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生化武器,通過分析超獸希波利特星人的細胞組織而專門研製而成。

只要命中目標,理論上就可以將超獸希波利特星人的細胞衰亡,使其器官衰竭而死。

製作需要時間,希波利特星人卻好像沒有給mac隊時間的打算。

幾天過後,細胞摧毀彈的試驗彈出爐。張罘和諸星團正要測試,東京中心的商業街卻出現了希波利特星人的長鼻子身影。

那個宇宙人紅色的手臂在空中畫圓,它的聲音透過宇宙空間基站的話筒傳達給mac隊在場的每一個人。

「地球人,我已經無法忍耐你們的拖延,現在,是時候讓你們見識一下地獄了。」

這麼放肆又傲慢地說着,希波利特星人的鼻子裏發出高溫火焰。

衝天的紅色火柱將東京的街道瞬間化作火焰的樂園。

火焰蔓延到街道上的車輛,又發出爆炸,轟鳴與希波利特星人走動間大樓的崩塌。

一切讓人心生絕望。

「出動。」

諸星團發出指令,張罘將細胞摧毀彈放入手提箱。

這枚搭載了mac隊希望的試驗型子彈還沒有經過任何調試。它甚至不能裝載進飛機的導彈彈頭,只能通過同型號的火箭筒發射。

但是,沒有辦法。總不能坐視希波利特星人將東京化為它口裏的地獄。

張罘提着手提箱打開mac的通道,外面是熟悉的走廊,通向做好出艙準備的瑪基號戰機。

這時通訊員,也就是那個接聽市民通話的女通訊員丟掉了耳機:「我也要去。」

諸星團當然不答應,他直接走了出去:「胡鬧。」

「為什麼,我也是mac隊的隊員。」

「這場戰鬥會有人犧牲。」

「那你們是去送死嗎。」

「輸了是死得其所,贏了就不是送死。」

「我要去。」

諸星團沒有說話,沒有說話就代表默認。

瑪基二號沒有位置了,這個通訊員就跟着張罘去乘坐瑪基三號。

她看着張罘手裏的手提箱:「這個是什麼。」

「這是超高校級的希望。」

。。。

依舊是一郎駕駛戰機,他到不介意飛機上多載一個人。

相反,他很欽佩這種時候還能一起上戰場的人:「張罘,你看,這就是和那群鎮民覺悟的不同。」

「覺悟。就算抬起頭,看到的同一片天空雲朵也有所不同。大家各有祈望而已。」

戰機趕去的點不是東京,而是山谷,東京的希波利特星人只是幻象,在瑪基號戰機抵達山谷對着希波利特星人本體發射了幾枚導彈后。

東京的希波利特星人如同海市蜃樓般煙消雲散。

至於山谷里的希波利特星人,它的身體就算被導彈擊中,也看不見什麼傷痕的樣子:「地球人,你們做了錯誤的選擇。」

張罘才不聽這個宇宙人說話,他跳傘落到地面,將手提箱裏的細胞摧毀彈裝載進火箭筒。

智能火控系統自動幫他校準希波利特星人的頭部。

「才不是錯誤的選擇,這是存活之道。」。 阿彌陀佛。

吱吱說完,大廈四周一陣金光俯衝直上,瞬間衝破黑霧。

籠罩在黑霧之中的女人,被突如其來的金光灼傷,整個人發出滲人的叫聲。

這聲音對聞卿和吱吱起不到半點作用。

卻對原子潤有影響。

刺耳的聲音透過耳膜,令他整個人陷入混沌之中,眼前模糊一片。看聞卿和吱吱瞬間目光變的不一樣。

雙眼充斥着一片鮮血般的紅。

握緊手中的武器,抬手開槍不帶一絲猶豫直接朝聞卿開了一槍。

『砰』的一聲,沒有預料之中的畫面,子彈竟然在要打穿聞卿腦袋的那一秒被吱吱捏住。

夾在食指和拇指之中。

聞卿那叫一個氣啊!

她在前面衝鋒陷陣,原子潤這壞東西竟然想打死她。

可別怪她不客氣。

「丟到外面去,給他刺激清醒。」

吱吱反問。

「你確定。」

「十分確定。」

然後她就把原子潤丟給聞卿了,並且好心解釋。「我這樣的身份不太合適做這種坑人的事情,交給你處理吧!」

聞卿現在這個樣子,能拖得動他才怪。

還有……

什麼叫做『我這樣的身份』不就是一隻小小的鼠仙嘛!

「那也比你這隻妖精強啊!」

哎呀,想打架是吧!

一隻貓、一隻鼠。對立而站,互不相讓。

原本的主角反而被冷落在一旁。

麻煩兩位尊重一下我這個反派好嘛!

你們這樣讓我很沒面子的啊!

一時間,陰氣大盛。

越發濃稠。

狂風四起。

這好好的天,怎麼說變就變啊!

站在郁時盛辦公室正在報備工作的歐哲,看着窗外變得陰沉沉的天,小聲嘀咕。

等會怕是又要下大雨。

最近放晴的天還真是少的可憐啊!

郁時盛的辦公室,無論是採光還是視野都頂級棒。從落地窗朝外看去,大半個帝都的城市風景盡收眼底。

今日的氣息卻壓的讓人有些喘不過氣。

郁時盛在文件頁上籤上自己的名字,遞給歐哲。

歐哲低頭接過,沒注意到男人身後的玻璃上多了一隻巨大觸角,黏糊糊的吸附在玻璃上,像極了了海底的大章魚。

剛走到門前的人,只聽身後一陣劇烈的爆炸聲襲來。

等歐哲回過頭時,看見椅子上的郁時盛被什麼怪物拖了出去。

卧槽,這可是幾十層樓的高度。

歐哲魂都快嚇沒了,丟掉手中的文件立馬飛奔過去。

不要啊!

郁時盛是被直接往上拖去,並非落下。

這一點讓歐哲稍稍鬆了一口氣。

頂樓。

他沒多想,起身立馬朝着樓頂而去,邊走邊給關烈打電話。

想到先前從窗外一晃而過的大怪物。

遇見這種事情,找歐哲也於事無補。

這時,他想到在郁宅的聞卿。

聞小姐肯定有辦法。

歐哲給郁宅打電話,鈴聲響了一遍又一遍,都顯示無人接聽。

的確是沒有人接聽,全都忙着找聞卿呢。

天台的門被某種力量束縛住,想要靠歐哲的力量無法打開。

當郁時盛的身影逐漸在黑霧中出現。

聞卿視線開始變的凌厲起來。

吱吱感覺到身邊人這時很危險啊!立馬往旁邊跑,跑的時候還不忘拽著原子潤。

頃刻間,天地動搖。

在熊熊燃燒的烈焰之中,巨大的雙翼被伸展開來、呼風喚雨。

翻滾的雲層中,隱約傳來龍吟。

。 稍有姿色的女人,只要有點手段,就不缺送錢的舔狗。

就算長得不好看也沒關係,還可以整容。

這就導致男人追女人越來越難了,需要付出的成本越來越高,得到的回報卻越來越低。

即便使盡手段把人舔到手,還要整天防著對方會不會跟別人跑了,會不會頭上突然多出一頂綠色帽子。

李哲看着身邊的小喬,要是在後世,這個女孩絕對是無數舔狗心中的女神,可現在卻被他輕易追到手了。

對此李哲不禁暗暗感嘆:「還是現在這個時代好啊!」

不過作為男朋友,李哲覺得自己有義務讓小喬多長長見識,省得以後她再輕易被別的男人騙。

「小喬……」李哲盯着小喬的俏臉,眼神有些火熱。

「你想幹嘛,我警告你,別動什麼歪念頭。」小喬笑着警告他說。

只是說是在拒絕,語氣和神色中卻透露著一絲拿捏和撩撥。

李哲心中閃過一句話,聰明的獵人往往以獵物的姿態出現。看來,喬會長現在就有點會了。

他輕笑一下,雙手捧住小喬的小臉,低頭就含住了她的櫻唇,不同於上一次的淺嘗輒止,這一次他吻的很熱烈,小喬稍作掙扎,也開始熱烈回應起李哲來。

兩人吻很長,很纏綿。

相比李哲的經驗豐富,熟練的撬開她的牙齒,攻城略地,小喬就表現得極為青澀了,只會笨拙的回應,好在她學的很快,不一會兒就學着開始反攻了。

忽然,旁邊傳來一道嬉笑聲,打斷了兩人。

李哲這才鬆開了小喬,兩人都微微喘息著,小喬更是臉頰通紅,眼中彷彿能滴出水來。

原來是兩個路過的女生,發現他們在親熱,忍不住打趣嬉笑出聲。見李哲將目光投射過來,兩個女生連忙笑着跑開了。

「感覺如何,現在還覺得我的口水臟嗎?」李哲笑着看着小喬,調笑說。

小喬的眼中閃過狡黠調皮之色,嘆了一口氣:「像是被豬啃了一樣的感覺!嗯,噁心巴拉的。」

「嘔……」說着,她還作勢嘔了幾口。

李哲不禁臉一黑,額頭上滿是黑線。

看來不應該叫她喬會長,而應該叫她喬懟懟才對。

見李哲臉黑了,小喬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說我是豬是吧,來讓豬再多啃幾口。」李哲「惱羞成怒」伸手又要去抓她,小喬嬌笑着躲開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