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陸陸續續的退了下去,束杼似乎能聽到那些他們口袋中的小土豆偷偷哭泣的聲音。大堂在一刻鐘以後再一次的恢復了之前的寧靜……

他們不是說可以嫁給小土豆嗎?小土豆不是可以娶好幾個嗎?為什麼那些人都灰頭土臉的離開了?

「好了,小土豆現在你們也成親了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從這裡出去?」

看著小土豆束杼滿眼的期待,她不知道現在的青丘到底怎麼樣了,她只是很清楚若是他們一直不回去的話總會在這裡吃不下睡不好。

小土豆看著豆豆,輕聲嘆了口氣說道:「我能不能入完洞房再告訴你們?」

楚瀾天將束杼從他們的面前拉了過來說道:「這個自然可以。不好意思是束杼太著急了。」

看著小土豆跟豆豆兩個人變成土豆大小的小人一同進入了一個黑色的帳子之中,束杼白了一眼楚瀾天說道:「你為什麼攔著我阻止他們?他們若是同房的話小土豆根本就不可能跟著我們再走了……」

楚瀾天搖頭說道:「也許一切早有定數。小土豆要比我們知道的都多,所以我願意相信他所做的決定。並且他遇到一個自己愛的人確實是不容易的事情,我們應該祝福不是嗎?」

回想小土豆這些年孤單的生活,束杼的心一下就軟成了水,流的哪兒都是。這麼多年小土豆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現在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愛的人,不管是這個柱子跟柱子的夫人所說的事情多麼的唐突,多麼的讓人無法接受,但是只要小土豆能接受就可以了,他們能做的便是祝福小土豆僅此而已。

「是呀,我其實還是希望他能過的很好,只是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現在也不清楚,我只不過有些擔心罷了。」

兩個人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等待著小土豆跟豆豆兩個人同房。楚瀾天開始不停的在花園之中來回的走,一邊走著一邊搖頭說道:「你說這個小土豆怎麼還沒有出來?」

束杼笑著說道:「不是你說的嗎?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急的來?你還是坐下歇會兒吧,等我們找到了出去的路個肯定就會十分的累的。」

楚瀾天的臉紅紅的說道:「在這裡等待他入洞房這樣的感覺還真是貓爪撓心一樣的難受。」

「你難受什麼?又不是你成親?」束杼接著問道。

楚瀾天隨口而出的說道:「就是因為不是我成親所以才難受的,尤其是還在這裡等待著別人洞房完畢之後跟自己分享一下這樣幸福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這簡直就是虐人不用招數,只要幸福的待在一起在別人的眼裡就已經是神仙眷侶了。」

束杼看著天上正要西斜的太陽,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太陽又下去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也不知道這個出口到底在什麼地方。」

楚瀾天滿心想的都是束杼,他看著別處將心裡所想的事情慢慢的壓了下去。他跟束杼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她是至高無上的九尾狐,而他不過是人類之中最普通的一個。他不特別也不優秀,他不過是很喜歡束杼。

「沒事束杼,你放心我們一定是可以出去的你要耐心的等待一些,你要相信我會沒事的,真的。」

束杼點了點頭看著星星一顆兩顆的冒出來。天色漸漸晚了,小土豆終於拖著疲憊的身子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看到束杼之後立即有氣無力的說道:「我想睡會兒,你們不要吵我可以嗎?」

「不可以,你先告訴我們要怎麼從這裡出去?」

小土豆這個時候就已經睡著了。楚瀾天滿臉的羨慕,看著小土豆睡的這麼的香甜,整個人的骨子裡都透著一種開心。

看到他們拜堂成親的時候楚瀾天就在想一個問題,他希望那個成親時候的新郎會是他,而新娘則是束杼,他們總會有一天也跟他們一樣拜堂成親,然後在所有人的祝福下成為夫妻,永結同心百年好合。

這是他一直都在想象的事情。今日看著小土豆局這麼什麼都不問的娶了豆豆,楚瀾天心裡的波動很大,他們沒有想多太的東西,想成親就成親了,只要他們同意就沒有人反對。在一起的時候是那麼的自然,就好像是天作之合。

小土豆的愛情來的那麼的簡單,簡單的出乎意料。看著旁邊的束杼他嘆了口氣,他們之間好像離的很近,卻也是很遠。

「現在門外的人都走了,我們明天早上就可以騎馬去看看這裡的情況了,弄清楚之後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去尋找神奇的寶貝。」

夜幕降臨,楚瀾天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悅耳,束杼看了一眼他笑著說道:「我覺得這裡就有神奇的寶貝,並且這個寶貝肯定也十分的厲害,不然為什麼這裡滿是靈力?並且這裡有這麼多的精靈,肯定有什麼東西在源源不斷的維持他們的靈力,除了靈力珠活著是靈力石,我真的想不出什麼其他的辦法。」(未完待續。) 這個事情其實楚瀾天早就想過,這裡看上去那麼的奇怪一定是有原因的。他們現在所在的空間也是未知的,這一切都需要他們去弄清楚。

「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還是吃點晚飯,早點休息吧,明日我們再去找這個靈力的源頭。」來來回回折騰了一天了,現在他們就連晚飯都沒吃。楚瀾天說話的時候有些心疼的看著束杼。

這個時候的束杼卻抬頭看著漫天的星空若有所思……她的嘴裡還念念叨叨的說道:「你說這裡到底在哪兒?」

楚瀾天搖頭說道:「我如果知道的話就好了。」不等他轉身回房間束杼立即回過頭看著束杼一臉認真的楚瀾天說道:「我們現在就去找,我還就不相信了找不到。」

在楚瀾天的勸說下兩個人這才吃了晚飯之後才開始出來尋找靈石的下落。遠遠的月亮照到大地上,周圍的一切都變得亮堂了很多。他們圍著青山坡找了一遍又一遍。卻是始終都沒有看到靈石的下落。

其中他們看到了正在打更的人,問了很多的問題也沒有問出來什麼問題,這一切好像被什麼人隱藏的天衣無縫。

隨著月亮越來越明亮這個夜跟著越來越深了。他們始終都沒有什麼端倪,兩個人有些無奈的坐在了青山坡外面的石頭上。

「瀾天哥哥你說我們的想法是不是錯的?為什麼我們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這個靈力石嗎?這裡分明是有靈力的,但是這靈力卻是分佈的十分均勻。他們根本就不能跟著靈力的大小去找靈力石。」

說完之後束杼低著頭坐在石頭上一句話都不講了,她真的不清楚為什麼整個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那靈力石要比她想象隱藏的深。

看著滿眼都是失望的束杼,楚瀾天更是束手無策。什麼辦法好像都已經用了一遍了,但是並沒有什麼用,他們還是找不到任何的線索,能證明這靈石就在周圍。

「你不要著急,我們慢慢的找找就好了……」他安慰束杼說道。

話是這麼說但是楚瀾天的心裡其實還是比較著急的,現在這樣的情況對於來講遇到的還是比較棘手的事情,按照平日所遇到的情況那樣他們至少現在應該是有什麼問題。這才能發現靈石。

事實卻是他們現在過的很好,就連小土豆都在這裡找到了自己一生的所愛,他們所有人也都平平安安的,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這個地方也是這麼的美好,他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根本就不用去尋找事情的真相。

就算是找到了出去的辦法出去了束杼依然會為了青丘到處的奔波。這裡沒有殤璃沒有青丘國只有一個簡簡單單的青山坡,只要是他們好好的生活在這裡就可以了。

「這裡其實還挺好的,靈力充裕,並且這裡的人類十分的和善,這裡的精靈也都很友好。人類跟精靈能夠很快樂的生活在一起,這裡好像沒有怪獸,更沒有魔域的人。對於他們來講這好像就是天堂一般

楚瀾天的眼神變得有些溫柔的問道:「束杼,我們是不是必須要找個辦法離開這裡?」

束杼毫不猶豫的回到:「那是自然,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都不清楚,再說了我們還要去青丘的,不然殤璃哥哥會擔心我們,還有爺爺跟老爹老娘他們都會擔心的。我們根本就不屬於這裡。」

每當夜裡束杼總會想起殤璃,想起跟他在一起人日子,那些一幕一幕的往事在她的眼前飄過,讓她時而快樂時而憂愁。

這裡看上去確實很美好,自從來到這裡束杼根本就沒有看到惡毒的事情,這裡的人善良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束杼也很喜歡這裡,但是她也很清楚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必須要離開……

楚瀾天深深的吸一口氣說道:「你心裡只有你的殤璃哥哥,其他人根本就不重要就連你自己都沒有那麼重要,現在這個地方真的很適合我們居住,不像是青丘或者是其他的地方總是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隨你怎麼想的,我回去了。」

楚瀾天轉身就離開了,他其實剛走到沒有人的其他的地方就停了下來,不過是一時的衝動說走就走了。他怎麼可能放心的下束杼。

他砸暗處看著束杼一動不動,就是這麼遠遠的看著就好了。她喜歡殤璃又能怎麼樣?她不喜歡他又能怎麼樣?他總不能真的不管不顧的就離開了……

夜深了;露水落下來的時候他覺得有一些的涼意。按照季節來講的話早就進入了秋季了,其他的地方的樹葉早就雖然有些涼意但樹葉依然翠綠就好像還是夏季一樣,難不成這裡根本不是人間?

束杼想著這些事情苦笑了一下就回到了她的房間內。 極道天魔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束杼整個人都會覺得有些不不舒服,她很像從這裡出去,但是卻發現好像根本走不出去。

想著想著束杼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清晨小鳥在枝頭嘰嘰喳喳的叫喚著,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束杼,她睜開眼看到太陽的光已經照到窗戶了,她猛然的起身揉了揉眼睛,心想現在差不多都該中午了。

「束杼,該起床了這是你的早飯,看你沒有起床我就給你端過來了。」

豆豆一身的輕紗邁著細碎的步子走了過來,她的臉色看起來十分的紅潤,眼神流轉之間滿是給人一種滿是幸福的感覺。她現在已經幻化成為跟人類大小相同了,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股子的靈氣。

「還讓你給我送過來早飯真是很抱歉……」

小土豆哈哈大笑著走了進來說道:「束杼,這可是中午飯,這早飯豆豆給你送了兩次都看你在睡覺不好意思打擾你,最後看到午飯已經做好了這一次端過來的可是午飯!」

小土豆幻化成為人類的模樣十分英俊,他一身的青衣眉宇之間透著得意之色。束杼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這個傢伙這麼變成這樣了?你不是說變成人類很消耗精力?」

「這裡靈力充裕,我沒所謂豆豆變成這個樣子,那麼我自然陪著她了……」(未完待續。) 跟往日那個調皮搗蛋的小土豆不同,眼前的這個少年讓束杼眼前一亮,好像就是一瞬間原來的小土豆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懂得體貼別人,並且看上去溫文爾雅風度翩翩。

「你的變化還真是挺大的,看來成家之後男人真的會變一個模樣。真沒有想到你會變成這樣的小土豆。」

豆豆掩嘴而笑。小土豆則白了束杼一眼說道:「你若是喜歡我之前的樣子,在豆豆不在的時候我還可以變回去的!」

「好了,你就不要鬧了。豆豆真是謝謝你今日給我送的飯了。對了楚瀾天呢?他醒了沒有?」

豆豆笑著說道:「楚瀾天還有石盤束薇他們騎著馬兒去賽馬了……」

賽馬?束杼的眉頭擰著,他們肯定是不想告訴豆豆他們到底去幹什麼,這才說是賽馬。這裡也不是什麼草原賽什麼馬?這麼假的理由都編的出來,一聽就知道了楚瀾天說的。

「你們小兩口去外面轉轉吧,我等會兒去找他們看看……」束杼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吃了一些飯菜就去找楚瀾天了。

他們正在野外策馬賓士,這裡雖然沒有一望無際的草原,但是高地不停的山丘賽馬的時候倒是更有一番味道,來回的顛簸差點讓束杼吃進去的飯再一次的吐出來。

楚瀾天一身的輕便衣裝坐在馬背上看著束杼過來立即下馬走了過來問道:「你醒了?聽說你很能睡的,怎麼醒了就過來了嗎?」

束杼點頭說道:「廢話肯定要過來了,這也不是草原什麼賽馬?虧你們想得出來這樣的理由。怎麼樣周圍的一切是不是都已經查清楚了?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束薇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看著束杼滿臉的嚴肅說道:「我們發現一個很重大的問題,這裡對於我們來講完全是陌生的。」

石盤也點頭說道:「不錯真的是陌生的,這根本就不是我們之前走過的路,方圓的十幾里我們都已經跑過一遍了,並且這裡的人也沒有聽說過青丘。束杼你說我們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

三個人齊刷刷的看著束杼,束杼嘆了口氣說道:「我怎麼知道?我覺得我們得回去問問小土豆。」

回到他們所住的地方看到小土豆的時候所有人話不多說的從豆豆的身邊將小土豆拽回了房間,在豆豆跟柱子一家差異的眼光中束杼笑著解釋說道:「我們有些事情要問小土豆,等一下問完之後就給你們送回來。」

說完就一溜煙的跑進了房間。所有人都看著小土豆滿臉不解的問道:「說說吧小土豆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們按照你說的辦法將樹葉放在眼睛上之後就到來了這裡?」

束薇的眼神滿是疑惑,石盤也走過去繼續問道:「對,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早上的時候跟著楚瀾天騎著馬將周圍方圓幾十里都轉了一遍這裡的路我們之前根本就沒有走過。」

小土豆縱了縱肩說道:「我真的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我不過是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這個青山坡的一個秘密,說是用有紅色脈絡的葉子蓋住眼睛之後想著要去的地方就可以去,沒有想到會是真的,現在真的來到了這裡。」

束杼有些著急的問道:「那你有沒有從古書上知道怎麼從這裡出去的辦法?我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小土豆立即反問他說道:「那你究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我要回去青丘,殤璃還在等著我們收集神奇寶貝,我們不能就這樣待在這裡。」

小土豆苦笑一下說道:「你收集那些寶貝又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保護青丘?讓青丘能夠過上現在青山坡的這樣的生活?可是現在我們已經在青山坡了這裡的生活真的很好,你們也看到了精靈跟人類和平共處,他們生活在一起很安逸,很幸福。我們為什麼還要離開?這難道不是我們最想看到的?」

聽著小土豆的話束杼整個人都愣住了,剛開始她不否認自己確實是這麼想的。人類總是分不清楚什麼人妖怪什麼是精靈,看到跟他們不同的種類做的同一件事情就是打壓。她不過是希望精靈跟人類能夠在青丘和平的共處,相互理解互相尊重僅此而已。

但是想要實現這樣的目標的話太難了。這個青山坡卻這麼輕而易舉的實現了,若是生活在這裡確實是可以很幸福的生活,再也不用考慮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裡和諧的讓人內心平靜這樣也更有利於修行,並且這裡的靈力也很充裕。

她一點都不否認小土豆所說的事情,但是她還是很清楚自己也必須要出去。

「這裡沒有我的家人,沒有殤璃沒有我要保護的人。這裡的人已經過的很幸福了,我留在這裡豈不是沒有什麼用?小土豆你若是想要留在這裡的話我不反對,但是我要走了,我真的不能在這裡耗費我的時間。」

說話的時候小土豆盯著束杼看著她滿臉的堅定,一點都不為這裡的生活所誘惑。她還真是一門心思的想要回到殤璃的身邊,回到青丘做點什麼……

看到跟他們不同的種類做的同一件事情就是打壓。她不過是希望精靈跟人類能夠在青丘和平的共處,相互理解互相尊重僅此而已。

但是想要實現這樣的目標的話太難了。這個青山坡卻這麼輕而易舉的實現了,若是生活在這裡確實是可以很幸福的生活,再也不用考慮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裡和諧的讓人內心平靜這樣也更有利於修行,並且這裡的靈力也很充裕。

她一點都不否認小土豆所說的事情,但是她還是很清楚自己也必須要出去。

「這裡沒有我的家人,沒有殤璃沒有我要保護的人。這裡的人已經過的很幸福了,我留在這裡豈不是沒有什麼用?小土豆你若是想要留在這裡的話我不反對,但是我要走了,我真的不能在這裡耗費我的時間。」

說話的時候小土豆盯著束杼看著她滿臉的堅定,一點都不為這裡的生活所誘惑。她還真是一門心思的想要回到殤璃的身邊,回到青丘做點什麼……(未完待續。) 原本小土豆就知道他如果這樣說他們肯定就不會相信。現在若是讓他解釋一下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的話他也是解釋不清楚,古書上只是記載青山坡要比微小的塵埃還要小上千倍百倍。具體真的小道什麼沒有人知道。

「好吧,你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吧,這個事情現在就是這樣我們現在就是在青山坡,並且暫時根本出不去,如果想要出去的話除非……」

束杼的表情略有緊張的問道:「除非什麼?」

他頓了頓若有所思的說道:「除非你找到了這裡的靈石然後將靈石帶走,這裡所有的精靈都會死,這樣一來我們自然就能出去了。」

所有的精靈都會死?他們從這裡來的時候看到這裡的精靈多的不計其數,並且還有很多的人類,若是他們要從這裡出去的話要犧牲這麼多的人跟精靈的話她就算是老死在這裡也絕對不會害死這裡的精靈跟人類。

「還有其他的辦法嗎?能保住這裡所有的生靈才行,若是我們出去了這些精靈全部都死在這裡的話,我們就算是出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束杼的眼神變得暗淡了很多。

束薇的眉頭擰著有些不相信的問道:「小土豆你沒有騙我們?」

石盤的眉頭擰著有些不理解的問道:「為什麼我們要離開就要死那麼多的人?我們怎麼來的怎麼出去不就完了嗎?」

這些事情小土豆也不清楚,他不停搖頭說道:「你們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具體出去的辦法,就算是讓我現在找到靈石都是非常困難的,更別說要從這裡出去了,並且我現在也找到了自己所愛的人我也不想出去了。你們若是想去尋找從這裡出去的辦法的話,就自己去吧。」

說完小土豆轉身就離開了,不遠處的豆豆深情的看著他……束杼目送他們手牽手的離開了她的視線。現在這個時候她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小土豆會變成這樣,現在束杼甚至覺得小土豆的話都是不可信的。

但是他們對於這個青山坡知之甚少。他們現在能做的便是不停的搖頭。

一天又一天的過去,這已經是他們來到這裡的第五天了。這裡的一切照舊。他們騎馬跑了很遠的路卻依然找不到出口。這裡到底有多大誰也不清楚。就連生活在這裡的人都不清楚。

有關於怎麼從這裡出去的消息束杼一點都沒有打聽到,看著花園中的小土豆跟豆豆他們兩個幸福的過著自己的神仙眷侶一般的日子……小土豆好像真的是一點點都不想回到以前。

以前的小土豆最喜歡念叨的殤璃他也沒有再提過……

這個時候的殤璃已經進入了皇宮之中,雖然摸清楚了以前的情況,但依然不敢冒失在夜色降臨之後偷偷的溜進了皇宮。

太后將敏太後跟其他的女犯關在了一起,那些女犯向來都比較討厭為官之人,更何況是敏太后?敏太后在監獄中受盡折磨……

太陽落山之後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一直躲在暗處的殤璃這才緩緩的湊了出來避開了兩隊巡邏的侍衛,朝著監獄的方向走。

他在敏太后所在的監獄窗戶下面呆了很久,但是卻沒有聽到一聲敏太后的聲音,他的心裡感覺怪怪的。在監獄的方向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敏太后的下落。

殤璃十分失落的回到了酒樓,腕兒跟翼飛兩個人正在大廳之中招呼客人,來來往往的十分熱鬧,殤璃二話不說的上了樓。

腕兒放下手中的碗筷就追了上去,還沒走兩步就被翼飛攔了下來說道:「我說你這個女人是不是傻?」

腕兒翻著白眼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才傻。對了你幹嘛這麼說我?」

這些天腕兒對於殤璃的態度傻子都看的出來。現在殤璃一聲不響的就上樓了心情肯定是差到了極點不然也不可能見了他們就連招呼都不打一個。

「咱們殿下現在肯定有很多鬧心的事情。現在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再繼續打擾他了,就讓他好好的靜一下……」

原本剛才還在嬉皮笑臉的樣子,突然的嚴肅了起來,腕兒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只是我能不能去看看殤璃到底怎麼了?正好廚房中的點心剛剛做出來的,我送給殤璃嘗嘗。」

「你若是想去那就去吧,我可是提醒你了,你若是生氣了回來可千萬不能哭!」

哭?腕兒覺得有些好笑,現在她在這裡受了這麼多的委屈都不曾哭,現在殿下他根本就沒事,難不成還有人要比她還要笨?

端著殿下腕兒就小心翼翼的貓著步子走了過去……殤璃一個人在房間中,看著杯子中的水心中直打鼓。

這幾天小土豆根本一點點的信息都沒有跟他講,現在束杼怎麼樣了他一點都不清楚,他有些無奈的派人去青山坡查,但是青山坡那邊的官員說壓根兒沒有看到他們這些人。

束杼他們剛開始所決定的方向就是青山坡,但是既然目的地沒有的話應該會是在路上。但是只有一條去青山坡的路。這條路上就連一直螞蟻都沒有看到,更何況是幾個大活人?

但是來報的親信卻說沒有看到他們的蹤影。這些消息讓殤璃整個人坐立不安。再加上小土豆一直都沒有向他報告消息,他的心裡越來越不安起來。

敏太后沒有找到蹤影,束杼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我真的想助攻 一時間殤璃整個人都覺得腦袋都要崩潰了。他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決定先去找敏太后。

他不能做一個不孝的人,敏太后待他不薄。這麼多年了悉心照料,就連她親手培養出來的親信全部都歸他所用了。這份關愛是他還不起的人情。

「咚咚!」聽到敲門聲殤璃有些意外,他打開門看到腕兒的時候眉頭微蹙的問道:「怎麼了腕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殿下,這是我熬制的熬粥,裡面放了很多的補藥,並且還有我自己做的果脯很好吃的,你嘗嘗?」

殤璃搖頭說道:「你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放下東西就離開吧。」(未完待續。) 看著他臉色有些難看,腕兒點了點頭說道:「好,我放在桌子上你記得吃。還有就是這些粥熱的時候吃的話效果最好了,你可千萬不要等到涼了再吃,我害怕會傷害到你的胃,不然我看著你吃完我端著空碗走? 暴力丹尊 這樣我還可以把碗洗了。」

看著腕兒滿是關心的模樣殤璃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我這邊還有其他的事情,你還是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吃東西。」

看著殤璃的臉色變得難看,她有些害怕戰戰兢兢的說道:「那你一定要記得吃。」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