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石火之間,突然神藏穴中的造化仙玉一動,從上面射出一道肉眼看不見的白光,直入到韓星的腦海中,頓時他的識海閃現出一個奇異的畫面。

他彷彿覺的自已在某年某月某日的前世,也曾遇到過這樣的強襲,是如此……如此……這般的化解……

霸烈無比的刀氣,驀地俯衝而下……

危機當口,韓星一時福由心至,奮起餘力,縱聲狂吼,旋身躍起,右腳搭在左腳背上反覆交替,形同登雲梯一般螺旋升起,半截殺豬刀如夭龍騰飛,當空劃出一道奇異的閃電弧光,將上方那道赤紅色的刀芒光暈倏然劃破!

韓星這幾下動作輕巧之極,勢如流星。

那紋身男子再看時,韓星已翻身螺旋下沖,飛臨到了他的頭頂,只是身子在空中,側在了左邊。他順勢將左手五根手指張開,伸手在紋身男子頭上一抓,便將他道士一樣挽在頭上的髮髻抓開。

刷,長發飄落!

紋身男子被自己滿頭瀑布般灑落下的黑髮將面目遮住,瞬時間雙目什麼也看不到,耳邊只聽的韓星騖地大喝一聲:「我要你血債血償,殺……」

韓星扭轉身軀,右手將殺豬刀凌空飛甩,幻起一道青色奪目的刀光,奮力向他的項骨上怒劈而下。

電光火石的瞬息,紋身男子耳邊只聽刀風就如彗星划空,急速下掠,他就像一個夢魘中的人,睜大眼晴卻又完全無法看清,只能任由對方從容不迫的收割著自己的性命,卻無法抗拒!

被動的接受死亡,嚇的他肝膽俱裂!

「噝……」

所有人都倒吸涼氣……

這小子的身法形同鬼魅幻化,神秘莫測,用的卻是普通人常用的武功招式,決非是修真法術,這也太神秘莫測了吧?

紋身男子想要後退,己是來不及了,只能怪叫一聲,翻身下掠,卻不知此舉已將身體右邊暴露出來,空門大開。

「哧!」的一聲,殺豬刀發出的弧光疾沖而下,砍豬肘子一般將紋身男子人右臂從肩膀上齊根斬了下來!

鮮血狂噴!

「砰!」紋身男子頓時凄厲長嚎,直痛的整個人都痙攣顫抖了起來,身子也如蝦米一般蜷曲,踉蹌翻飛,重重摔落了下來!

「快看,大師兄王梟龍受傷了!」

所有人都震驚無比,凡人傷了「仙人」!

「嗯?此子不簡單啊!」身穿黑衣長袍長老模樣的男子看到了這一幕,眉頭一皺,臉上的神色極為迷惑,又像是在極度的深思之中。

這邊廂,韓星也飄然落下,他看著倒在地上翻滾的王梟龍,恨恨地道:「比豬還難殺,一刀沒砍死,真的是便宜了你……媽的,害老子還得給你再補上一刀!」

王梟龍帶人屠村積累的怨毒,絕對不會讓韓星手軟!

不殺此人誓不罷休!

韓星一聲怒喝,身軀突然變得與豹子一般矯健,忽的一聲,手揮明晃晃的半截殺豬刀又飛躍了過來。

眼看王梟龍的人頭就要落地,就在此刻,突然從韓星的身後右方,詭異的出現了一隻黑手,拍出一股掌風,勁力所至,將殺豬刀拍的歪斜出去,頓時失去了準頭。

韓星一怔,卻見傍邊一灰衣男子眼見同門受傷,搶身飛出,念訣揮掌,將王梟龍護住。

這人同時掌勢一變,化掌為刀,掌中黑色的氣浪狂飆怒卷,一記黑色掌刀向韓星當頭斬下。

這漢子並沒出全力,他以為畢竟自已是黃級戰者第三層的修士,雙臂有萬斤之力,這一掌刀下去,足以將韓星劈翻在地而束手就擒。

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娃娃,反映會如此迅捷……

韓星此時如有神助,身子向後一傾,快如疾風的躲過了襲向脖子的一掌,進而追風逐電般的一步跨出,輕展獨臂,輕輕一勾,就抓住了那隻手掌。

「撒手!」這漢子一時大意竟著了道,可卻也沒有心慌,他以為只要發力就能輕易將韓星振開甩飛。

但事情再次出乎了他的想像,他的手掌像是被鐵夾箍住一般,「咔嚓!」一陣骨頭斷裂的聲音從手掌傳到手臂,跟著人就像是沙包一樣被甩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只見一道人影從眾人眼前一閃而過,這漢子被韓星甩出了幾丈遠,「轟!」的一聲身子重重撞在岩石上,落將下來,在地下手足踡作一團,狀極痛苦。

「哇」的一口鮮血噴出,這漢子顯然是被摔的氣血逆行,眼見再不施救是活不成了。

周圍所有人看的眼都直了,驚的眼球落了一地,剎那間場上一片寂靜。

王梟龍眼見施救自己的同伴也掛了,他牙關緊咬,半跪在地上,掙扎著起身,右臂鮮血四濺,不斷流淌,將腳下的地都染紅了。

他身體微微有些顫抖,望向韓星面露猙獰,沉聲喝道:「小兔崽子,我拼著毀掉一身修為,也要除掉你!」

王梟龍仰天狂吼,瘋狂催動混元靈力,全身精血順著傷口勃然噴出,直接催入到了左臂所刺的那隻凶禽口中。

他胳膊上刺紋的凶禽圖案開始奇異的泛出紅光,通體血焰跳躍,萬千血流在這凶禽體中循環反覆,竟隱隱傳出了鵬鳴蛟吟般的山呼海嘯之聲。

王梟龍左臂在收縮中又猛然膨脹,而他的身體也開始乾癟起來,彷彿這凶禽要生生抽幹了他渾身的鮮血一樣。

「乒」的一聲,凶禽突然在血光衝天中暴舞竄臂而出,有如翼龍橫空,瞬時奔襲而至,張開猩紅大嘴,以雷霆之勢撲韓星。

就在這凶禽剛要接近韓星身體,要將其囫圇個吞噬下去之際……

突然,韓星體內的造化仙玉又是一動,蟄伏在造化仙玉內的青銅鼎上盤伏的那條九爪金龍竟似活了一般,繞鼎在體內上下翻飛。

突然,韓星嘴一張,從口中發出一聲咆哮裂天的龍吟,這聲音彷彿從荒古滾滾傳來,穿金裂石,讓天地失色,百獸臣伏。

空中的鷹體蛟頭凶禽聞聲突然停止了攻擊,好像遇到了比自已強大千百倍的獸中之王一般,隨即落地伏卧低頭,巨大的身子不停的顫抖。

韓星抓住凶禽發怔愣神的瞬間,隨著一聲大喝,從地上一躍而起,已是竄到了這凶禽的頭傍,左手一拳對準它的左眼,狠狠的擊了下去。

此拳一出,竟虎虎生風,隱隱帶有風雷之聲。「砰!」的一聲響,拳頭兇狠的將凶禽碩大的三角型蛟頭打陷了半邊進去。

凶禽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隨即全身鬆軟下來,化作一道黑光又射入到了王梟龍的手臂之中,再看手臂上凶禽紋身圖案己是暗淡無光。

所有眾人再次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這發生的一切!

「神力、驍勇!」

「這一拳砸下去的力道至少有萬斤吧?這孩子怎能有如些神力?」

「這熊孩子莫不是什麼凶獸變的吧,口中怎能發出龍吟虎嘯之聲?」

「一個土了吧唧的熊孩子竟這樣驍勇,這……這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眾人皆疑惑不解。

韓星同樣對自身也十分詫異。

他對自己原有的力量還是清楚的,平日里在村裡較力時也曾測試過一拳的爆發力,也就在千斤左右,可如今所擁有的神力只怕不下萬斤,速度也快的不可思議。

更令他難解的是,所發出怒吼也如荒古蠻獸,冥冥之中身體似被人操控了,聚起沾附在肉身上的戰力也沒有向往日那樣一散即去……

「造化仙玉!」思來想去也只有體內的造化仙玉有賦於自已這般力量與速度的神奇,不過此時此刻也容不得他多加思考。

王梟龍看著將要死去的同伴,看看手臂上千呼萬喚再也不肯出來的凶禽,又望望韓星滿臉都是殺氣,想起被自已屠村害死的村民,霎時只覺的腦門汗水都滴了下來,後背冷嗖嗖的直冒涼風。

他深感當時太過於衝動將村子屠光,並將此子天賦報知宗門,否則當時在荒坡相遇時一併殺了,也就沒有這後患了!

王梟龍看了看被斬掉在地上的胳膊,睚眥欲裂:「不行,此子必除,丟的場子也得找回來!」

PS: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的新書《妖荒夜》求收藏、紅票等……新浪微博@貓銳QQ群:167671621 王梟龍本為龍淵宗十二峰之靈鷲峰的弟子。

他將赤炎村屠滅殆盡后,急急忙忙迴轉靈鷲峰報信,在途中,偶遇同為一宗的戰天峰殿主殷天祥等人。

殷天祥見他神色慌亂,便上前將一干人喝住,王梟龍不敢隱瞞,便將發現鐘鼎神異及一個天賦異凜的少年之事逐一告知。

殷天祥略思片刻,使讓他在前面帶路,重返赤炎村,這才與韓星再次相遇。

沒想到這個熊孩子十分扎手,非但讓自己丟失了一隻胳膊,還連累同門險些喪命,現今連自家長老以「隱身藏靈」之術,煉入靈紋中的蠻荒遺種蛟雕的魂魄也給打傷了,這讓他回去如何交待!

更要命的是,本次在宗內長老面前失臉,而這個長老洽洽又是自家長老的對頭!

自已受傷事小,讓靈鷲峰顏面頓失那才是大事,只怕靈鷲峰的董長老得知后,能親自剝了自己的皮!

王梟龍現在是滿腦門黑線,顧不得那麼多了。他雙眼充血,連連厲叫,忍痛用剩下的一隻手將身後背負的風雷劍撥了出來,催動全身混元戰力注入劍中。

他帶著一股森然的殺意,左掌赤紅向前拍出,風雷劍脫手而出,化成無數血芒,直刺青天!

風雷劍上下翻飛,如厲電破空,一股凌厲到極點的威壓鋪天蓋地般的瞬間縱躍而下,眾人只見─團刺目的劍光直撲韓星而去。

全場一片愕然,均知王梟龍這是發狠了,竟不顧宗門網路天才之令和修真之人與凡人相爭不得動用法寶的禁令,要取這孩子的性命。

誰都知道風雷劍乃中級靈器,這招「萬劍斬仙」乃是王梟龍的看家底牌,不到性命悠關時刻決不會出手。

怎麼,對付一個熊孩子連靈器都用上了?這他娘的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卧槽,太特么丟人了……這簡直就是打修真者的臉啊!

靈鷲峰的人今次算是栽了,折到了一個孩子手中……

在場的所有的修真者頓感老臉一紅,恨不能挖個老鼠洞鑽進去!

王梟龍以黃級戰者第四級修士的修為配以靈器,去斬殺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俗人,在同門面前,連他自己都感覺到實在是臉上無光!

可見這熊孩子的表現太過駭人,自已又與他結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若留此人在世上,一旦步入修行,成長起來,只怕今後的日子他都要在噩夢之中度過了。

所以他決定,拼著違抗宗門的法喻,那怕事後自己付出被宗門責罰的天大代價,都一定要讓這孩子死在這裡!

韓星雙眼圓睜,對他而言,這就是一場死斗!

他體內的戰意和荒古血脈固有的殺戮血腥己全部爆發,面對這凌風怒斬而來的赤色長劍,眼神之絕無一絲畏懼與動搖!

他要用手中的半截殺豬刀為報大仇而拼盡全力!

劍末到,劍意己到!

風雷劍的劍芒形成的巨大劍威讓韓星劇烈的喘息著,他知道與這個級數懂修行會法術的人對敵,雖能僥倖勝一時,但最終的結局就是拿雞蛋往石頭上碰,自己無疑於找死!

但那又能怎樣,縱然戰死,也比苟活強吧!

雖此仇未能當場得報,但自已己儘力了,能對的起爺爺與眾多死去的村民,他業己重創了仇人,雖死無惜!

看著韓星絕不退縮和視「仙人」若無物一般的表現,這讓原以為靈器一出韓星就會抱頭鼠竄的人,驚詫的一地眼球亂蹦彈!

「這孩子內心太強大了……定成大器,留著將來自己又多了個競爭對手!」

「這還了得,一個俗人,連『仙人』都沒放在眼裡,殺,必須殺!」

場上這些自持清高的修真者們,終於在凡人面前把『仙人』的最後一塊遮羞布徹底扯了下來,都恨不能讓王梟龍快些將他一刀二斷!

唯獨有一人雙眼灼灼,看著韓星,眼神中滿是憐憫、愛惜之意。

就在風雷劍光芒爆舞,當空炸射,如一條銀龍張牙舞爪,咆哮著要將韓星開膛破肚之際……

突然,有一粒石子迎了上去,那石子似乎蘊含了最精純地先天內家功力,奔掠衝來,與風雷劍撞到一起,生生將王梟龍全力刺出的一劍給盪在了一邊!

隨即傳出一聲斷喝:「住手!王梟龍,斬殺一個普通俗人,竟使出師門不傳之秘,你還嫌丟人不夠嗎!他可是追查鐘鼎之秘的最後一名活口了……難道你還要殺人滅口?」

說話之人,正是站在中間的那一位身著黑衣長袍的男子。

「混蛋,還不退下!一個外門弟子竟敢在戰天峰戰力殿殿主面前擅自生殺,難道你不想活了嗎!」人群中,另一位老者上前指著王梟龍痛罵道。

滅口?是我特么的差點被這熊孩子滅了口吧!

王梟龍對長老發的話,不敢不聽,他揮手間忍痛收起了風雷劍。

他抗爭道:「我這邊被他連傷二人,難道就這麼放過他嗎?不行,絕對不能放過!」

「混賬的東西,你這是在威脅殿主嗎?」

「以下犯上,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一股無形的混元戰力威壓普天蓋地從那老者身上散發而出,襲向站立在不遠處的王梟龍。

「住手!」黑袍男子低喝一聲,抬手揮出一道混沌色的五色光華,將那老者發出的混元戰力給擋了回去。

「殷殿主!」老者不解的看向黑袍之人。

「玄燈護法,看在他呈報遺寶線索和發現此子有修鍊天賦的份上,放過他這次吧!」戰力殿殿主殷天祥目露精光,看了那長老一眼,低聲說道。

「是,屬下知錯了!」老者對黑袍之人明顯充滿了畏懼,躬身而退。他明白,在沒弄清赤炎村發現的破鐘鼎是不是荒古仙域開裂衝出之物,殿主殷天祥是不會再讓雙方有所損傷!

「哼,此子臨戰經驗不及加之又沒修為,若能步入修行之途,不出十年,就算你在最強盛的狀態之下,也未必就能匹敵,否則,你焉是他的對手!」

殷天祥的話,讓參加屠村的五個人心中同時狠狠一跳!

片刻后,殷天祥冷冷看了王梟龍一眼,猛然抬首,心中已然有了決斷。

「待我查明真像,再定生死!」

戰力殿主殷天祥黑袍鼓裂作響,背伏雙手,一步向前,要定韓星的生死!

一時間,全場突然安靜了下來,只剩下那燃燒的房屋發出噼里啪啦的木柴裂爆的聲響,還有眾多人緊促的呼吸聲。

「讓開!」

殷天祥眼中冷芒一閃,這份緊張詭異的氣氛被打破,而眾人聞言皆是很自覺的讓開了腳步。

只見他身形晃動,手腕一翻,己經欺身而近,還沒等韓星反映過來,單掌已抵到了他頭上。

殷天祥掌心中一絲絲勁力瞬間融入到了韓星的百匯穴中,並快若閃電般的用另一隻手將其全身骨骼摸了個遍。

韓星被這人鬼魅般的動作驚呆了……

一時間,他只覺得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從自已頭上進入到了體內,瞬時間人己動彈不得,而這股能量波動順著奇經八脈快速遊動,卻遇到了自已經脈力量的反衝,稍一滯留又滑出了體外。

眼見殷天祥將手從自己身上移開后並退了回去,韓星不由的怒目而視!

「好凌厲的眼神,好重的殺氣!」

「為何此子能令自已血液沸騰?有種如臨荒古凶獸的感覺?」

殷天祥暗暗心驚,此子生就戰龍之骨,天賦異稟,修行天份極高,只是不知為何奇經八脈堵絕,而且身無戰魄。按理說這種絕脈無魄的體質只能是終身殘廢,只是卻不知他身上的戰力依附從何而來?真是怪異,難道是個異數?

「小子,你可知道,按照修鍊天賦等級劃分,你至少已達四品以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