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傢伙就像發了瘋一樣,雙右腿就像踩了風火輪一樣,很輕鬆的超越了我,逃跑我真不是他的對手。

我駛出吃奶的勁兒拼了命的向前奔跑著,但是我明顯的感覺到我身後的那些怪物離我越來越近了,幾乎快要跳到我的背上了。

盛寵為凰:皇上您要點臉 我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媽呀,那些玩意兒一個個張著嘴巴向我們衝過來。那些傢伙的嘴裡長滿了一排排黑色的牙齒,屁股上的鉤子已經高高的翹了起來,時刻準備著扎向敵人的致命之處。

「那些是什麼東西啊,怎麼這麼能跑?」李震風一邊跑一邊回過頭喊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萬毒屍蠍,據說這種蠍子劇毒無比,它們可以輕鬆的殺死一頭成年的雄性公牛。只要被它們咬中或者被它們蟄中,那將是必死無疑,誰也救不了。」我一邊跑一邊喊道。

「那怎麼辦,你倒是想想辦法啊,這樣跑下去沒被那些玩意兒蟄死都已經累死了。」李震風焦急的喊道。

「我在說上看過,據說這些東西怕火,你跑得快,趕緊把岩壁上的火把拿下來試試。」我大聲喊道。

「老子才不傻呢,我一跳上去,那些傢伙過來就會把老子瞬間變成一堆骷髏。」李震風大喊道。

「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也沒辦法,那咱們就準備死在這裡吧,等二十年後在投胎吧。」我生氣的喊了一句。

很明顯我的體力已經完全透支了,本來自從進入墓道道就連一點能量也沒有補充,這會兒又是一陣狂奔,我已經完全不行了。腳下開始打顫,已經開始有點重心不穩了。

但是那些傢伙就像從不覺得累一樣,它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爬上了四周的岩壁,已經完全超越了我。

「完了,看來老子今天真的要嗝屁兒了。」我心裡咯噔一下道。

終於我跑不動了,雙腿一軟頓時一個趔趄摔倒在了地上,那些傢伙見我摔倒了立即向我撲來,岩壁上的那些傢伙張大嘴向我張牙舞爪的跑過來。

突然好幾滴黏兮兮的不明液體滴在我的臉上,我抬頭一看,媽呀墓道上面的那些傢伙正垂涎欲滴的看著我。我頓時徹底絕望了,想我年紀輕輕的就要給兩位皇帝陪葬了。

我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但是死也要死的像個樣子,老子決不能死的歪歪斜斜,我將手伸進了口袋了,突然,我摸到了一個東西。

打火機······

我立即拿出打火機點燃了一個小小的火苗。頓時,那些正撲向我的屍蠍很快就停勒下來。那些傢伙圍成了一個圈,而我就坐在我圈兒裡面。

但是我最擔心的是,這個打火機它到底能堅持多久,況且李震風那傢伙早已經不見了蹤影。那些傢伙一個個長大了嘴巴看著我,兩個黑的發亮的眼睛一閃一閃,就好像在等著我手裡的那一個細小的火苗熄滅,然後它們在一擁而上,將我這頓美餐徹底消滅了。

這些傢伙可是一千多年了,它們已經一千多年沒有聞到血腥了。我想想我都害怕,就算是我連封遺書都沒有留下啊。

然而就在我最絕望的時候,突然一抹火光出現了。

「袁天星,你他媽的給老子堅持住······」那一抹火星出傳來了李震風的聲音。

那一刻我彷彿是聽到這個世界上最好聽的恆銀,我再也不覺得李震風那傢伙的聲音難聽了。

「你他媽的快一點,老子快不行了,馬上就要變成一堆白骨了。」我朝他喊道。 第二十七章大戰屍蠍

李震風舉著兩個燃燒的正旺的火把大喊著向我衝過來,那是我看見這傢伙最帥氣的身影,簡直是帥到爆了。

萬萬千千的屍蠍已經早已經將我包圍了,李震風在距離我兩米之外的地方縱身一躍跳進了被那些屍蠍包圍的僅僅能容納下兩個人的圈子裡。

這傢伙給了我一支火把,我們倆就背靠著背舉著兩個火把慢慢轉圈,那些傢伙一看見火勢變大了,紛紛開始慢慢向後退去。

「你小子還真沒說錯,這些玩意兒就是怕火。」李震風低聲說道。看樣子他也是稍稍安心一點了。

「廢話,老子什麼時候騙過你。」我頓了頓說道。

「行了行了,你是我哥,你還是先想辦法把這些玩意兒弄走吧。」李震風杵了我一下說道。

「老子這不在想辦法嗎,你別嚷嚷了,吵得我一點思路也沒有,還想不想活著出去了。」我杵了他一下說道。

屍蠍這種東西最怕的就是火,但是僅僅靠兩支火把是絕對不行的。兩支火把也堅持不了多久,很快就會燃燒殆盡,所以我必須想一個能夠脫身的辦法。

「你看看我的背包里有沒有汽油瓶?」我喊道。

「操,你他媽的包里有什麼老子怎麼知道?」李震風這傢伙大聲喊道。

「老子讓你看你就看,哪兒那麼多廢話。」我狠狠的罵了他一句。

這傢伙伸過手在我的包里翻來覆去的尋找著,終於他拿出來了一瓶汽油。

「聽著,把你手裡的火把給我,我一扔火把,你就把手裡的汽油瓶扔出去,然後咱們倆就向後跳。」我杵了杵那傢伙說道。

「行,放心吧,為了活命老子拼了。」那傢伙答應道。

「我喊一二三就扔。」我說道。

「一,二,三,扔······」我大喊道。

我話音剛落手裡的火把已經扔了出去,那傢伙也是動作很快,手裡的汽油瓶也隨著扔了出去。緊接著李震風那傢伙一把抓著我的胳膊就是猛然向後一躍,然後摔倒在了地上,差點沒把我的腰子摔折了。

火把落在了石板上,汽油瓶隨之摔碎在了火把上,汽油四濺而起,剎那間整個地板上和岩壁上都燃起了熊熊的大火,那些傢伙頓時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四散而逃。

但是,儘管它們的速度很快但那也快不過火焰的迅速蔓延,終於跑得慢的屍蠍已經被大火所吞噬。

我起身見狀,立即又從包里拿出兩個汽油瓶扔了過去,頓時火勢猛然增大,那些傢伙幾乎全部被熊熊的火焰所吞噬。不一會兒,整個墓道中響起了吱吱吱的聲音,我知道那是屍蠍被火焰燒的爆炸的聲響。隨之而來則是一股濃濃的烤肉味兒,但更像是早已經變質了的壞肉被烤焦了一樣,那個味兒啊別提有多噁心了。

那些傢伙終於被消滅了,我看著慢慢熄滅的火焰雙腿一軟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

「上天保佑,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我心裡暗暗道。

這他媽的是在是太驚險了,想想我都覺得後背還在發涼。萬一要是被那些屍蠍腰上一口那可就真的去見我的祖上了。

我慢慢的終於平復了緊張而又恐懼的心情,我擦了擦臉上的汗水,然後看著坐在地上的李震風。這傢伙一句話也沒有,就像一個傻子一樣獃獃的坐在地上。

「你小子沒事兒吧?」我問道。

「還沒事兒?老子差點兒就要去向閻王爺報道了。真他娘的晦氣,跟你趟這趟渾水。」李震風白了我一眼說道。

「我去你大爺的,你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是你非要跟著來,這個時候還他媽怪起老子來了。你小子的臉皮真的比土牆的那層泥還厚。」我也可客氣的罵道。

「行了向了,老子也不跟你吵了,你先說誰下一步怎麼辦吧。」那傢伙擺擺手說道。

我還是很不了解他的,他和我一樣就是喜歡逞就口舌之快;恰好,我們倆這對冤家還就聚在一起了,那沒辦法,互相懟、互相傷害唄。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們倆亂懟一會兒就過去了;這小子倒是比我好,每次總會先向我低頭;那當然也是因為他很不了解我了。

我笑了笑說道:「你餓不餓?」

「這不廢話嗎,戰鬥了這麼一大會兒能不餓嗎,老子早就餓的撐不住了,要不是求生的慾望支撐老子,老子早都餓趴下了。」李震風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那接下來咱們先吃點東西,補充點能量,然後在做下一步的商議。」我笑著說道。

我順手扯過背包,翻來覆去的摘出來幾塊乾糧、壓縮餅乾還有幾包榨菜。

「湊合吃點,別他媽一次性吃完了,不然後面就等著餓死吧。」我看了他一眼說道。

我扔給他一塊乾糧和一包榨菜還有一瓶水,然後我也不知道這是早飯還是晚飯,反正就這樣開始了。

「你還別說,這榨菜怎麼味道這麼好呢,老子怎麼以前沒有發現榨菜會這麼好吃。」李震風一邊大口吃著乾糧一邊笑著說道。

「那是因為你沒餓到極限;餓到極限了,你小子屎都能吃下去。」我調侃他道。

「滾蛋,不會說話就別說話,沒人會拿你當啞巴。」李震風張口罵道。

看著他一邊吃一邊罵人的那副德行,我是在忍不住笑了起來。

「對了,你對那些玩意兒了解嗎? 單身有愛 要是沒有你,老子估計今天就葬身此地了。」李震風突然一臉感激的說道。

我喝了幾口水,吞下去幾口乾巴巴的乾糧之後說道:「這種東西叫屍蠍,據說是它的體內有各種毒素,因此也被稱為是萬毒屍蠍。這種屍蠍據說是來自兩千多年前的西域某個小國家。屍蠍守墓的方法也是從西域傳入內地的。據說這種屍蠍是他們偶然從昆崙山下的一個千年寒洞里發現的,於是發現屍蠍的人便將這屍蠍帶回了國中,但是沒想到的是,這個東西它竟然會自己繁殖,也就是不用經過雌雄的交配就可以自己繁衍,而且是快速大量的繁衍。「

「這麼厲害······」李震風驚訝道。

我搖了搖頭繼續說道:「這還不算什麼,更厲害的是這玩意兒一旦咬著人或者是蟄著人,十幾秒內必定喪命,就算神現在世也救不活。」

「既然這玩意兒這麼可怕,那他們為什麼還要用這個東西守墓呢,難道他們就不怕這玩意兒吃了屍體?」 替嫁婚寵:嬌妻太神秘 李震風不解的問道。

我啃了幾口乾糧補充道:「當然怕啊,但是這種屍蠍它也有害怕的東西,那就是火。當然,這個結果也是西域效果經過血的教訓才得出來的。據說在他們的國王西去之後,他們為了防止國王的墓葬被盜便在墓葬里放入了少量的屍蠍,從而讓它們自己繁衍守護墓葬。至於為什麼國王的屍體沒有被屍蠍吃掉,那是因為國王屍體所在的棺槨被安放在一個很高的檯子上,而在那個檯子的下面整個四周都是被熊熊的烈火包圍著。這樣才不至於使國王的屍體被屍蠍吃掉。「

「原來如此,看來這些人還是很聰明啊,相處這麼一個辦法來守護陵墓不受外人的打擾。那這樣說來,乾陵也是一樣的了。」李震風說道。

「你終於聰明了一回。不出意外,乾陵也是這樣的一種守墓方式。這也正是乾陵的墓道里為什麼沒有其他機關存在的原因,因為屍蠍的這道關比任何一種機關都難躲過,因為倒斗的人都知道墓葬里有大量的機關,但是卻不知道會有屍蠍這種更加危險的機關。更何況盜墓者一進來感覺墓道里沒有任何機關便一般都會掉以輕心,而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萬毒屍蠍則會將他們永遠的留在這裡。」我一邊檢查著裝備一邊說道。

「看來我們倆還能活著,這真是托您的福啊。您還真不是一個·簡單的考古人。」李震風豎起大拇指說道。

這一次,我敢保證這傢伙是真的發自內心的在感激我,因為我救了他的小命。

我們倆簡單的啃了幾個乾糧喝了幾口水然後檢查了一下裝備,準備繼續向墓道裡面摸去。

「收拾好了,咱們繼續出發了。帶的水和食物最多只夠四天的,我們必須抓緊時間,進入主墓室然後想辦法出去離開這裡。」我背起包兒喊了一句。

「好了,咱們繼續向前走吧。」李震風點點頭道。 第二十八章不歸路?

我貓著腰向前一點一點摸去,雖然屍蠍已經被我們消滅了,但是當我踩著那些屍蠍的屍體前進的時候,我總是能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恐懼,老是感覺自己的身後像是有一個什麼東西一直在跟著我一樣。我是不是還會下意識的回過頭去看看身後的情況,因為這裡邊兒並不是什麼好玩兒的地方,而是陵墓、是陰氣極深的墓低。

由於我是貓著腰前進的,加上還要不時的注意觀察周圍的情況,所以我的行進的速度不是很快。我又一次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突然發現跟在我身後的李震風不見了蹤影。

「我操,可別嚇老子,這傢伙到底去哪兒了?不會出什麼事吧······」我心裡暗暗道。突然感覺自己心裡沒底了,這一個好端端的大活人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難道······我開始胡思亂想到。

我摸出事先準備好的高光手電筒向後面的墓道里打了幾個燈語,因為在地下墓道里,就算我喊破嗓子也不會有人聽到,一個原因是空間太過於狹小而往往會產生迴音,造成幻音,影響自己的判斷。第二個原因是由於墓道太深,裡面的氧氣會變得越來越稀薄,加上那些藍色的添加了大量白磷的火光需要大量的氧氣,所以越是大聲的喊叫越是會加速氧氣的消耗,到最後會因為墓道中氧氣稀薄而窒息死亡。

凡是考過古,倒過斗的人都知道,墓葬里的確是一個異常詭異而恐怖的地方,這裡邊兒會發生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有離奇失蹤的、有莫名的死亡的、有突然之間就神經錯亂瘋掉的。總之各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在墓葬里發生。

我連續打了三次燈語,但是久久沒有人回應我,我心裡頓時咯噔一下,完了,這傢伙不會遇到什麼不測了吧。

我已經難以冷靜下來,不管怎麼樣我都得找到他,他是我的兄弟。

我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拔出別在腰間的短柄錘順著原路往回走,一邊走我一邊不停的打著燈語。

我進來的時候速度很慢,所有並沒有走多遠,大概也就四十多米的樣子,但是的確是拐了一個彎,這個我記得非常清楚。

就在我順著原路往回走了不到十米的距離,突然對面傳來了微弱的燈光,我立即又打了一次燈語,對面也回應了我的燈語。我一下子放心了,這傢伙還在,還在就好。

我撲通一聲坐在地上等著那個傢伙,他打著燈看見我就在前面,一路貓著腰小跑過來。

這家灰頭土臉的,而且滿臉大漢,塵土和汗水和在一起弄得像個泥人一樣。

「你小子幹什麼去了,我他媽是怎麼交代你的,你又是怎麼答應我的?啊,你沒事兒瞎跑什麼,你想讓老子跟著你陪葬嗎?」我看見他就扔掉手裡的高光手電筒大罵道。

「大哥,我錯了,我錯了。我保證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行不行?」李震風朝著我嬉皮笑臉道。

「別他媽給老子嬉皮笑臉的,也別說行不行。老子就告訴你,如果你想留在這裡陪葬老子絕不反對,但是我不能,我還要出去、活著出去。」我十分生氣的吼道。

「袁天星,你他媽的有完沒完了?老子已經腆著臉給你道歉了,你還要怎麼樣?」李震風扔掉手裡的電燈沖著我吼道。

「你別沖著老子吼,萬一出了事,道歉有用嗎,有用嗎?你告訴我,有用嗎?」我指著那傢伙的鼻子吼道。

「行行行····我錯了,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了我也不該對你發脾氣。大哥,我錯了,我以後絕對不擅自離開隊伍了。」李震風瞪著眼睛看了我一會兒突然又低下頭說道。

「行了,別在有下次了。說說吧,你都幹什麼去了?」我擺擺手說道。

當然,臭罵他一頓,我這心裡的氣也就消散的差不多了。

「我啊,我可告訴你,我淘到了一件寶貝。」李震風笑嘻嘻的對我說道。還真就像是得到什麼寶貝一樣。

我白了他一眼問道:「就你,還淘到了一件寶貝?什麼寶貝,拿出來我看看。」

這傢伙藏著掖著、晃晃悠悠慢慢騰騰的把背上的包兒拿了下來。看樣子,裡面裝的東西挺重的,有點分量。

那傢伙慢慢的把包兒放在地上,輕拿輕放的好像還真怕摔著磕著碰著了。

「你快點兒,我們還要進去呢。」我催促道。其實,我也想看看這傢伙到底弄了一件什麼東西,還搞得神神秘秘的。

那傢伙笑了笑慢慢打開了背包兒,伸手拿出來一件東西。

「操你媽的,你他媽傻啊,你把八龍神鎖撬下來干毛啊。」我看到那個東西的第一眼就大罵道。

「你激動個球啊,這玩意兒上面的龍是純金的,而且工藝這麼精美,指不定能值些錢呢。」李震風那傢伙捧著那個玩意兒說道。

「八龍神鎖是用控制那道青岡石門的唯一一個機關,你把它撬下來了,我們還怎麼出去?你他媽的掉錢眼兒里了吧,沒見過錢了是吧,就算這玩意兒能值幾百萬、幾千萬,你小子出不去也沒命花。「我狠狠的罵道。

「老子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啊,我就給弄下來了啊。那你說現在怎麼辦?」李震風嘀咕了幾句看著我說道。

「怎麼辦,等死吧。」我白了他一眼沒有好氣的說道。

我真的都快被那個傢伙氣死了,竟然把控制青岡石門的八龍神鎖也給撬了下來,這他媽不是自己給自己挖掘墳墓嗎。我也真的是無語了。

李震風看著我一臉生氣,這傢伙看看我然後在看看自己手裡那個八龍神鎖,他似乎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那你說怎麼辦吧。」李震風嘴皮子鬆鬆拉拉的說道。

我白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老總才懶得理他,我真的是生氣到極點了。

李震風看我沒有鳥他,他放下手裡的八龍神鎖然後湊過來說道:「那已經這樣了,我們總不能真在這兒等死吧。」

「你還怕死啊,我以為您老人是天神下凡呢,金剛不壞之身不怕死呢。」我狠狠的挖苦他道。

「行行行,只要您老人家不生氣,您想怎麼罵那就怎麼罵,我保證不多說一句。」李震風連連低頭哈腰的說道。

我還能怎麼辦,事情已經成這個樣子了,我當然不能坐在這裡坐以待斃。除了繼續向前走,我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了。

「你倒是說句話啊,你這一句話也不說,我這心裡一點底都沒有啊。」李震風著急的說道。

我不耐煩的說道:「你這會兒知道著急了,早幹什麼去了。」

「大哥,我真的錯了,您老人家倒是想想辦法啊,咱們總不能坐在這裡等死吧。」李震風站起身來著急的說道。

我緩緩站起身來,看了看四周說道:「還能怎麼辦,托您老人家的洪福,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只能向前走。是生是死,那就看命了。」

我背起包兒,撿起仍在地上的手電筒繼續向前摸去,李震風則是一句話也不說緊緊的跟在我的後面。

走了幾步我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去指著他的鼻子說道:「我嘴鷗后一次警告你,想活命就乖乖的跟著我走。還有手不要賤,不要亂動墓葬里的東西,就算是金疙瘩掉在了你的面前也不能去撿。做任何事情都必須得到我的同意,包括放屁撒尿拉屎。聽明白了沒有?」

李震風這一次沒有一點兒反抗的情緒,他連連點頭道:「明白了,您就放心吧。」

我們倆一前一後繼續向前摸去,走了近乎有三十米遠,突然整個墓道變得又窄又矮,根本無法站直身體,而且必須貓的低低的才能通過。而更怪異的是整個墓道突然出現一種向地下垂直下去的趨勢,而且角度越來越大,幾乎不能讓人直立行走。

我們艱難的前行了近十米,突然一個彎拐過之後,整個墓道的方向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日而且亮著的燈光突然消失了,窄小的墓道里一片漆黑,整個墓道里變得更加鬼氣森森,一股股陰氣撲面而來,十分瘮人。

此時的我,彎著腰,我的臉幾乎快要貼到我的腳面上了,而且頭盔上的礦燈已經起不到任何作用了,所以我只能關掉它,換用高光手電筒;我實在撐不住了,只能蹲了下去,慢慢一點一點向前移動著。即使是這樣,腦袋會時不時還會與上方堅硬的岩壁發生摩擦,我感覺頭皮一陣發麻發痛,似乎我那一頭濃密烏黑的頭髮都快保不住了。

至於跟在我後面的那位爺,則是一邊向前移動著一邊罵天罵地、罵爹罵娘;時不時還會傳來腦袋磕在岩壁上的聲響。 第二十九章地宮闕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