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誰都沒有大聲說話,都刻意的將聲音壓低了許多。

『我知道穎兒你怪我,可當時那種情況,如果我不那樣做,我們倆都活不下去的,你為什麼就不能理解!』韓少功被錢穎的態度弄得有點煩躁,然後深情不再。

『我說了我現在是錢夫人,我的男人是老彭!』錢夫人站了起來,扭動著胳膊想抽出自己的手。

『夠了,你們只是逢場作戲而已,你難道還當真了!你忘了當初我們是那麼相愛了嗎?我們都當對方是自己的彼此!』

『再說,就他現在的樣子,還怎麼保護的了你,你放心現在我已經有了足夠的力量,我已經可以保護你了,回來吧,回到我的身邊來吧!』

說著話韓少功手上用力一拉,立刻只是普通人的錢穎就向他懷中跌去,然後看著錢穎因為站立不住胸前的波動,韓少功的眼睛仿若冒起了一團火光。

『你放手!』錢穎氣急,另一隻手揚起向著韓少功的臉上扇去。

『啪!』的一聲,一個是不相信對方會真的打自己,另一個則是以為對方會躲過去,然後這一巴掌那個扇的結實。

『穎兒你!』韓少功先是不敢相信,繼而臉上閃過一絲羞怒,雙手抓著錢穎的手向她背後一推,張開嘴就向著錢穎的臉上吻去。

將兩隻手納入自己的掌控后,韓少功空出的一隻手就在錢穎凹凸有致的後背處遊走。

『唔……!』錢穎拚命的扭動身體,但卻始終掙不開韓少功的束縛,反而因為扭動更是撩起了他的慾火。

『穎兒,你很想是吧,那個老東西已經成那樣了,怎麼可能滿足你,來吧回到我身邊吧!』韓少功氣息粗重道,火熱的鼻息噴在錢穎的臉上。

卧室走廊外面,聽見剛才巴掌聲音的兩個男人突然向裡邊走來,邊走邊問道;『夫人,裡面沒事吧?』

被這聲音一打擾,韓少功手上的動作一靜,而錢穎藉機用力的來了一下膝頂,趁著韓少功因疼痛鬆手的瞬間,錢穎直接脫離了他的懷抱。

『你們進來一下,送二當家的出去時叫一下張敏,就說我要幫大當家的擦洗一下身體!』錢穎快速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邊收拾邊對著外面說道。

聽見錢穎的話,韓少功眼神變了,深深的看了錢穎一眼就轉身向外走去,但臨轉身前,他看著錢穎的眼睛,無聲的說了一句話。

『我一定會重新得到你,誰也不能阻止我!』

錢穎又恢復了自己平靜的一面,然後淡淡的看了一眼韓少功,什麼都沒說就轉身去照顧躺在床上的大當家。

韓少功走出卧室,對著兩個迎上來的男人淡淡道;『你們留下照顧大當家的,我去通知張敏』,完了繼續孤身向外走去。

甬道里韓少功看見了靠在牆壁上的張敏,不等她張嘴說話一把就將她推在了牆上,然後頭深深的就埋了下去,良久抬起頭才在她耳邊說了這麼一句;『晚上來我房間,進去吧!』說完揚長而去。

本來韓少功滿臉都是不爽,但出了張敏所在的甬道后,來到外面他又恢復了自己基地二當家的一面,對著在甬道外等候自己的三人一揮手,就直接向著秦思宇車隊所在的方向走去。

此時秦思宇一行已經安排好了路線,就打算過一會啟程,然後就看見了向著這邊而來的韓少功等人。

『二當家的還有事?』秦思宇站在了車下,然後看向了走來的韓少功。

『沒有什麼其他事,就是專門再來感謝一下秦隊長,謝謝你們剛才的義舉!』韓少功和煦的笑了一下。

『又沒有幫上什麼忙,不必這樣的,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上路了,希望今天可以順利找到落腳點!』秦思宇自嘲道,但心裡已經對韓少功看清了許多,畢竟大當家的密室距這邊還在秦思宇的感知範圍內。

韓少功聽了秦思宇的話不置可否,但他的目光卻著重在車隊中看了幾眼,然後才像是關心似的問道;『哦,已經要走了,那你們的路線怎麼走,你們打算從那邊繞過梅山?』

『東邊吧,東邊路相比於西邊還是近一點!』秦思宇隨意的回了一句,並沒有告訴他們他打算走哪條路。

畢竟江南這邊的道路實在廣泛,大到國道省道,小到縣道鄉道以及便民道路,甚至還有環山道這樣的旅遊路線可以行駛,所以秦思宇的說法很籠統。

『行,既然你們已經規劃好了,那我就不耽誤你們趕路了,一路順風!』 軍婚綿綿:顧少,寵妻無度 韓少功退後一步,然後對著秦思宇揮手。

『那就謝謝二當家的了!』秦思宇回應,然後跨上了副駕,在車輛轉彎時對其再一起點了點頭。

『大哥…!』邊上趙劍看見秦思宇他們車隊已經駛出,立刻上前一步,但他剛說出了一句就被韓少功制止了。

『等他們走遠再說,防著他們有特殊聽力進化者!』韓少功臉上笑容不變,但嘴角卻發出嗡嗡聲。

『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了我馬上就去安排!』趙劍臉上一喜,然後轉身就向另一邊走去,那裡就是他那一支小隊的駐地。

『大哥,這樣會不會太冒失了?』邊上廋麻桿李斌擔憂道。

『為了安全起見他們一定會走環山道,趙劍會在那裡伏擊,而且那裡沒有詭異,以趙劍手下人的能力,就算有什麼變故也能應付,再者我們後面對付老三,有用得著這些東西,白送上門的幹嘛不要!』韓少功冷漠道,全然沒有了之前的偽善。

很快,在秦思宇他們駛離五分鐘后,一行四輛改裝車轟鳴著駛出俱樂部,從另一個方向向秦思宇他們前面截去,而在車上,趙劍正抱著一桿近一米五長的黑色槍械在閉目養神。

而在他身邊,同樣的槍械還有四隻,赫然組成了一支狙擊小隊。 第四百一十四章秦思瑤、施倩、婁清芸

眾人將事情確認清楚后,秦思宇就示意這邊沒事了幾人回去休息,同時也將白貓埃迪卡拉趕離了自己的房間,然後自己躺在了床上閉著眼睛假寐。

剛才雖說跟幾人已經確定了後面的大致方向,但說實話秦思宇心裡真的沒譜,而且此去長安還有近七百公里的直線距離,算上一些路不能通行,再加上還要穿越秦嶺山區,所以綜合算下來,最起碼還有上千公里的路程。

而自申城到江城這一千多公里,秦思宇他們走了近五個多月的時間,一路上自春走到了秋,穿江過城翻山越嶺,幾乎是歷經了磨難。

屍潮、鼠群、大洪水,暴動、隱族、老柳樹,幾乎每一次都是險象環生,而在這一路上,有人加入隊伍,也有一些面孔永遠的消失,而最讓秦思宇感覺痛心的,莫過於他藏在內心深處的任憶曦了。

一想到那個女孩,秦思宇的心就一陣陣抽搐得生疼,眼前不時閃過那如畫的笑顏,閃過她的惡作劇,閃過她曾經的嬉笑怒罵的表情。

雖然他們認識的時間很早,互相之間也算是熟識,可那時他只是將她當作了妹妹一樣,因為她跟自己的妹妹秦思瑤,真的是一般大。

但因為後來他認識了程萌,然後去老師家裡的時間少了,相反任憶曦到研究所的時間卻多了起來,秦思宇現在細想了一下,卻突然發現自那時好像她就很少捉弄自己了,魔女的印象也只是因為之前的經歷。

及到末世后再相遇,因為那時雙方之間都有今天沒明天的,再加上戰鬥之後心裡放鬆之下,每一個人都需要傾訴那種脫離死亡的興奮感,漸漸的雙方之間就有了寄託。

而且在再次遇見之初,任憶曦就清楚的表達了對秦思宇炙熱的情感,那時秦思宇還刻意迴避了一下,但卻被她炙熱的感情融化了。

這一路走來,他們最開始的目的並不明確,就像當時在疁(liú)城倖存者營地一樣,那時候他因為老師的要求,在那邊逗留了近一個月的時間,然後直到任憶曦死去的那一晚,他才離開了那邊。

之後因為受傷他流落在了疁(liú)城周邊,登傷好之後他又帶著婁氏姐弟回到疁(liú)城基地,然後在看到留言后再趕去婁城基地。

再之後的風景區,新吳市、龍城,一直到了金陵城,因為齊明的事再耽誤一番,在這之前還因為遇見了吳琦,一時激怒下還去了趟潤城。

一直到現在的江城,在終於找到了妹妹之後,距離末世爆發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半年,想到這秦思宇不禁有點暗恨自己,同時也警醒後面路上必須要加快進程了。

想得越多,秦思宇只感覺自己的腦海越發的清明,然後好多的念頭紛至沓來,就像是一團亂麻一樣,總是理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後他乾脆不再去想,強制自己進入睡眠,因為江城的屍潮,註定了他需要插一手,只有這樣才能快速帶著妹妹離開。

慢慢的秦思宇進入了睡夢中,然後也不知道他們見了什麼,臉上竟然浮現出一絲絲笑意,使得陽光照射進來時,都沒有忍心驚動他。

另一邊秦思瑤在將自救會的所有人整頓好后,向著幾個一直跟著自己的姐妹,以及幾位一直支持自己的隊長解釋了一番,將所有的事情原委坦誠相告,然後也沒管對方是不是聽進去了,直接告訴了幾人自己的想法,就出門直奔秦思宇這邊而來。

而在她離開后,孫丞輝也立刻叫來自己的幾位心腹隊長,然後一番吩咐下去,幾人就離開了他的房間,消失在了外面的暮色中。

看著窗外的縷縷光線,孫丞輝的眼睛微微眯起,臉上浮現出一絲得逞的笑容,然後不知道因為想起了什麼,這一絲笑容消失,轉而是臉頰上浮現出一律陰霾,同時他一拳砸在了室內的牆上。

此時的天色已經慢慢放明,而在那一扇扇窗戶後面,擔驚受怕了一夜的江城倖存者們,才慢慢的拉開遮擋光線的厚重窗帘,讓那一縷縷晨曦驅散房間內的黑暗。

惡魔總裁的寵物老婆 就像是夜間覓食的鼴鼠一樣,一個個離開安全房子的倖存者,偷偷摸摸的出現在窗戶后,樓梯口、街角,用自己小心翼翼的眼神,一點點的看著這個略顯安靜的街道,直到確定了沒有危險,才走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而在秦思瑤與孫丞輝這邊在向下面人傳達命令時,在江城的普通辛存者慢慢開始一天的忙碌時,王者之拳的胡曉原,已經將一道道命令快速地傳遞到了麾下的每一個隊員的手中,然後一場場對於空白勢力區域的接受就開始了。

昨晚前往中央公園的幾支隊伍,為了保證對王者之拳的絕對壓制性,都將自己隊伍內的中堅力量全部帶走,而在戰鬥結束后,這些人一部分投靠了秦思瑤這邊,另外一部分則選擇向胡曉原這邊投誠,

所以今天對地盤的接收,主力就是這些剛剛投誠過來的人,而王者之拳自己的根本力量,幾大隊長麾下的精鷹隊員們,則開始趕回營房休整生息,準備為後面的大戰做準備。

底下的戰士休息了,胡曉原他們卻不能休息,凌晨的這一戰徹底的改寫了江城的勢力結構,而且因為自救會的偷襲,他們這邊也是損失慘重,戰後的清查也是刻不容緩的事。

同時,那即將到來的屍潮,他們也必須重新派人前去偵查了解,務必在屍潮來到江城城下時,拿到更多的有利情報。

秦思瑤趕到秦思宇眾人所在的醫院時,外面的天色已經徹底的明亮,而且因為凌晨下過雨的緣故,外面的天空顯得藍盈盈的,空氣中也不像前幾天那麼的悶熱。

向著前台的護士打聽了一下,秦思瑤就直奔秦思宇所在的樓層,路上路過一面鏡子時,為了不讓秦思宇發現她眼角的悲傷,還對著鏡子刻意的練了幾下笑容。

上到樓層上時,還沒等她敲門,樓層的隔斷防化門就被自裡面拉開,然後一個男人的臉就出現在秦思瑤的眼中。

看見是秦思瑤,男人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就為她讓開了身體,秦思瑤看了一眼男人,只記得是昨晚在哥哥的隊伍中,她應該是看見過這人。

既然對方也認識自己,她就沒有自報家門,感應了一下他的能量等級,發現是個二級進化者,就對他微微點頭致謝。

『隊長在走廊中后的七十九號病房,他現在應該還在睡覺!』看見秦思瑤對自己點頭,男人輕聲對她說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秦思瑤一愣,然後也輕聲的說了句謝謝。

離開門口,秦思瑤快步向著後面走去,就在這時她看見前面護士站那裡探出來一顆女人的頭。而那人看了她一眼,就又很快的縮了回去,同時那邊也傳來一陣噓噓的說話聲。

沒等秦思瑤走到那邊,一個女人自護士站走了出來,看著迎面而來的秦思瑤,笑著伸手道;『你就是我們隊長的妹妹秦思瑤是吧,你好我叫施倩!』

『我是,你好!』秦思瑤驚奇於眼前女人的靚麗程度,然後也自然的伸出了手,跟施倩的手握在了一起。

『隊長現在正在休息,之前他已經勞累了好幾天了,再加上昨天他也受了很重的傷,所以現在還在睡覺,我們也沒有叫醒他,你現在過來要不先等一下,我先去叫醒他!』施倩款款說道。

『沒事,不用叫醒他,我輕一點就在旁邊看著他!』秦思瑤搖頭。

『行,那我帶你過去,對了你們一會跟婁姐說一下,就說我帶秦思瑤小姐去隊長病房了,免得她一會找不到我有叫我!』施倩對著秦思瑤說完,又轉頭對著護士站的兩個女人說道。

『嗯,你去吧,婁姐那有我!』護士站內一個女人對兩人點頭。

『你們這邊就你們幾個守在外面嗎,隊里的其他人呢,我記得昨晚你們人數不少啊?』秦思瑤前後左右再度看了看,略微有點皺眉道。

『昨晚上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只有我們幾個因為一直留在車上,所以倒是沒有什麼事,然後今天為大家警戒看護的任務就被我們主動承擔了,當然還有其她幾人,只不過她們現在還在給其他傷員包紮!』施倩眼睛轉了轉,心裡已經明白了秦思瑤話里的意思,但還是慢慢的回答道。

『你是誰,說話是什麼意思,還有施倩你不等在護士站,跑過來做什麼,不知道大家需要安靜嗎!』突然左邊的一間病房門打開,婁清芸一臉疲倦的走了出來。

此時她的全身已經布滿了星星血跡,就連額頭兩邊的頭髮,也因為被汗水打濕而粘在了臉上,看著出現在面前的二人,她的眼裡全是責怪。

『你們既然幾大主立進化者全都負傷修養,那就更應該加強這裡的防護才是,怎麼在外面就只有這麼點人,而且最強的一位才是剛剛達到二級進化者,你們有沒有將他們的安危放在心上!』秦思瑤毫不客氣的看著婁清芸道。

『正因為我們將他們的安危放在心上,所以才在確定了他們已經沒事後,才為其他受傷的隊員治療!另外說一句,你能上來是因為我們放你上來的,而不是你想上來就可以上來,你真當我們隊員受傷了現在好欺負嗎?』婁清芸絲毫不讓的看著秦思瑤。

『還有施倩,潘姐怎麼會讓她上來的,她是誰?』婁清芸刀子一樣的目光看向了一邊的施倩。

『他是秦哥的妹妹秦思瑤,你放她過去吧清芸姐!』小娟的聲音突然在婁清芸腦海中響起。

聽到這條消息,婁清芸的臉突然一紅,而此時施倩才急切的張嘴打算說話,卻被婁清芸突然制止了。

『抱歉,不知道你是隊長的妹妹,他現在還在沉睡,你要不要現在外面等一等!』婁清芸紅著臉不自然的笑道。

『怎麼,你又突然認識我了?』秦思瑤愣了一下,她本以為眼前這醜女人又要說什麼話,沒想到對方卻突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娟姐告訴我你的來歷了,抱歉之前沒有認出你來,昨晚我一直忙著替隊員包紮,也沒有機會看見你的臉!』婁清芸解釋道,而一邊的施倩就那樣安靜地站在兩人旁邊。

『原來如此,你們相當於有個活體雷達在,難怪這麼放鬆,我錯怪你們了,對不起!』

婁清芸一解釋,秦思瑤立刻明白了原委,既然自己錯怪了別人,便直接乾脆的就道歉,然後道;『我想去我哥的病房看看他,可以吧!』

『行,那就讓施倩帶你去吧,我還有幾個隊員要處理,就不帶你過去了!』婁清芸點頭,然後看了看施倩。

『我明白婁姐,我一定動作輕點!』施倩連忙點頭,然後帶著秦思瑤繼續向前走去。

婁清芸站在原地再看了一眼,然後趕緊又進了病房裡面! 第三百五十三章過梅山

有心算無心下,這場戰鬥沒有一點的波瀾,開始得快結束的也快,基本上就當趙劍的狙擊手就位時,就被早就準備好的幾人全部處理。

至於那些突擊隊員,先是小娟進行了一場精神突刺,在他們被大腦的突然眩暈打亂陣型時,劉勝候元與董瑞琪幾人同時撲出,快速將這些人擊暈在地。

等秦思宇一人背著幾條槍趕回停車點時,現場已經被眾人打掃乾淨,那些突擊隊員也被綁了起來,身上的東西全被掏乾淨了。

『思宇,這些人怎麼處置?』劉勝看見秦思宇過來,邊興奮的接下他身上的槍,邊指著地上的幾人問道。

『全部關在樓上吧,侯哥你跟董哥跑一趟,將鎮外他們的車趕進來,我們也打個劫再走!』秦思宇將剩下的一把大狙交給席偉,示意他拿到後面的車上去。

『不用了秦大哥,褚華兄弟兩已經過去了,現在他們正在向這邊來!』小娟站在一旁,聞言看著秦思宇道。

『既然這樣其他人都先上車,我們留下就行了!』秦思宇指了指在車邊上警戒的眾人道。

『行,剩下的交給你們了!』聞言方瑜幾女也不客套,直接魚貫走上自己所在的車輛。

沒兩分鐘,一陣汽車駛過的聲音響起,然後趙劍他們開來的幾輛改裝越野就停在了秦思宇面前,而褚華也收起了自己微微外放的氣機。

『隊長,這幾個可不太老實,發現我們過去還想著開槍,所以我擊殺了一位!』褚強從一輛越野車上下來對著秦思宇道。

『沒事!』秦思宇不置可否,然後就帶著幾人打開車門搜颳了起來。

等一切弄完,秦思宇幾人直接上車揚長而去,留下趙劍那些心中忐忑不安的手下在原地不知所措。

等了一會,眼見秦思宇他們不會再回來,還活著的三人立刻開始將地上的幾人解開,然後一伙人直接上車向基地開去,但他們註定是回不去了。

而離開的秦思宇幾人,也沒有發現在他們的身後,還遠遠的墜著一人,就那樣跟在他們身後一公里左右的地方。

他也不著急,雖然看著是在地上慢走,但不管秦思宇他們開車的速度快慢,他始終與秦思宇他們之間隔著勉強能看見的距離,就那樣遠遠的吊在身後。

慢慢的秦思宇他們走上了環山道,然後順著山腳下的梅山風景旅遊線路向前開去,而隨著時間,他們漸漸發現路不太好走了。

特種車的高度足足有兩米五左右,也就比此時的秦思宇高半個頭,但道路兩邊的樹枝高度就不一定了,或許是長時間無人打理,一路上不管是柳樹還是其它樹木,面向這邊的枝條全部伸到了半路上,嚴重阻礙了駕車幾人的視線。

微風吹動間,一枝枝柳條隨風擺動,樹葉也嘩嘩亂響,特種車就像是洪水中的中流砥柱,頂著這些東西不斷向前。

『娘的,這些樹枝可真煩人,弄的我什麼都看不清了!』劉勝不耐煩的咕囔道。

『你靠中間走吧,中間應該能強一點!』秦思宇也注意到這種現象了,但他一時間也沒有辦法,道路兩邊都有行道樹,只能走中間它們覆蓋薄弱的地方了。

而且此時,秦思宇的心神並沒有全部放在道路上,因為看見這麼多的柳樹,他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了申城醫院的一幕,也就是他找到任憶曦的時候,那時候他們遇見了一株變異柳樹。

此時在秦思宇的精神視野中,四周籠罩著看不見邊際的淡淡熒光,而在這些熒光中,他們所有人的生命磁場宛如一顆顆星辰,而在這些星辰中間,則又包含著兩顆巨大的太陽,那是他跟褚華二人。

秦思宇已經看得有一會了,但他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精神視野中四周一片安靜,安靜的就好像這是一片死寂的世界一樣,就跟之前一樣,發現不了任何其他生命體。

但只關注於精神視野的秦思宇看不到,他們窗外的風在慢慢變大,隨風飄搖的柳枝擺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同時山坡上的嘩嘩聲也越來越響。

就好像此時有兩股風,一股從車隊前面向後面吹,一股自山上向山下吹,而風眼處就是秦思宇他們車隊所走過的地方。

火紅的太陽下,風越來越大,慢慢的從迎面的微風變成了輕風,然後變成了大風,揚起了道路上的塵沙。

『嘭…!』

一聲輕響,正在行駛中的特種車車身突然一抬,然後又使勁向下回落,將座位上的眾人都彈了起來。

『咚!』

秦思宇個子太高了,汽車彈起時整個腦袋直接毫無防備的被彈起撞在了車頂,發出一道輕微的沉悶撞擊聲。

『怎麼回事?』秦思宇睜開了眼睛,然後看著劉勝疑惑道。

『我感覺有點不對勁,這麼熱的天,那突然來這麼大的風!』劉勝顧不得看秦思宇,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車前。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