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雲有點恨鐵不成鋼,嬌怒道。

「陳姐,你呢,就別管了,我自然有我的辦法,有些人啊,喜歡看笑話,那咱們就讓他們看個夠不就行了嗎?」

藍天微微一笑,他用腳指頭都能想到是什麼人把消息散佈出去的。

整個醫院裏面,和他有矛盾的,當前就只有李尋意一個人。

這其中的緣由,他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

李尋意針對他的時候,他也是一臉懵逼。

明明他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

「你啊,下次別這麼衝動了。」

陳曉雲搖了搖頭,吃着他削的蘋果,無奈地說道。

兩人聊了一會,藍天直接去找了陳公元。

日常打了個招呼之後,藍天將自己的文檔放了出來。

一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

十分鐘后。

陳公元顫顫巍巍地指著文檔。

道:「這,這是你做的?」

藍天知道他的這個反應是怎麼來的,肩膀一聳,道:「院長,您要不查重看看?」

「不用了,完美,太完美了,你居然能夠做出這種方案?這種細節到這種地步,還能夠避免破壞附近的神經,最主要的是,你的這個方案的成功率,達到接近百分之八十五。」

陳公元激動地說道。

「院長,您別太激動了,年紀大了,身體也不是以前能比的。」

藍天心中暗笑,對於陳公元這個表情,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過,對於百分之八十五這個他不太滿意,因為在他看來,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都可以。

剩下的百分之一失誤,除非他不想做。

這一切,都是他結合了二十多種經驗,並且融合的還是世界級的手術經驗做出來的腫瘤切除。

無論是直接完全手術切除腫瘤(達到全切者只有三分之一)

還是次全切和部分切除。

亦或者是姑息性手術(內減壓術,外減壓術,腦脊液分流術)

藍天都做出了危害性和可靠性以及可行性的分析。

而且,這六千字,可以說全是精華。

所以,陳公元才會驚訝地說出「完美」兩個字。 「當然是為了學習師父那出神入化的廚藝!」韓德明聽后眼前一亮,感覺好像有了希望一般,忙繼續答道:「徒兒研習菜肴幾十年,還從未見到師父那般的做法,與之一比較,徒兒這才知道,先前幾十年那做的菜,簡直連豬食都不算!所以,徒兒才想來找你老拜師學藝。」

「豬食都不算,這有點作踐自己了吧……」秦夜心說,然後接著問道:「那你都四五十歲了,還來拜我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少年為師,不覺得丟人嘛?」

誰料問出這話后,韓德明臉上更加的正色了起來。他拱手對著某處身側一旁恭聲道:「孔聖人說過,敏而好學,不恥下問,徒兒正是為了學習更好的廚藝才來此拜師,有何出醜的地方?至於那些聒噪的聲音,徒兒當做聽不到就行。」

呦呵!還知道子曰呢。

秦夜側著頭再次打量了一番這個中年男人,發現對方真沒有開玩笑后,便又問道:「那你的華泰樓怎麼辦?」

「師父放心,華泰樓徒兒早就交予他人代管,有我沒我在場,都不會因此而失了營生。」韓德明說著,便又跪下磕了幾個響頭,大聲道:「總之,還望師父收下徒兒!」

「唉,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收你為徒的。」秦夜沒有所動,還是堅定拒絕。

「那我繼續……」韓德明剛想說自己繼續跪著,直到師父答應為止,可秦夜卻又是擺手道:「我有我不能收你的原因,但我又沒說其他人不能收你?」

「其他人?」韓德明停下了想刷無賴的心思,問道:「難道師父已經收了徒弟了?!」

「那到沒有。」

聽到秦夜並沒有收下其它的徒弟,韓德明好奇的問道。「那師父這其他人收我的意思是?」

秦夜輕咳了一聲,問道:「趙德本這人你應該知道吧?」

「趙德本?」韓德明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揮,沒多久就想了起來:「是那個前些年破敗的友興樓掌柜?」

秦夜點點頭道:「嗯,是他。」

「師父提他幹嘛?」韓德明還是不知所明的問道。

「現在他可是在我這家酒館當總廚呢。」秦夜露出一抹笑容道。

「什麼?!那趙蠻子已經在你這裡當了總廚了?!」韓德明驚呼一聲,連忙爬近了些,急匆的問道:「那師父的意思,莫不是讓他趙德本教我?」

秦夜緩緩了點了點頭,待瞧見後者臉上一抹轉瞬而過的失望后,又道:「怎麼?你還嫌棄趙德本不成?我可告訴你,他可是深得我衣缽啊。」

「徒兒不敢……」韓德明鬱郁的低下頭問道:「那趙德本難道也是來拜您為師的?」

「都說了,我從不收徒。」秦夜依舊是搖頭道:「那趙德本只是我喊來的一個廚子罷了,為了酒館所以才趁機教了他幾手。」

「怎麼樣?讓你跟那趙德本去學習學習,可行?」

秦夜盯著韓德明,瞧得後者又絲不願的樣子,便又接著道:「知足吧你,以那趙德本學會的幾手來說,現在教你可是綽綽有餘了,何況日後時間大把,我也會偶爾來指導指導你們二人的。」

聽得秦夜都這樣說了,韓德明只好拱手應下。

「是,師父。」

「哦,對了。」秦夜聽到韓德明依舊喊著師父兒子,便阻止道:「別喊我師父了,我聽著起疙瘩。」

韓德明不知所措問道:「那該怎麼稱呼師……父?」

「就喊我掌柜的吧。」秦夜隨意說道。

「那怎麼行?!」韓德明忙拒道:「雖然師…父不願收我為徒弟,但稱呼上豈能這般肆意?既然如此,那我便喚為先生吧,還勞先生莫要拒絕了。」

「呃……」秦夜抬著腦袋思考了片刻,最後還是答應了這般稱呼。

「德明拜見先生!」韓德明得到准許后,又再次對著秦夜磕了個頭。

「行了行了,趕緊起來吧。」秦夜笑著站起身來道。

「先生,德明這還有拜師禮沒奉上呢。」韓德明扶著門板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道:「雖然先生不肯收我為徒,但這份禮還是要給的,勞請先生莫要推辭。」

聽到還有拜師禮,秦夜當即便想脫口道:「有這玩意幹嘛不早拿出來啊,早拿出來不就行了,哪還要跪這麼久?真是活受罪。」

當然,這絕對不是因為錢……

韓德明連忙喚著後面一直守在驢車旁的兩個黑臉小廝,兩人見狀立馬從車上抬下來了一個小竹簍,快步的走了過來。

「先生,德明本是抱著拜師學藝而來,不過……」韓德明悻然笑了笑道:「不過這師倒是沒拜成,但這禮可是帶來了,要不也請先生收下?」

說完,韓德明就從那竹簍里將『拜師禮』給拿了出來。

秦夜一看那竟是傳統的拜師六禮,一下子就失了興趣,連帶著韓德明的話也不回應了。

肉乾、芹菜、蓮子、紅棗、紅豆、龍眼乾等幾樣束脩被韓德明拿在了手中,然後看著秦夜好像對這幾樣東西沒興趣的樣子。

眼珠一轉,又道:「先生,周禮雖然不可廢,但禮外可還是有著人情的……」

「哦?」秦夜聽著韓德明這麼一說,眼睛一下就亮了起來。

這個意思是……

果然,那韓德明看見秦夜馬上來了興趣后,小手又是一揮。

那兩個黑臉小廝馬上明白了意思,又快步的跑向驢車,然後從其上搬下來了個小盒子。

韓德明拿來會盒子,但並沒打開,而是雙手捧著送到了秦夜的面。

秦夜負在背後的雙手一頓,不禁啞然失笑,但雙手還是伸了出去,接過盒子道:「韓掌柜,都說了我不是你師父,以後你跟那趙德本學兩手吧。」

「雖然沒拜成師,但這禮還是不可廢的。」韓德明依舊恭敬道。

「行吧,隨你怎麼做。」秦夜掂了掂手中的木盒子轉身就朝著門內走去。春香看著他笑眯眯的樣子,也是開心的露出了一排皓齒。

韓德明見秦夜要回去了,頓時著急了起來,不顧的喊道:「不知那先生這酒館什麼時候開業,到時候德明也能早點來此學習。」

「回去等著吧,開業那天我會派人通知你的。」秦夜將盒子遞給春香,然後又將門板一塊塊的上了起來。不一會就又變成了大門緊閉的模樣。

雖然沒有從秦夜的口中得到具體的日子,但韓德明還是開心跳下了台階,然後一溜煙的上了驢車。

然後兩輛驢車就吱呀吱呀的駛出了巷子。

~~

院子里,秦夜躺在躺椅上,一邊喝著剩餘的冰鎮酸梅湯,一邊享受著小侍女送過來的一些龍眼和紅棗。

春香剝開一顆龍眼后,不禁好奇問道:「少爺真要教那兩人廚藝嗎?」

「我才不教嘞。」秦夜嘴巴一張,一粒棗核就被吐了出來。

「那少爺讓那韓掌柜跟著趙廚學兩手?」春香輕輕的將那龍眼送進了秦夜的嘴中,愈發奇怪的問道:「可趙廚哪裡會多少,還不是要少爺去教。」

秦夜沒有立馬回答,而是伸出手在小侍女的腦袋上亂揉了一番。

而後還是在後者埋怨的眼神中說了出來:「不是還有你小禾姐嗎,讓她去教不就行了。」

小廚娘剛清洗完那些碗碟啥的,出門就聽到了秦夜提起了她的名字,立馬抬手擦了擦被汗漬黏著的幾縷秀髮,然後笑盈盈的問道:「秦大哥在叫我嗎?」信息發了一半,沈書琮收到了沃德天發來的一個文件。

打開一看,上面是邢璐的個人信息。

彩色照片下面還有一段不算太長的文字資料。

>>>>>>>>>>>>>>>>>&g

《親子自救系統》第五十四章沈書琮開始打工 ?聽到胖子所說,江小凡則是用手指指了指大屏幕上的一個方向。

「你看看那裏。」

胖子聞言,隨即則是將目光放在了江小凡所指的範圍當中。

而此時胖子才發現,在大屏幕上一處極其不顯眼的位置,一個白點逐漸進入到他的視線當中。

「這是……」胖子見狀,當下疑惑問道。

「如果我之前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一艘飛船。」江小凡回答道。

「飛船?」胖子聞言,原本有些緊張的神情,卻突然瞬間放鬆。

「我還以為是什麼呢。」胖子擺了擺手說道,「現在恰好是各個聯盟下達任務的高峰期,所以宇宙中飛船出沒頻繁,恰巧路過碰到,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