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顯然張養浩並未聽過,他也是疑惑的問道:「啊?這是什麼歌曲」

倒是朱紫這時笑呵呵的說道:「張老師,您沒聽說過正常,這首歌在C站比較的著名,而且是《閃光少女》的插曲。」

眾人一聽《閃光少女》也都是恍然了。

這可是一部唰新了校園青春片記錄的一部電影。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尤其是電影里的漫展簡直就是高潮所在。

突然之間,下方竟然一起響起了應援的聲音。

然後只聽得發飆的長頸鹿唱了起來……

東漢末

狼煙不休

常侍亂朝野陷阿瞞挾天子令諸侯

踞江東志在九州

繼祖業承父兄既冕主吳越萬兜鍪

縱天下幾變春秋

穩東南面中原水師鎖長江抗曹劉

鎮赤壁雄風赳赳

奪荊楚撫山越驅金戈鐵馬滅仇讎

運帷幄英雄幾拂袖

陰謀陽謀明仇暗鬥

化作一江濁浪東流

……

舞台上的『發飆的長頸鹿』竟然根本沒有換氣。

是的,她沒有換氣。

她此時一口氣唱到現在的時候現場的氣氛直接炸了。

接下來她的聲音也是再一次的升了兩個調唱道。

君不見軍赤壁縱野火鐵鎖連環

也不見御北敵聯西蜀長江上鏖戰

繼遺志領江東屹立於神州東南

盡心力灑英血展偉業劍氣指蒼天

軍帳內公瑾智張昭謀奇策頻獻

……

這樣的肺活量直接讓所有的人都給炸裂了。

猜評團的周軍直接站了起嚴在聲鼓掌著。

「厲害,厲害,這是一口氣啊。」

「沒錯,簡直太炸裂了。」

「不虧是關雙啊,關雙的嗓子我記得就是如此的。」

……

現場的觀眾則是突然大叫了起來,彷彿是沉浸在歌聲之中。

這一首全新的《權御天下》直接帶動了現場的氣氛。

但是這個時候那張養浩卻是微微皺眉:「不對。」

聲音雖然低,但是還是讓朱紫聽到了,因為她已經決定自己要唰存在感了,所以她朝著張養浩問道:「張老師,哪裡不對?」

「這應該不是關雙。」

張養浩微微皺眉說道:「關雙確實是肺活量極高,但是她的唱腔一直都是大刀闊斧的,而這首《權御天下》卻是轉了那幾個超難度的調,尤其是唱的時候並沒有換氣,我認為關雙做不到。」

「什麼????」

其它猜評團也是一楞:「您的意思是這不是關雙。」

張養浩已經迷糊了。

這倒真不是裝的。

憑心而論他一直看好關雙,那是一位真正的歌手啊,而且是真正喜歡唱歌的,想一下和她同期的姚彤那算什麼玩意啊。

但是如今姚彤混的最好。

各種什麼歌壇老大姐啊,歌壇一姐啦,歌壇天後啦。

反觀關雙已經快被遺忘了。

若是關雙能夠藉此復出的話那麼也是再合適不過了。

萌寶一對一:傲嬌厲少追上門 但是此時聽完這首歌手,不知為何張養浩覺得這應該不是關雙。

「但不是關雙,那又是誰呢?」

董晶出聲說道:「女歌手中有這個唱功的確實不少,但是符合這樣的條件的是真不多啊。」

「不,女歌手中有這個唱功的也不多。」

周軍搖頭說道:「我認為肯定是關雙老師,我覺得她啊就是故意的改變了唱法而已。」

一曲唱罷。

御獸靈仙 無數的人已經喊起了歌王了。

「到底是你嗎?」

張養浩望著舞台喃喃自語。 一曲唱罷。

觀眾掌聲如雷。

一直以來對於二次元主流終究還是不認可的,甚至對於這些歌曲他們也不會想著翻唱。

總之就是覺得掉面。

別看《閃光少女》獲得了不錯的票房,但是《權御天下》在主流里並不認可。

但是這一次『發飆的長頸鹿』卻是經過改編把這首歌唱的越發的磅礴了起來。

氣勢如虹。

彷彿是唯我獨尊一般。

尤其是『發飆的長頸鹿』更是非常的有范,唱完這首歌曲一彎腰鞠躬就退下了。

「我感覺『黑白無常』危險了。」

周軍認真的說道:「這『黑白無常』如果不拿下十足的把握,那麼有可能將會被淘汰了。」

劍破仙驚 「沒錯,這『發飆的長頸鹿』唱的確實是非常的棒,而且聲音高了幾個調。」

張養浩突然來了興趣:「過癮,過癮啊,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這『黑白無常』唱什麼歌了。」

「那麼讓我們用掌聲來歡迎『黑白無常』」

黃興看著聊的差不多了,也是大聲說道。

掌聲如雷。

黑白無常唱台了。

這時,在陰暗的燈光下,一半黑一半白的黑白無常就彷彿魔鬼一般。

音樂響了起來。

黑白無常的聲音略顯低沉。

又來了這個舞台。

這一刻我想說的話很大。

但是卻不知從何說起。

雖然隱藏在面具背後。

……

這首歌是一首大火的歌,也是KTV必點的一首歌名。

名字叫《面具》。

是香江的歌手黎巴所唱。

主要就是唱的一個歌手因為長的丑只能夠躲在面具背後唱歌,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獲得觀眾的喜歡與支持。

「那就唱歌吧。」

「你們在聽嗎??」

「我真的很享受這個狀態。」

「我想摘下這個面具。」

「但是發現已經摘不下來了。」

「面具早已經與我融為一體了。」

……

和原唱黎巴的怒吼並不一樣,這『黑白無常』唱的彷彿是低沉傾訴一般。

緩緩道來,讓現場的觀眾也是變得安靜了起來。

舞台上的燈光越發的陰暗了起來,『黑白無常』彷彿是置身在黑霧之中出不來了。

「如果有一天再相見。」

「恐怕你們肯定認不出來我。」

「但那又如何呢?」

「只要有歌聲就夠了。」

……

唱到這裡的時候,『黑白無常』的聲音突然高亢了起來。

對於觀眾來講,這彷彿就是過山一車一般,剛剛享受了短暫的寧靜之後突然炸裂開來。

「張老師,聽出來是誰了嗎?」

朱紫突然問道。

張養浩略有點惱怒:「小紫啊,就差一點,你要是晚一會兒問我,我肯定能想出來的。」

「張老師,您這句話剛剛也說過。」

董晶假如不樂意的說道:「你不能欺負小紫啊。」

「別,我可不欺負小紫。」

張養浩裝著誇張的說道:「電視機前的觀眾們,我保證我沒有欺負你們的女神。」

開玩笑的嬉笑間這首《面具》也是唱完了。

舞台下,林塵也是知道這『黑白無常』是誰了。

果然是他。

不過也正常。

對於林塵來講,這位也算是殺手鐧了。

而且第一期肯定是要強勢一些的,若是《蒙面歌王》的第一期直接完犢子的話,那麼後邊就是再有什麼後手都沒有了。

就像電影的票房一樣。

別想著後來居上。

如果你前邊就輸了,那麼後邊你還想上?

上坑都上不去了。

再加上林塵相信芒果衛視的《歌王之巔》也一定同樣的打算。

他們話里話外的意思,什麼《歌王之巔》其實挺喜歡看到這麼多歌唱類欄目出來的。

那感覺就像你上學的時候,尖子聲拍著你肩膀說道:「沒事,加油,你總有一天會達到我的十分之一的。」

憑什麼啊。

上一世活的已經夠憋屈了。

這一世。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