不斷掙扎的紅毛。

紅毛一臉羞愧的看著李浩然說道:「主人,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只聽到聲聲水流自林間響起,哪裡知道是這老和尚在尿尿啊……」

「大師,真是不好意思!還請您放了他,我一定會讓他當面對您道歉的!」

李浩然狠狠瞪了紅毛一眼,尷尬的一笑,頗為禮貌的對著老和尚說道。

老和尚搖了搖頭說道:「我這裡有一本佛經,只要你能在三個時辰之內記下來裡面的內容,我就放了他,不再提先前之過!」

說著老和尚從手中拿出了一本破舊的佛經來,這一本佛經沒有名字,可上面淡淡的墨香,卻讓李浩然感受到了一股博大精深的精神意志。

聽著老和尚的要求,李浩然微微一愣,扭頭看了眼同樣發愣的齊妙音,遲疑了一下,拱手一抱恭敬的問道:「敢問大師法號!」

這老和尚處處平凡,卻處處顯露出了不凡,雖然帶給李浩然的感覺是平平淡淡,可李浩然心中仍舊是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不敢慢了禮儀,不敢胡言亂語,更不敢隨意的打發這老和尚。

「我佛慈悲!和尚我是滄瀾江南岸金剛寺的雲台大師!」

老和尚雙手合十,身上氣息瞬間釋放,笑眯眯的看著李浩然答道。

氣息釋放,一股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腦後形成了十道光環,更有一股浩大、恢宏的氣勢將這片天地覆蓋。

恍惚之間,李浩然似乎看到,站在他眼前的並非是什麼金剛寺的雲台大師,而是他前世在寺廟裡面見的如來佛一般。

這金光沒有絲毫的壓迫,卻處處透出了神聖的味道,讓人心生美好願望,忍不住流連在心中的夢想之內。

哞嘛……

接著,聲聲佛音在李浩然耳邊響起,這佛音空靈天籟,讓人心中在無煩惱,在無憂傷,進入了那種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境界之中。

「不好……這和尚莫非是想要度化我?」

正感覺心靈輕鬆的李浩然忽然一震,心中泛起了一抹急迫的心思來,當下一咬舌苔,借著這股痛意從那種感覺之中醒來。

「呔!好你個和尚!」

李浩然怒聲一喝,踏步就朝著前方的和尚攻去。


雲台大師微笑如常,抬手伸出了一根手指,在空中劃了一個金色的光環,光環在成型的那一刻嗡嗡一動,化作了一面如銅鏡般的光碟,在雲台大師的輕輕一點之下,朝著李浩然拍來。

噗!

李浩然看著眼前浮現的光碟,毅然出拳狠狠的砸了下去,可他的拳頭並未砸破光碟,反倒是被光碟上的力量反彈出來,將他彈飛了出去。

「該死!」

李浩然見此臉色大變,連連退後三十多步方才穩住了身形,怒看著前方依舊微笑的雲台大師,沉聲一喝,就要再次進攻。

「李浩然,大師方才展現力量,非是要度化我們,而是為了幫我療傷!」

正待此刻,一直坐在地上的齊妙音忽然開口說話,她的臉上紅潤如常,在無先前的頹廢病態,身上的氣息也變得完整如一,好似一柄出鞘的利劍一般。

啪!

李浩然停住了腳步,皺眉看向了齊妙音,許久才長長一嘆,略帶尷尬的看著雲台大師拱手一禮:「失禮之處,還請大師見諒!」

「無妨,無妨!我也想看看施主修為如何!」

雲台大師毫不在意的說著,話音落下的時候,他身上的氣勢又是一變,變得猶如那怒目的金剛一般,殺氣騰騰,令人心怯膽寒。

且這一股威壓,讓李浩然一下子呆立在了原地,他的腦袋裡面嗡嗡直響,竟然提不起半點的念頭和反抗心思,一股心灰意冷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竟生出了一股想要自殺的念頭。

嗡!

接著,空氣中微微一顫,李浩然腦海中的一切念頭為之消失,化作了對美好的嚮往,對生活的憧憬,還有一身的輕鬆,好似方才的感覺從未出現過一般。

可李浩然卻真實的記得,方才那種感覺,比死亡還要可怕,他微微愣神,抬頭看向了目光依舊慈祥的雲台大師,拱手恭敬一禮:「多謝大師手下留情!」

這個時候,他才知道眼前的雲台大師非但是一個武道高手,且在精神意境之上更是堪稱絕頂,對方絕對有一念生,一念死的力量,他的心中在無其他的心思。

旁邊齊妙音微微一笑,將李浩然扔到地上的佛經撿起,看著雲台大師笑聲說道:「大師,可要說話算話啊!」

說著,齊妙音就要翻開佛經,去記裡面的內容。

嗖!

回過神來的李浩然一步踏出,從齊妙音手中將此佛經拿了過來,笑著說道:「我來吧!」

說著,李浩然翻開佛經,入目的是一片金光,佛經之內竟然是一片空白,讓他不由皺眉看了眼雲台大師。

「請吧!」

雲台大師依舊是笑著,看著李浩然投過來的疑惑眼神,微微笑著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