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臂猿的體形一丈來高,靈活性不輸於人類武者,宇文天沒有用真氣,直接以自身的力量與猿王大戰了幾百個回合,當真是酣暢淋漓。

宇文天本身的力量就不輸於通臂猿,再加上擁有龍之力,要戰勝猿王是很簡單。不過,他也沒有使用龍之力。他以自己的純力量來對戰猿王,那才有意思。

通臂猿王兩丈高,其戰鬥技巧了隱約有人類武道中的拳法技巧,運用的非常熟練靈活。它也感覺到宇文天的力量很大,不會直接去對抗,而是靈活地躲避開來,然後尋找空擋,施展攻擊之法。

大戰了近半個時辰,宇文天身上雖然挨了不少巨拳,可並沒有受一點傷,不過疼痛還是感覺得到,畢竟,通臂猿王的力道很強。

而通臂猿王的身上卻掛了不少彩,一隻眼睛也被鮮血蒙住了,腹部挨了不少重拳,最後它被宇文天一拳打飛了近十丈之遠,看著宇文天便不再戰鬥,其它的猿群將兩者圍成圈,大聲嚷著,似乎在為猿王加油。

宇文天收了手,快速躥進猿洞中,因為他聞到了非常濃郁的香氣,他以為是靈藥。

猿群看到這個人類居然放肆地衝進了自己的洞府,當真是憤怒無比,吼叫連連,猿王更是怒火衝天,首當其衝,奔向宇文天。

宇文天進入猿王的洞府,循著香氣,找到了一個大石缸,裡面裝的儘是滿滿的一缸果酒。

宇文天從書籍中看過,猿猴釀的果酒,當真是香甜無比,堪稱絕世佳釀,還有增強體質提升境界之功效。



宇文天直接用真氣裹了一些果酒,送入口中。濃濃的果香充滿口腔,酒氣直接從頭顱轉到肺中,有在胃裡轉了幾圈。接著他感覺到了全身一股熱勁開始散發出來,氣息變得尤為通暢。 果然是佳釀,多天地造化啊!

小朱也聞到了酒香,直接跳出來空間戒指,看著一大缸果酒,興奮無比,咿咿呀呀地直跳了進去,不過在半空中被宇文天一把給抓住了。

這還得了得,小朱這陣勢,是打算用佳釀洗澡呢。

猿王憤怒的跑進洞里,打算與宇文天死戰不休,可是發現這個人類竟然在品嘗自己的佳釀,隨即怒氣消了一半。而當小朱出現時,它直接愣住了,這種強烈的血脈威壓,似乎跟它是同類,而且是最頂層的血脈,頓時,所有的怒氣消了。

小朱看來一眼猿王,便不再理這個大傢伙,嚷著宇文天要酒喝,宇文天拿出個大玉瓶,裝了一瓶給它,讓后將其送回了空間戒指,自己再取出了幾個大玉甁,將半缸果酒給裝走了。

猿王沒有任何不滿,反而有些欣喜,這倒讓宇文天莫名其妙的。宇文天也不是白拿果酒,他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七八株二階靈藥,裝在一個大的玉盒之中,遞給猿王。

猿王看到這麼多珍貴無比的靈藥,那表情簡直是感激涕零啊,直接搬起果酒缸,遞向宇文天,這可讓宇文天難為情了,再三拒絕也沒有效果,便當眾收進空間戒指里的空間戒指,他怕被小朱泡澡用了。

他對這群妖獸很有好感,臨走時,再次留下了十幾株二階靈藥,和一株三階的曲靈草。

在猿群目瞪口呆中飄然而去。

離開了通臂猿的地盤,宇文天拿出了果酒猛灌了幾大口。果酒的後勁很大,宇文天有種渾身實力無法釋放的感覺,他立即提起真氣,騰空飛行,這樣消耗真氣快,酒勁耗得也快。

他一路上遇到靈藥便直接采了,高階的移栽進空間戒指里。有時會遇到一些妖獸,二級五階以下的他懶得理,二級五階的妖獸,他則選擇戰一會兒。

他並沒有將其殺死,他覺得沒必要了,雖然強者都是在鮮血與殺戮中成長的,可他並不是個嗜殺之人,他覺得對方對他沒有威脅,便不會下殺手。

當然,這不能說明他有婦人之仁,只是他的原則是殺該殺之人和想殺之人,即便動物妖獸也是如此。

兩天後,宇文天在處森林裡,遇到人類武者,一男一女,二十來歲,都是先天四重天。

不過,這兩人此時的情況可不太妙,因為被八隻奎木妖狼給圍住了,身上的傷勢顯然不輕,而那女的秀美的臉蛋已是花容失色,蒼白,隱隱有些淚痕。

奎木妖狼是二級四階的妖獸,善圍攻,木屬性的獸體,同樣也善於在森林裡隱匿行蹤。它們明顯是在戲耍眼前兩人,以它們的戰力只出兩隻便可幹掉這兩人。

「師妹,我們這次恐怕是在劫難逃了?」青年的一身白袍已經成血袍了,臉色也是蒼白不堪,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似乎有點絕望的說道。

「師兄,那怎麼辦?」青年女子越聽越怕,瑟瑟發抖,帶著哭腔道。

「盡量多撐一會吧,希望大師兄他們能趕到!」白袍青年似乎還有一絲期盼,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那是自我安慰。

一隻奎木妖狼上前,爪子往前一帶,青年舉劍一擋,可是明顯力量不過,被震得連連後退,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女子手中的劍亂揮著,才迫使這隻狼停了下來。

不過幾隻妖狼開始圍著兩人轉圈,吼叫聲四起,讓人頭皮發麻。這師兄妹背靠背,緊盯著移動的狼群,稍有異動,他們便會出劍攻擊。

轉了幾圈后,一隻妖狼趁青年女子失神之際,瞬間沖了上來,對著她,大口一張。男青年也是慌亂不堪,眼看師妹喪於狼口,自己也是難以招架。

「完了!」青年女子見無力招架,索性閉上了眼睛。

正此時,一道強橫的刀氣從遠處而來,瞬間劈向狼頭,直接將妖狼斬首。這正是宇文天出手了,他剛才隱匿在十丈之外,看到女子陷入危機,便出手相救。

只見宇文天如一道風影,穿梭在狼群中,手中雷靈弒魔刀揮舞著,帶起一片又一片的血箭。

那白袍男子以為是在做夢,還揉了揉眼睛,發現眼前的確是有人出手相救,不過,這人也太厲害了,一人沖入狼群,如入無人之境。

男子逼著眼睛,等待死亡來臨,可是幾息過去了,卻沒感覺到任何疼痛,反而聽見了狼群的哀嚎聲,她睜開眼睛,看到宇文天在狼群里穿梭,彷彿在跳著世間最優美的舞姿。

這是神仙嗎?好厲害哦!很帥!

這是女子心中的想法。

不過二十息時間,八隻妖狼全部被斬首,宇文天收到而立,看著眼前驚呆中的兩人。

「現在安全了!」宇文天淡淡的說了一句話,然後將刀收入空間戒指。

這時,兩人才清醒過來,男子上前,躬身拜道:「多謝前輩相救,不然我二人已喪狼腹!」

「謝謝你救我們!」女子也上前,臉色微紅,嬌羞道,不敢直視宇文天。

「不客氣,順手而已!」宇文天很坦然地答道,他說的是實話,八隻二級四階的的奎木妖狼,他根本沒放在眼裡。


宇文天拿出兩枚生肌丹,遞給二人,二人本想拒絕,可是宇文天已將丹藥放在他們手中,他們也不好還回去。

施皓白一看到帶有丹紋的黃階上品丹藥,震驚得無以復加,眼前之人估計是來自大宗門的。

他們沒有說話,直接服下了丹藥,煉化,過了一會兒,兩人都傷勢基本好轉,代打藥力全部煉化,估計傷勢會完全復原。不過,對於丹藥的效力之好,他們也是感嘆不已。

宇文天並沒有離開,他還有一些問題要問問二人,畢竟,自己迷路了好些天,不知道現在是在哪裡。

「在下清風宗施皓白,謝前輩贈葯,這是我師妹阮輕靈,不知前輩如何稱呼?」施皓白理智彬彬,抱拳拜問,他可是看到宇文天的強悍了,這看起來比自己年輕的人可能是一高手。

「不用多禮,我並不是什麼前輩,年齡應該比你們小,你們叫我宇文天即可!」宇文天擺擺手,待兩人答應之後,隨即疑惑道,「清風宗?你們不是飛雲帝國的人?」

「飛雲帝國?」兩人也是一愣,隨即明白了什麼,便道:「我們是大唐王朝境內的宗門!」

「哦?大唐王朝?看來我走遠了!」宇文天嘀咕道,自己不知不覺已遠離了飛雲帝國。

「宇文兄弟,我們現在所在的山脈區域仍屬凌雲王朝飛雲帝國所有。你並沒有遠離帝國疆土!」施皓白聽到宇文天的嘀咕聲,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便解釋道。

「哦!我這次出來歷練,不小心迷路了,你們兩個是我半個多月來看到的第一波人!」宇文天感嘆道,他說半個多月,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多長時間,他不清楚他昏迷了有多久。

「橫斷山脈地形如此複雜廣闊,尤其是深處迷霧縱橫,迷路是很正常的事。」阮輕靈一隻偷偷地看著宇文天,當知道對方的年紀比自己小的時候,驚詫不已,但更多的是羨慕,此刻也想著能與宇文天交談一下,但小女兒的矜持使得她看到優秀的男子,禁不住有些害羞,不知如何開口。便順著宇文天的話輕道。

「我有些事想問問二位!」宇文天直接道,表情很認真。

「宇文兄儘管問!在下知無不言!」施皓白真誠地道,對於宇文天這樣的人,他沒有什麼可以報答的,能提供一些信息,自己便已是十分安慰了。

「不知今天是何日期?」這是宇文天最想知道的。

「玄武歷三月十一號!」施皓白對於宇文天的問題也是深感奇怪。

「今昔是何年?」宇文天一聽到三月十一號,自己進山的日期是二月二十號,看來自己確實是昏迷了好幾天,不過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問道。

「玄武歷第十紀元第五千八百二十三萬六千三百三十三年!」施皓白忽然覺得這是不是某個隱居深山的高人之徒,久未出山,連年份都不知道了。

看來沒錯,自己只是昏迷了幾天,而不是一年或幾年零幾天。宇文天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眼前兩人的奇怪表情,也沒有解釋。

「宇文兄,不知你接下來要去哪裡?」施皓白弱弱的問道。

「不知道,到處走走,歷練一番,再見識一下各方豪傑。」宇文天現在也沒有具體的目標,能在歷練的過程中見識到各方的豪傑,也算不枉此行。

「不如跟我們同行吧!」施皓白建議道,他其實是擔心再遇到強大的妖獸群,宇文天這麼厲害,同行可以保護他們,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宇文天救了他們二人,他們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的,但他大師兄那裡有靈藥,可以用來作為謝禮。

聽到施皓白的建議,阮輕靈暗自高興,卻又怕宇文天拒絕,她沒有多大心思,只想與這個比自己小的強者多呆一會兒,誰叫宇文天在她絕望之際救了她,而且實力又強,長相也不賴。 「好吧,正好可以跟你們聊聊,了解一下武林之事!」宇文天欣然接受,畢竟他一直生活在小地方,對於大陸的認識只限於書籍和傳言,現今有大地方宗門之人,正好是一個補充知識的機會。

於是,三處便開始出發,目的地是清風宗的宿營地。

「宇文前輩,你一定是大宗門的核心弟子吧?」三人邊走邊聊,阮輕靈突然弱弱地問,帶著一絲難以掩飾的嬌羞。

「不,我沒有宗門,我來自一個僻遠的小城池,你們應該不知道,不提也罷!我也不是什麼前輩,你可以成我為宇文師弟,我就叫你們施大哥和阮小姐!」宇文天並沒有提及天岩城。

「哦!我看你也似乎也是先天四重天之境的武者,戰力怎麼會那麼強啊?」阮輕靈微微有些失望,不過對於宇文天所說的稱呼還是非常開心,隨即問出了下一個問題。

「我以前修鍊的時候比較刻苦,經常和強大的妖獸生死戰鬥,所以實戰比較強!」宇文天含糊其辭,不過所說的都是真話。

「哦!我也是第一次出來歷練,這次總共出來了八人,我們跟大師兄他們分開了,我和四師兄一起出來轉轉,不想卻碰到狼群,要不是你,恐怕我早已是一堆屍骨了。」阮輕靈一想到剛才的事情,就有些后怕,她對宇文天的感激是發自內心的。

「不必掛懷,這是你們的氣運!我自小生活在偏遠之地,對於大陸上的一些事情了解甚少,可否為我講述一下!」宇文天對於眼前這個純真的女孩的多有好感,不過卻不是男女之情,只是一種單純的感覺。

「宇文師弟想了解哪些方面的?」施皓白對於大陸上的一些事迹多有了解。

「就說說我們這一輩的天才武者!」宇文天還是對自己未來的對手感興趣。

施皓白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宇文天,內心卻是感嘆不已,便講了一些帝國王朝的青年天才武者的事迹,當然,這也是他能了解到的極限了。清風宗是個小宗門,對於那些大宗門和中域的事情,不是他可以獲悉的。

宇文天對飛雲帝國的一些情況也是了解了一下,因為他最先可能會遇到帝國的青年才俊。

飛雲帝國有一皇室和四大家族。皇室姓於,四大家族分別是鄭、周、吳、梁四大家族。飛雲帝國最天才的便是皇家的九皇子於劍一,二十一歲已是蛻凡二重天之境,然後鄭家的鄭天河,周家的周於然,吳家的吳風和梁家的梁子明都很不錯。

不過,施皓白說了,一個凌雲王朝,有幾百個附屬國,飛雲帝國雖然不是最末,但也絕對到不了頂尖。他們清風宗屬於大唐王朝境內的小勢力,比不了帝國的一個小家族,只是靠近飛雲帝國,對於飛雲帝國了解頗多。

這些帝國所謂的天才,一去王朝的中心,見到那些強國的天才,都自慚形穢,更別說是王朝的精英了。不過,飛雲帝國的於劍一還算不錯,為帝國爭了不少面子。

宇文天聽完也是感嘆不已,強大的帝國在王朝眼裡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城池罷了,連天才弟子也是一樣,小地方出來的武者也只能仰望那些大國和王朝的天才們。

東域的三個王朝,與其它域的王朝相比,又是怎樣的一番景象,然後這些王朝再跟中域的王朝比比,和那些傳說中的宗門比比,看來自己還是坐井觀天了,沒走出去,永遠不知道玄武大陸有多大,中域的宗門有多強。

他才知道,霓裳是多麼厲害!

他不自禁的我進了拳頭,心裡吶喊著,等著吧,中域!

三人行走了三四個時辰,便到了清風宗的駐紮營地,期間,他們遇到了一些妖獸,基本上都被宇文天給解決了。不過,也遇到了一些極為強大的妖獸,他們便悄悄地避開。雖然有些宇文天能解決,可他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太多,但是有些連宇文天也不敢去惹。

仙帝成長系統 ,山腰上有石洞,應該是人為鑿出來的。

三人到的時候,洞口有一人在站崗,看到了他們,便迅速飛了過來。

「施師兄,小師妹,你們終於回來了,可把我們急死了,杜師兄和方師兄去找你們了,我還擔心出什麼事了!這位是?」這個二十歲左右的灰衣青年欣喜萬分,隨即看著宇文天疑惑地道。


「這位是宇文天兄弟,要不是他出手相救,我們倆就喪生狼腹了!等大師兄回來,我們要好好謝謝宇文天兄!」施皓白真誠地說道,阮輕靈在一旁附和著。

「多謝宇文兄救命之恩!于是之感激不盡!」這個灰衣青年名叫于是之,雖然他看不出眼前之人有多強,可是他對施皓白的話還是相信的,言語中透露著無比的真誠。

「於兄客氣了,不過順手而為,不必介意!」宇文天感覺這幾人都不錯。這個于是之是先天三長天之境,不知其他幾人都是什麼境界。

「咱們進山洞去,梅師姐估計已經知道你們回來了!這邊請!」于是之興奮不已,隨即向著山洞大喊:「施師兄他們回來了!」

不過片刻,宇文天感覺到了三股真氣波動,洞口出現了三人,其中一個是女的,二十五六歲,先天五重天之境,容貌也頗為秀麗。

雖然境界比宇文天高,可是宇文天並沒有絲毫壓力。

三人看到宇文天,都比較疑惑,那女子率先到了宇文天幾人身旁,對施皓白和阮輕靈微微一笑,然後看來一眼宇文天,道:「這位是?」

這個女子名叫梅蕭寒,是他們的二師姐。她感覺到了宇文天旺盛的氣血,驚訝不已。

隨即施皓白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三人,梅蕭寒當即抱拳道:「梅蕭寒帶清風宗感謝宇文師弟救命之恩!」

「趙元多謝宇文兄救命之恩!」

「谷清風多謝宇文兄救命之恩!」

梅蕭寒一說完,另外兩人也同時抱拳拜道。

宇文天跟他們寒暄了一番,隨著幾人到了山洞之中。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