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飛翼魔還是技高一籌,把另一個拿著大鐮刀的聖域打了個半死,那鐮刀魔出聲呼救,但是沒有聖域前去相救。

大家都是來這混軍功的,多一個聖域,自己就要少掉一些戰功,救下來雖然戰鬥力增加,但是利潤少了,可沒惡魔想干這樣的傻事。

反倒是他手底下的惡魔都被收編了,畢竟高級惡魔可占不了啥軍功,而且可以幫忙指揮軍隊。

鐮刀魔一死,整個炮灰營頓時安靜了下來。

沒過多久,上次那個軍官就又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廣場上,看看周圍,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焰看到軍官出現,第一時間屁顛屁顛的跑過去,還沒說話,就趕緊先遞上魔晶。

「大人,我現在是隊長了。」

那軍官點點頭。

拿出一個灰色的徽章丟給了焰,焰趕忙接住徽章。

穩了!

有了這個玩意,他就算是一個正常的軍隊成員了。

每一個正規的士兵剛出訓練營就會有這個玩意。

因為士兵們都是依靠這個接收命令和記錄軍功的。

但是炮灰營不同。

炮灰營首要任務是消耗敵人,順帶養蠱,最後才是戰鬥。

所以要經過第一場戰鬥以後,才會有軍官來宣讀炮灰營的規則,然後分發徽章給所有晉級的高級惡魔。

焰這個比較特殊,因為事先就知道了規則,所以他直接就當上了隊長。

但是沒有徽章,根本接受不了命令,所以指揮官不得不先給了他一塊徽章。

焰一滴血滴在灰色的徽章上,徽章微微一震,把血液吸收,然後啟動了起來。

一道聲音在焰腦中響起,「灰鐵徽章激活,同步資料庫中!」

沒一會兒,焰的資料就被檢索了出來。

「同步完成,綁定持有者!」

焰體檢的時候已經被抽取了一滴血液,通過對比血液的方式,焰的資料自動被登記到了指揮部,和最初的資料關聯了起來。

同時徽章收到了第一條信息,「指揮部命令,限徽章持有者十時之前到靈魂基站報到。」 靈魂基站,這是一個重要部門。

裡面基本上都是刻痕師,這些傢伙會對每一個來這裡報到的惡魔進行靈魂標記。

被標記者能夠被專門的魔法晶石所感知到,有了這個,所有的士兵就不可能逃跑了。

逃兵一律打入改造營,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焰進了一趟靈魂基站出來,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他根本察覺不出自己被上了魔法印記。

據說這種標記領主以下都無法去除,除非離開軍隊,否則這種標記伴隨終生。

滴!

剛走出靈魂基站,徽章又響了起來,「以下是深淵軍團規則,請仔細閱讀。」

一份文件被發送到了焰的徽章裡面,焰仔細看了起來。

裡面介紹的很詳細,每種情形幾乎都有規定,後果卻很簡單,只扣軍功,要是軍功扣沒了呢?

那對不起了,魔能改造營走起。

從上面,焰再一次窺見了整個深淵軍團的運轉規則。

簡單粗暴的條例,無處不在的控制,以及相當於第二條性命的軍功。

這些都建立在這麼個小玩意上。

深淵軍團徽章,是個了不起的東西,這也是惡魔空間技術衍生出來的一種產物。

據說手持著這個徽章,即使在宇宙中的任意一個角落,也能夠和指揮部取得聯繫,相對應的,這個徽章也被作為了一種記錄軍工的手段。

每個士兵的所有活動都被這個徽章記錄了下來,用作軍功計算的憑證,同時不同的等級,還能夠接到相對應的命令。

整個深淵軍團的運行都是通過徽章展開的,所以徽章也是地位的重要體現。

徽章一共被分為四個等級,灰鐵徽章、魔晶徽章、元素徽章還有最頂尖的恆金徽章。

第一種灰鐵徽章是爛大街的存在,只要是正規的士兵或者是隊長級別以上就有。

但是到了第二種徽章,馬上就變得珍貴無比了。

再往上,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見到的稀罕物了,憑藉元素徽章,持有者可以擁有更多的資源,更多的自由,甚至還有拒絕任務的權力!以及知曉宇宙中的隱秘的資格。

這是一條通往深淵高層的絕佳路徑。

更是大部分想要獲得更強力量,更大權力的惡魔們首要的選擇。

當然,加入其餘的四大組織也是不差,但是規則就沒有這麼明朗了,同時也不見得有更輕鬆。

焰把徽章掛在胸口,很多士兵都這麼干,這能最快的知道是否有新消息。

這是一個灰鐵製作的徽章,所以叫做灰鐵徽章,它的材料和製造浮空城的主體材料差不多。

這種玩意能夠反彈一部分施加在上面的力量,所以很適合用作防禦材料,大規模的使用這種材料,可以讓浮空城變得難以被物理攻擊破壞。

徽章裡面現在空蕩蕩的沒有什麼消息,但是標註有幾行屬性,分別是焰現在的級別以及能夠獲得的許可。

軍功那一欄是個零,這是最低一級的徽章裡面最低級的軍功。

零點軍功幾乎做不了任何事情。

焰本來還想去酒吧坐坐的,但很操蛋的是,即使是最垃圾,外表看起來最破爛的酒吧,都需要最少十個軍功才能夠進入!

沒有達到對應的軍功,一站到門口,大門就會亮起白色的大燈。

大燈打在焰的頭頂,還會大刺刺的報出焰的軍功來,「零點軍功!不符合進入要求。」

這時酒吧的服務員就會馬上跑過來,鄙視的叫焰出去。

整個酒吧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卧槽,零點軍功,這太可怕了,新兵訓練完出來就有十點吧?」

「估計是違反規則被扣了軍功吧。」

「那這個傢伙就可憐了。」

軍功很重要,沒有軍功,最基礎的裝備都領不了,出去打仗,全靠肉搏,比別人差一大截,搞不好第一次就會死在外面。

「卧槽!」

焰到處轉來轉去,最後發現,自己只能在這個浮空城第三區的主道上行走!哪個店都進不去!

軍火店、材料店、鍛造店、餐館、甚至連浮空城的別的區域他都進不去!

焰一臉無語,最後只好通過傳送陣,回炮灰營。

更令他無語的是,他一上傳送陣,一個大大的數值就自動浮現在他的頭頂,「0」。

而且傳送陣只有兩個選項是對他開放的,一個是炮灰營,另一個就是魔能改造營!

別的地方他都去不了!

也就是說沒有軍功的人,除了去往炮灰營,就只剩魔能改造營了!

頂著傳送陣眾人的鄙視,焰趕緊回了炮灰營。

這浮空城一切都是向軍功看齊。

沒有軍功,啥都幹不了,沒有軍功,也離不開浮空城。

浮空城的核心思想還是血色平原和黑暗之城的那一套。

這裡就是一個放大的囚牢,逼迫著所有人都向著軍功看齊。

難怪有人會願意去炮灰營當隊長,全都是給軍功逼的。

到處都在提醒你,沒有軍功就是垃圾,就連一頓好飯都吃不上,更好的裝備,更多的許可權,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最可怕的是,當軍功變成負數,就是去往改造營的時候。

焰極其不爽的走下傳送陣,然後就去了別的隊長那裡。

焰需要了解一些實際情況,光看規則可不一定了解的透徹,就像剛才,差點把他給氣死。

焰首先就找上了那個最強的聖域。

這傢伙看起來也挺客氣的,焰已經是隊長了,沒法再挑戰別的隊長,要不然焰恐怕就要先上去暴揍他一頓,然後在問話。

這會兒卻是行不通,焰只好熱情的去拜訪一下同僚。

「到時還請兄弟多多關照啊。」

那聖域嘿嘿一笑,「這就不至於,不過你我實力最強,到時候互相照應,當是上上策啊。」

一入軍團深似海啊!

「想當年,我也是風光過的,直到來了這裡,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連續幾次任務失敗,我的軍功就被扣光了,只能冒險來這一搏!」

這個聖域的過往就寫在臉上,一看就是那種被逼迫的走投無路的傢伙,要不然好歹是個聖域,也不至於淪落到來這裡。

軍團的規則太嚴厲了,動不動就扣除軍功,好不容易得來的一點軍功,還不夠扣的。

一旦沒有完成任務,好幾年積累的軍功就沒了,跑又跑不掉,一層壓著一層,更何況還有血液和印記留在浮空城。

一旦跑路,分分鐘就被追蹤到,或者乾脆通過血液把本體詛咒死。

只有混到魔晶以上的徽章,在深淵軍團裡面才不會被隨意的壓榨。

焰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這個聖域好歹在軍團鬼混多年,正好可以給他解惑。

這個聖域也是想著萬一以後還有機會,焰還可以在戰場上和他互相配合,多多配合,創造戰績,爭取完成每一次的任務,然後獲得軍功。

聖域給自己打氣道:「堅持到獲得十點軍功,然後走人。」

「等等!」

焰大驚,馬上打斷了這個傢伙說話。

「軍功到底是怎麼計算的!這刀口上的買賣,才十點軍功!」

焰在外面聽說剛進來就能夠獲得十點軍功,還以為十點軍功是個小數目呢,沒想到在炮灰營打生打死,干最危險的活,最好也只是獲得出去的資格!

焰懷疑是這個傢伙說錯了。

然而,情況就是這麼不利。

深淵軍團每個任務的軍功多少都是事後評定的,所以沒法衡量具體獲得多少軍功。

但一般而言,一次任務通常獲得的軍功在1-2點之間。

這下焰覺得有點蛋疼了,還以為賄賂了軍官,炮灰營就很好混了呢,沒想到還是困難重重。 「看來還是得和別人多多交流啊。」

焰一圈轉下來,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同時對現在的困難局面又有了新的認識。

根據這些個聖域的說法,上面下達的任務目標都非常明確,而且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可能,一旦沒有完成任務,最後會視情況扣除軍功。

而焰還有這裡的所有聖域,都是窮鬼。

一兩點軍功算是多的了,很多乾脆就是零點軍功。

再扣一次分,那就是負分,分分鐘就要去改造營報到的節奏。

深淵軍團對灰鐵級的扣分和加分都是根據任務情況來衡量的,難度越高,扣分越少,但最少也要扣3分。

3分起扣,這是底線。

這意味著,下一場任務,他們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只要沒有達成預定目標,絕對就是死路一條。

焰感覺事情有點難辦,「關鍵是時間也不多了。」

本來焰還想著使用一下自己降臨異界的新招式呢,現在看來短期是沒機會了。

按照往常的規律,一般是在炮灰營補充完兵源的一天後就會發動戰爭。

明天就要干一架了?

現在已經是中午了,豈不是只剩半天多時間了。

還真是緊急!

幸好焰戒指里的傢伙不少,不用準備什麼武器鎧甲之類的,而各種法術捲軸他也有不少以前的存貨。

到時候情況不妙的話,也只能冒著進改造營的風險跑路了。

事到臨頭,焰反而沒啥事了,於是無聊的和那個實力較強的聖域娜迦閑聊了起來。

惡魔也沒啥臨陣磨槍,不快也光的說法。

他們平時基本不怎麼修鍊,到了這個級別,短期內也很難提高了,只能靜靜的等著命令的下達。

一般情況下,正常的作戰命令會在出發前的一個小時下達,當然,中途可能還會有變更,反正跟著徽章裡面的命令幹活就行了。

「指揮部的那群傢伙絕對的冷酷無情。」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