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體魄,強著呢,這點兒傷害,無視。

走下台來。

剛準備恢復一下呢。

場上。

「我棄權!」

寒嘯峰大師兄曲乘,連大師兄的臉面都不要了,剛一上場,直接棄權。

「卧槽,卑鄙!」

「還讓不讓人休息了!」

「不行,必須休息!」

「這樣太不公平了!」

都不是笨蛋。

都看出來了。

這是想快速開啟決戰,根本就不給喬拉丹恢復的機會。

乾乙真人脖子一梗:「長老,這樣不公平!」

乾甲尊者一點頭,剛想應和。

卻不料。

鶴翼尊者站了起來:「區區一個修士,難道比掌門還要尊貴,沒見到掌門不舒服么,趕緊的!」

把飛鷹掌門都給抬出來了,誰還敢說不啊!

乾乙真人恨恨的打開儲物袋,掏出一枚丹藥:「小子,這是一枚結丹境回靈丹,趕緊服下!莫怕,我為你護法!」

築基境的丹藥回靈太少,時間不足之下,就只能冒險吃這結丹境回靈丹了。 四方樓的三樓,張北羽和江南已經敬到了最關鍵的一桌,就是齊天、暴徒、洪隊長等人所在的一桌。

畢竟是開業的大好日子,洪隊長也給了個紅包意思了一下。不過在敬完酒之後,江南彎下腰又塞給他一個紅包,裡面錢不多,五千塊。

江南附在洪隊長耳邊輕聲道:「洪隊長,今天真的很感謝你能賞臉過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以後肯定還有地方要麻煩到你。」

洪隊長這個級別的警察,靠著工資才能賺多少錢,在外面跟這些混混打交道圖的不就是一個錢字么,自然是來者不拒。

「哈哈哈。」洪隊長故意大笑著悄悄收下了紅包,滿意的點頭道:「江南是吧,你這小子挺機靈,我喜歡。放心吧!以後有什麼事一定儘力而為。」

實際上,洪隊長作為地方派出所的一個巡警隊副隊長,官職並不大,但他確實在一線跟這些小混混打交道的人,這樣一來就有了實權。他也深知自己想往上爬也沒什麼太希望,而且除非到了所長的位置,不然的話,還不如這個副隊長舒服。

這樣的人是最好相處的,當然,這個相處指的是大家表面的相處:我給你錢,你替我辦事。用不著扯些有的沒的,其實這樣相處起來更好,各取所需。

這一桌敬完了之後,張北羽說先休息一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點東西。江南正好趁這個機會去樓下走一圈,也不能忽略了自己的兄弟。

……

這世上就是這樣,有人歡喜有人愁,當四方樓里的人吃著喝著,聊著聊著,外面卻有一群神色冰冷的人悄然走近。

江南剛走到一樓就看見三寶從門口跑了進去。他一抬頭正好看見江南,喊道:「南哥,外面有一群人好像是沖著咱們來的。」

聽了這話,江南一愣,緊緊皺起眉頭。今天可是四方樓的開業的日子,他不希望出現任何意外。趕緊走了下來,「怎麼回事?」三寶道:「你出來看看就知道了。」

一樓還有不少人,本來都想跟出來,被江南止住了。他跟三寶走到門外,朝對面馬路看了一眼,果然,將近二十個人氣勢洶洶的走過來,正是朝四方樓的方向。

江南遠遠的就能感覺到領頭的一個人眼神是在看向自己,並且隨著他們不斷移動,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

回想一下,這段時間好像也沒有跟什麼人結過仇。忽然,一個名字在江南的腦中閃過——「君和」。

如果張北羽在這的話,一定會認識對面那群人中領頭的一個,紅火的雞冠頭…

江南一轉頭正好看見了白骨,他低聲道:「讓兄弟們下來,告訴他們,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動手。還有,別驚動三樓的客人。」

白骨聞言點頭,立刻轉身朝樓上走。

再轉頭過來,對面的人已經穿過馬路,眼看著就要走過來。領頭的人一臉殺氣,雙手插在口袋裡,微微低著頭走過來。腦袋頂上只有一撮高高豎起的紅毛,耳朵上戴著好幾個耳釘。

這個形象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只可惜江南只聽過君和五虎的名字,卻沒見過真人,但他迅速從慌亂中反應過來,看著對方走過來,掛起笑容迎了上來。

崩牙狗徑直走到了江南面前,都沒看他一眼,身後的人也都停下腳步。他一言不發,緩緩抬頭看了一眼,小聲念道:「四方樓。」

江南從這三個字當中聽到了一股深長的恨意。他點點頭,笑道:「哥們,我們這晚上才對外營業。」

崩牙狗不屑的瞄了一眼,「別瞎J8叫,誰他嗎是你哥們。老子是來找人的,張北羽是不是在這。」

江南一聽心裡就猜出個七八分,眼前這個紅色雞冠頭很有可能就是[君和]的人。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今天可是開業的日子,決不能被人給攪合了。他突然有了一種使命感,今天哪怕是躺在這,也不能讓眼前的人踏進四方樓的門。

既然人家已經招過來,那就說明已經查得一清二楚,這個時候裝瘋賣傻是沒用了。只能儘力拖延,等白骨帶人下來還有能力攔住他們。

無論心情如何,江南的臉上總是能保持極具親和力的笑容,「你找北哥有什麼事么?」

不過很顯然,這個笑容對崩牙狗沒有絲毫作用。他冷冷盯著江南哼了一聲,「北哥?呵呵,名頭不小。你們是跟誰混的?」

江南眼珠一轉,其實最好的選擇是說出王震山這三個字。[會山幫]雖不說能壓住[君和],但卻有一定的震懾力,他們在動手之前最起碼會考慮一下。而且,可以順理成章的把這件事推到王震山的身上。

本來這件事就是受王震山的指使,說的難聽點,張北羽只不過是顆棋子罷了。但轉念一想,自己家跟王家的關係,他又是在不忍心這樣做。

於是,開口道:「我們就是跟著北哥混的?」

崩牙狗聽到這句話撇起嘴,一臉的不相信,搖著頭問道:「你們上面沒有老大了?」

「沒啊。」江南理所當然的搖頭,「我們的老大就是北哥,你找他有什麼事?」

崩牙狗不耐煩的揮揮手,虎著臉說了一個字:「滾!」說著就要往前走。

就在這一剎那,江南怕了,心底真的有點怕了。現在看來,這個雞冠頭是[君和]的人已經確認無疑,這是他第一次面對這個段位的混混。

說實話,從兩人見面開始說話,崩牙狗的氣勢就一直壓著江南。

怕,也僅僅就是這一剎那,現在對江南來說最重要的是四方樓,這是不允許被人破壞的聖地。他一下抬起胳膊攔住了崩牙狗,臉上的笑容也隨之消失,冷聲道:「有什麼事,跟我說就行了。」

崩牙狗呵呵一笑,冷冷盯著江南,一字一言的說道:「說你嗎個比!」

當江南看見他揮起拳頭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閃,一股強大的力量撲面而來。

Pon!!崩牙狗這一拳勢若雷霆,只一拳,把江南打的向後一仰,直接飛了出去。

「南哥!」三寶大喊一聲,立刻帶著身邊的幾個人衝上來。

崩牙狗惡狠狠罵了一聲:「嗎的!給我衝進去,把張北羽揪出來!」

一聲令下,他手下的人呼啦一下沖了過去,三寶他們幾個人根本攔不住,只能儘力抵擋。

而在幾分鐘前,張北羽見到白骨匆匆忙忙的上樓,問了幾句之後就一起跟了下來。此時,他正好走到一樓,看見了門口的情形,驚道:「崩牙狗?!」

該來的,總會來。 確實很冒險。

結丹境的回靈丹,蘊含的靈氣遠超於築基境的回靈丹,若單看這一點的話,修士肯定都選擇去服用高階回靈丹了。

然而。

事實上。

甚少有人敢越階服用丹藥。

所謂是葯三分毒,修真界的丹藥,亦不例外。

回靈丹是以藥力轉化為靈氣,幫助修士恢復靈氣,既然是藥力,自然也就一些副作用了,雖數萬年來修真界不斷的更新藥方,可是,無論如何,這副作用,只能降低,卻無法消除。

築基境修士服用築基回靈丹的時候,吃下一兩顆還沒什麼問題,若是連續吃上三四顆,那副作用就明顯了,會頭暈,會目眩,會神識震蕩,會經脈受損……

正常來講,修士服用回靈丹時,都會打坐冥想,這樣的話,可以有效將藥力轉化為靈氣,可將副作用削弱到最低。

這還僅僅是同階的丹藥。

若是越階服用,哪怕是打坐冥想,都有可能會出現意外,若是經脈不夠堅韌,甚至會被藥力摧毀。

乾乙真人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

就只能掏出一枚結丹境的回靈丹,幫喬拉丹恢復靈氣。

危險?

危險也顧不上了。

不恢復過來,必輸無疑。

與其這樣,還不如死中求活了,說不定沒事兒呢。

還真沒事兒。

甚至都不需要盤膝打坐。

肚子里有尊饕餮鼎呢,別人服用丹藥,是吸收藥力,轉化靈氣;喬拉丹卻不一樣,那回靈丹一下肚,直接被饕餮鼎給煉化成了靈氣,至於丹藥內的副作用,都煉成渣渣了。

只是,如此一來,煉化出來的靈氣卻就比正常的少了許多,也就相當於一枚築基境回靈丹罷了。

再加上喬拉丹體內的靈氣乃是五行本源之力,普通靈氣需得很多才能凝練而成,這一枚結丹境回靈丹吃下去,效果微弱,也就頂多恢復了半成靈氣罷了。

那就繼續。

「師父,再來幾顆!」

這要求,把乾乙真人給震傻了。

重生之侯門庶女 「啥?再來幾顆?」

「我說小子,這可是結丹境的回靈丹啊,一顆都夠你受的了,你竟然還想再來幾顆?」

廢話忒多。

場上,坎黎已經登場了,在等著呢。

喬拉丹也懶得再去跟乾乙真人磨嘰,一伸手,那動作,迅雷不及掩耳,直接從乾乙真人手中奪來了玉瓶。

仰頭。

咕咚咕咚……

剩下的九顆結丹境回靈丹,全都吞進了肚子里。

「卧槽,小子,你不要命了!」

乾乙真人嚇的眼珠子差點兒沒瞪出來。

這可不是糖豆,這是結丹境的回靈丹啊,一下子吃下九顆,那結果……

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生怕喬拉丹一聲悶響爆炸了,濺他一身血。

這一時著急,竟疏忽了喬拉丹剛才奪丹藥的動作。

若是細細一想,一個築基境的修士,竟然可以從培元境強者手中奪走東西,哪怕是趁其不備,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疏忽了。

就那麼傻獃獃的看著喬拉丹將一瓶子丹藥全都吞了下去,而後,大搖大擺的走到了場上。

咕咚。

乾乙真人咽了一口唾沫:「我這是收了個什麼怪物徒弟啊!」

在乾乙真人的懵逼當中。

「開始!」

結界一升,激戰頓起。

豪門盛婚:溺寵嬌妻99天 喬拉丹這邊兒正裝模作樣掐印呢。

對面。

「去死!」

只聽坎黎一聲暴喝,都沒掐印,一記狂暴的劍氣便激射而出,直取喬拉丹頭顱。

這!

場外,驚呼聲響起。

「怎麼可能,怎麼都不掐印就施放出了術法?」

「神識烙印,這坎黎竟然達到了神識烙印的境界?」

「神識烙印?那是什麼?」

所謂的神識烙印,是指將術法烙印於神識之上,達到心念一動,便可施展術法的境界。

可別小瞧了這神識烙印。

要知道,這種心念一動便可施術的手段,乃是妖獸的專利,因為,妖獸的神通,都是蘊藏於血脈之中,跟神識妖丹相融,只需一個念頭,便可施展。

修士卻就不行了,想要施術,必須掐指結印。

想要做到坎黎這種不掐印就施放術法,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神識烙印。

通過無數次的施展,通過神識凝練,將術法,烙印於神識之上,化作本能,只有如此,方才算是神識烙印。

普通修士,窮極一生,甚至都無法做到神識烙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