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薩帝心中一咯噔,第一反應竟不是拒絕!

他劇烈喘息著,明白這種想法是危險的。

「看來你心動了。」黑暗古神臉上的笑容大盛,他彷彿抓到了什麼。 ?「想想吧,你是要她永遠變成一顆龍蛋,還是重新活在這世上。」黑暗古神又道。

「哼!別想騙我!就算你有能力讓問你復活,也不需要!老師說過,只要找到水晶龍骨,就能讓溫妮回來。」阿爾薩帝堅守著,強行壓下心中的悸動。

「水晶龍骨,哈哈!那你知不知道水晶龍骨在哪裡?」黑暗古神大笑著,眼眸中投射出不屑與玩笑。

「在龍島!」阿爾薩帝吐出兩個字。

「對,在龍島,但是你知道水晶龍骨被放在什麼地方嗎?是龍族的墓園!那裡終年盤踞著不散的龍魂!只有即將死去的龍族才能踏入!」黑暗古神冷冷一笑。

「想要得到普通的龍骨就已經難如登天了,更何況是其中最珍貴的水晶龍骨?就算你能夠進入其中,可花費一輩子的時間都不一定得到一根水晶龍骨!」

「據我所知,從古至今,從來!記住!是從來沒有人見過水晶龍骨!更多的人只是把它當做一個傳說罷了!你認為這麼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可以救她?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黑暗古神殘酷的話語直擊阿爾薩帝的心,他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不!老師是不會騙我的!他說一定有機會能找到水晶龍骨的!」

「嘿嘿!「黑暗古神暗笑著,阿爾薩帝的心境已經被擾亂了,只要再添一把火,他就能成功了!

「機會,這世上的事都有機會,但也要看成功率,你想要找到水晶龍骨,成功率絕對不足億分之一!不!連億分之一都沒有!」

「你騙我!我不會上你的當!」阿爾薩帝咆哮著。

「嘖嘖嘖,你的心中已經有答案了,何必自欺欺人呢?」黑暗古神在一旁嘖嘖有聲。

阿爾薩帝胸膛起伏著,事實上在廢土之戰後他就查詢過相關的資料了,黑暗古神所說的話沒差多少。

只是希望依舊存在,他不敢放棄,但現在卻被黑暗古神揉碎撕扯開,徹底暴露在灼熱的火光下炙烤!

「小鬼,跟你說了吧,這個世界上有能力幫你的沒幾個,而想要復活她卻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你認為那些人會幫你嗎?只有我!只有我能做到!」黑暗古神步步逼近。

「只有你?魔族的人向來不講信用,你讓我相信你這個魔鬼!」阿爾薩帝冷眼相對。

黑暗古神聽到這話並沒有惱怒,反而心中一喜。阿爾薩帝這樣說,也就是不排斥他的交易,這小鬼還是想要救那小丫頭。

「相信?我們只相信契約! 最熟悉的陌生人 只要你願意,我就和你簽訂契約,假若我做不到,那麼即便我再強也有規則制裁我!」黑暗古神再次道。

阿爾薩帝沉默了,魔族本就是一契約行事,一旦簽訂契約,他們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完成交易內容,可付出的代價也是相對的!

「小鬼,我給你三分鐘考慮的時間,你是想要被困在這裡一輩子呢,還是去換取她的命!」黑暗古神明白該放下狠話了,他要逼迫阿爾薩帝。

阿爾薩帝猛然抬起頭,對上了黑暗古神泛著幽光的雙眸。

「薩帝哥哥···」

曾經的美好湧上心頭,那個倔強的女孩讓人心疼。

阿爾薩帝頹廢了。

「十!」

兩分多鐘之後,黑暗古神粗獷的聲音回蕩在黑暗之中,他目光灼灼,死死盯住阿爾薩帝,成敗在此一舉!

「九!」

咚!

這倒計時的數字猶如一把把重鎚打在了阿爾薩帝大的心頭,他仍然在掙扎著,徘徊在感性與理性之間。

「八!」

「七!」

「六!」

黑暗古神突然加快了數數字的速度,讓阿爾薩帝有些不知所措。

「五!四!三!」

「你贏了!」

阿爾薩帝怒吼道。

黑暗古神嘴角迅速上揚,咧開那張可怖的大嘴,聲音戛然而止。

對!他贏了!

「啊!!」阿爾薩帝雙手捂住臉頰,痛苦的嘶吼著,淚水緩緩淌下。

他不畏懼死亡,從來不,但他放心不下的只有溫妮,這個只認識了三年卻能讓他心疼一輩子的妹妹。

「放心吧,你一定會滿意這一次交易的,這會是你做出的最正確決定。」黑暗古神大笑著。

「不!這會是做出的最錯誤決定!」阿爾薩帝擦去淚水面無表情道。

他明白讓黑暗古神佔據自己身軀的後果,未來很有可能給埃爾洛釀成大禍,可···

「無論如何你已經做出了選擇。」黑暗古神伸出自己的大手,一條條規則被其從黑暗中截取,重新組合構造成一張契約。

裡面的內容正是這一次的交易!

啪嗒!

黑暗古神分出一縷靈魂烙印其中,算是完成了自己的簽約。

「該你了,小鬼,你難道想要反悔嗎?現在還有機會哦。」黑暗古神故意刺激道。

「哼!」阿爾薩帝閉上了眼睛,同樣分出一縷靈魂。

啪!

轟!

契約散發出閃耀的光芒,魔法規則突兀出現,在它的注視下,契約徹底完成!兩方的靈魂交融,互相制約著!交易完成!

「呼————」黑暗古神松出一口氣。

「來吧!」阿爾薩帝此時已然成為一具沒有思想的殭屍,坐在原地沒了臉色。

「不要抗拒我的存在。」黑暗古神伸出自己邪惡的大爪,如霧般的身形包裹住了阿爾薩帝的身子,慢慢的侵入。

阿爾薩帝悶哼一聲,黑暗古神侵入所帶來的痛苦他死死咬牙忍受著。

「真是個傻瓜!」

黑暗古神一邊攻佔著一邊暗笑嘲諷著。

契約是真的,但卻是沒有效用的契約,換句話說,他欺騙了阿爾薩帝!

因為他右臂烙印的靈魂只是一部分,根本無法形成有效的靈魂契約!

「小鬼,你說得對,人類本就不該相信魔族。」

黑暗古神哂笑著,他在掀起一場狂歡!宣告自己的歸來!

呼啦啦————

阿爾薩帝腦子昏昏沉沉,在自己的意識世界中他再次昏死過去,進入了精神世界里最深層次的地方!

當他再次蘇醒的時候,四周的茫茫一片讓他懵了。

「你真的不過後悔嗎?你錯了,錯得很離譜!」

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

「這裡是哪裡?」阿爾薩帝喃喃道。

「看看未來吧,你的錯誤將導致一切的發生!」

呼啦!

半空中出現了一副畫面,裡面的主角正是阿爾薩帝!

不,他已經不是阿爾薩帝了,他帶著一身的魔氣,自自然之森而出,搜尋埃爾洛各地,尋回了被封印的其他軀體!終於徹底復活過來!

對!他是黑暗古神!可怕的存在!

重新復活的他加入了克洛澤斯科,重新將戰火燃燒到了埃爾洛!

望著畫面里的血色,阿爾薩帝渾身冰涼。

硝煙布滿了大地天空,戰爭帶來的苦痛是那麼赤裸裸!

「我錯了!真的錯了!」阿爾薩帝抓著自己的腦袋,一顆心煎熬著,「可我又該這麼做!!」 ?「那就反抗吧,跟從你的心。」

那聲音最後留下一句。

阿爾薩帝眼神越發明亮,對,反抗!

啪!

黑暗古神正在大肆攻佔阿爾薩帝的身子,月亮井中,黑氣越發濃郁,擴散開來,讓人不寒而慄。

阿拉貢與獨角獸王凝視著,心中起了憂慮。

黑暗古神桀桀狂笑著,他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可就在這個時候,本該順來逆受的阿爾薩帝有了反抗的念頭,讓黑暗古神面色一變。

「這小鬼在幹什麼!他要反悔?」黑暗古神眯起了雙眼,「哼,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你以為還有反悔的機會嗎?」

咚!

下一秒,黑暗古神火力全開,他要一鼓作氣,將阿爾薩帝徹底變成自己的軀體!

咔咔!

當他侵入真理世界之時,原本沉寂的兩種奧義忽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反抗力。

死亡!輪迴!

纏繞著宿命的烙印,森然可怖!饒是黑暗古神這種見過大風大浪的魔頭也不免心中忌憚!

很顯然,他想要得到阿爾薩帝的身體也是為了這兩種王者奧義!

對此,他可是垂涎三尺。

假若他可以擁有這兩種王者奧義,他相信自己可以更進一步!到時候即便是問鼎埃爾洛之巔也未嘗不可!

所以,他絕不會允許這件事出半點差錯!

阿爾薩帝在努力掙扎著,可四周的黑暗讓他如陷泥淖。

「小鬼,你不守信用!你違背了契約!不怕遭到規則的審判嗎?」黑暗古神聲若洪鐘,話語帶著威脅。

阿爾薩帝恢復了冷靜,「違背契約?剛才恐怕我是上當了吧,那張契約根本沒有生效!」

軍婚有喜 「哈,原來你反應過來了。」黑暗古神也沒有掩飾,他得意一笑,「可太晚了,你就認命吧!」

滋滋!

黑暗如種子生根發芽,鑽入阿爾薩帝的身體內部,以右臂為大本營,肆意擴張。

阿爾薩帝悲鳴著,靈魂刺痛著。

「在煎熬中交給我吧,你會親眼看到你的身體馳騁在埃爾洛的土地上,親眼望著我登上巔峰!」 悉訶袛利 黑暗古神的野心在這一刻終於顯露出來。

「休想!」阿爾薩帝咬牙切齒道,他忍受著苦痛。

對於暗騎士來說,傷害與鮮血就是最大的養料!他們是一群行走在死亡邊緣的苦行者!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黑暗古神也從原本的信心滿滿變得面色鐵青。

阿爾薩帝明明已是強弩之末,可他卻依舊承受下了一波波的衝擊,堅韌的矗立著,保持最後一絲意志!

猶如一塊磐石,堅不可摧!

黑暗來襲!

黑暗古神無法再忍受這樣的局面了,他慢慢將自己的靈魂烙印釋放出來!只有靈魂烙印侵入阿爾薩帝的識海,將其取而代之,他才能真正完成奪取!

不過,這也很危險。因為自己的靈魂烙印一旦被消滅,那麼也就意味著奪舍失敗,甚至他會失去自己的右臂!

這是一次賭博,不過很值得。

咕咚!咕咚!

月亮井的井水忽然沸騰起來,就像是被大火煮開。

「這是怎麼回事?」阿拉貢問道。

「他忍不住了。」獨角獸王底下自己碩大的頭顱,深邃的眸子中喜色一閃而過。

啊啊啊——————

伴隨著一聲低沉的嗚咽,井水的上方浮現出黑暗古神的身影,他朝著天空,咆哮著。

莫名的,一場怪風吹奏起,粼粼波光蕩漾,也撩撥著阿拉貢的一頭金髮。

強大的氣場降臨,磅礴的氣勢也讓阿拉貢動彈不得。

「這是怎麼回事?」

「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