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有疑惑,但許小刀還是很聽話地把所有藥丸都給發完,接著在林飛的注視下,和其他人一起把藥丸給吞下去。

效果立竿見影,獵豹突擊隊的隊員們才剛剛服下藥丸不到三分鐘,就已經全部都覺得剛才的傷痕全好了,並且精神狀態什麼的,都瞬間恢復到從前。

甚至……比以前還要強上百倍!

這種渾身都是勁兒的感覺真好,一眾隊員每一個人的臉上除了滿滿的驚喜外,更多的還是震驚。

「原來林教官不是吹牛,他是真的有這個實力。」

「我們錯怪他了……」

「吃了他的藥丸,我感到渾身都是勁兒呢!」

「我也是!」

「……」

林飛笑道:「既然大家都勁頭十足,那就快點抓緊時間跟著屏幕上的畫面去訓練吧!我還有事要和上官將軍聊一下。」

上官無敵一愣,忙轉過身來:「聊什麼?我們有什麼好聊的啊?」

「……」

丫的,上官將軍,你就不能配合點兒?

(本章完) 「哦……哦……對對對,我們有要事商量……」

上官無敵被林飛的眼色給砸了幾次后,總算明白過來,連連點頭。

接著,林飛拉著他快步走到距離訓練現場幾百米開外,才停下來,鬆開手一臉認真地說道:「首長,我實話跟你說吧,你們需要我製作丹藥可以,但這都需要時間,欲速則不達,恐怕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成的事。」

上官無敵看到林飛忽然這麼認真,原以為他要說什麼大事,沒想到是這個,聽后他會心一笑,應道:「小林啊,這個你就放心吧,我們也知道欲速則不達,所以沒有在這方面上對你進行時間限制,不過還是懇請你能以最快的速度去完成,可以嗎?」

林飛點頭:「可以,但我只能保證儘快。」

「好!」

「那我就先回去了!」

「啊?這麼快就回了?他們的訓練你就不用跟進一下了嗎?」

「不用!」

林飛搖搖頭,說:「那個屏幕會一直陪伴著他們,直到訓練結束才會消散,所以有它在,就等同於我在,再說了,訓練效果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突飛猛進的,這始終還是要有個過程。」

上官無敵瞭然,旋即應道:「說的也對,那我送你出去吧!」

「好的,謝謝首長!」

「嗯~」

在上官無敵的親自護送下,林飛離開了基地。

可能是由於之前被林飛抗議過,所以這次護送林飛離開時,並沒有讓他坐在尾座,而是請他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透過車船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路邊的景色。

一路馳騁,經過好幾重關卡后,車子才算是出了基地周邊範圍。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林飛恍若隔世,心中也是一陣感慨,怪不得地球最強的那個超級大國都奈何不了我們華夏,原來我們的隱蔽技術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僅僅是一個普通特戰隊部隊的訓練基地,既然都能如此隱蔽,並且充分因地制宜,製造出一道天然的屏障,讓對方的間諜衛星根本就偵查不出來。

吉普軍車開到京城大學門口旁才停下,林飛鬆開安全帶,正準備和司機告別時,卻被對方叫住。

「林教官,稍等,上官首長還有一份東西給您!」

「什麼東西?」

林飛疑惑地看著司機,實在想不到上官老爺子還有什麼要給自己,心中更是好奇不已。

隨後,司機打開儲物盒,拿出一個橄欖色長方形盒子,雙手遞給林飛:「林教官,請您收好,上官首長交代過,裡面的東西十分重要,讓我轉告您,絕對不能弄丟,否則會有大麻煩。」

林飛愕然,接過盒子,心中暗自罵道:「好你個上官老頭子,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你要搞什麼飛機?」

「謝謝!」

「再見!」

道謝並且道了聲別後,林飛下了車,待軍車開走後,他才打開手上的盒子。

盒子裡面躺著兩個小本子,一本綠皮一本黑皮,綠皮這一本是林飛的軍官證,證明他現在是獵豹突擊隊總教官,任期居然標註了「無限期」三個字,看得林飛一陣無語。

無限期?

做夢吧!

老子可還要讀書呢,等把那般混世魔王訓練好后,就功成身退,誰會「無限期」給你服役啊!我又不是傻子。

將軍官證放一邊,林飛接著打開黑皮那一本。

「什麼?」

定眼一看,林飛眼珠子都要凸出來了,愣了半響后,還有手大力捏了自己的臉幾下,感覺到疼后才鬆手,驚訝自語:「靠,這玩意兒難道真是真的嗎?這也太牛了吧!」

「合法殺人證!」

紅色本子正上方,印著這五個正楷大字,下面則是一段小字解釋,大概意思就是說持有這個證的人,可以在不請示上級,根據現場情況而決定殺不殺人,但前提必須是被殺之人不是好人。

當然,至於如何界別「好人」,那完全就靠持證人自己的口述了。

換句話說,只要持證人說你不是好人,那麼你就絕對不是什麼好人,他想殺你簡直就跟搓死一個螞蟻差不多。

「給什麼不好,給這麼一本玩意兒我,是在鼓勵我多殺人嗎?」

林飛苦笑著吐槽了一番,但還是把這兩本證給收了起來,隨後大步朝校門口走去。

才走兩步不到,林飛懷裡的手機就響了,他掏出來一看,居然是李逍遙打過來的。

「老前輩,打給我是不是有好消息啊?」

「的確有好消息,那個下絕情蠱的人我已經找到了,並且將她的底細給查清楚了,她叫苗秀蘭,是京城大學外語學院德語系的大二學生,住在女生宿舍6座708號房……我建議你暫時不要去找她。」

「為什麼?既然都查清楚了,不立刻去找她要解藥,我同學肯定會沒命的。」

聽到李逍遙的話后,林飛先是一陣開心,但隨後又相當不解,實在不明白李逍遙為何這麼說。

「你還是聽我的吧,這個苗秀蘭雖然年紀輕輕,但卻是苗疆毒醫的嫡傳弟子,下毒下蠱功夫舉世無敵,就算是我,在她面前也不敢輕舉妄動……」

「不會吧?這麼厲害?」

「沒錯,所以我強烈建議你暫且按兵不動,你現在有空就趕緊過來我這裡,我要和你好好研究一下應對策略。」

李逍遙的語氣很凝重,絲毫沒有以往的輕鬆,足以看出他對於這件事是多麼地重視。

林飛聽后僅僅沉吟片刻,立刻答應:「好,反正我下午已經請了假,不用軍訓,去一下也好,那你等我一下,我現在打車過去。」

李逍遙說道:「不用叫了,在我打電話給你前,已經推算出你很快會出現在京大門口,所以就提前叫我們李家的司機開車過去等你,你回頭看一下,那輛蘭博基尼跑車就是了,車牌號是……」

林飛:「……」

尼瑪,怎麼感覺自己在李逍遙眼中就跟脫光了衣服一樣,一舉一動都被他輕易推算出來,這種感覺讓林飛很不自在。

很快,林飛轉身找到了那輛蘭博基尼,上了車后,發現司機居然是個年輕的妹紙。

而且,還是個絕色美女!

(本章完) 「你是林飛?」

絕色美女只是看了一下後視鏡,冷聲問道。

林飛聞言,腦子裡立刻蹦出一個詞來:冰山美人!

看來,這又是一個內分泌失調的美女啊,否則怎麼會說話如此冷冰冰的呢?

「嗯,沒錯,我就是!」

反正美女也見多了,也見慣不怪了,林飛答完后就索性閉目養神,不再言語。

絕色美女叫李佳怡,是李逍遙的曾孫女,也是李家家主李洪周的小女兒,更是李槐的親妹妹,這兩天剛從國外回來。

關於林飛的事情,李佳怡從大哥李槐口中聽過不少,知道他是個神醫,而且還是當初明目張胆在婚禮上搶走自己未來大嫂洛雲的壞人。

上一次她由於簽證問題趕不及回國參加李槐的婚禮,因此錯過林飛的搶親大戲,但經過親朋好友和李槐等人之口,李佳怡很快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李佳怡對林飛的印象很差,除了認定他是個卑鄙小人外,更無時無刻想著替大哥李槐出頭,好好教訓一頓林飛,以泄心頭之恨。

湊巧的是,太爺爺李逍遙忽然叫李佳怡開車去等人,起初李佳怡不是很願意,但後來一聽李逍遙說等的這個人叫做林飛的時候,她立刻就改口答應。

只是,李佳怡還在為自己的掩飾託詞暗自得意時,卻不知李逍遙早已對此瞭然於胸,只是不當面揭穿罷了。

「好,坐穩了!

武動乾坤 李佳怡冷冷說了一聲,接著一踩油門,車子猛地來了個彈射起步,巨大的牽引力一下子就把坐在後座的林飛給緊緊貼在座位上。

換做是其他人,恐怕早就被嚇得哇哇大叫了,這也是李佳怡選擇彈射起步的原因,為的就是先嚇林飛一下,給他個下馬威。

不過,結果卻讓李佳怡失望了。

林飛的確有所反應,但僅僅是眉頭皺了一下,然後舒展回來后,又繼續閉目養神了。

就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怎麼可能會一點事兒都沒有?」

獨步後宮:妃不出皇城 李佳怡透過後視鏡見到林飛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樣,沒來由地一陣驚訝,但同時也感到很不甘心,心想我還就不信,治你不了?

旋即,李佳怡再次猛踩油門,方向盤更是忽左忽右地飛快交換,車子在頻繁變道,頓時讓車外的人看到了生死時速般的危險一幕。

車外如此,車內更是搖晃的如同坐過山車般,即便是李佳怡自己,也感到有一絲吃不消,額頭上已然布了一層淡淡的薄汗,但她卻咬緊牙關,暗自給自己加油打氣:「再堅持一下,李佳怡,你可以的,只要等到他繳械投降,我們就勝利了……」

如此想罷,李佳怡再次將速度提升,車子眼看著就要再次飈出時,林飛卻猛地睜開眼睛,看向前方。

「美女,你知道自己在幹嘛嗎?」

「開車啊!能幹嘛?」

李佳怡的回答有些心虛,但更多的是賭氣。

林飛接著說:「哦,你還知道你是在開車呢,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那我想請問一下,你知道就你剛才開車的速度,恐怕幾本駕駛證上的分都不夠扣,難道你連這都不清楚嗎?」

李佳怡嬌哼一聲:「我自己開車自己清楚,用不著你老提醒,哼~」

林飛笑了:「你可別誤會,我也是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才不得不說,如果你一開始就好好開車,我當然不會浪費口水去說,可你看看你剛才是怎麼開車的?趕著去投胎嗎?不行,我得打電話給老前輩,問問他是不是叫錯人來了……」

說著,林飛就要掏出手機,李佳怡聞言當即就有點慌了。

她對太爺爺李逍遙還是心存敬畏的,尤其怕被他訓斥,而且剛才的舉動她無非就是想給林飛一個下馬威而已,誰想到林飛不但一點事兒都沒有,現在還嚷嚷著要告訴李逍遙。

如果真讓他告訴太爺爺的話,那就麻煩了。

「哼,林飛,我看不起你!」

「哦?美女,請問你為什麼看不起我?」

「有本事就跟我比一比啊,動不動就只會告狀,算什麼男人?」

李佳怡氣呼呼地說,同時心想:「我就不信你會無動於衷,每個男人都愛面子,最受不了被女人看不起,除非你不是真正的男人……」

「跟你比?說實話,沒興趣,一個小丫頭片子,要什麼沒什麼,沒勁兒!」

林飛撇了撇嘴,故意從後面由上到下打量了李佳怡一番,聳聳肩說道。

李佳怡從小到大就是個美人坯子,長大后更是有著閉月羞花的驚人容貌和魔鬼身材,從來都是處在被男人追捧的狀態之中,什麼時候被人奚落過?

豈有此理,居然說自己是小丫頭片子?還要什麼沒什麼,簡直就是人身攻擊啊!

李佳怡憤怒地抬頭挺胸,「我36D呢,你才要什麼沒什麼,還有,我今年都20了,不是小丫頭片,請你說話放尊重點!」

「36D?」

林飛一陣錯愕,目光順勢朝那個地方看去,果然看到了挺拔的側峰,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可能由於角度的問題,沒看清楚,不過話說回來,你才20歲,不是小丫頭片子是什麼?」

「你……」

李佳怡為之氣結,冷哼一聲:「哼,不跟你廢話,我再問一次,你比還是不比?」

「你就不怕我打給老前輩?」

「有本事你就打啊!」

「好,那我打了!」

「喂,林飛,你還是不是男人?」

「想知道是不是,很簡單啊,檢驗一下不就知道了嘛?你這車挺好的,找個地方停下來,我讓你慢慢檢驗……」

「你……」李佳怡刷的一下俏臉紅了個通透,接著猛地轉頭過來瞪了林飛一眼:「死流氓、大色狼、卑鄙、下流……啊?你要幹嘛?」

名門老公來疼我 沒等李佳怡罵完,林飛突然上前一把按住方向盤,惹得李佳怡一陣驚慌失措,連連尖叫,還拚命掙扎,情急之下居然逮著林飛的手臂,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噢~」

林飛痛得直皺眉:「我去,你屬狗的嗎?怎麼亂咬人啊?」

「我不咬你你能停下來嗎?」

「大姐,你以為我想靠近你啊?你怎麼開車的嘛,無緣無故轉頭過來,不看路,車子剛才差點就撞上大貨車了,我要是不去幫你,我們早就一起完蛋了。」

「啊?真的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