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先在心裡為甄洋靜靜的默哀了一下。

打傅芊芊的主意,鐵定是要付出代價的。

不過,雖然裴燁的目光偶爾會因為甄洋的視線,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幾秒鐘,可裴燁主要的注意力還是在傅芊芊的身上,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學校的操場邊緣,傅芊芊很快將四周的環境全部都收入眼底,在這之前,她就已經得到了學校的地形圖,但那只是一個月前的三維立體圖,因為現在學校在開運動會,在開運動會時,現場會臨時搭建很多檯子之類的東西,只憑以前的立體圖,是無法得知正確的地形圖的,除非是現場了解。

在這一方面,傅芊芊很有天賦,而且,這也是她成為軍人之後進行任務之前的必修課,想要完成一件任務,到了一個任務地點,必先要熟悉現場的環境,否則,怎麼能更好的完成任務呢?

收回了視線,傅芊芊突然感覺到有強烈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

她皺了下眉頭,轉身往其他的地方看去,一眼便看到身後不遠處一個籃球框上方的攝像頭。

她感覺到的那種強烈的目光,便是從那個籃球框上傳來的。

有人在通過監控看她。

她眯了下眼,瞳孔微收緊了幾分。

鏡頭的另一邊,裴燁正在喝水,對上了鏡頭中傅芊芊的視線,差點一口水噴了出來,雖然隔著鏡頭,傅芊芊看不到自己,可裴燁還是有些心虛的將臉別向他處。

在裴燁將臉重新放到視頻直播畫面上時,卻發現,鏡頭裡的傅芊芊突然不見了。

人呢?

裴燁把手裡的茶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雙眼迅速在監控視頻里找人,可視頻里半個人影也看不見了。

「有看到芊芊去哪裡了嗎?」裴燁沉著臉看向身後的鄭先。

鄭先:「……」

鄭先面露尷尬,剛剛在對上傅芊芊視線的時候,他也有些心虛的別過了頭去,結果,一回頭的時候,她就已經不見了。

「屬……屬下沒有看到。」

「連個人都看不住!」裴燁的嗓音里透著一絲慍意。

鄭先:「……」

您自己不也沒看住嗎?

不過,這句話,鄭先只敢在心裡說,不敢當著裴燁的面說,當著裴燁的面說,那是要命的。

裴燁見鄭先心虛的表情,什麼也不說,知道問他也沒用,回頭向其他人看去,那些人也是一個個全部都不知道的表情,當下黑著臉,讓學校的人繼續調試鏡頭,試圖找出傅芊芊的下落。

可傅芊芊就像是在學校里突然蒸發了似的,不管學校的人怎麼找,都沒找到傅芊芊的蹤影。

好久都找不到人,最後,裴燁乾脆放棄了去再找傅芊芊,而是讓人把監控的鏡頭切換到了比賽場地入場口附近。

傅芊芊這會兒應當是因為感覺到有人看她,所以,躲了起來。

但甄洋參加了學校的比賽,一會兒甄洋上場的時候,傅芊芊便不可能再繼續躲著了,到時,他自然就能看到傅芊芊了。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



如同裴燁所料,傅芊芊確實是因為感覺到了有人在偷窺她,所以,悄悄的帶著甄洋躲藏了起來。

傅芊芊帶著自己躲到了拐角里,而因為拐角處的空間有些狹小,傅芊芊拉著甄洋靠近了自己,那麼近的距離,讓甄洋的臉一下子紅透了起來。

天哪,簡直是太近了,近到,他一抬頭,就會碰到傅芊芊柔軟的……

他紅著臉,不敢與傅芊芊太過靠近。

就在傅芊芊帶著甄洋躲在角落裡的時候,一道人影驟然悄悄的靠近了傅芊芊和甄洋倆人。

「沒想到,傅小姐竟然會在這裡出現,真是令人意外!」

傅芊芊立刻警覺的回頭,然後一眼便看到了出現在他們身後意外的人。

是鍾平鈞。

鍾平鈞微笑的看著傅芊芊,嘴角的弧度,帶著濃濃的邪氣。

甄洋自然也看到了鍾平鈞。

甄洋是見過鍾平鈞的,父親過世的時候,他來弔唁過父親,只是,名字他已經忘了。

TFboys之少爺駕到 雖然忘了他的名字,只是看著那張臉,甄洋便有了一種危險意識,他直覺……鍾平鈞這個人很危險,特別是鍾平鈞注視著傅芊芊的眼神,讓他感覺到不舒服。

這個人……喜歡傅姐姐!甄洋的心裡馬上便有了這個認知。

傅芊芊則是眼中透出敵意的警戒的看著鍾平鈞:「你來這裡,有什麼目的?」

說話的同時,傅芊芊擋在了甄洋的面前。

「傅小姐別這麼見外嘛,當我是敵人一般。」他勾唇一笑,邪氣的道:「傅小姐放心,我這次來這裡的目的,並非是你身後的那個孩子。」 在傅芊芊的心裡,鍾平鈞就是一個卑鄙小人,不過,很多時候他說話還是挺可信的,若是鍾平鈞的目標是甄洋的話,剛才他已經對甄洋下手了,而不是站在這裡與她閑扯。

人在想要做什麼事的時候,表面上隱藏的再好,身體都會隱約散發出一種氣,那是一種危險的氣息。

此時,鍾平鈞的身上並沒有那種危險的氣息,傅芊芊便相信,鍾平鈞這個人是可信的。

想到這時傅芊芊便轉過身去,繼續打量著四周。

見傅芊芊把自己的後背留給自己,鍾平鈞的嘴角抽了一下。

妻色不可欺 因為他說目標不是她保護的那個孩子,所以,她便一點兒也不在意他,甚至,還把她的後背留給自己。

不管怎麼說,他們兩個都是對立面的,一個是軍人,一個是賊,就算自己的目標不是對方,也隨時會對她下手,她竟然這樣放心的把後背留給他。

這有點太看不起他了。

鍾平鈞的臉垮了一下之後,有些不耐的出聲提醒傅芊芊:「我說傅小姐,你就這麼放心的把後背對著我,難道……就不怕我趁機殺了你嗎?」

傅芊芊連眼神也懶的得給他一個,甚至一臉嫌棄的開始趕人。

「你不是有其他任務嗎?你忙你的去。」

鍾平鈞:「……」

以前的傅芊芊若是遇到他了,知道他有任務,肯定會嚴加阻攔,現在倒好……

嘖嘖……

鍾平鈞好整以暇的站在了離傅芊芊一步之遙的地方,笑眯眯的看著她。

感覺到鍾平鈞的視線,以及鍾平鈞的氣息,傅芊芊回頭瞪著鍾平鈞:「你怎麼還在這裡?」

她的話里充滿了濃濃的嫌棄。

鍾平鈞:「……」

鍾平鈞第一次感覺了身為一名殺手的挫敗感。

「傅小姐,這個時候,難道你不該說,要把我抓到你們軍方的最高監獄嗎?」

傅芊芊話里已經帶著不耐煩:「你放心,等我的事忙完了,一定會抓你進最高監獄。」

鍾平鈞的嘴角揚起愉悅的弧度:「行,我等著。」

傅芊芊以為,鍾平鈞這樣說的話,就會離開了。

誰知,鍾平鈞的等著就是死皮賴臉的站在傅芊芊的旁邊,看著她警惕的看著四周。

不一會兒,傅芊芊帶著甄洋離開了原地,鍾平鈞也立刻跟了上去,就像是一個狗皮膏藥似的,緊追在他們身後。

甄洋嘟嘴皺眉不滿的看了一眼鍾平鈞。

「傅姐姐,他怎麼一直跟著我們?」

傅芊芊頭也不回,冷冷的一句:「他就是閑的淡疼,別管他!」

閑得淡疼的鐘平鈞:「……」

接下來,不僅傅芊芊不看鐘平鈞不理會他,甄洋也非常聽傅芊芊話的,當鍾平鈞如同一個隱形人一般。

被當作隱形人,鍾平鈞依然樂此不疲的跟著傅芊芊,隨著他們一起躲藏著監控以及隱形的危險。

天才寶寶:甜妻拐進門 當一次鍾平鈞的身形落在了監控中時,鍾平鈞的目光往監控的方向看去了一眼,然後,他對著監控攝像頭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鏡頭的另一邊,裴燁也發現了鍾平鈞,並對上他的視線。

鍾平鈞!裴燁的瞳孔收緊了幾分。

這個傢伙怎麼也在學校里?

裴燁眼睛的餘光在鍾平鈞身側的不遠處,發現了一片熟悉的衣角。

那是不善躲藏甄洋露出的破綻。

鍾平鈞居然在跟著傅芊芊。

不要臉!

坐在椅子上的裴燁,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站起了身,往校長辦公室外面走去。

雲城小學校長錯鍔的看著裴燁:「呃,裴總,您這是要去哪裡?」

鄭先帶著一眾裴家護衛隊成員跟在裴燁的身後,攔住了要跟上去的校長:「我們裴總有事,請校長不要跟上來。」

說罷,鄭先便轉身離去,留下一臉懵逼的雲城小學校長。

校長抓了一把頭頂僅剩的幾根毛,站在一旁的校長助理真心擔心校長會把他頭頂僅剩的幾根頭髮給抓沒了。

末了,校長奇怪的問向身後的校長助理:「我剛剛做錯什麼事了嗎?」

校長助理馬上反就反應過來,趕緊安慰校長:「校長,您沒有做錯,應當是裴總看到了視頻里有熟人。」

他時常會看他人的眼色,會注意到其他人的表情變化,也容易注意到一些細節,裴燁就是在看到了監控視頻中的某個人時時,他的臉色才會突然變了,繼而起身準備離開。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校長喃喃著。

他們小學全靠裴氏集團投資,如果得罪了裴燁,他們學校以後恐怕就很難再得到裴氏集團的支持了。



離甄洋入場的時間越來越近了,傅芊芊帶著甄洋也已經換了好幾個位置,而鍾平鈞依然如同一個狗皮膏藥般的跟著傅芊芊他們兩個。

這一次,傅芊芊帶著甄洋躲藏的地方旁邊人比較少。

當傅芊芊帶著甄洋到了這裡之後,傅芊芊直接將甄洋推到了自己身後。

甄洋知道,傅芊芊這一次來學校里見他,就是因為有一些人要對他不利,所以,傅芊芊特地來學校里保護他的。

本來嘛,他昨天便給傅芊芊打電話,想退出自己的八百米比賽,這樣,就不用這麼麻煩了,但是,傅芊芊堅持要他如約參加比賽,其他的事情都交給她,雖然他不知道傅芊芊是想做什麼,可是,他相信傅芊芊,便沒有取消自己的八百米比賽。

可看到傅芊芊這樣帶著他躲來躲去,他有些後悔答應傅芊芊了,如果他把比賽退出的話,傅芊芊就不會這麼累了。

因為怕給傅芊芊帶來累贅,他全程都十分聽傅芊芊的話,傅芊芊要他向東,他絕不會向西。

只是,他跟著傅芊芊躲藏了這麼一會兒,這是他第一次在傅芊芊的身上感覺到了緊張,他的神經也緊跟著緊繃了一下。

突然的,傅芊芊把甄洋推到了鍾平鈞的懷裡。

因為慣性,鍾平鈞下意識的伸出手托住了甄洋。

「甄洋暫時交給你,一會兒我來找你要人!」

美人煞:拒嫁妖孽王爺 說罷,傅芊芊的身形迅速的奔進了人群中。

鍾平鈞:「……」

他是個殺手啊喂,能不能尊重一下他的職業?

留在原處的鐘平鈞和甄洋倆人大眼瞪小眼。 在傅芊芊離開的時候,原本躲在暗處的人,看到傅芊芊離開了,只剩下鍾平鈞和甄洋兩個人。

鍾平鈞那個人看起來又如同一個儒雅的商人。

這樣的人,向來沒有什麼戰鬥力。

所以,在傅芊芊離開之後,躲在暗處的人便悄悄的摸到了甄洋的身側。

他們已經得了自己主人的命令。

甄洋害的小刀喪命,所以,甄洋必須得死。

只要能殺了甄洋,他們便立了功。

兩個人趁機從懷裡摸出了刀子,便迅速朝鐘平鈞和甄洋兩個人靠近,眼睛里閃爍著殺意。

與甄洋大眼瞪小眼的鐘平鈞,感覺到了有兩個人悄悄的靠近了自己,鍾平鈞的瞳孔收緊了幾分,手指輕撫頰側。

嘖嘖,竟然有人小瞧了他,甚至……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殺人,這是……挑釁他?

鍾平鈞冷笑了一聲。

甄洋也是個機靈的,很快便看到有兩個人正在逼近他們,但是,那兩個人從兩個方向走來,他根本無從躲避。

傅芊芊才剛離開,他們就逼上來了,看來……他們是有預謀的。

傅姐姐去哪裡了?放他一個人在這裡,他可怎麼辦。

可惡,他該怎麼逃呢?

正當甄洋緊張的時候,站在他面前的鐘平鈞,冷不叮的說了一聲:「轉過身去。」

「為什麼?」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