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江萬貫和厲婉對視一眼,眼中閃過濃濃的忌憚,尤其是厲婉,她自知自己是魔修,而且這裏的氣息好像不太對勁,很可能就是上次江北過來告訴她的……魔域!

對,如此滔天的魔氣,這裏定然就是魔域了!

再一看這和尚……雖然厲婉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但是自己的兒子能和這老和尚面對面交談,卻是要將這靈力罩布出來防着他們,肯定是和自己有關了。

厲婉也不愧是能拿捏住江萬貫的人,心思卻是敏銳至極。

“貫貫,我們先去那邊,等着去拜見那個大師。”厲婉指了指那靈力罩的邊緣,正是這寺廟的門外一米處。

“婉兒……能不能別這麼叫我。”江萬貫忍不住一手扶額。

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要崩塌了。

雖然……自家媳婦二十年前就這麼叫自己的,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啊!

他都是兩個孩子的爹了!

帶娃不容易啊!

這麼多年,他真是一把屎一把尿給這兩個兒子喂……咳,拉扯大不容易啊!

心態能不變化點嗎!

“怎麼……你不願意?”厲婉的眉頭當時就皺了起來,轉過頭去,看向江萬貫。

肉眼可見,江萬貫的身體又是一哆嗦。

敢不願意嗎!

只是,話還沒說出來。

只聽得厲婉那悠悠的聲音又一次傳入了耳中。

“好啊,江萬貫……這二十年你不會是在外面有人了吧!”

“說!是誰!”厲婉冷聲喝道!

竟然還把一直攙扶着江萬貫的那隻手給抽走了。

然後……

江萬貫一個踏空不穩,直接就摔了下去。

“婉兒!我沒人啊!!!”

這句悠遠的聲音,響徹了這片天空,讓厲婉的眉頭也鬆開了。

“哼,諒你也不敢。”厲婉輕笑了一聲,如此說道。

隨後,面色又是一變,看着江萬貫那朝着下方急速掉落的身影。

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砰!”

隨後,一道脆響,便就這麼傳了出來,再看,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小坑。

而江萬貫,已經仰頭躺在了那小坑裏,看着天空中緩緩向下飛來的厲婉。

眼中……帶着明顯的笑意。

確認過眼神,這是自家媳婦。

這麼多年都沒變。

厲婉落地了。

“婉兒……”江萬貫趕忙爬了起來,眉眼中都是笑容,輕聲開口道。

“哼!”厲婉白了江萬貫一眼,轉過頭去,不再理他。

倒是江萬貫瞬間便化身舔狗,直接挽住了厲婉的胳膊。

厲婉“嘗試性”的掙脫了一下,沒掙脫開,便由着這江萬貫如此挽着了。

“南兒,你在此是……”厲婉來到寺廟的大門口,輕聲開口問道。

對於這兩個孩子,她心中有所虧欠。

但隨着她話音落下,另一道聲音也同時發出了……

“敗家玩意!你在那幹什麼呢!還不快點過來攙着老子!”

是江萬貫……

然後,只見厲婉瞬間便將頭扭了過來!

嗯?

江萬貫心底頓時一涼,雖然每臺搞懂他哪裏又做錯了,但是……

“婉兒!我錯了!”

“你錯哪了!”


“……”

他不知道。

“爹!娘!”江南趕忙轉過頭來。

“哎!南兒,這是怎麼了?”厲婉瞬間表演川劇變臉,顯露出母親那慈愛的笑容,看向江南。

“這位大師人很好的,說是讓我們在這裏留宿個十年八年的。”江南一臉真誠的說道。

“胡說!小輩!出家人不打誑語!你在胡說些什麼!”那老和尚頓時急的跳腳。

“大師……不是您剛剛同意的嗎,讓我在這住個十年八年的?”江南也鐵了心了。

江南也鐵了心了,反正他就要在這住了!

有如此大腿不抱,還等什麼!

“不好!”只聽得那老和尚冷喝一聲。

“這空間裂縫之內,竟還有兩個魔頭!”那老和尚冷喝一聲,雙腿微曲,便要直接竄起來!

“等等!”

“滅法和尚!你又有何事!”那老和尚很是不滿。

眉頭已經變成了“川”字型。

“大師,你着相了,如你一般的大師,怎麼還沒戒驕戒躁?”江南搖了搖頭。

那無量和尚頓時老臉一紅,被特麼一個小輩數落了!

“大師,稍安勿躁,那是我弟弟和我舅……一道來的。”江南雙手合十,一臉認真地說道。

老和尚:“……”

貧僧(貧道)可是會打人的!會打人的你信嗎! 正此時。

江北已經拎着厲豐來到了那空間厲豐的出口。

嗯……是拎着的。

而且……確認過這個氣息,目的地是魔域無疑了。

想不到,兜兜轉轉竟然又回來了。

誒?這個又字怎麼就這麼……自然呢?

明明上次還沒來到這真正的魔域之內,也沒那個勇氣來,畢竟人家魔域三大君王着實很兇猛。

再加上他把那血獄君王的小崽子給弄到手了。

雖然現在也不知道被老爹拿走乾沒乾點啥不是人的事兒,但是……反正這樑子是結下了。


這以後可怎麼辦?

這不是要了命了嗎?


江北忍不住暗歎了口氣。

再看看自己身邊……這帶死不拉活的便宜舅舅厲豐,感覺人生又一次有些無望了。

這可怎麼辦?

明明炎冥草都到手了,但是卻沒回得了無極宗,老爹也沒把這丹藥煉製出來去救杜老。

哎……


這要是再這困個三五年的,那杜老……豈不是涼了?

不行,不能亂想。

“咳,咳咳咳!外甥啊,我們這是到哪了啊?”厲豐那弱弱的聲音又一次傳了過來。

“舅舅啊……您都這德行了,能不能別說話了?”江北嘴角抽了抽,忍不住轉頭看去。

不過……會說話你就多說點。

別一會兒真說不了話了……

“咳咳咳,外甥啊,舅舅這不是……咳咳咳!趁着活着多說幾句嗎!我這上了路也沒個伴。”厲豐一邊咳嗽着一邊說道。

江北不由得一頭黑線。

你特麼……死不了!

媽的!

剛纔那兩瓶的太乙生靈丹,那是擺設嗎!

足足兩瓶子啊!

那是上次好不容易纔從摳門老爹那弄來的!

爲了以後被人打的奄奄一息的時候死不了……

萬萬沒想到啊,今天就這麼給交代出去了。

但是,效果還是很顯著的,兩瓶子的二階生靈丹下去,厲豐這條命算是給保住了……嗯,這口氣算是給吊住了吧。

能不能活現在還不知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