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藍軍快反營怎麼辦?”

“他們戰鬥力多少?”

“只有不到50人的兵力,已經筋疲力盡了!他們太累了,長途奔襲了一百多公里!”

“先緩緩,派一個連監控他們。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殲滅偷襲紅軍指揮部的藍軍!”

“是!首長,我這就去辦!”

那個作戰參謀剛剛離去,F軍區司令員孟鎮南走了過來。

“林部長,我想,演習該結束了!”

“你的意思是什麼?”林部長看着孟鎮南說道。

孟鎮南認真地回答:“按照演習規則,紅軍指揮部被藍軍斬首,就標誌着紅軍在演習中敗了!”

“是嗎?可藍軍的最高指揮官已經在我們的包圍圈中,我們只要一場炮火覆蓋,那麼藍軍也敗了。是這個意思嗎?”

“林部長,凡事要講個規矩。誰的指揮部被端,誰就輸了。這在屢次的軍事演習中是一個慣例!”

林部長笑了。

突然朝幾個兵招招手。

嘩啦一聲,空中垂下一面紅色的旗幟。這是紅軍指揮部的戰旗。林部長的意思很明白,被藍軍斬首的紅軍首腦機關並不是真正的首腦機關,這裏纔是。

這時候,所有的軍人都明白了。難怪林部長幫着紅軍打藍軍,原來導演部也是僞裝的。.pb真正的紅軍司令員不是林達,而是他—-林部長本人。

林部長的動作招人誤解。

孟鎮南首先發出抗議。

“林部長,我敬重你是總部首長,但這樣明目張膽的針對c軍區,這不合理。”

黃司令員的態度也轉了360度的大圈,也支持孟鎮南的看法。

畢竟這事做的太過了。

暗着支持紅軍也就罷了,公開偏袒紅軍,把導演部改旗易幟,這像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跟嚴肅的軍紀,耗資上千萬的軍事演習不符合。

林部長看了看周圍人的眼睛,不慌不忙地走到電子顯示屏下,向那些老兵說道。“在座的,很多是大軍區的領導,再不濟也是集團軍的軍長。這說明一個什麼問題?說明這裏是我們軍隊令人矚目的軍事指揮機構。”

下面的軍人鴉雀無聲,靜靜地傾聽林部長的講解。

“尖峯時刻軍演,是一場考驗我軍特種部隊的針對性演練,主要演練新時期的特種戰法,以及特種部隊在敵後作戰,如何順利的完成任務。重要意義就不用多說了。”

“我相信很多戰友都在糾結一個問題,導演部如此偏袒紅軍部隊,給紅軍部隊配備了那麼多裝備,增加了那麼多的支援部隊,還包括導演部在內的指揮機構,也在爲紅軍服務,這是爲什麼?”

“現在我來告訴大家,爲什麼要這樣幹?實際上這是一場醞釀已久的軍事演習。現在的世界並不太平,作爲我們的軍隊,要應付日益嚴峻的實戰任務,要跟的上世界軍事技術的潮流。總部一直想弄個特種部隊爲主的軍事大演習,看看我們的戰術與裝備能否適應複雜多變的戰場需求。恰好–”

林部長指指鄭重司令員說道:“恰好鄭重司令員提出了一個組建戰略突擊支援部隊的架構,不瞞大家,我對此將信將疑,並且總部首長對這個東西也持旁觀者的態度。儘管我們很想搞這樣的東西,畢竟還在探索嘛!老實說還不懂。對鄭重同志所說的東西一知半解。”

“那麼怎麼辦?沒搞過,總不能不搞吧?不搞,我們的軍隊怎麼前進?爲此,我們內部開了個小會,決定通過尖峯時刻的軍事演習來檢驗一下我們的特種部隊。參加這次軍事演習的特種部隊都是赫赫有名的,都是我軍最強悍的特種部隊。如果這次演習,我們的特種兵能發揮優異的水平,我們的指揮員能在演習中果斷處置,超前發揮,我們未必不能搞這個?”

“畢竟組建一支這樣的部隊,我們如虎添翼!是對國家有利的。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組建這樣一支特種部隊,會帶領前所未有的挑戰。比如在誰的基礎上組建?誰來指揮這支部隊?會牽扯方方面面的問題。”

“我想問問再座的各位,如果組建這樣的部隊,要把你們多年打造的突擊隊納入其中,你們會痛痛快快地答應嗎?還有,涉及到裝備,人員,整訓,駐地,預算等等問題。這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慢慢來。”

“總之,這次尖峯時刻的軍事演習會帶來一個很殘酷的問題,他會逼迫我們去選擇,去面對這樣一個答案。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那就是-我們真的成熟了嗎?成熟到必須組建這樣一支隊伍嗎?”

“如果成熟了!那麼7308就不會如此被動,大家已經看見了。7308的最高指揮官已經被我們團團包圍。我想,不到半個小時,演習就結束了。藍軍沒有指揮員,麾下的部隊會是一盤散沙,紅軍部隊會對他們進行各個擊破。”

“藍軍的敗局將會告訴這樣一個結果。作爲我軍精銳中的精銳還沒準備好,我們組建戰略突擊支援隊的目標還要往後緩緩。等我們的部隊真的達到那樣一個水水平,我們再着手組建。”

“當然,這也是我不願意面對的結果。雖然我反對急於求成,但我從心底-希望7308能夠戰勝。希望能在7308的基礎上組建一個前所未有的特種部隊。那是我作爲職業軍人最殷切的希望。 我家夫人是隱藏大佬 也是我畢生的理想!”

林部長說完,拖着沉重的腳步走到座位上坐下。看來他真的是有點傷心了。他付出了那麼大的努力,給藍軍制造了那麼多的困難。就這麼結束了,他有點不甘心。

其實林部長多麼希望藍軍會贏。

他想用這個推翻自己的看法。

結果很沮喪,演習的過程跟預想的差不多,藍軍雖然表現出色,還還是敗了!

他在心底爲自己默默的辯解着。 902:勝利屬於7308

林部長的話說完後,大廳一陣**。

很少說話的鄭重站起來了。

他邁着有力的步伐走到大屏幕下面,就是林部長剛纔站着的位置。

“很感謝總部領導—-林部長剛纔一番精彩的論述。也非常感謝總部首長對我提出的軍事改革方案的重視!在這裏我不想用太多的語言表示感謝。畢竟我們是職業軍人。作爲軍人,就必須擔負起身上的職責。”

“剛纔林部長的意思很清楚,把組建戰略突擊支援隊跟7308的成敗掛鉤。雖然我不接受這個意見,但我服從這個意見。爲什麼這麼說呢?7308是我軍尖刀中的尖刀,是打過實戰最多的特種部隊,也是贏得勝利最多的突擊隊。我知道在座的很多同事對這個評價很不滿。”

“我們處於和平時期太長久,長久到連聽對方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在這裏,我作爲c軍區司令員,作爲7308突擊隊直接的領導,我想爲7308辯護幾句。”

“首先,打仗是責任,不是榮譽;第二,打仗是犧牲,不是索取,第三,自信來自實力,不是狂妄;第四,軍人不是升官,而是捍衛。7308已經用無數個實例說明了這一切。7308是真正的職業軍人,是真正的特種兵。在這方面,敵人的重視與關切足夠說明問題。爲什麼敵人都這麼明白,我們的兄弟單位以及戰友不能夠理解?我很痛心!”

“林部長已經把7308能不能贏得這場勝利,作爲關鍵,來決定我們的軍隊戰略突擊支援是否能夠成立,兩者之間掛上聯繫。我作爲研究特種作戰的軍人,雖不贊同這個意見,但很支持。爲什麼這麼說呢?如果7308都不夠條件,誰夠這個條件呢?”

“那麼現在的問題聚焦到這場演習上,7308能否贏得勝利?你們在座的很多人一定贊同這個觀點:藍軍已經敗了,因爲藍軍的最高指揮員已經在紅軍的包圍中,紅軍可以用任何方法幹掉這股藍軍。”

“這個命題是個假設的。不足以信,爲什麼呢?首先我們必須明白,這是一場展現我軍特種戰法的軍事演練。真正的表演者不是我們這些將軍,也不是總部領導,而應該是那些戰場上的特種兵,紅藍雙方的優秀戰士,戰爭是人進行的,人,士兵,纔是戰場的主宰者。”

鄭重此話一出,立即贏得雷鳴般的掌聲。就連站在反方的林部長也情不自禁的甩開膀子鼓掌。

這的確是難得的事情。

在紅藍兩軍打得正熱鬧的時候,這些將軍卻在這裏進行嚴謹的論戰。這體現出我軍指揮員正往更高的方向發展。

鄭重講了半天的大道理,最後用這樣一句話結束。他說:“我不相信藍軍會失敗,就算藍軍的指揮員被俘,或者戰死,其它的特種兵也會頑強的戰鬥下去,直到完成最終的任務!”

他又說:“我是一個偏執的人,我始終相信7308。因爲7308的功勳是用鮮血與汗水換來的。現在的7308不可能敗在這裏。不然那些血白流了。勝利屬於7308,不信你們睜開眼睛等着看!”

鄭重在導演部發表長篇大論的時候,我在前方的演習場上叫苦不迭。

爲什麼?

我們被一股神祕的敵人纏上了。

在端掉一個炮兵連後,我帶着僅存的5個兵一路向前。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在紅軍的防區裏搗亂,把水攪得越渾越好。

只有把敵人吸引到這邊,黃磊那邊纔會輕鬆一些。

我根本不知道黃磊他們已經兵分兩路了。

搞掉紅軍指揮部的7308只是柳葉刀和火眼那些人。

當那些7308的特種兵出現在紅軍指揮部時,林達他們還以爲是紅軍的士兵冒冒失失闖進來了。

紅軍亂成一鍋粥,諸多不利的消息像雪花一樣飄來。比如兩個旅被藍軍吃掉,紅劍突擊隊還在往回撤,而狼牙突擊隊已經被藍軍吃掉了。現在只剩下雪狼突擊隊可以用。然而雪狼突擊隊正在圍追堵截另一股藍軍。

當7308的特種兵打倒幾個紅軍戰士,林達才如夢初醒,才知道是敵人來了。

敵人活捉了他。

接着,外面響起了激烈的槍聲。林達被一個兵帶上車,朝西北方向駛去。車子跑了沒多遠,藍軍就爆破了紅軍指揮部,包括旁邊的通訊排,警衛排,彈藥庫,無不例外在爆炸聲中損失殆盡。

戰場的事情難以預測,我帶着5個兵一路前進,走進一片樹林的時候,才發覺後面有人在跟蹤。

接着樹林出現了數十個紅軍特種兵。

一隻白色的老鷹在空中盤旋,發出呱呱呱的叫聲,令人不寒而慄。當時我根本沒細想,是被這隻白色的老鷹盯上了稍。

我們又累又餓,連續打了一天一夜的仗,已經沒有力氣繼續奔跑了。

只好趴在原地等機會。

狐狸說:“沒子彈了。”

我笑道:“拼刺刀!”

另一個戰士說:“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一個老兵說:“我們死了不要緊,但是大隊長不能死,大隊長如果死了,我們就輸了!”

幾個士兵爬起來,四散奔跑。

他們想用這種方式引開敵人。

引開四面埋伏的紅軍特種兵。

望着他們奔跑的背影,我的淚水流了下來。

多麼好的士兵啊!

到了如此的關頭,心裏想着的,還是他們的首長,這場戰爭勝利的關鍵者。

狐狸一個人往南逃跑,被迎面射來子彈擊中。

狐狸的頭盔上冒起了濃濃的藍煙,他在藍色的煙霧中又吼又跳。

“終於結束了!終於結束了,老子安逸了!加油啊,加油!”

我知道他是在鼓勵我,用這種暗號叫我快點走。

但是離開這裏,談何容易?

很快,另外三個兵被紅軍的狙擊手幹掉。

他們奔跑在原野上,等於送給敵人的靶子。一槍一個。

撲通撲通,那三個戰士太累了。中槍以後,趴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氣。

他們太累了!

直到“犧牲”,纔有機會喘口氣。

他們是好樣的!

是真正的戰士,真正的特種兵。

他們的意志力與頑強的戰鬥精神,跟任何的國外特種兵相比都毫不遜色。 903:老子就是7308

面對如此窘迫的場景,面對如此危險的局勢。..我選擇了出逃。

我不是害怕被俘,而是爲了溜出敵人的包圍圈。

正如狐狸他們幾個所說的一樣:我是藍軍最高級別的首長,我不能死,也不能被俘!

我如果被抓,這就標誌着藍軍在某種程度失利。就直接關係到尖峯時刻演習的成敗。

儘管在演習前,我隱蔽了黃磊那邊的7308,但他們的行動我並不知曉,也不知道他們的任務有沒有進展。

在沒有演習沒有結束前,在藍軍沒有成功實施斬首戰之前,我不能有任何的紕漏。

所以我必須離開這裏,離開紅軍特種部隊的包圍圈。

我趴在草叢中不敢動。像狗一樣在茂密的灌木中藏着。

我從來沒有這麼窩囊過,一直以來,我就像運籌帷幄的將軍,指揮着7308的戰士前進。

直到最後一個士兵犧牲,我才知道,在這場戰爭中,我需要用自己的雙手去開闢勝利。

樹林裏果然埋伏着敵人。

十幾個紅軍特種兵手持自動步槍從樹林裏鑽出來,他們穿着迷彩服,頭戴戰術頭盔。頭盔上的夜視儀分外明顯。

看着紅軍特種兵的裝備,我的心一陣疼痛,像遭到蛇咬一樣疼痛。原本,我們的裝備比他們齊全,比他們先進。只是在出發的過程中,遭到空襲,那些裝備都伴隨着運輸直升機和運輸車輛前部消失殆盡。

現在的藍軍,跟武裝到牙齒的紅軍部隊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真的是業餘特種兵的水平。

十幾個紅軍特種兵成戰術隊形散開,他們衝到5個“犧牲”的藍軍士兵面前,用煙洞洞的槍口指着他們。..

“告訴我們,你們是7308嗎?”

十幾個紅軍特種兵圍着我那些兵,像看怪物一樣看着他們。他們像看珍稀的寶貴動物一樣,用異樣的眼神打量着那些7308的兵。

“我是7308,怎麼了?老子就是7308!”

“喲,這7308怎麼像叫花子一樣?不是說7308是最厲害的特種部隊嗎?每個士兵都以當7308爲榮!”

“想調戲老子,沒門,別想從老子這裏得到任何東西。老子是一具屍體,懂嗎?屍體!”狐狸在人羣中吼叫着。

“屍體怎麼會說話?只是咄咄怪事哈哈哈哈!”

十幾個紅軍特種兵圍着7308的特種隊員大笑起來。笑的聲音很大,很刺耳。

在紅軍士兵的嘲諷聲中,我順着茂密的灌木爬啊爬,一直爬到一條水溝中。

水溝有水,髒兮兮的水。

顧不上了,我在水中小心翼翼地爬。

爬了五十多米遠,前面有幾顆樹擋住了紅軍特種兵的視線。於是我悄悄摸上山坡,在密集的樹林與野草中快速奔跑。

嚓嚓嚓!

腳步與綠色的草坪摩擦,發出細微的響動。

我想盡快離開這裏,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心底一直有個聲音在告誡我,不能被他們抓住。

前面的樹林越來越密集,光線也越來越暗淡,按道理這樣的林子是有利於脫逃的,但我心裏有一陣冷風在吹,刺骨的寒冷。預感這林子有伏兵。

果然,兩翼出現了敵人。

大股的敵人。

九皇叔 他們發現了我。指着我奔跑的方向喊:“還有一個,抓住他!”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