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依舊一動不動的看着對方,這個傢伙的氣勢很可怕。

“你的鮮血一定很甜,我等着你來!”

那個傢伙竟然舔着嘴脣,一雙眸子帶着攝人的光澤。

雲天微微皺眉,這真是不用他動手,他們自己就送上門來。

“會有機會的!”

來自於高手的挑釁,讓雲天也有些熱血沸騰。

這個傢伙給他的感覺,總帶着一種致命的威脅。

很明顯,兩個人都感覺到了對方的強橫。

一旁的蠻熊此時弱的和瘦皮猴沒有什麼區別了。

“給他多加點,吃飽了纔有力氣!”

就在這時,他竟然對着推着車子的囚犯說道。

那幾個囚犯,立刻從餐車的另一個位置,拿出一大塊牛排放在盤子裏,順着下面的縫隙遞了進來。

這一塊牛排,在外邊並不算什麼,但是在這裏,卻是非常豐盛的大餐了。

尤其是在他的刻意剋扣下,他們很久都沒有見到這麼大的肉塊了。

但這牛排可是給雲天的,別的囚犯也僅僅只是看看,吞嚥着口水的他們,可不敢有什麼過分的舉動。

“謝啦!”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還有幾分豪情,雲天微笑着點了點頭。

“多吃點吧,很快就沒有吃飯的機會了!”

那個神祕的男子說完,頭也不回的向着遠處走去。

小號手急忙端着那塊大牛排,送到了雲天的面前。

弱肉強食的監獄裏,拳頭就是王道,就憑雲天的武力,沒有人敢不服。

“他是什麼來頭?”

看着那還帶着血絲的牛排,雲天好奇的問道。

這裏怎麼突然出現了一個如此厲害的傢伙呢。

“我們都叫他瘋子,據說他是一個國際傭兵的隊長。”

小號手急忙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全部說了出來。

送葬者傭兵團的團長,單單聽到這個名字就已經不得了了。

屬於國際一流水平的傭兵團團長竟然深陷圇圄。

看起來這個沙漠監獄還真是藏龍臥虎之地。

雲天越發的覺得,這裏還蠻有意思的。 吃着還算是不錯的牛排,雲天聽着之前的牢頭蠻熊的話語。

這監獄也是一個封閉的世界,在這關滿了罪惡之人的地方,也有着不同的等級。

如果單算犯人的話,那麼最好的肥缺並不是牢頭。

而是負責給六個區送飯的負責人。

且不說可以住在單間,不用和其他犯人擠在一起。

更是有足夠的食物來源,所以可以說,b區所有人都想要做到這個位置。

但是,凡事都有規則,這裏的規則也很簡單,就是武力最強的人,就可以坐上這個位置。

在每次監獄裏的擂臺上,決出的王者就擁有這樣的資格。

這個瘋子,來到沙漠監獄已經有半年了。

當他來的第一個月,就幹掉了之前的擂主。

而且還是在擂臺上,將他活活打死,如此的狠毒,讓所有人都感覺到畏懼。

按照監獄裏的劃分,其實還有很多幫會存在。

曾經的擂主幫會,自然不願意失去這樣的肥缺。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坐上這個位置,就可以讓自己幫會的人吃得更好。

於是又派人去挑戰,可依舊被活活打死。

如此的兇殘,頓時讓監獄裏所有人都談之色變。

瘋子的名號,更是讓他們感覺到一種威脅。

忍氣吞聲的日子裏,接二連三還有人試圖撼動他的位置。

後來雖然都沒有被打死,但也是躺了好久。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你也挑戰過吧?”

愛你在離別時 雲天聽完,頓時有了注意,只要坐上這個位置,豈不是可以自由出入六個牢房。

“是啊,只不過技不如人,這個傢伙簡直就是瘋子!”

一提起那場戰鬥,蠻熊還有些心驚肉跳。

如果不是他趁着昏迷前躲開的話,恐怕也會變成一具屍體。

這個傢伙不僅戰鬥能力很強,更可怕的是他那股拼勁。

尤其是進入到瘋狂狀態後,他真的是不顧死活的打鬥。

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最怕就是這種不要命的。

簡直猶如一心求死的雄獅一般,和他對戰過的幾個拳手也都是躺了好幾天才能走路。

“老大,你倒是有機會試一下,你那麼厲害,一定可以的!”

小號手不忘拍馬屁的對着雲天恭維道,雲天的實力,他可是親眼見過。

三拳兩腳就把這些人打趴在地,那份勇猛可見一斑。

“是啊,要是能夠頂替了他的話,以後就可以大魚大肉了!”

蠻熊也急忙點着頭,那個位置可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存在。

“對啊,如果我被打敗,你還能趁機落井下石,搶回這張牀吧?”

雲天將最後一塊牛排塞進嘴裏,一臉冷笑的看了看蠻熊。

別看這羣人現在是對自己客氣有加,一旦自己落難,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這個瘋子絕對是一個勁敵,和他對戰或許真是要使出看家的本事。

“我們不敢,老大這麼厲害,只需要一根手指就可以把他們都搞定了。”

對於雲天的懷疑,他們當然不會承認。

但別忘記,這裏可是沙漠監獄,而眼前這些傢伙,身上的刑期可都不少。

紅色莫斯科 能夠進到這裏來的,就沒有一個是好人,他們說的話,又怎麼可能有信譽而言呢。

“睡覺,都別煩我啊!”

雲天冷哼一聲,他現在已經漸漸的適應了這個監獄的規則。

作爲老大,你就必須橫點,而且這些人也都是罪有應得,否則又怎麼會進入這裏呢。

“老大要睡覺,都給老子安靜點!”

一聽雲天要睡覺,小號手立刻大聲的吼道。

其他的囚犯立刻不敢說話,雲天剛纔也看到了,幾個被欺負的傢伙連飯都被搶走了。

瘦皮猴自然就是其中自已,乾瘦乾瘦的他,那胳膊好似隨時都會斷掉一樣。

但云天可不是聖人,更不可能在這充滿罪惡的監獄裏挺身而出,主持所謂的正義。

惡人自有惡人磨,監獄這種地方,在犯法之前就應該想到是什麼鬼樣子了。

翻了個身,雲天確實累了,很快就進入夢鄉的他,睡的很舒服。

小風涼涼的吹過身體,這沙漠的氣候是白天熱死人,晚上冷死人。

所以他們每個人都有一牀被子,用於夜晚遮風的。

瘦皮猴現在抱着的,就是他尿溼的那牀被子了。

輕微的響動,讓熟睡的雲天睜開了眼睛。

雖然沒有什麼威脅,但是這細小的聲音依舊逃不過他的耳朵。

這聲音是從他的後背方向傳來的,雲天疑惑的扭頭一看,頓時嘆了口氣。

“老大,我不是故意吵你的,就是這傢伙太厲害了!”

二號牀的蠻熊,急忙一臉笑意的對着雲天說道。

此時坐在牀頭的他,叉着腿,膝蓋下面跪着的,不正是小號手嘛。

“靠!”

雲天頓時感覺到一陣噁心,這種搞基的場面可不是他一個直男能夠接受的。

不過很明顯,這牢房中也不止蠻熊一個人在弄這種骯髒齷蹉的事情。

“老大,要不要試試啊?我可是很在行的!”

小號手的聲音從雲天的身後傳來,那帶着嗲聲嗲氣的聲音真是讓人汗毛倒豎。

喬木思南 “如果你再敢廢話,我就打斷你的四肢!”

雲天頭也不回,恐怕牆外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這監獄之中的齷蹉。

有了雲天的警告,小號手當然不敢再多說什麼,監獄之中的第一個夜晚,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度過的。

當空氣開始變得炙熱起來,這也證明第二天的到來。

睜開眼睛的雲天,無奈的伸了個懶腰。

這種鬼地方,簡直就是地獄一般,真不知道李清揚,爲什麼要來到這裏。

如果他不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覆的話,雲天一定會打爆他的鼻子。

早餐很快就被送來了,只不過這一次瘋子並沒有跟隨。

按照蠻熊的講話,有酒有肉的日子,沒有人願意早起。

尤其是住在單人間裏的瘋子,不僅有享之不盡的食物,更有隨時用水的權利。

“老大,你不準備挑戰嗎?”

小號手端着早餐,送到了雲天的面前。

這份特意加了兩個雞蛋的早餐,據說是瘋子特意吩咐的。

看樣子,這傢伙是認定雲天是一個可以對戰的對手了。

但是按照規矩,擂主只能守擂,不能主動發動挑戰。

“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

看樣子,瘋子是看上自己了,當然雲天也準備和他一較高下。

只不過自己剛剛到來,還有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呢。

所以他可不準備一下子就鋒芒必露。

“喂,你出來,有人探監!”

就在用過早餐,雲天還百無聊賴的坐在牀上的時候。

外邊走過來的塔格,一臉冷笑的對着雲天說道。

晃動着手中警棍的他,還拿着手銬和腳鐐。

出去的人員,都必須要穿戴這樣的東西,雲天此時也猜到,外邊應該有所行動了。

走到門口的他,身處了雙臂,任憑塔格銬住了他的手腳。

只不過,這傢伙的目光,卻帶着一種色迷迷的感覺。

“小子,我很快就會寵幸你的!”

隨着監獄鐵門的開啓,雲天走出了牢房,而塔格卻一臉笑意的說道。

“你最好別亂來,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雲天冷冷的看着塔格,自己一進來竟然就被一個男人看上了。

這件事情如果被潘瑤和唐曦知道的話,恐怕兩女會笑死的。

尤其是牛博宇那個傢伙,一定會大嘴巴的和所有人都講述一邊。

“你別囂張,副監獄長現在住院了,沒有人罩着你了。”

塔格一臉冷笑的用那粗粗的警棍狠狠的通了雲天屁股一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