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說:「這算什麼?他在挑釁我們嗎?」

炎龍宇又試圖追尋妖貓的蹤跡,很可惜,這次一無所獲。

兩個人都沒有想到妖貓的化形是一個小男孩,膽子居然還這麼大。

阿大說:「從屍體毀壞的程度上看,妖貓並沒有把他們當食物。而且妖貓把蛋糕吃了,說明妖貓對血肉並不感興趣。」

阿大看著地上的雞骨頭,還有旁邊用粉刺寫的兩個字「愚蠢」。

阿大覺得那個小孩應該不是兇手。

炎龍宇也有這種感覺。

從一開始大家把注意力放到妖貓身上,就是因為那些傷口。

如果死者真的只是溺水而死呢?

那隻妖貓應該是見大家把注意力放自己身上了,才會出來提醒他們這件事跟自己無關。

炎龍宇覺得有些好笑,這件案子,從一開始懷疑王二,到後來懷疑妖貓,到最後又全部推翻了。

這時大家都收到了來自警方的簡訊,大體就是讓大家不要驚慌,死者就是溺水而亡,那些傷口應該是運河裡的魚啃食的。

炎龍宇不知道這是不是單純的溺水,真相只有那個妖貓知道,因為那些傷口確實是妖貓所致。

炎龍宇用靈力把自己的想法廣而告之,希望妖貓出來見自己一面。

不過沒有得到回應。

沈曼兒也收到消息了,覺得有些搞笑,自己這些天都在忙些什麼呀?

炎龍宇讓阿大先會旅館,自己去找曼兒。

到了沈家,果然有一群人聚在這裡討論這件事。

沈家就是有這種神奇的魔力,吸引著大家來。

沈曼兒坐在一旁聽他們的談話。

大家都說,一開始就猜測是溺水死的,果然如此。

沈曼兒心想,一開始沒聽你們這樣說呀。

炎龍宇跟大家打了招呼,坐在了曼兒身邊。

曼兒有很多想要吐槽的地方,拉著炎龍宇回了屋子。

沈曼兒說:「那些傷口明明是妖貓所致,真的是單純的溺水而亡嗎?」

炎龍宇點了點頭,說:「剛才已經見到妖貓了,不過當時不知道他是。」

炎龍宇把剛才的事情跟曼兒說了一遍。

曼兒說:「都怪這妖貓,沒事去禍害什麼屍體,讓我們一開始就想偏了。」

炎龍宇說:「這一點我也感到很奇怪,要是能找到他,一定要問清楚。」

沈曼兒說:「就是呀,讓我們白忙活這麼久。」

炎龍宇和沈曼兒又回想起這整件事,覺得他們二人好傻呀。

兩個人看了眼對方,對著對方哈哈大笑。

偶爾做一些特別傻的事情還是挺好笑的。

沈曼兒和炎龍宇進去空間,想看看靈寵怎麼樣了。

兩人一進去,就發現凈水中光芒四射。

沈曼兒驚呆了。

炎龍宇說:「靈寵是要出世了。」

果然,光芒沒有收斂,反而越發耀眼。

沈曼兒都睜不開眼了。

過了好一會,沈曼兒睜開眼光芒已經消退。

沈曼兒連忙去找自己的靈寵。 小可愛

沈曼兒低頭看去,地上小小的一團。

沈曼兒心都要被萌化了。

沈曼兒蹲下身,把靈寵捧到手上。

靈寵就是一團,有點像沈曼兒以前玩的遊戲里的寵物。

靈寵在沈曼兒的手上蹦來蹦去,看上去很是開心。

沈曼兒說:「你好呀,小可愛。」

靈寵一出生就有神智,聽見主人問好,也回到:「主人好。」

沈曼兒心想,怎麼連聲音也那麼可愛?

炎龍宇見沈曼兒笑的一臉蕩漾,有些無語。

靈寵也見到了炎龍宇,靈寵和炎龍宇的靈力一脈相承,自然親近炎龍宇。

只見小小的一團跳到炎龍宇的頭上,還在炎龍宇的頭上蹦來蹦去,嘴裡喊著:「爸爸!爸爸!」

沈曼兒心想,這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炎龍宇也不惱,伸手拿下靈寵。

炎龍宇的手很大,靈寵在他手裡顯得更小巧可愛了。

沈曼兒說:「你喊我主人,喊他爸爸,這關係有些亂呀。」

小靈寵很是機靈,立馬喊道:「媽媽!」

沈曼兒沒想到這麼快就當媽了。

炎龍宇覺得這樣還挺好。

沈曼兒問道:「你能化成人形嗎?」

靈寵點了點頭,瞬間變成一個嬰兒。

炎龍宇的手都不知道該怎麼放了。

沈曼兒也很害怕嬰兒這種生物,連忙讓它變回去。

靈寵說:「媽媽,我不可愛嗎?」

沈曼兒見自己和炎龍宇的反應讓靈寵傷心了,連忙安慰道:「當然可愛了,你最可愛了。」

靈寵得到了安慰,問道:「媽媽,我叫什麼呀?」

沈曼兒想,既然你這麼可愛,就叫小可愛吧。

沈曼兒說:「你以後就叫小可愛了,你是媽媽的小可愛。」

靈寵很是高興,在炎龍宇的手上轉圈圈。

沈曼兒和炎龍宇帶著小可愛出了空間,沈家人太多,不好在空間呆太久。

沈曼兒讓靈寵隱身。

炎龍宇想到了妖貓,對著小可愛說道:「你幫我把這隻貓找出來。」

小可愛點了點頭,立刻找到了妖貓的位置。

沈曼兒和炎龍宇帶著小可愛,立馬趕了過去。

炎龍宇還給阿大傳了消息。

妖貓居然還呆在橋洞下,剛才的路人估計也是他假扮的。

炎龍宇覺得有些好笑。

這隻妖貓明顯就是想捉弄大家取樂。

妖貓見炎龍宇又來了,這才有些慌張。

阿大也趕了過來,見妖貓想跑,趕緊過去攔住了他。

妖貓見自己沒了退路,只好低下頭,表示自己不跑了。

阿大被耍了一遭,想明白之後,也覺得搞笑,竟然沒有怪這隻妖貓。

阿大問道:「你自己交代?」

妖貓點了點頭,說:「我是跟著他們來的。」

妖貓指了指沈曼兒和炎龍宇。

沈曼兒心想,果然是因為自己,不過幸好妖貓沒殺人。

妖貓接著說:「我來了之後,一個人也沒意思。見那一家人溺水死了,就想捉弄你們,你們果然上當了。」

妖貓哈哈大笑了起來。

沈曼兒心想,這小屁孩。

妖貓接著說:「那一家人就是溺水死的,跟我沒關係。見你們懷疑了一圈,都快把罪名給我坐實了,我才出來的。」

沈曼兒見事情都是這個熊孩子搞出來的,有些無奈。

阿大把妖貓帶走教育去了。

沈曼兒心想,之前毫無頭緒的事情居然這麼簡單就解決了。

沈曼兒突然想到之前還沒結束的幻境,雖然可怕了些,但是自己只是旁觀者,這樣的經歷還蠻好玩的。

沈曼兒說:「炎龍宇,我們繼續那個環境吧。」

炎龍宇:「確定不害怕了?」

沈曼兒點了點頭,兩人又到了上次脫離的劇情。

散修才發現,縱是兩人可以獲得的利益極大,可是這兩人也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

就在兩人要離去時,一聲怒喊如暴雷響起:「大膽小兒,傷我陸家堡的人還想走?」,同時一隻大手朝兩人拍下。

元嬰期,只有元嬰境界才有這種能力,人未至,攻擊先到。

看著這隻由靈氣組成的巨大手掌,兩人發動全部功力硬抗,可是還是受傷了。

畢竟是元嬰期的攻擊,元嬰就代表了進入了新的天地。

縱使是十個金丹大圓滿也很難擊敗一個元嬰強者。

綜武俠論西毒吃蘿蔔的節奏 這兩者的差別太大了,把金丹看作是小溪,那麼元嬰就是大河。

破丹結嬰本就難度極大,還好歷經天劫,成功化嬰的人在年輕時大多都是天才。

硬抗了元嬰強者的含怒一擊,兩人頓時就飛快遁去,開玩笑,連遠程的一擊都很難接下,再不跑就跑不掉了。

不一會兒,元嬰強者來了,其他人一看,都大驚,竟然是陸家堡的大長老陸岐山。

沒想到陸家堡對那從黑暗森林裡帶回的東西那麼重視,現在被搶了,肯定又要攪起一番煙雨。

陸家堡,陸家家主大怒,因為那件東西可是根據陸家堡歷代強者冒死探索黑暗森林才終於在他這一代尋回。

除了陸家堡幾位權勢滔天的人外,沒人知道那個黑箱子里裝的的是什麼,那可是一本天級功法。

假婚真愛:甜妻別想逃 如果其他人知道,肯定要引起一番轟動,在這個武道式微的時代,天級功法足以引起那些閉門不出的三四品宗門老怪物。

面對這個損失,那幾個弄丟功法的幾個人立馬被處死,要知道其中還有一位金丹強者。

這一做法,讓整個藤席鎮的人體驗到陸家堡的強勢與強大。

有些人,望著天,喃喃自語道:「要變天了!」

這一天,天空非常的陰沉,像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陸家堡發出來一分懸賞,上面寫道:「活捉炎龍宇和沈曼兒兩人,獎一枚凝丹丹藥,道出黑一人下落,獎一把法寶。

這可引起了一番大轟動一枚凝丹就意味著多了一位金丹強者,而法寶更是令人驚訝,那可是元嬰期使用的武器。

每一把都需要煉器宗師才能煉製,而且成功率還不高。

遠遁而走的炎龍宇和沈曼兒看到后,非常驚訝,沒想到陸家堡給出的賞賜這麼豐厚。

有心人開始想到,陸家堡丟失的東西可不簡單,盡然使得陸家堡掏出這麼大的代價。

整個藤席鎮處於一種壓抑的狀態下,沒有人敢隨便出門,因為可能隨便一個普通人都是一名高手。 箱子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沒有人願意隨便招惹事,使得藤席鎮的治安達到有史一來最好的一幕。

當然,這只是相對來說,對於陸家堡和鐵血傭兵團的人來說,這什麼都不算。

陸家堡最懷疑的的鐵血傭兵團,可是他們不敢直接找上門去。

這麼做了,就意味著兩大家的公然對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