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隱的飯菜香氣飄蕩在屋內,夕陽染了滿室橙紅。葉澄看看時間,把才燉好的肉湯端出來放進保鮮箱,鍋交給家務機器人去洗,自己開始炒菜。剛把菜鍋燒熱,門鈴忽然響了。

不可能是楊御,他可以直接進門,也不會是孩子們,昨天葉澄才和楊御去看過他們。懷着疑問,葉澄按開亞空間環,爲上面的人愣了愣,差點懷疑自己的眼神。

作者有話要說:讓他們再膩歪一兩章,就得幹活去了_(:3」∠)_ 照例帶着處理好的獵物回家,楊御一進門發現家裏有外人,只是稍稍一怔,就無視對方走到葉澄身旁,打開亞空間環傳輸今天收到的錢。

葉澄一邊向對面的人點頭致歉一邊接收楊御的收入,對上面的數字訝然萬分:“這麼多?!”

楊御比劃了一下,葉澄懂了:“異獸?”楊御點頭。

看楊御似乎連皮都沒擦破,葉澄就算想埋怨他不顧身體也找不到藉口,只得無力地擺手示意他坐下,然後轉向桌子對面的老者欠身道:“大領主先生,實在抱歉,讓您久等了。”

老者微微一笑:“哪裏,倒是我好久沒有這麼暢快地聊過天了,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呢。”

自從打定主意好好做康復訓練,葉澄就開始關注世界局勢,由此也認識了不久前才公開露面的零界自由同盟最高領袖、原同盟洪荒星系大領主李諾。

李諾今年高齡一百三十多歲,是第一批誕生的混血當中最後一小部分還活着的人。他親眼看着新人類與初代人類雙方從最開始的友好交往到後來的不共戴天,看着混血們從最開始的人人歡迎到後來的人人喊打。他是活着的歷史。

長久以來的事實證明在他的領導下,同盟一次次躲過了危機。不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這位老者都在同盟當中擁有極高的威望。

既然楊御都回來了,葉澄也不再耽擱,讓家務機器人去處理楊御帶回來的食材,他們三個先開始吃。席間家務機器人端來用楊御的食材做的一湯一菜,菜品肉質鮮嫩可口,連李諾都面帶讚許地吃了好多筷。

吃完,楊御從葉澄手中搶過茶具去泡花草茶,葉澄只得轉而招待李諾:“大領主先生,請這邊坐。”

楊御很快把茶泡好,然後在葉澄身邊坐下了。發覺李諾在看他,他也帶着點好奇打量李諾。李諾一嘆:“韓御,你這一招棋,走得太出乎意料了。”

隨着李諾的講述,葉澄從一個完全沒接觸過的角度重新認識了楊御。

時間回到十三年前,初代人類帝國首府純白第一星。

臨近新年時,韓鋒將軍再度奉命領軍出征,夙茗館長理所當然帶着獨子韓御回郊外孃家的莊園準備過年。

韓御的外公外婆都在這邊養老,見外孫和女兒來了,不由喜上眉梢,吩咐僕人和奴隸們好好準備,讓莊園熱熱鬧鬧迎接新年。莊園裏的人們自然趕緊動起來,生怕怠慢了尊貴的原主人和更加尊貴的小客人。

一到這邊韓御就撒開丫子跑了,夙茗館長由得他去,反正這是她家的地盤。

韓御快八歲了,這麼大的男孩子正是活潑好動的時候,以往身在皇城周邊,一舉一動都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又沒有同齡的玩伴,還得整天保持大貴族的禮儀,把韓御悶得不行。這邊可不一樣,他外公外婆莊園裏的僕人和奴隸家中有不少孩子,許多和韓御年紀相仿。到了這邊他儼然成了孩子王,領着一幫大小孩子在莊園裏瘋玩,經常一天下來衣服都能洗出三噸泥。

他的母親夙茗是皇家博物館館長,繼承的正是她父親的職務。在孃家的時候夙茗館長受到父母薰陶,熱愛各種領域的文化和藝術品,早在她小時候就對新人類那邊的豐富歷史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長大之後這種興趣不但沒有衰減,反而在增加。可惜那時候新人類與初代人類早已鬧翻,純白第一星上的新人類被趕得一個不剩,夙茗只有從混血們那裏才能瞭解一些新人類的歷史文化知識。

夙茗館長的父母很開明,並不像他們的皇帝那樣厭惡混血,他們住的郊外莊園裏就住着好幾戶混血,混血們的數量都能組成一個小小村落。

韓御受他母親影響,也喜歡跑到混血們住的地方來玩,這邊住着的一戶人家家中收藏了許多珍貴書籍和資料。唯有在這邊好動的韓御纔會安靜下來,把滿是灰塵的手洗乾淨,捧着書本靠着書櫃,一看就是一下午。

這戶人家姓李,家主的爺爺就是當時早已前往同盟的李諾。

有李諾在同盟坐鎮,這戶人家想走也不是不行,混血出入帝國的手續不算複雜。但一則夙茗家裏對他們實在很好,他們願意留下來,二則同盟當時情況不大樂觀,萬一發生戰亂,他們在這邊反而可以想辦法活動一下,收容幾個混血不成問題。抱着這樣的想法,這戶人家便仍然安安心心在莊園住了下來,他們家的孩子、李諾大領主的曾孫子與韓御更是成了好友,兩個人出門一起玩耍,回來一起看書,不到一個月混得像一對親兄弟似的形影不離。

一切的變故,就發生在所有人都沒料到的新年第一天深夜。

初代人類帝國這邊不像古代地球,還看春晚,看完了還出門放鞭炮,根本沒那回事。大家一起吃過年夜飯就算過了年,然後大家各自散了去睡覺,要多無聊有多無聊。

韓御纔不想過這種日子呢,吃完飯跟外公外婆和母親膩歪了一下就找了個藉口跟着來送菜的李家家主一起跑了。

李家人現在也按初代人類的歷法過年,但過法完全不同,韓御從書上看過,他們過年的規矩非常多,而且特別有意思,今天能跟去玩,他也是纏了母親和李家家主好久纔得到允許的。

自制的鞭炮和煙花印亮了小半邊天,韓御晚飯的時候特意沒多吃,這時候跟小夥伴一起捧着碗點心坐在那兒一邊吃一邊看煙火,兩人聊得興致勃勃。

“李叔叔又去拿煙花了嗎?哇——好漂亮!說起來……今天媽媽給了我一個盒子,說等我長大了再打開,裏面有陛下寫給我的親筆信。”

痛會教我忘記你 “爲什麼要長大才能打開?”旁邊的男孩好奇。

韓御看煙花看得目不轉睛:“嗯……啊?那個,媽媽說現在我還理解不了。”

“哦……要是能快點長大就好了,我也想去點菸花玩……”

韓御嘻嘻一笑:“那有什麼難的,你等着……李叔叔!麻煩您讓我來點個煙花!”

李家家主無奈又寵溺地笑笑,把一根菸花插到鬆軟的土中,退開幾步。

韓御擡手,隔着幾十米遠,竟然能讓指甲蓋那麼點的一小束火苗憑空燃起,絲毫不偏,就在引線一端燒起來。很快,引線燃盡,煙花升入空中,爆開一團燦爛奪目的煙火。

小夥伴驚呆了,半晌放下碗鼓掌:“韓御!你好厲害!”

韓御摸着頭嘿嘿笑了:“沒什麼啦,你多練習練習也可以的!這些天我都在莊園裏,以後我可以來教你嘛。你們這邊好像還要過……嗯……元宵節?到時候是不是也要放煙花?”

小夥伴搶着說:“那天我來點!”

韓御豎起拇指:“沒問題!肯定能做到的,加油!”

但是這注定是一個剛許下就永遠也無法再達成的諾言,因爲下一刻,就在韓御面前,男孩的頭飛了出去。

帶着溫度的鮮血濺在韓御臉上,他滿臉茫然,望着他那個曾經威嚴而又慈愛的父親變得陌生如故事書裏的惡魔,在他面前輕易奪走了一個孩子的生命。

韓鋒一句話都沒說,轉而對着遠處愣住的李家家主擡手,風刃毫不留情絞過去,李家家主的慘叫聲只發出一半就被扯碎在風中。

殺掉李家父子,韓鋒回頭對衛隊使了個眼色,後面的初代士兵們沉默着衝進旁邊的小樓裏。幾聲短促的慘呼之後,一切歸於寂靜。

“韓御,混血很危險。”韓鋒將獨子手裏已經滴落好幾滴鮮血的碗拿過去扔掉,一聲脆響喚回韓御的神智。隨後韓鋒把獨子抱起來,拭去他臉上的血,聲音平靜,還帶着些發自內心的關切:“他們沒怎麼樣你吧?幸好我發現得即時……”

“……父、父親……”

“嗯?”

韓御還想說話,喉嚨卻完全發不出聲,整個人在父親懷裏瑟瑟發抖。

韓鋒拍了拍獨子的背:“今晚的事情別跟你母親說,她太善良了,我自然會處理好。回去好好睡一覺,過幾天我返回皇城,正好帶你去拜訪迪恩。”

可惜這個過幾天的允諾又成了泡影,韓御從回去開始就高燒不退,整整躺了半個月纔好轉,整個人眼見着瘦了一圈。御醫說他這是受了驚嚇,寬慰夙茗館長不必擔憂,等他退燒了帶他多出去走走看看就好。

康復的韓御變得沉默許多,不過他在皇城邊的家中一貫是這個表現,父母也沒有覺得太意外。

幾個月之後,韓御按照大貴族之中慣例的歷練方式,出發去屬於韓家的初代星球,準備在那邊度過一年,學習打理貴族財產。然而就在半路,誰也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有人將整個韓家艦隊屠殺殆盡!

帝國御前雙星之一就此隕落。

那年具體發生的事情外人並不知道,是長大後的楊御在一次與李諾交談的時候告訴他的。

屠殺韓家艦隊的人就是前一代御前雙星之中的亞薩家家主奧爾德蘭特,他做出這番舉動是因爲自己後來的新人類妻子在軍事行動中死於韓鋒之手。可望着年幼的韓御,想到他的奶奶是自己的已故同僚、前代另一個御前雙星韓莎,奧爾德蘭特又實在無法親自下手。

思來想去,奧爾德蘭特把韓御關進救生艙,扔到了依蘭星。

奧爾德蘭特原本的打算是讓楊御自生自滅。一個才八歲的孩子,就算是天生空茫級,在非初代領地也活不了多久。可他萬萬沒有料到,早在三年前,韓御就莫名其妙獲得了世界樹的加護,無論離開初代領地多久,都不會因爲缺少元素能量而死亡!

楊御從那時起就僞裝成混血在新人類聯合國活動,一直到他成年,都沒有再踏上過他的母星。

“李諾爺爺,世界樹不會捨棄初代。一定有什麼辦法能夠讓它重新成爲初代的元素能量運轉中樞。”對着特殊通訊頻道上的李諾,即將離開葉澄、前往新人類特種部隊臥底的楊御緩緩說,“還有混血也是,未來你們一定可以堂堂正正站在初代與新人類面前,我已經看見了希望。”

作者有話要說:我家網又壞了,這次是徹底上不去鳥,抹淚_剛碼好一章用手機開的網頁版發上來啦~但願別出現太多蟲子〒_〒

“希望”是神農~但是土豆豆同學答應葉澄不能說,於是這裏說得很含糊…

此章爲信仰,忠誠下章揭曉!爬下去碼字,順便把無憂無慮同鞋從水底撈上來啃啃3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講那些往事的時候,李諾一直在觀察楊御,楊御卻只顧盯着葉澄,眼底波瀾不驚。。直至此時,李諾才暗自感嘆:楊御恐怕是真的忘記了他曾經的理想。否則爲什麼要把自己變成這樣?

“不忠不孝……不仁不義……”葉澄呢喃,望着楊御,心裏被酸澀填滿。這是楊御目前在世人眼中的四條評價,後兩條已經被李諾解釋了,可惜這樣的事實無法告訴別人。

“在我看來,他只有不孝這一點需要改進。”李諾說,“韓御丟下家中父母,獨自在外活動,甚至連自己還活着的消息也一直隱瞞着……他的確是讓父母爲他傷心了太久。”

葉澄想起之前蓋亞說過的話——“在我看來,只有他一個人是忠於阿特萊娜的”。

“他……服了和我母親一樣的毒……”

李諾再次嘆息:“你應該也知道吧,他是伏羲承認的預備駕駛員。伏羲是可以占卜未來的機甲,但是他在那些事情以前,就把占卜的機會用完了。我一開始由衷希望他這一切都是因爲看到了占卜結果而有目的進行的,可是現在……只能說他選擇與阿特萊娜陛下一樣的毒藥,只是單純爲了盡忠。”

即使是讓李諾來判斷,以阿特雷亞爲首的初代人類帝國領導集團和楊御個人都是忠誠的,他們分道揚鑣的理由很簡單,忠誠的對象不同。

初代帝國現任皇帝阿特雷亞就像同盟的激進派,當年他看到初代已經陷入絕對危機,就選擇背下了千古罵名篡位奪權,讓初代一夕之間奪取了神蹟艦羣,暫停了世界樹的枯萎局面,好看的小說:。另一個御前雙星迪恩·亞薩無疑也是忠誠於整個帝國的,他的確接到過正統皇帝阿特萊娜的親筆信,可是經過一番思索,他仍然選擇了支持阿特雷亞,就因爲阿特雷亞當時的作法挽救了整個初代。

只是楊御和他們都不同,在經歷了那些事件之後,楊御更加堅定了跟隨正統皇帝阿特萊娜腳步的信念,他不希望見到三方你死我活的場面。。

當然,楊御並不是個理想主義者,相反接觸過這麼久了,葉澄和李諾都清楚他是個行動派。楊御如此堅定跟隨阿特萊娜的腳步,必然是他知道了某些只有阿特萊娜才知道的事情,比如說——挽救世界樹的方法。

阿特萊娜是一個剛出生就得到世界樹的守護者烙印的人,生來就是被作爲皇帝培養的,哪怕她後來沉溺於愛情,跟一個由自然人類改造而成的新人類結合,孕育了混血女兒葉澄,也改變不了她心底以初代爲最終考慮對象的事實。她常年在外奔波,也不可能單純只是爲了玩,畢竟世界樹的枯萎從她降生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阿特萊娜曾經被親弟弟下毒沉睡多年,醒來後只是給大貴族們發去親筆信就走了,完全沒找阿特雷亞復仇,由此可見她的胸襟。所以李諾堅信,阿特萊娜藉此機會出遠門,就是去繼續完成她早先的目標:讓三方和平共存。

可惜的是阿特萊娜出了事,葉澄緊接着也出了事,葉知秋一個人苦苦守着變傻的女兒,還要隱瞞她是混血的祕密。那時楊御獨自在外流浪,幸而後來被新人類聯合國機甲製造大師楊謹收爲徒弟。同盟那段時間行事極其低調,楊御摸不到門,也不敢打草驚蛇,並未與同盟接觸。是後來葉澄將他拉到身邊,又陰差陽錯進了星界學院特別班,他才和同盟搭上線,繼而見到了李諾。

喝了一口微涼的花草茶,李諾望着注意力完全不在他這裏的楊御,只能苦笑。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楊御將自己弄成這樣,都是一種極大的損失和浪費,然而事已至此,再多的後悔也無用了。

葉澄讀過泱泱中華千年歷史,這些事情之中的彎彎繞繞,仔細思索一番就可以推測得七七八八。。想到楊御長久以來的努力和別人對他的評價,葉澄不由握住楊御的手,楊御立即把她的手也反握住。

這傢伙在想什麼啊……葉澄心裏更是無奈,伸手輕撫楊御咽喉處的暗紅傷痕:“土豆豆,你真是太傻了……”

李諾這時才順着葉澄的動作看到楊御的咽喉處,發現一點不對勁,連忙藉着調整眼鏡的動作拉近鏡頭仔細再看,這一看,他心裏立刻有數了。

果然……這個小夥子果然並沒有把一切都結束在一瓶毒藥之中!

在腦中把所有線索都重新梳理一遍,李諾心裏漸漸瞭然。

被遮掩在煉髓造成的傷痕之中的那個漸漸顯露出來的印記,是伏羲的擬態神蹟“天機”的副作用表現。楊御已經知道了伏羲透露給他的“天機”!

李諾知道,伏羲的擬態神蹟“天機”的使用完全是碰運氣,他不確定楊御是什麼時候窺得天機的,只知道楊御提前做了準備。那瓶毒藥他肯定事先已經分析過,用量掌握得剛好,其後一系列事情,他也做過推斷,事實證明一切都照着他的設定在走:皇帝發怒了,對他用了極刑;他母親夙茗爭取到了機會,讓他重新回到葉澄身邊;他利用御前雙星的能力,與葉澄共享了生命;就連李諾自己,也已經成爲楊御棋盤上的一顆重要棋子出現在他眼前!

這些事情當然不可能都是天機告訴楊御的,天機不會說出每一個細節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只透露大方向,能夠達成一系列條件,跟楊御自己做過的準備和他對周圍人的分析是緊密相關的。

“天機”不可泄露,楊御是無法透露天機內容的,同時他咽喉處就會出現一個不明顯的印記,這個印記現在被煉髓的傷痕掩蓋,李諾也是無意中才注意到。當然,無論李諾會不會注意到這個細節,只要他來了,就肯定不會放任楊御這麼傻下去。

“今天已經很晚了,不知道可否借你家客房休息一夜?”

葉澄連忙放開楊御:“當然沒問題,其他書友正在看:!家務一號,今天你負責照顧大領主先生。”

家務機器人原地轉了一圈表示明白,隨後顛顛地跑到李諾身旁。

李諾站起來:“那麼晚安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吧,祝好眠。”

“晚安,也祝您有個好夢!”

來到客房,李諾打開亞空間環,拿出黑色立方體接通特殊通訊頻道:“蘇鐵,你好。請你去調查一下……韓御最新送回同盟的情報,把裏面你覺得最不重要的找出來,給我發一份,另外通知科研組待命,我會很給他們發一份東西,需要他們緊急製作出來。明天桫欏來接我的時候,請他務必把我需要的東西送來。”

蘇鐵不問緣由,只聽命令:“是。”

李諾道:“謝謝,再見。”

“您客氣了,再見。”

果然,李諾在楊御最後一次傳到同盟的一些情報中找到了看似完全不重要的部分,把裏面的東西整理一番,他用黑色立方體解讀出了當年阿特萊娜喝過的毒藥的解毒劑,既然現任皇帝阿特雷亞都沒有辦法讓楊御恢復智力,那麼很顯然這是阿特萊娜根據當年自己醒過來的情況找出的解毒方法。

這東西只要給李諾一點時間,應該也能分析出來,畢竟楊御現在人都在他手裏。阿特雷亞在戰事與國內大貴族們的壓力下沒心情管楊御,不代表李諾願意捨棄他。

距離楊御迴歸的時間,不遠了。

次日中午,桫欏用宇宙之匙開了空間裂縫過來接李諾,同時送來了他要的東西。見到康復情況越來越好的葉澄,桫欏很欣慰,但是看見楊御母雞護崽一樣的架勢,他並沒有靠近葉澄,只是在幾步之外說:“主人,請您繼續努力。”

葉澄鄭重點頭道:“我會的!”

李諾拿到解毒劑,轉而遞給葉澄:“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我暫時先交給你,後續情況我只能回去之後再詳細告訴你,請你保管好。”

葉澄不明所以,接過解毒劑收好:“好的,您注意身體。”通過宇宙之匙轉移座標,最大的後遺症就是容易身體不適,李諾這麼大年紀了,的確需要保重。

空間裂縫不能開太久,簡單地交談過後,李諾和桫欏先行離開。葉澄回屋,楊御看看天色,也跟進來,今天耽擱太久,再出去打獵也不會有什麼好收穫了。還不如跟葉澄多待一會兒,膩歪兩下。

李諾返回同盟,休息了一陣恢復過來,便先着手處理堆積的同盟事物。葉澄和楊御的事情可以暫時先放一放,給他們點時間繼續做恢復訓練,畢竟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兩方的戰鬥。

前腳送走李諾,葉澄剛想休息,後腳門鈴又一次響了。她好奇不已地打開亞空間環,發現上面的人她完全不陌生,只是這個人此時出現在這裏,實在太不合理了。

“我來休養,知道你們最近恢復得不錯,所以來拜訪一下。”聯合國戰神、諸神機甲米迦勒的駕駛員雷斯特道,“好久不見,軍校生。”

希望明天網恢復正常T^T

過不久男女主人公就會因爲價值取向問題走完全不同的路,土豆豆也不是算無遺策,他還太年輕,另外葉澄也有她自己的考慮。

手機不好回覆留言,明天或者後天用電腦回復吧,我已經誤刪了一條了T^T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謝謝大家對文這麼仔細的分析,鞠躬! 對着李諾這樣的長輩,葉澄還能以身體不適爲藉口稍微放鬆一下,但是當她面前站着長官雷斯特的時候,她就立即條件反射打起十二分精神,那架勢瞅着完全可以馬上跑個負重三十圈。

“長官好!”

雷斯特還禮,開門見山道:“你好。楊御,見到我不打算說什麼?”

楊御自從看到雷斯特開始就有點遲疑,打量了他一遍,卻沒任何反應。

葉澄想要幫忙解釋,嘴還沒張開,被雷斯特一眼掃過,立即閉嘴。

“楊御,”雷斯特語氣嚴肅,“於公我是你的長官,於私我是你的師兄,你難道不應該向我表示一下禮貌?”

楊御不認得人,但腦子還沒完全壞,猶豫片刻,對雷斯特點了點頭。

葉澄汗都快下來了,還好雷斯特沒深究,對楊御還禮:“嗯,你進去吧。軍校生,出來走走,我有話要單獨跟你談。”

拜託楊御在家做晚飯,葉澄獨自跟着雷斯特出門。

雷斯特剛來的時候葉澄就留意過他的肩章,現在他已經是中將了。過去聯合國不允許將軍親自駕駛機甲上一線戰鬥,所以雷斯特一直拒絕晉升,雖爲上校,但實權非常大,管着整個中央集團軍機甲特種部隊。但諸神機甲對駕駛員的保護機制非常完善,以雷斯特的赫赫戰功,早十年都該當上將軍了,現在補給他是理所應當。

村子這個點街上沒有什麼人,偶爾走過來一兩個人,見到雷斯特好像很熟悉,遠遠跟他點頭致意,雷斯特也還禮,但雙方並不多交流。於是一路觀察下來,葉澄越發確定了自己的猜想:這裏就是雷斯特的家鄉。

領着葉澄輕車熟路來到小村的池塘邊,雷斯特當先在一塊石頭上坐下:“拂曉之家的孩子們還好嗎?院長呢?”

拂曉之家就是那家孤兒院的名稱,葉澄在雷斯特的示意下也在他身旁坐下,答道:“挺好的,孩子們都很活潑。院長年紀雖然大,但很有精神。”

雷斯特盯着遠處水面:“那就好。”他話鋒一轉,“你知道現在的世界局勢嗎?”

“嗯,初代處於弱勢吧。”

洪荒之萬界聊天群 “不錯。”雷斯特緩緩道,“再這麼打下去,要不了兩個月,初代就完了。”

戰鬥開始至今已經快五個月,不用雷斯特告知,就憑葉澄以前上課學到的那些知識和她對初代內情的瞭解,很容易判斷出先拖不住的必定是初代。

目前同盟暫時投靠新人類聯合國,雙方投入戰鬥的兵力達到六千多萬,初代卻只有五千四百多萬兵力。由於諸神機甲們也投入了戰鬥,雙方戰局更是隻往一邊傾斜。

新人類與同盟的聯軍擁有米迦勒、路西法、該隱、神農和蚩尤五臺能夠開啓初級模式的諸神機甲。女媧未認主,伏羲的駕駛員傻了,阿努比斯在莫亞手裏。莫亞現在徹底不理會同盟,拿着一顆宇宙之匙神出鬼沒,興趣是在戰場上狩獵除了諸神機甲駕駛員之外的高級駕駛員們,抓到就跑,把他們帶走是幹什麼,想必雙方都瞭解。這個人是兩方公敵,但由於個人實力強勁,又以羣星墓場爲據點,雙方都拿他毫無辦法。

附帶一提,他一週前帶走了薩拉丁剛出生的兒子。

暫時撇開這個瘋子不管,分析一下初代人類的諸神機甲,就知道他們爲什麼處於劣勢了。初代的諸神機甲們都來自北歐神話,四臺機甲之中有三臺都是戰鬥力剽悍的神明。除了迪恩開着的豐饒之神弗雷基本是和神農一樣的側重元素戰鬥的機甲,韓翎的戰神提爾、安安的火神洛基都同時兼具近身與元素能量兩大作戰模式,貝奧格的守護神海姆達爾更是所有諸神機甲之中唯一一個達到百餘米高度的機甲,簡直堪比戰艦。

這幾臺諸神機甲不可謂不強,然而它們的劣勢也更加明顯——消耗的能量實在太過劇烈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