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愛情是變了嗎?

公孫婉兒才不相信,她十分相信封漠的,她也覺得自己是十分了解封漠的。

可能,那個夢境是假的吧。

都是夢神製造出來的假象嗎。

神界已經是開始籌備這凡界進獻大禮了。

是由神后親手操辦。

這雲夢瑤自然也是參與其中了。

時空之頭號玩家 這雲夢瑤只要是不作妖,她的心裡就不舒服了。

她又想要對付公孫婉兒了。

但是,她知道,這個大禮是不可以出任何差錯的。

於是,她只能是小小整一下公孫婉兒了。

便將這擺放花燈煙火的小事交給了公孫婉兒。

這守護神擺放花火,真的是要成為千古奇聞了。

雲夢瑤帶著許多仙子來到了星宿神殿。

她悠閑地坐了下來。

公孫婉兒笑道:「不知頌妃怎麼會大駕光臨到我這寒舍來呢?「

雲夢瑤誇張地說道:「這怎麼是寒舍呢?這可是我們神界守護神的大殿呢。您可是守護神啊,是神界之上最為尊貴的神呀。我在您的面前那可是不值得一提。「

當時公孫婉兒聽到雲夢瑤這麼說的話,就知道雲夢瑤的心裡又有什麼鬼主意了?

現在凡界進獻大禮的儀式是要開始,而且這件事是所有神都與目共睹的事情。 難道這個雲夢瑤是想用這件事情來迫害自己,她不會是這麼傻吧,這麼重要的事情,她居然也想拿來作妖,那她雲夢瑤的勇氣可真是可嘉呀。

這要真的出什麼事情的話,這神帝第一個找的應該就是神后吧,要是神后被處罰的話,這個雲夢瑤都能得到什麼樣的好處呢?

她應該不至於這麼傻的吧。

所以,公孫婉兒猜測到了,這個雲夢瑤可能只是想來嚇唬一下自己,她也是不敢拿這件大事來做文章的。

但是,公孫婉兒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雲夢瑤覺得通過這幾天的接觸,自己是已經是十分了解這個公孫婉兒的。

她覺得公孫婉兒的氣性很高。

公孫婉兒看著這樣故作委屈的雲夢瑤,便覺得她是十分噁心的。

但是,現在的公孫婉兒學會了隱忍。

她壓制住自己心裡的怒火,就想看看這個雲夢瑤她到底是想要幹些什麼事情出來。

只聽這個雲夢瑤講道:「哦,對了守護神。我這有一件大事,實在是難為我了呢。哎呀,我知道我與守護神您之間可能是有什麼誤會吧。但是,我們都是知道守護神明的宰相肚子能撐船呢,對誰都是寬容的。想必守護神是已經不會跟我計較了吧。我也相信守護神您一定是會幫我處理這件事的吧!「

公孫婉兒微笑著,她壓抑住自己心裡的怒火。

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忍著。

千萬不能剛。要是她現在還是那麼剛的話,最後傷害的只會是自己以及是自己身邊的人罷了。

公孫婉兒淡定地喝茶著。

雲夢瑤倒是覺得十分意外。

這個公孫婉兒怎麼不像以前那樣了呢。

要是在以前,她早就是跟自己干架啦。

看來,這個公孫婉兒是怕自己了吧。呵呵,活該。

對啊,受了這換皮的痛苦,還有幾個是能站直了自己腰板的。

這個公孫婉兒的骨頭再硬又能怎麼樣呢。

這下子不是還是被自己治的服服帖帖的嗎!

雲夢瑤依舊是裝腔作勢地說道:「哎呦。就是擺些花火了。我的那些仙子手腳都笨,這審美也不怎麼樣。我覺得守護神,您的眼光不錯啊。我相信,守護神一定是可以把這件事情辦好的呢。「

雲夢瑤已經是將這個花火的名單放在了桌子上。

她還補充道一句話:「對了。這件事,我已經是和神后說過的了。「

公孫婉兒立馬是答應了這件事情。

女神的無賴高手 這一口答應是雲夢瑤根本就沒有想到過的。

她本來還想羞辱一下公孫婉兒的,卻沒有想到公孫婉兒居然是立馬答應了。

這可是一點都不按常理出牌啊。

雲夢瑤頓時是沒有下文可以接了。

她只好是無奈地說著:「你可要做好了。「

公孫婉兒立馬微笑,點頭,表示一定是全力配合呢。

這麼一來,雲夢瑤那是更沒有辦法作妖了。

她只好是無趣地離開了星宿神殿了。

這一路上她都是想不通,為什麼這個公孫婉兒性子會改變得這麼大,這麼快呢。

一個仙子回答道:「想必是她怕了吧。「

其實,公孫婉兒一點也不害怕。

只不過是經歷過生死的人,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活了。

仙子還是有些害怕的說道:「她不會是想耍炸吧,想把這火花全部搞亂,到時候這大禮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就不好了呢,這時會牽連到神後娘娘的。「

雲夢瑤笑著說道:「放心吧,我已經是有了對策,當她擺放火花的時候,我就一直跟在她的身後,我叫她放哪裡她就要哪裡。「

就在這個時候,奶媽倒是跑了過來。她神色有些驚喜,急忙是說道:「岩兒終於是會叫娘親了。「

這麼一說,可是把雲夢瑤高興壞了,她可能覺得這個孩子還沒有傻吧。

看來孩子還是有救的,他在神醫的治療下是慢慢的恢復了一些智商。

這會講話就代表這病情是有所好轉的,雲夢瑤當然是是十分欣喜的,她急忙是讓人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風華頌。

這些日子以來,風華頌一直都不待見雲夢瑤。

如今是剛好借孩子的好轉,讓風華頌來看看自己。

當然雲夢瑤還是有別的心思的。

她急忙是讓奶媽去準備的藥物了。

她打算是靠著今晚可以再生一胎,只有再生一個孩子才可以讓雲夢瑤重新獲得風華頌的重視。

雲夢瑤已經是計劃好了。

但是她沒有想到這一幕都已經是被雲芙蓉給知道了。

小悠問道:「我們應該要怎麼辦呢?我們要破壞?「

雲芙蓉搖了搖頭說道:「隨意吧,她想幹嘛就幹嘛吧。反正即便她折騰的再多,她最後想要的那個東西也永遠不會她的。「

就在這個時候,公孫婉兒和紅衣前來探望雲芙蓉啊。

聽到這個消息后,雲芙蓉立馬是又躺在了床上,假裝自己的傷受的很重的樣子。

小悠更是立馬掉了眼淚出來,顯得十分的難過傷心。

公孫婉兒一進門便看到了如此悲慘的樣子,她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她更是帶來了許多物品,送給了雲芙蓉。

「這份恩情,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公孫婉兒發誓往後一定會將這份情誼還給雲芙蓉的。

公孫婉兒一直都是一個有恩報恩有怨抱怨的人,如今雲芙蓉對自己有著天大的恩情,往後誰要是敢欺負雲芙蓉,那就是將刀子架在了公孫婉兒的脖子上一樣。

雲芙蓉一直說著沒事,這都是為了報蘇神對自己的恩情啊。要是沒有蘇神的話,自己早就是死了無數遍了。

雲芙蓉聲淚俱下,公孫婉兒也是難過的很。

紅衣倒是注意到,這桌子居然放著了一小盤醬鴨。

這雲芙蓉身上被打了那麼多雷電,她的身上肯定是留下了許多的傷口,她要是再吃點醬油,這身上的傷恐怕是有留下疤痕的吧。

這對一個女生來說一點也不好。

紅衣正想提醒,但是她轉念又一想,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

她懷疑雲芙蓉了。

之前,水神便是跟自己說過,這個雲芙蓉並不是一個好惹的傢伙。他很有可能是人面獸心,這表面上和心裡的,可能想的根本就不一樣。 閻王雖然總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但是他其實是已經看透了這眼前的一切了,他覺得封漠才是真正的愛公孫婉兒的,以前的那個蘇婉早就已經是隨著換皮的時候就死掉了。

閻王說著:「要是我是你的話,我會想辦法讓公孫婉兒再次回到凡界的。凡界才是她最快樂最幸福的時光。「

紫淵劍說著:「是我覺得,蘇神只有跟風華頌在一起的時候才是最為幸福的。那時候的蘇神是如此的開心快樂。只要她看見風華頌的時候,她的世界便明亮起來了。而且我也是看見過風華頌愛蘇神的樣子,我覺得那才是真正的愛情。「

閻王:「對呀,你見過頌神愛蘇神的樣子。所以現在可以確定他不愛她了。你覺得他還愛他嗎?如果愛蘇神的話,他那日又怎會眼睜睜看著他受罰呢?那是多大的痛苦,難道你不知道嗎?換皮沒有任何麻醉的情況下是多麼痛苦,難道你不知道嗎?「

紫淵劍心頭一驚,他往後退了半步,手心已經冒出了冷汗,手指微微的顫抖著,他覺得閻王這句話說的有道理,但是又沒有道理。

紫淵劍依然在替風華頌辯解著:「他這麼做都是為了大局,他現在的隱忍就是為了成就未來的幸福。「

閻王傻傻的笑了一下說道:「頌神口中說的幸福,只不過是他認為的幸福罷了,而並不是蘇神想要的幸福。你知道蘇神想要什麼嗎?你根本就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如果是封漠的話,他一定不會讓公孫婉兒受換皮之苦,他寧可在那一日跟著她一起死去,他也不會為了顧全什麼大局而讓她受到如此的滅頂之苦。「

紫淵劍很是震驚,他突然覺得是自己錯了,自己就不該相信那個風華頌的話。

閻王說道:「因為在封漠的心中,公孫婉兒便是他的大局。「

閻王越說越激動。

他已經是好言好語勸過他們很多遍,可是他們就是聽不進去,他們覺得自己所做的都是為蘇婉好,其實都只不過是為了滿足他們自己的虛榮心,或者是他們自以為的幸福感。

「算了算了,不怪你了,誰讓你只是一把劍呢。「

閻王突然又變得溫和起來了,臉上又掛起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顯得十分的隨和滑稽。

這閻王變臉的速度也實在是太快了吧,唉,果然他才是這個神界中最聰明的神,因為他的這個性格才讓他免受了很多的懲罰災難。

也許閻王說的才是正確的。

紫淵劍的心已經是開始慢慢的動搖了,他望著那個雲端。

那一日,公孫婉兒就是從這雲端上跳下去的,她只不過是為了想救封漠罷了,便可以如此的奮不顧身。

而且,在凡界雍關城懸崖的時候,封漠也是奮不顧身的去救公孫婉兒,這樣的情義又怎麼能說是虛假的。

這樣即便他們之間只有半年的情誼,也是風和頌與蘇神之間千年之情無法替補的。

紫淵劍突然是想改變自己的陣營了。

或者他應該把這些事情告訴公孫婉兒,讓她有知情權。

但是,閻王覺得並不需要把這些事情都告訴公孫婉兒,因為她知道的越多她便會越痛苦。

……

這大殿上,一位穿著紫衣的女子正在擺放著火花。

這個人便是公孫婉兒了。

她正在十分辛苦的擺放著這些火花,而且雲夢瑤就跟在她的身後,對自己指指點點的。

「這花可不能擺在這個地方呢,你應該擺在那個地方啊。「

「還有啊,這一個不能擺在這,要擺在那呢。「

「這盆火花都沒有擺正了,你再稍微往那邊挪一挪。「

「唉呀,那盆擺的不行,快把它給擺過來。「

……

雲夢瑤就是這樣子一直挑剔著。

她怎麼做,雲夢瑤都是看她不行的。

雲夢瑤現在十分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她是想看到公孫婉兒十分卑賤的樣子。

當然,她也是想讓公孫婉兒知道自己的厲害,讓公孫婉兒以後不要再隨便地招惹自己了。

雲夢瑤更想的是看到公孫婉兒發火的樣子,因為只要她一發火,雲夢瑤就可以借題發揮了。

到時候,又找一大堆的理由懲罰這個公孫婉兒。

但是公孫婉兒怎樣都不會發火,因為她已經將心裡的怒火都往下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