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周圍的真氣不斷的被他吸收進身體之中,許曜察覺到自己的體內正在生出一顆原本沒有的東西,他用神識往體內一看,嚇得直接退出了修鍊的狀態。

「我靠!我的身體里居然長出了一顆肉瘤!」 我看着艾唐唐的表情,嘆了口氣,好吧,看樣子,和這個丫頭說道理,是完全沒用的。

塔塔娜看着我,笑道:“沒什麼好爲難的,我被抓來,爺爺應該很擔心我了,我也得趕緊回去才行。”

“對對,不能讓老人家太擔心了,我們馬上送你回去。”艾唐唐急忙點頭。

“那我們也別歇了,直接去機場回國吧。”我看着艾唐唐那模樣,估計繼續待下去,指不定還會瞎想什麼呢。

反正繼續留在這裏也沒什麼事,到達紐約機場後,塔塔娜的護照是個挺麻煩的事。

她是讓狼人直接從泰國綁到美國來的,她壓根沒護照。

雖然塔塔娜說自己有辦法自己偷渡回泰國,但我不放心。

直接亮出身份,告訴在機場那些要抓塔塔娜的人,自己是中國軍人,來美國祕密抓捕塔塔娜,至於塔塔娜是誰,爲什麼沒有護照,反正他們問什麼,我都說無可奉告。

最後乾脆打電話,讓獵魔組織那邊想辦法,最後他們和美國警方交涉了一通後,才安排我們搭上回北京的飛機。

等我們回到北京時,是早上凌晨五點,天都還沒有完全亮起。

回來之後就方便了,雖然塔塔娜的依然沒有護照,但這好歹是自己國家,我找到劉警衛員,很輕易的就解決了這個問題,他直接幫塔塔娜訂了北京機場,八點鐘飛泰國曼谷的飛機。

而我和艾唐唐回重慶是八點半的飛機,我們三人坐在國際機場的候機室內。

經過在飛機上的聊天,艾唐唐倒也不像最開始那樣警惕的對待塔塔娜,不過涉及到我的問題,艾唐唐就不跟塔塔娜聊了。

“前往泰國曼谷的航班即將開始登機,請各位旅客……”

聽到廣播,塔塔娜就站起來笑着說:“張秀,謝謝了,以後有機會,我再報答你。”

“說什麼報答不報答的,別客氣了。”我點點頭,艾唐唐高興的拉着塔塔娜的手,送她到了登機口,親眼看她上了飛機。

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塔塔娜的背影走進飛機後,我摸了摸自己後腦勺,微微搖頭。

“喂,阿秀,你不會怪我吧。”艾唐唐突然看着我說:“如果你真的喜歡她,那你趕緊去把她叫回來,我絕對不生氣的。”

“咋了,還在吃醋?”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我問。

“沒,我吃什麼醋啊,說真的,你要真的喜歡,趕緊去。”艾唐唐說着雙手放到了後背,一副隨便我的模樣。

我往她背後一看,她背後拿着一把水果刀呢。

“我剛纔如果真的去找她,你是不是得捅我好幾刀?”我問。

艾唐唐見被我發現,尷尬的笑了一下,說:“怎麼會,最多捅一刀,哎哎,你別生氣啊,等等我。”

我轉身就走,這丫頭,感覺變精明起來了啊,都學會試探我了,我不由想了起來。

剛纔要是腦袋抽筋,真跑去想留下塔塔娜,估計現在已經被艾唐唐捅了兩刀,躺在地上等救護車了。

艾唐唐追上來,挽着我的手,嬉皮笑臉的問:“真生氣了?”

“沒生氣。”我板着臉道。

“屁,你就是生氣了,別啊,我只是計劃捅你兩刀,這不還沒捅麼。”艾唐唐道。

“那是不是我應該讓你捅兩刀了,再生氣啊。”我拍了她的額頭一下:“你這丫頭,心腸真歹毒。”

艾唐唐一臉委屈的揉着額頭:“怎麼就歹毒了,我父王告訴過我,如果喜歡上一個男的,就得想辦法和他在一起,如果得不到他的心,就得得到他的身子。”

“你父王真這麼說的?挺想得開的啊。”我幻想起來。

“我父王的意思是,如果你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就捅死你,然後帶回魔界,我們龍族可以讓屍體千年不腐,到時候想你了,就來看看你的屍體。”

艾唐唐道。

我一聽,頓時無語:“你老爹這麼教,可不行啊,會教壞小朋友的。”

“可不是麼,你看我那些哥哥姐姐們,一個個都讓我父王教成什麼樣了,我父王稍微語氣稍微重點,都怕得不行,我算了算,就我最正常了。”艾唐唐點頭贊同。

就屬這丫頭不正常,真虧她好意思說自己其他兄弟姐妹呢。

和艾唐唐說說笑笑的來到回重慶航班的候機室等待了起來。

我心結其實已經徹底放下了,跟塔塔娜的事,都已經是過去式。

“喂,你還在生氣啊?”艾唐唐看我不說話,就趕忙道:“你別這樣啊,我這不是喜歡你才這樣做的嗎。”

“你剛纔那句話再說一遍。”我扭頭看着她。

“你別這樣啊……”

“不是這一句,後面的。”我道。

“喜歡你啊。”艾唐唐一琢磨,頓時眉頭一皺。

我笑了起來,問:“丫頭,啥時候我倆開始談戀愛呢?乾脆現在開始?”

“不行。”艾唐唐趕忙搖頭起來:“電視劇裏,哪有人在機場這樣的啊,你得找一個浪漫的地方,地上鋪滿玫瑰花,然後帶着我看流星雨……”

“你看看你,剛到陽間的時候多純潔的一個丫頭啊,讓電視劇給毒害成什麼樣了,你說的那叫鋪張浪費,國家提倡節儉。”我一臉嚴肅的說。

“那我們啥時候回魔界去唄,父王說過,如果我找到喜歡的男孩,必須先帶回去,讓他看看,他幫我把關。”艾唐唐道。

把關?

不科學的原始人 “行,那咋們回去後,抽個空就去一趟魔界。”我點點頭。

艾唐唐高興的看着我問:“你答應了?”

“不然呢?”我捏了她的鼻子一下。

“那我們要不要找個良辰吉日呢?你們人類不是很講究這個東西嗎?”艾唐唐問。

“又不是結婚,只是見一下你父王而已。”

說着,飛機即將起飛的廣播也傳來,我和艾唐唐牽着手,走進飛機中。

回到重慶的這些天,艾唐唐都是心神不寧,我自然也是看在眼裏。

比如她平時吃包子的時候,能一口氣吃二十個,這些天,一頓卻只能吃十五個,顯然是胃口不太好。 「肉瘤個屁!這個東西叫做內丹!你剛剛在修鍊的時候已經突破到了結丹期!」

玉真子看到許曜被嚇得臉色蒼白的樣子,感覺又氣又好笑。沒想到這個小中醫也有自己看走眼的時候。

「他媽的嚇老子一跳……」許曜再三確定了自己體內的東西不是什麼肉瘤之後,才終於放下心來躺在了床上。

「別睡了,已經天亮了,再修鍊一會就去上班吧。」

於是許曜再次站起身來洗把臉之後就準備出門,由於修鍊的原因他並不感覺到有困意,甚至感覺到特別的精神,一路的坐公交車來到了醫院后,他才看到醫院的門外居然有一群人扯著一面大旗在門外叫囂。

醫院外的保安不斷的拿著警棍驅趕這群人,而門外的人群也拿著棍棒揮舞著旗,對著醫院內大罵:「祁醫生你不是人!你這個吸血鬼,衣冠禽獸!你不配成為醫生!」

這群人的身後還推著一個擔架,上邊的被子鼓得嚴嚴實實的一看就知道裡邊還躺著一個人,只是那個人的臉已經被蓋了起來看上去就如同一具屍體一樣擺在路邊。

「沒想到現在的醫鬧居然那麼的激烈。」許曜通過後門來到了樓下,低頭看著這群來鬧事人。

「祁醫生?祁飛?」聽到他們的叫喊,許曜突然想到了自己認識的一個內科醫生。

「這個祁醫生我曾經見過他幾次,人品應該還是不錯的,對待患者也十分的細心。怎麼今天突然就出了事情呢?」

正當許曜感覺到奇怪的時候,一位小護士突然走了進來:「許醫生,副院長有事找你。」

「好的。」雖然覺得奇怪,但許曜還是走了上去。

一進門就看到副院長坐在沙發上泡著茶,沒有任何的架子一副親切的樣子揮手示意:「許曜啊?來來來,來坐。」

「副院長,你來找我是因為什麼事情?」

「我知道現在是你的值班時間,所以這件事情我就長話短說了。半個月後我們醫院要參加一個醫學交流研究會,我想要推薦讓你上去學點東西。」

副校長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沒有摻雜任何的情緒,許曜暗中盯著他的面部表情點了點頭。

「為什麼要找我呢?」

「這可是一個十分難得的醫學交流會,可以在上邊認識很多人學到很多東西。原本這個名額是在楊洪輝醫生和祁飛醫生上進行競選的,這是我發現你也有這個潛力,所以想要讓你也去參加競選。畢竟楊醫生……」

副院長的話說到一半后戛然而止,他的意思很明顯楊洪輝作為醫生還不夠資格。楊洪輝是院長的兒子他肯定有資格參加競選,原本醫院裡一邊倒都是選擇了祁飛,但祁飛在這個節骨眼上居然出了事。

玉真子在一旁出聲道:「我覺得可以,這個副院長很明顯的比你們的院長可靠多了。而且讓那個人渣去參加,簡直浪費。」

聽罷許曜就做出了決定:「我知道了,我選擇參加這一次的競選。但是該怎麼做我還不清楚。」

「我這次找你來啊,只是詢問你一聲想要徵求一下你的意見,只要你同意了就好,這些天來你可要好好的表現,我們上邊在開會的時候我會提到你,你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副院長信誓旦旦的喝了茶,兩人又聊了一會後才分開。

許曜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位時,才笑了笑嘲諷道:「現在就連醫院都有黨派之爭了嗎?」

他剛剛已經看出來了,副院長這句話其實是在試探自己,如果自己選擇拒絕那麼就會被他視作畏懼與院長抗衡的敵人,如果選擇同意參加競選那麼就會成為他們那一派的人。只是不管怎麼說參加競選對自己有利,那麼自己就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突然樓下傳來一陣叫喊聲:「你們別進去!不能進去啊!」

只見鬧事的人群在不斷的增大,門口的保安已經攔不住他們了有幾個拿著棍子的人跑進了醫院裡。

許曜害怕事情不對勁便急忙飛身下樓,剛下到樓梯就看到那幾個拿著棍子的人正在醫院裡四處吼叫嚇跑病人。

這個時候一位女醫生卻站了出來對著他們大聲喊道:「全都給我住手!不要傷害這些病人有什麼事情沖我來!」

其中一位鬧事者看到了女醫生后,對著另一位鬧事者悄聲的說道:「喂,這不就是我們要找的目標嗎?那個叫陸漸的女醫生。」

站在樓道旁的許曜將他們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原來他們的目標是陸漸?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呢。」

原本能夠出手制服他們的需要時刻卻停下了手,並且讓自己的身影藏在了樓道里,暗中觀察著這幾個鬧事者。

「你他媽還敢出來!我們找的就是醫生!你們害死了我們的兄弟就要給他償命!」只見他們衝到了陸漸面前,輕而易舉的就抓住了陸漸的雙手綁了起來,另一個鬧事者還從兜里掏出了小刀抵在了陸漸的脖子上。

許曜見機不對,手中再次出現了三根銀針。

「住手!你們有什麼冤屈儘管告訴我!不要對醫院裡的人下手!」就算這時楊洪輝突然跳了出來,他義正言辭的來到這幾個鬧事者的面前,高聲說道:「我了解你們內心的痛苦,放心吧有什麼跟我說,我是院長的兒子,我們江陵醫院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受到一點委屈的!」

「這個楊洪輝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好心了?我怎麼感覺他們是在演啊?」

話音剛落鬧事者便拿起棍棒沖向了楊洪輝,現在許曜再次抬起手準備要射出銀針的時候。令他大跌眼睛的一幕出現了。

此時的楊洪輝如同拳擊冠軍,居然一拳就撂倒了一個鬧事者,最後一個拿著刀子的鬧事者上去給了楊洪輝一刀,刀子砍在他的手上流出了血跡,而楊洪輝居然不顧疼痛,將最後一個鬧事者給打趴了下來。

「嗯?他怎麼做到的難道剛剛武神附體了?」許曜驚了,為什麼這個叫楊洪輝的傢伙比自己還要猛?

「不……他們確實是在演……」 這丫頭的心思,我自然是清楚,她估計是在想,我跟她回魔界的事情呢。

而且這兩天,時不時的還會在我耳邊說魔界的風景怎麼怎麼好。

但是隻字不提讓我陪她回去這件事情,顯然她是想讓我親自說出來。

回到重慶的第四天中午,我從外面走回中藥鋪,艾唐唐坐在中藥鋪的櫃檯前,嘴裏含着一根中藥發呆。

“喂,想什麼呢?”我問:“又沒錢買東西吃了?又吃這些中藥?”

“嘿嘿,當然不是,你回來了?剛纔出去幹啥了?”艾唐唐聽到我聲音,纔回過神。

我從後面掏出兩張機票,遞過去:“看看這是啥。”

艾唐唐往我手中一看,去西藏的機票,頓時臉高興的漲紅,從櫃檯裏面翻出來,抱住我就親了我臉蛋一下,說:“你決定和我一起回魔界了?”

“不是啊,我想去布達拉宮逛逛……”

“你給我去死!” 復仇總裁的逃跑新娘 艾唐唐一腳朝着我踹來。

我趕忙躲開,笑道:“行了,跟你開玩笑的,下午三點的飛機,回去需要收拾什麼東西嗎?”

“啊,這麼急,只有三個小時了,我要給二哥帶火鍋底料,要給四姐帶回鍋肉,還要給十二哥帶棒棒糖,趕緊跟我去超市。”

說完,她就高興的拉着我,往附近的超市跑去。

看着拉着我跑在前面,高興大笑的艾唐唐,看着她的笑容,我頓時感覺,只要能讓她高興,做什麼事情都是值得的。

當然,別笑得跟現在這樣精神病就好了。

“哦咯咯咯,哦咯咯咯。”

艾唐唐的笑聲,周圍的路人都是一副看精神病的模樣。

跟着艾唐唐在超市大購物了一頓,她還在不斷惦記着要給自己哪個哥哥,又或者哪個姐姐帶什麼東西。

這丫頭平日裏雖然口頭上,對自己那些哥哥姐姐沒什麼好話,但心裏還惦記着他們的。

“對了,父王會喜歡吃什麼呢?”艾唐唐回頭看着我問。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我摸了摸下巴,道:“你難道就不知道他喜歡吃啥?”

ωwш● тTk án● C○

“我哪知道他喜歡吃啥,算了,他個老東西,隨便買點就是。”

等我倆回來的時候,手裏提着兩大口袋零食,看起來就跟搞批發零食的一樣。

“唐唐,其實吧,這些東西,在西藏也能買的。”我提醒了一句。

“你怎麼不早說,算了,反正也是你拿。”艾唐唐道。

我看着這兩大口袋零食,頓時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可不是麼,去看未來老丈人,誰不是提着茅臺,拿着各種昂貴營養品去的。

誰會像我,提兩口袋零食去?

況且老丈人還是龍王,各種山珍海味估計都吃過,帶着零食,我始終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我說,要不我去給龍王爺買點茅臺?”我問。

“買那玩意幹啥,難喝死了,對了,到了西藏,我們再搞兩瓶大可樂,我父王肯定喜歡的。”

艾唐唐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