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得更緊了。

寧珊珊張了張嘴,眼淚當場就落了下來。

林昊心中暗嘆,正準備走開,忽然一直沒出聲的周如海父親笑道:「一點小事,不至於的。

誰還沒年輕過?

年輕人犯點小錯,一時半刻想不開,那是很正常的。

等他們經歷過了,想開了,自然會知道該怎麼做。」

「是啊,老寧,老孟,算了算了,難得湊到一起,別因為這點小事壞了興緻。

今天珊珊跟我們家如海的事情就先不說了,珊珊不是有喜歡的人了么,正好,咱們就一起給她把把關……」

周如海母親也站了出來。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用意也都明白,並非想象中那般單純。

寧珊珊反而是放心了!

不用想她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所謂的把關,無非就是經濟上、人脈上來壓制,想讓林昊知難而退。

可這可能么?

別以為她遠在中海就什麼都不知道。

過去這半年,她只是沒有跟林昊聯繫,而林昊之外,她跟糖姨跟白婉秋的聯繫從未間斷過。

是以有關林昊的一些事情,她知道得真心不少。

當然,林昊也不是個好脾氣的,所以,有些醜話她必須說在前頭。

「把關可以,但是不許動手,更加不許人身攻擊,要不然,我寧可現在跟他走……」 寧珊珊話不多。

看似為了保護林昊,實際上卻是保護家裡人,要不然真兇起來,家裡人絕對倒霉。

她家裡人也沒拒絕。

能文雅一點,能讓寧珊珊徹底死心,那自然是上上之選。

既然周如海一家都不生氣,願意以一種更加婉約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那他們也沒必要一味往死里逼。

便是這般,劍拔弩張的氣氛緩和,一群人還是圍著燒烤架坐了下來。

徐美玲第一個忍不住,笑著問道:「你們怎麼進來的?

這裡上月才剛剛開張,每天都只固定接待很少的遊客,話說,該不會是偷偷潛入進來的吧?」

攻擊性很足。

看似玩笑的口吻,實際上是真沒安好心。

這個不用林昊回答,寧珊珊當場懟了回去:「自己蠢別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蠢。

你說偷偷潛前來,那你去偷一個潛一個試試?

再說了,爸媽都沒說話呢,你著什麼急,你比爸媽都大是嗎?」

毫不客氣。

一張嘴就是滿滿的火藥味。

眼瞅著姑嫂之間又要爭起來,周母在一旁笑著勸道:「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

這地方我們老周最清楚,根本不是可以隨便潛入進來的,你說是吧老周?」

周父點頭笑道:「沒錯,這裡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投資的產業,方方面面都很完善,不存在潛入一說。

話說,要不是有那位朋友的關係,我也弄不到名額帶你們來這裡度假。」

簡簡單單,瞬間格調就上來了。

寧廣平夫婦笑著表示感謝,寧城兩口子恭維不斷。

周父搖頭笑了笑:「算不得什麼,是了,還未請教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

「林昊!」林昊淡淡言道。

「林昊,好名字。」周父笑,又問:「卻不知林昊小兄弟你從哪裡來?」

林昊也沒生氣,答道:「柳城。」

周父點了點頭:「柳城,嗯,貌似是個不錯的地方。

就我所知,柳城現在是中部內陸重點發展城市,很有前途。

那職業呢,不知林昊小兄弟現在從事上面行業?」

口氣溫和,很有把關的樣子。

話落,周母跟著笑問:「是啊,小林你做什麼的,你家裡又是什麼情況?

全能千金燃翻天 珊珊的情況我知道,就她一個人是進不來這裡的,既然你能帶她進來,那你們家的情況一定很不錯吧?」

有一定程度的重視,但說到底沒放在心上。

歸根結底,她還是不覺得柳城那種內陸小地方能出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哪怕過去這半年柳城發展的確很快。

想了想,林昊正要回答,冷不丁徐美玲爆笑:「別逗了,快別逗了。

伯父伯母,這個問題還是我來答吧,林昊他啊,在一所重點高中當保安呢……」

「重點」二字咬得很重,說完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寧廣平夫婦一臉不屑,沒出聲。

一直沒什麼存在感的周如海這次有機會了,失笑道:「不是吧,居然只是一個小保安?

難怪美玲姐你剛才要問是不是潛進來,現在想來,還真是有可能啊!」

言語間帶著一股子淡淡的優越感。

便是這些換,此事連周父都懷疑了,難道這度假區的安保工作真出了問題?

就這時,林昊搖頭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現在我已經不在學校。」

「意思是現在你連保安的工作都丟掉了,徹底成無業游民了咯?」徐美玲跟得超乎想象的快。

林昊皺了皺眉。

寧珊珊怒不可恕:「徐美玲,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徐美玲呵呵笑,沒出聲。

周如海問道:「的確是個問題,林昊,你能回答我們你現在到底幹什麼的嗎?」

自然沒什麼不可以。

想了想,林昊張嘴吐出兩個字:「少將——」

「什麼?你說少什麼?」似乎懷疑自己聽錯了,周如海有些錯愕。

林昊又答了一遍。

當成周如海便笑岔了氣,徐美玲也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周父「終於」怒了,沉聲道:「小兄弟,有些玩笑還是不要開的好。

你確定你知道少將是什麼,你知道建國以來最年輕的少將多少歲嗎?」

看意思是不信。

林昊也沒解釋,淡然道:「你不知道不代表沒有,你不知道,那是你孤陋寡聞……」

這就有點過分了。

便是以周父一直表現出來的鎮定與城府,此時此刻亦不免動了真怒。

連他都這樣了,其它人可想而知。

寧廣平當即起身,指著烤架冷笑道:「你若是少將,我當場把這烤架吃掉,說到做到。」

林昊沒出聲,他只靜靜看著寧珊珊。

他是不是少將,寧珊珊並不太清楚,但她知道這人從來不說謊的。

是以,當場她就捂住臉道:「爸,你別丟人了,烤架都是鐵,你啃不動的……」

好搞笑。

烤架都是鐵,你啃不動的,這話,饒是明知不該笑,也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寧廣平是真氣壞了,怒道:「寧珊珊,我看你是瘋了。

少將什麼概念,華夏一共幾個少將?

別說他從前不入伍只是個小保安,就算他打娘胎里下來就當兵,也絕無一絲可能成為少將!」

說得是斬釘截鐵,不留絲毫餘地。

這下寧珊珊也無奈了,只能沖林昊搖頭,意思是她也沒辦法。

既然如此,那林昊便覺得沒必要客氣了。

指了指尚未來得及動用的烤架,他道:「吃吧,希望你咬得動……」

言外之意,他就是貨真價實的少將。

當然,這話寧廣平是不會聽的,因為他根本不相信。

周父也不信。

拐彎抹角耗了這麼久,他怒氣上來了,耐心也盡失。

現在他嚴重懷疑,這個叫林昊的傢伙是潛入進來的。

是以,他也站起身來,冷冷道:「你就繼續嘴硬吧!

現在我就打電話叫安保人員過來,我看你信口雌黃到什麼時候。」

語落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只是還沒真正打出去,便有一個爽朗的笑聲傳來。

「林大師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清明一別,大師風采更深往昔,可喜可賀。

不過大師你也真是,為何過來都不事先通知一下呢,也好讓我等略備薄酒,為大師接風洗塵啊!」

「……」 段青松,大理段家的人,屬於華夏古武界中生代的人物。

此刻所在的度假區就是段家投資的產業,就連林昊送給寧珊珊那棟別墅,也是段家作為答謝贈送的。

作為段家第二代中的重要人物,原本他是不用出面理會這裡的俗物的。

但是林昊來了!

林昊來了,於公,他要代表段家表示恭敬,於私,他本身也格外崇拜這位雄踞華夏神榜蓋壓一世的超級宗師,是以,剛剛得到遊艇靠岸林昊到來的消息,他立馬放下俗物,匆忙趕來。

林昊對他沒什麼印象,是以沒什麼感覺,只是微微點頭,算是回禮。

周父卻嚇壞了,驚道:「段總,您怎麼也來了?」

這人好不曉事,沒看見我在跟林大師說話嗎?

段青松心裡有點不高興。

不過還是忍了,笑了笑,他問道:「你是……」

這就有點尷尬了。

亂了方寸,一時間周父居然忘了回話。

寧珊珊輕笑一聲:「周伯父,這位段總該不會就是你那位好朋友吧?」

一個「好」字,也是咬得很重,揶揄嘲諷之意十足。

其實她並不確定段青松就是這處度假區的幕後老闆。

她只是氣不過這個姓周的一直裝腔作勢,拿捏林昊。

不過她似乎說對了,也因為段青松的的確確就是這裡的幕後老闆。

這時周父也反應過來。

顧不得跟寧珊珊置氣,他賠笑道:「段總,我是小周,周氏珠寶的小周啊!

今年三月份的酒會上,咱們還見過面的……」

混商場的,化解尷尬是必備技能。

雖然一開始有些方寸大亂,不過現在還是鎮定下來。

段青松也是人精,聞言恍然大悟:「哦,小周,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那什麼,小周你這是帶家人來度假放鬆?」

果斷就是小周,而不是老周了!

可事實上,段青松四十多歲,因為習武的原因,看上去也就三十齣頭,而周父,他已經五十多了。

如此一來,此刻這小周來小周去,場面著實有些滑稽可笑。 絕世神王在都市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