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臭小子擺明了是早就會叫人了,可是卻一直裝著不會不肯開口。

要不是姜雲卿今兒個回來,他一時激動「暴露」了,還不知道他要偽裝多久。

姜雲卿看著君璟墨那張拉的老長的臉,只不過轉了一瞬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忍不住噗哧輕笑出聲,她伸著手指彈了下小兒子的腦袋,憋著笑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

卿安乖巧:「一點點,娘娘走,安安想。」

小孩子的表達總是和大人不同,卿安雖然早慧的有些嚇人,可終究心思還是孩子,他那句對不起瞧著流利,可若要說再長的話時卻有些接不上。

可是姜雲卿卻還是聽懂了小兒子的意思。

他聽懂外間話的時間應該不長,而且她走之後他很想她。

哪怕知道小傢伙是在討好她想要逃避他爹的詢問,姜雲卿卻也忍不住心中泛軟。

她親了親小兒子粉嘟嘟的臉頰,柔聲道:「安安,你是不是知道太聰明會惹人目光,怕嚇到別人,所以才一直裝著不如姐姐早慧?」 ?金色世界的崩潰帶來了毀滅性的破壞。本就塌陷下去的大地再次被砸出了個巨坑,空氣中充斥著一股刺鼻的氣息。

梁群在那個巨坑中狼狽起身,身上染滿了鮮血,被元力保護著的衣物也嚴重破損,眼中的怒火揮之不去。

「邵雲中,我會讓你因此付出代價的。」

憤怒的吼聲沖向天際,可還未等他將憤怒完全發泄卻發現天地開始變化,無數吼聲將他的怒吼蓋了過去。

麒麟七彩繚繞腳踏祥雲,鳳凰之火染紅半邊天空,神龍翻騰而舞吞雲吐霧。

無數異獸,神明,異能者降臨到了這裡。

他們瘋狂地釋放出威勢,無論是天宿的異能者還是訓練有素的士兵們又或強大無匹的梁群都被這股威勢給震撼到了。

「天宿之人,出來受死吧。」

小鳳鳥的聲音傳遍這片戰場,讓那些天宿所屬的異能者皆是一陣驚恐。

這一批可怕存在的出現也同樣讓士兵們慌亂起來,而李林安卻平復了內心的波瀾,因為他看到了當初幫過他的那位神明。

「所有人不要慌,他們不是敵人。」李林安的聲音從對講機中傳出,瞬間讓士兵們找回了希望。

說實話,哪怕讓這些士兵面對天宿的異能者他們都有一戰之力,畢竟邵雲中已經遁走。可是讓他們面對這群可怕的神明他們卻提不起一絲勇氣。

那盤旋在天際的可是神龍啊,他們精神的信仰,與那樣的存在為敵誰也沒有自信。

或許是熟悉了李林安的味道,那位神明很快就找到了他。並迅速地從高空落下。

「兄弟,你怎麼在這,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對於這位曾救過自己的神明李林安沒有半點隱藏直接將自己的身份以及這裡所發生的事情交代了出來。

在兩人交談之時,戰爭已經不可避免地展開。

剛才面對士兵們佔據上風的天宿異能者此刻卻成了弱勢的一方。

子彈都無法穿透的元力護罩在神龍的一個吐息之下全部震碎。

無數神明追逐著逃竄的天宿異能者,神力涌動帶走一條條生命。

而靈歌所屬的異能者也毫不手軟,如今通過巨大金元的幫助他們都有了不弱的實力,加上本身對古城的憎恨,憤怒在一瞬間傾泄出來。

梁群雖是至強可現下的形式也不容他做出頭鳥,只能迅速退去。

當然,他並沒有就此脫離這片戰場,只是在戰場邊緣遊走,等待機會。因為那數量近千的神明可是巨大的誘惑啊,若他能得到一些或許就能彌補沒有得到童曉風的損失。

事實證明,他的等待是值得的,各個區域的異能者已經向著這裡趕來,顯然是鎮壓他們的部隊已經全部撤退或是覆滅。

「哈哈哈,沒想到這裡這麼熱鬧。」

「這些獵物都是我的。」

兩大強者臨至戰場,氣勢如虹。 纏愛入髓:華麗小萌妻 蘇淺離和金髮血祖德拉夫燃起了異能者的鬥志。

另一名強者雖然也同時抵達戰場卻沒他們那麼高調。作為趕屍一脈上官靖宇駕馭著一口青棺緩緩降落在一處地面靜觀戰場。

「哼,就知道你們要來,邵雲中已經得到了一個大獵物跑掉了,如果我們不能在這場戰爭中獲取點利益的話以後這古城就是他一人說了算。」

梁群站了出來,顯然是希望獲得合作的機會。

可惜高傲永遠是強者的通病,特別是這些在機緣巧合下突然得到強大力量的人更是如此。

蘇淺離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就奔赴戰場而去。

德拉夫作為血祖本就是極致強者,如今更上一層樓自然不會理睬梁群。

「如果不介意,我倒是可以與你合作。」

上官靖宇陰森地笑著,一股陰氣自他身邊的屍棺中飄散而出讓人毛骨悚然。

說實話,梁群真心不想與此人有所牽扯。可現下的狀況也由不得他多想畢竟兩個人行動總比一個人行動要安全和效率。

雖然四人都是極致強者,可是面對近千的神明依舊不敢說無敵,畢竟童曉雨這樣的主神也在其中啊。

「好,上官兄,我們趕快出手吧,不然讓那兩個傢伙先得手了。」

「哈哈哈,不急,即便他們有能力從這場戰爭中獲取利益也沒能力去享受這些利益。別忘了,我可是上次戰鬥的勝利者。」

陰邪的笑容在上官靖宇的臉上浮現著。像是奸計得逞般的狂妄肆意。為了讓梁群信服還刻意地劃過一道元力將屍棺開了一個角。

那恐怖的氣息瞬間瀰漫,即便是梁群這樣的無敵強者都面露驚色感受到了威脅。

「上官兄,你……」

「放心,這場戰爭的勝者只會是你和我,只要我們在邊緣徘徊,等到適當的時機出手便可。」

聽了上官靖宇的話梁群點了點頭,比起那兩個衝鋒上前的莽夫顯然還是上官靖宇更有合作的價值。

在四位強者各懷心思之時由李林安傳遞出來的童曉風被擄的消息徹底讓靈歌的人發狂起來。

「混蛋!都去死吧。」

星際迷霧 鳳凰之火燃盡九幽,神龍吐息震碎蒼穹。

童曉雨的死氣濃郁成了實質,化作引領死亡的無頭騎士具現而出。

江肖琳感受到了童曉雨的怒火也帶著魔盒開始衝殺。

還未等異能者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一切都淪為虛無。

無盡的神光照耀在天地山河之間,生命如曇花般凋零,一片片,落在這塌陷的土地上。

「曉風!」

這是童麗的怒吼,帶著無盡的自然之力席捲八方。一株株植物,從堅硬的地表鑽出,風雲變幻,山火升起,雷電在烏雲聚集處交鳴著。

林雅璃沉穩的形象此刻全無,作為非主戰神明卻站在了戰場的最中心,她也無比憤怒啊,童曉風讓她在沒有覺醒的時候動了心,知道了愛一個人的感覺,如今也讓她體會到了失去一個人的心痛。

其他還有無數神明不表言語直接對異能者們發起了強有力的攻擊。

而異能者們赤紅著眼,將危險拋到了腦後,還有什麼比一群神明更有誘惑力的嗎?或許對他們來說還真沒有。

就這樣,最大的戰爭打響了。

(本章完) 卿安蹭了蹭她臉頰,低低「嗯」了一聲。

君璟墨瞧見兒子這模樣,忍不住掂了下手裡不高興母親只親近弟弟而不親自己的大女兒,讓她安靜了一些,這才對著小兒子說道:

「有什麼好怕的,這皇宮是爹娘的,這天下也是爹娘的。」

「莫說你只是早慧而已,就算是天降神童那也是我和你娘的兒子,你這般早慧是你聰明,聰明何必遮掩,有爹護著你,誰敢傷你半點?」

卿安聽的似懂非懂,睜大了眼睛看著君璟墨。

姜雲卿撫了撫他臉頰:「安安,爹爹的意思是,不管你是什麼樣子,爹爹和娘親都會保護你。」

「你應該知道姐姐天生神力的事情,你的早慧就像是你姐姐的神力一樣沒什麼不同,你和姐姐本就不是尋常孩子,雖然需要對外遮掩,可是對著爹爹和娘親,你不需要有任何害怕。」

「爹爹和娘親如果早知道你能懂得這些,便會早早教你,我們只會替你開心,知道嗎?」

卿安歪著頭看了會兒姜雲卿,然後咧嘴笑:「娘,親親。」

姜雲卿見狀知道他應該是懂了她的意思,眼底笑容忍不住更加柔軟了些,她將小兒子抱起來,朝著他臉頰上香了一下,而對面被君璟墨抱著的清歡頓時不依,扯著嗓子哭號了起來。

「年年……親,年年……」

姜雲卿連忙接過女兒,看著她乾打雷不下雨一直哭嚎,臉上卻連半點眼淚都沒有,忍不住笑出聲:「你個鬼機靈,這麼小就知道爭寵。」

她朝著女兒臉上也親了兩下,清歡頓時「咯咯」笑了起來。

姜雲卿哄了一會兒孩子,又陪著兩個孩子玩了一會兒,這才將困極了的他們交給穗兒和衛嬤嬤帶了下去,等人走後,姜雲卿才捋了捋被清歡扯散的頭髮,乾脆將簪子取了下來,讓得一頭青絲垂落在身後。

見君璟墨安靜的坐在一旁不說話,姜雲卿說道:「怎麼,還生氣呢?」

君璟墨淡淡看著她不出聲。

姜雲卿去掉了外衫,坐在他身旁柔聲道:「真生氣啦?」

君璟墨「哼」了一聲:「說好的兩個月呢?」

姜雲卿被他逗笑,又怕笑了男人會惱,只能眉眼彎彎的伸手攬著君璟墨的腰。

見他掙扎著想要轉身離開,姜雲卿連忙纏了上去,緊緊抱著他后將下巴貼在他肩頭,耍賴似得的軟聲道。

「我知道我說好的兩個月回來,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呀,誰知道左家的葯泉會那麼好用,我在那半個月能抵得上平日里好幾年功夫了,而且南宮也念著他們的醫書不肯走。」

見君璟墨依舊黑著臉,姜雲卿繞了繞他手指,柔聲道:

「我知道你擔心我,可我不是也寫信跟你說過那個狄念的事情嗎?」

「狄念是難得的機會,能夠讓得李廣延自亂了陣腳,我不想浪費了這個機會,所以只能在宗蜀那邊多逗留了些時日,這才耽誤了回來的時間。」

她親了親他下顎,說道:

「好啦,別生氣了,我一忙完就馬不停蹄的趕回來了,身上都快累死了。」 ?一處殘破的古建築中,童曉風被赤色神力與銀色神力化作的鎖鏈綁在了一副十字架上。

灰暗的瞳孔像是失了神一般,臉上不時還露出幸福的笑容。

邵雲中看著自己得到的獵物笑意難以掩飾。很顯然他是幸運的,此刻的童曉風內心無比脆弱,已經難以從幻境中掙脫出來。

「感到榮幸吧,接下來我將一點點吃下你的血肉,與我一起做世界的主宰吧。」

童曉風沒有回答,他已經沉浸於沒有痛苦,幸福洋溢的世界里無法自拔。

除去這座古建築外,其他地方已經化作了焦土。四處戰火紛起,異能者皆向著第六區那片主戰之地聚集。

命運有的時候總是喜歡開玩笑。江肖琳仇視的眼神盯著不遠處的蘇淺離。再次相遇,迎合戰場的氣氛,兩人之間的硝煙味也越發濃重。

「這不是災厄之神嗎,真是天助我也。」蘇淺離真的好想放聲大笑,他很期待同時擁有幸運與災厄這兩種極端力量時自己會變得多麼強大。

「混蛋,這一次,你別想跑。」

魔盒隨著江肖琳的怒吼聲衝天而起,灰色霧氣從魔盒的縫隙之間迅速散出在戰場之上擴散著。

一瞬間,山洪崩潰,大風臨至,無數天雷滾滾而降將一處處土地化作焦炭。

再次面對這個詭異的魔盒蘇淺離竟然發現自己依舊有著一股莫名的恐懼。或許實力越強越能夠感受到魔盒中潛藏的危險有多麼可怕。

但越是如此蘇淺離越期待,在他看來魔盒不過是死物,終究是江肖琳擁有的一件器物罷了,只要解決掉江肖琳一切都將屬於他。

想象自己得到魔盒中的力量時那天地不敬的無敵之姿他就興奮地難以遏制自己的情緒。

「來吧,我不會跑的,我要讓你成為我的一部分。或許這是你作為災厄之神遇到的最幸運的一件事,哈哈哈。」

這一刻,周圍的一切都被他們拋到了腦後,屬於他們的戰鬥開始了。

澎湃的元力傾盪四里,蘇淺離手中握著一張白色弓箭輕輕拉開,年輕的身姿顯得更加威武霸氣。

又是噬魔弓,江肖琳看著這個給她吃過苦頭的元技一陣氣憤。

隨手一招魔盒護在近前,雙眼盯著那箭矢的方向不再轉動。

她已經不像兩個多月前那般弱小。隨著覺醒時間的增加和戰鬥經驗的積累她也能夠與強者一戰。

只是蘇淺離也同樣今非昔比,白色弓箭一再擴張到了兩米。箭矢上傳來可怕的威勢。

蘇淺離動了,手一松,那張兩米大弓開始劇烈顫動,匯聚著天地之勢。白色箭矢離弦而去,快如閃電,破空聲響起箭已經飛出去數十米。

江肖琳雙眼凝視,雙手間神力匯動,魔盒在她的精確控制下也疾馳而出撞向那支白色的箭矢。

片刻間,戰場巨響聲回蕩,捲起的氣浪吹飛了附近的數名異能者。

白色箭矢在撞上魔盒的一瞬間就變得粉碎,反觀魔盒一點事都沒有,甚至是晃都沒晃一下。

在蘇淺離驚異之時江肖琳已經耐不住內心的怒火。

「無論是你,還是那些擁有著貪婪慾望的傢伙們,都在這場災厄中死去吧。」

灰色霧氣化作一陣陰風衝天而起,魔盒與江肖琳一起立在風暴的中心,閃電夾雜著火焰若隱若現。

郎君他夫綱不振 所有人望向了這裡,那充斥的神力讓無數人趕到不安。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特別是就站在江肖琳不遠處的蘇淺離更是驚訝。顯然現在的江肖琳已經不像當初那般弱小。

還未等他有所防備,他的頭頂突然出現一團天火降落世間。以他的實力可以輕易地看出火焰中包裹的是一顆隕石,個頭還不小。如果被這塊星隕砸到一下,就算他再強也將化作一灘肉泥。

可這一切只是個開始,江肖琳的身體漸漸升至高空,魔盒中的霧氣越來越濃,最後化作一道天幕遮蔽了風暴中的一切。

天上的光點越來越多,那是一片隕石群,它們所落下的地方正是蘇淺離所在的地方。

「真是該死。」

正當蘇淺離準備加速離開時卻發現了異樣,身體開始麻木,元力的凝聚變得緩慢,空氣之間雷光隱現。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