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宮貴妃的實力高深莫測,就連前幾日趕去冰魔靈山相助的幾位來自頂尖勢力的天宮境強者們,他們都沒有把握對付宮星芷。也正因如此,他們纔不得不跟大豐城城主商議,決定先退回大豐城。”

說到這裏,倪章也是不禁捏了捏發愁的眉頭。

雖說北部疆域的這場大戰結果跟他沒有什麼關係,但戰爭始終是戰爭,他也因此失去了不少的生意。一想到這個月的業績又沒有着落了,他就忍不住要發愁。

還好,林隕看上去好像挺有錢的樣子,沒準能幫他保一手業績。


“徐騰居然被宮星芷殺了?!”

在倪章爲業績發愁之時,聽到關鍵消息的林隕卻是心中震驚不已,連忙道:“那參加盤龍會的林閥林冬現在怎麼樣了?他有沒有死?”

要知道,林冬可是一直都在跟隨着徐騰的大軍前行。既然徐騰都死了,大軍敗退,那林冬沒準也可能是凶多吉少。林冬待他如親兄弟一般照顧,又是林雪雁林姨的侄子,林隕並不希望他出事。

“這個……我倒是不太清楚。如果林公子有需要的話,等我這兩天派人去查探情報後,自然會告知你結果。”

倪章回答道。

林冬雖然是林閥的公子,身份不凡。但在這場大戰中,死去的強者數不勝數,甚至就連徐騰這種天宮境的頂尖強者都被人殺了,自然不會有什麼人去關注林冬的死活。

聞言,林隕沒有多說什麼,又是扔了一**袋將近五百塊的中品靈石給倪章。並且囑咐後者,只要有童炎、林冬和白寒擎他們三人中任何一人的消息,都必須儘快通知他。

對付這種天機閣的人,林隕早有心得,只要不斷地砸錢砸靈石就完事了,對方必定會盡心盡力地替你打探消息。

果不其然,看到那滿滿的靈石後,倪章可謂是喜笑顏開。

“林公子留步。”

就在林隕準備轉身離開時,倪章卻是鬼鬼祟祟地喊停了他,低聲道:“難道林公子就不想知道一些其他的消息嗎?這段時間,大秦帝都可是發生了不少的大事啊!”


好不容易逮到這麼一位金主,倪章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

“哦?說來聽聽。”

林隕眉頭微蹙。

他當然看得出倪章心中所想,也不揭穿後者,就這麼靜靜地聽後者推銷自己手上的情報。大秦帝都距離北部疆域距離何其遙遠,想要在第一時間得知帝都發生的大事,還真只有天機閣的人才能做到。

可半盞茶後,林隕便是發現自己有些高估這個倪章了。這個見錢眼開的傢伙,所出售的消息居然全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甚至就連哪位官員家又納了一房小妾,妻妾爭風吃醋這種破事都說了出來。

“半個多月前,皇城天牢內突然逃出了一名修爲強大的天宮境囚犯,殺了數十名實力不凡的皇城護衛,魔性滔天。不僅如此,那人在離開天牢後居然直衝威遠親王府去,揚言要殺威遠親王。”


林隕纔剛覺得有些不耐煩了,倪章卻是適時地說到了一條頗爲特別的消息。

“那名囚犯成功了嗎?”

林隕心中一動,好奇道。

半個多月前,豈不正是他剛離開大秦帝都沒幾天的時間嗎?既然如此,那名從皇城中逃出來的囚犯,十有八九就是範斯明那個老鬼了。

讓林隕有些吃驚的是,這老鬼居然真的沒有吹牛,還真是一位天宮境的強者。從倪章的情報來看,這老鬼也算是 信守承諾之人,不僅按照約定的時間越獄,而且馬上就去找威遠親王的麻煩了。

“當然不可能成功。”

倪章笑道:“威遠親王是何許人也,堂堂的親王,哪能這麼容易被殺?更何況,大秦帝都盤龍臥虎,天宮境強者也不在少數,想要暗殺一位地位尊崇的親王實在是難於登天。那名口氣狂妄的囚犯,纔剛闖入威遠親王府沒多久,就重傷逃遁了出去。聽說,皇城軍隊全力搜尋了他半月有餘,至今沒有找到此人的藏身之處,沒準是早就已經逃出帝都了……”

“果然。”

林隕暗道。

從一開始,他就不覺得範斯明能夠暗殺成功威遠親王,可他的本意也只是想讓範斯明給後者找上一點麻煩,令後者無暇顧及對付他的事情而已。


“不過,有件事情倒是十分奇怪。”

倪章話鋒一轉,忽然道:“根據我所得到的情報,那名囚犯實力很強,渾然不像是初入天宮境的武者。以他的實力,即便威遠親王府守備森嚴,他也不至於在短時間內被人打成重傷,不得不逃出去。而且,當時的皇城軍隊根本還沒來得及趕到威遠親王府……”

“你到底想說什麼?”

林隕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沉聲道。

“這件事情疑點重重,不過我天機閣卻是有一些小道消息傳出。”

倪章看了一眼四周無人,壓低了嗓音道:“威遠親王很可能早在數年前,乃至十幾年前就已經成就了天宮境,如今的修爲更是深不可測。而那名前去暗殺他的天宮境強者,當時沒準就是被威遠親王親自打傷的,否則威遠親王府裏又哪會有這麼厲害的強者存在?”

“威遠親王也是天宮境強者?!”

皇后逆天鬥蒼穹

雖然倪章不能保證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但他卻有一種直覺告訴他,這很可能是真的。要知道,就連定國侯都能成功隱藏突破天宮境修爲的事情,那威遠親王又爲什麼不能呢?

而且世人皆知,大秦皇帝姜啓人向來都對威遠親王抱有猜疑之心,沒準這位看上去只有羽化境修爲的親王,真的在暗中謀算着什麼驚天計劃……

一念至此,林隕的心情不免有些沉重了起來。

他殺了威遠親王的女兒南陽郡主,註定跟後者是不死不休的。對方越強,對他自然也就愈加不利。即便威遠親王現在還沒有對他動手,但他相信這份生死大劫遲早有一天是會到來的。

“變強!必須在短時間內變得更強!只有儘快突破天宮,才能擁有自保之力!”

林隕狠狠地攥緊了拳頭,下定了決心。

在這個人吃人的殘酷世界,只有得到絕對的力量,纔有掌控自己命運的權利!什麼天賦潛力,妖孽資質,全都是無稽之談。

唯有真正到手的力量,纔是最爲真實的!

“既然我現在回不去大秦天朝,那就正好趁着這個機會,立刻找到剩下的五行精粹,凝聚五臟神藏!”

林隕暗道。

按照他的估計,如果成功凝聚五臟神藏,將《魔天玄典》第五境修煉至圓滿境界的話,他的修爲必將會突飛猛進,至少能夠達到羽化境!五境圓滿的《魔天玄典》,屆時他的肉身會增強到什麼程度,就連他自己都無法估量。但他絕對相信,那時候的自己即便是無法匹敵天宮境強者,至少也能夠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這是一百塊上品靈石,你先拿着!”

一念至此,林隕把心一橫,居然直接從乾坤天地內取出了足足百塊的上品靈石。這些靈石全都是他在雷動域時獲得的戰利品,那些來自各大頂尖勢力的年輕天才們個個都是富得流油,區區百塊上品靈石而已,如今的林隕還真是沒有太過將其放在眼裏。

反正林隕自己的修煉並不怎麼依賴靈石,他真正缺少的是積分值。所以,這些身外之物他並不怎麼在乎,他在乎的是這些東西所能給他帶來的價值!

“林公子,您這是……”

這一下子可真是把倪章給嚇到了,他進入天機閣這麼多年,還真是第一次碰到這麼大的生意。一時間,他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也不知該不該接這些靈石。

“我需要在短時間內獲得除了水精以外的其他四種五行元素精粹,而且有多少要多少!你立刻幫我查探它們的下落,價錢不是問題,事成之後你想要多少靈石我都可以給你!”

林隕沉聲道。

僅憑他自己一個人悶頭尋找五行精粹,倒不如藉助天機閣的力量,大不了就是多花點靈石而已!只要能在最短的時間裏得到五行元素精粹,凝聚五臟神藏,那一切的花費就都是值得的! 大秦帝都,林閥別院。

“小夢,在想什麼呢?”

許蔓蔓走出房門,便看到在院子裏用逗貓棒無聊逗弄着魔虎小冰的小夢。只是後者看上去眼神飄忽,就連手上的逗貓棒甩在了地上都沒注意到,急得小冰團團轉。

“蔓蔓姐。”

小夢迴過神來,露出了一絲頗爲勉強的笑意,尤其是她那藏在長髮下的眼眸中卻是根本掩飾不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見狀,許蔓蔓不禁輕嘆道:“你又在擔心林隕了是嗎?”

小夢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將魔虎小冰抱了起來,整個人蜷縮在椅子上,看上去有種說不出來的失落。自從林隕離開帝都已經過了大半個月,卻是遲遲沒有消息傳回來。

對於小夢,林隕就是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更是她唯一的希望。如果後者出事的話,她自然也不會對這個世界有任何的眷戀。

“林姨不是說林隕不會有事的嗎?你這傻丫頭在瞎擔心什麼呢?”

許蔓蔓安慰道。

末世網游化 ,小夢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沒有再說話了。小夢知道自己雖然笨了點,但有些事情她還是能夠感覺出來的,她能夠看得出許蔓蔓只是在安慰自己。

就在前兩天的某個夜晚,小夢不小心偷聽到林雪雁和許蔓蔓的談話。雖然聽得不怎麼清楚,但她隱約聽到了“林隕”“陛下震怒”“全國通緝”這幾個敏感的字眼。所以小夢知道姑爺一定是出事了,而且現在很危險。她也知道林雪雁和許蔓蔓二人之所以對她隻字不提,是不想讓她擔心。

“總之,你把心放寬來,林隕很快就會回來接你了。”

見自己的勸慰無果,許蔓蔓也就不再勉強,自顧自回到房中。她也知道小夢這丫頭性子倔,旁人再怎麼說也是沒有用的。

獨自一人待在院子裏的小夢,不知道想到什麼,忽然靈光一閃。

她驀然將正在玩耍的魔虎小冰抓了起來,在後者困惑的視線下,她低聲道:“小冰,我想去找姑爺,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知道姑爺現在肯定很危險,我也知道我沒用,幫不上什麼忙。但姑爺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什麼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姑爺……”

“即使是死,我也要跟姑爺死在一起!”

簡單的字句之中,卻是蘊含着少女堅韌無比的決心。

“喵嗚?”

我的直播通萬界 ,它表示自己沒有意見。反正主人給自己的命令只是要保護好小夢,小夢想去什麼地方,它又管不了。最重要的是,主人留給它的丹藥好像快吃完了。所以它也想讓小夢帶自己去找主人,只有跟在主人身邊,它纔會有吃不完的丹藥。

微涼的深夜,一人一虎就這麼偷偷摸摸地從林雪雁的別苑裏溜了出來。

最令人吃驚的是,小夢一路從林閥躡手躡腳地偷跑,沿途上竟是沒有一人能夠察覺到她的氣息。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這麼輕鬆就能跑出身爲十大閥門世家之一的林閥,一心只想着補給丹藥的魔虎小冰,更是不可能會去想這種複雜的問題。

“嗯?那個小丫頭難道是林閥的人……”

某棵大樹之上,一道隱蔽至極的黑影似乎注意到了些許動靜,他一睜開雙眼便是看見鬼鬼祟祟的小夢從林閥別苑中跑了出來。

他眼中閃過一抹困惑,這小姑娘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會深夜出現在林閥之中?而且看樣子,這小姑娘身上好像半點修爲都沒有,她又是如何避開林閥衆多強者的感知之力?

“咦?!”

下一刻,那黑影驀然察覺到小夢身上的異樣,在其懷中似乎有着一道毛茸茸的影子。看那模樣,應該是一頭幼年期的妖獸,不過這並不是重點。

重點是……從這頭小妖獸的身上,似乎正散發着一股肉眼不可見的奇異波動。也正是這種詭異的波動之力,居然能夠擾亂人的感知,甚至就連天宮境強者都不例外!

這纔是小夢能夠避開那些人的感知,順利逃出林閥的真正原因。

“有點意思!”

那黑影之人的嘴角泛起一抹有趣的弧度,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這小妖獸只不過是普通的血脈,並非是什麼特殊血脈的強大妖獸後代。

所以這問題一定是出在那妖獸的體內,很可能有祕寶潛伏其中!

譁。

心念一轉,他便是瞬息間飛身而下,來到了小夢的面前。

“你,你是誰?”


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衣衫破爛的陌生人,小夢有些害怕地向後退了兩步,顫聲道:“我身上沒有銀兩的,而且我家小冰很厲害的,你還是趕快走吧……”

出於小心謹慎,她甚至將魔虎小冰放在了面前。這小傢伙當即領會了她的意思,故意張開了爪牙,齜牙咧嘴地做出了恐嚇的表情。

這一人一虎兩個小傢伙的可愛表現,倒是將那人給當場逗笑了。

“小姑娘,老夫對你沒興趣。老夫只不過是想要看一看你手上的這隻小老虎,它的體內或許有件非比尋常的東西,這對你來說絕無益處。”

那人搖頭一笑,他想要的只有小冰體內的祕寶,並沒有傷害小夢的意思。

“不,不行!”

聞言,小夢頓時有些緊張地將小冰抱入懷中,大着膽子說道:“小冰是姑爺給我的,誰都不能帶走它!別怪我沒有告訴你,我家姑爺其實更厲害……”

“哦?”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