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威名和意義,遠不是之前葯聖谷的長老和供奉可比,所以他的死亡訊息所帶來的震撼,在修真界乃至整個修鍊者世界中,都不亞於一場十級的大地震。

這樣一位天下有數的絕代強者,竟然在決鬥中戰死,且死在一個不滿二十歲的青年手中,實在太讓人震撼了。

整個世界的修鍊者都為之震撼,他們深深的記住了葉先生三個字。

這是當世最年輕的練氣九層強者,甚至有人傳說,葉先生已經踏入練氣巔峰,能夠在眼下這種練氣巔峰都無法自如活動的靈氣濃郁程度下,也能自如的發揮實力! 不過,這消息並不為大多數人認可,畢竟天下間的鍊氣巔峰不是沒有。

只是這凡間的能量濃郁程度,無法讓他們自由活動而已,只能居住於洞天福地之類的地方,等待著天地間的能量漸漸恢復。

那麼多的鍊氣巔峰都沒有人能夠自如活動,葉天縱使再強,也不可能違逆的。

不過,認同他是當世練氣九層中,實力位於最頂尖的強者之一,卻無人反駁。

比吳勝雄之時,一同傳出的還有九陽山修真聚會上,葉天前後獨斗葯聖谷、許家十大練氣九層強者。

除葯聖谷聖女靜香施展秘法,僥倖逃脫之外,於其餘九大練氣九層強者,皆死於葉天劍下。

能殺名列天魔榜的吳聖雄,本來就已經足夠恐怖,令人怖恐。

可結果葉天居然還先後在十個練氣九層的強者的聯手,反敗為勝,強殺九人。

這樣的實力,何止是恐怖可以形容的。

之後,帝都一戰的消息也同樣傳開,只是相比於之前的兩件大事,所帶來的震撼自然要小一些,但也將葉天的恐怖之名往上更推進了一步。

有好事者猜測,以葉天展現出來的這般實力,名列龍榜、天魔榜之上的三十數之人,能與他為敵者,恐不過三分之一了。

此事傳開,整個修鍊者世界都為之震蕩,葉先生三字終貫於全球修鍊者耳中,震怖萬分。

其中,尤以海外魔修聯盟為甚,畢竟成為葉天揚名天下的踏腳石中,便有兩個魔修聯盟的門派,而且都是位列十大門派。

這無形中,便拉低其他十大門派,乃至整個魔修聯盟的形象了。

一時間,所有魔修聯盟的各大門派,都開始紛紛商討著這事之後的應對之策。

首當其衝的七殺門自然不例外,緊急召開會議,招回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門人,商討吳聖雄之死的後續影響。

吳聖雄是七殺門創始人,更是七殺門的扛鼎人物,名列天魔榜的巨擎,帶著七殺門殺入魔修十大門派。

吳聖雄一死,海外修真聯盟中被七殺門壓制的勢力,必然要反彈。

哪怕七殺門還有練氣九層的大高手在,也無人有吳聖雄這般縱橫睥睨的實力,更何況原先七殺門四大鍊氣九層高手已折損有二,更是元氣大傷。

如此,恐怕再也保不住之前的種種,包括十大門派之位,滿門上下是愁雲慘淡,對葉天自然是無比仇恨了。

在仇恨之餘,更多的卻是恐懼和無力,連吳聖雄和十大練氣九層高手的都不是葉天的對手。

眼下,剩下兩個鍊氣九層高手的七殺門又能拿葉天如何?

那些門人弟子們心中更害怕葉天因為吳聖雄的挑釁,直接殺上門來,滅了七殺門了。

位於海外大洋深處的某座小島,上去無比的荒蕪,光溜溜的,儘是岩石,甚至連海鳥綠植之類的都沒有。

若是有人擁有透視眼,能夠深達地底,發現這竟是岩石的荒島之下,竟是另有奇異的地下空間。

在那地下空間中,一處非常開闊的大廳里,正有一群男男女女聚在一起,這凝重的商量著什麼。

仔細的看下這一大廳,發現這大廳極高,高得已經超出了人族在地下生存所需要的高度。

而在大廳四周,則是一副副奇怪的壁畫。

壁畫上,是一個多頭多手的巨人,正與一群穿著奇怪服飾的人形生物戰鬥。

之所以說是人形生物,是因為這些生物除了保持人形之外,還有著種種人族所不具有的外貌器官,如尾巴、利尖、獸頭之類的。

壁畫上那巨人的雙眼雖然不是很明顯,但卻明顯有點睛之意的光亮,使得這巨人一下子如同活物一般。

若是葉天,在這裡一定會發現,這壁畫和真教隱藏總部、拜火教的祖庭等處的壁畫相似。

若要說不同,但是這巨人的面目也和之前兩處洞穴中的壁畫不同,也不知道其中有和關聯處。

除了這古怪的壁畫之外,這地下的空間還有另外一點有別於外界,那就是裡面的靈氣濃郁程度之高,已經接近了蠱妖洞這樣的福地。

很明顯,地下空間中另有乾坤。

此時,大廳內神情凝重的眾人中,一個坐在主位上,明顯是主事人的男子。

男子的目光重,在座的眾人身上掃過,身上有著一股強大而令人恐懼的氣息,凡是接觸到他目光的人,紛紛低下頭來,臉上現出恭敬之色。

包括之前帶人伏擊葉天,結果敗得極慘,只能動用修羅天賦逃出來的靜香,也是低下了頭。

顯然,這男子的實力極強,強得連身為修羅王族,擁有練氣九層實力的靜香都為之臣服。

片刻后,男子收回目光,說道:「好了,大家都說說看,如何應對這葉天吧!」

這時,一個中年人站起,說道:「谷主,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之前要出手對付那個葉天,這葉天和我們葯聖谷沒有任何利益衝突啊!

現如今,我們不僅折損了包括梁長老在內的四位練氣九層的大高手,作為我們據點的醫仙觀也被那葉天搶去。

各位也知道醫仙觀有著靈泉,仍是我們葯聖谷能有各種靈藥的原因,可以說是損失慘重啊!

如今這葉天強殺吳聖雄,實力庸置疑,至少也是天魔榜上人,雖然我們葯聖谷也有等會長老名列天魔榜,並不懼他。

可這不是我們無理由去得罪這樣強者的理由啊!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當初會有這樣的計劃!」

沒想到那男子竟然是葯聖谷的谷主,擁有的鍊氣巔峰的實力,難怪有那麼恐怖的實力,連靜香都要低頭了。

至於著起身詢問的中年人,則是葯聖谷的長老,擁有鍊氣九層的實力,這時候說出這番話來,明顯是將矛頭對象的靜香。

顯然,葯聖谷內部,也並非一團和氣。

看到那中年人針對自己,靜香眼中閃過怒色,卻又不得不起身解釋,因為被圍殺葉天的主事人便是她了。 當下,只聽靜香說道:「之所以要芙紗,這個葉天,是因為這個夜天之前在波斯的時候,將我們埋於在波斯拜火教那邊的一些棋子摧毀了,我們自然不能放任了。

只是沒想到這葉天的實力居然會成長得如此之快,我們之前已經調查過,專門帶上能剋制他劍陣的北極磁元峰,可沒想到不是如此……」

說話間,靜香臉上現出黯然,這一天的實力,成長之迅速,簡直是令人乍舌。

就算放在末法時代之前,也絕對是天驕人物,而眼下更是可以稱之為前無古人了。

中年人冷聲道:「哼!你一句輕飄飄的沒想到,就葬送了我們葯聖谷四位強者,以及醫仙觀這處重要據點。

別忘了醫仙觀除了靈泉和那些放置在連城周圍的靈藥外,更是我們改造計劃所需童男童女的來源。沒了這些來源,我們拿什麼來完成這個計劃?」

「你……」

靜香氣急,對面這長老如此明顯的在針對自己,讓她如能不氣。

這時候,那谷主卻擺了擺手,說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那葉天能夠斬殺吳聖雄,加之之前兩次在五大練氣九層高手的圍攻下反殺,實力絕對能名列天魔榜無疑。

之前的伏殺會失敗,主要因為這葉天的實力成長之迅速,簡直是令人咂舌,也不能全怪到靜香,眼下我們的大長老和二大老在閉關,外界的靈氣濃郁程尚不足,我也無法出動,只能暫時讓那小子得意了!」

見谷主發話,那中年人倒是不敢多說什麼,只是想了想,又問道:「那谷主,醫仙觀怎麼辦?那可是我們葯聖谷的重要所在啊!」

「先派人去查看一下,那葉天有沒有坐鎮醫仙觀,如果沒有的話,就強行奪回來,然後加強護山大陣。

這樣就像那葉天,實力再強,面對護山大陣,也絕對不可能強攻得破的!」谷主沉聲說道。

「是!」中年人無奈道。

「好了,除了靜香,大家都散了,各忙各的去吧!」谷主說道。

在場眾人應了一聲,各自離去。

在他能離開后,那谷主起身,走到靜香身邊,恭敬道:「公主殿下,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志龍與啤酒 這谷主的實力遠遠強過靜香,卻對靜香如此的恭敬,這一幕要是落在外人的眼裡,絕對是足夠震驚的事情。

可靜香卻神情自然,顯然是早已習慣,因為這是來自修羅一族的等級壓制。。

當下,靜香皺眉道:「本來我們的計劃進行的很順利,依靠著人族發展的生物科技,我們的超神計劃已經進行的差不多,至少有了一定的強者數量。

這些強者屬於可複製的消耗品,完全不需要在意他們的死話,到時候封印之地一解除,我們就可以發動對所有的修鍊者勢力的攻擊。

到時候,神聖各族定然會配合出動,和我們聯手徹底的剷除所有修鍊者勢力,包括那些修真者,除了那些躲在東方洞天福地的門派。

真到那時候,那些東方洞天福地的修真門派就算出手,也已經無濟於事,而且在那種情況下,說不定這些自私自利的洞天福地門派,反而還會投誠我們。」

停了一下,靜香神情變化,顯得猙獰,冷道:「只是沒想到眼下人族中,突然多了那葉天崛起。

這人不僅知道我們存在,恐怕也知道我們的計劃,更是不知道在什麼情況下策反奧林神族。」

「什麼?這……這人怎麼做到的?」谷主驚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至少奧林神族十三主神之一的雅典娜的分身絕對不假,那奧林神族特有的能量,以及信仰力量的轉化都一模一樣!」靜香沉聲道。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那公主殿下,現在該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報復奧林神族?」谷主又問道。

「先不急!」靜香說道,「之前的那些與人往的爭戰鬥后,這些神聖各族也被人族打怕了,恐怕已是蛇鼠兩端,自然是兩頭投資。

現在要緊的先對付這個葉天,這人恐怕知道我們的存在後,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的,絕不能讓他破壞我們的計劃!

親愛的產科男神 只是這人的實力,成長太過迅速,從索姆被殺到現在,短短的兩個來月里,恐怕需要從長計議了,等兩個長老出關再說!」

「嗯!那眼下呢!」谷主問道。

「先這樣吧!」靜香無奈道,「我之前逃出來的時候,動用了空間天賦,受了不小的傷,眼下需要靜養一段時間,超神計劃就交給你去負責了!

對了,記得七殺門召開了聯盟會議,商討對付那個葉天,我們怎麼說也不能不參加,記得拍個長老過去,看看情況再說!

如果其他的十大魔修門派願意出手,派出天魔榜的人物,那我們也一起派人,沒有的話,就什麼都不用管,讓他們去鬧吧!」

「是!公主殿下!」谷主恭敬道。

靜香點頭,起身走了,有沒有注意到在她身後,谷主的目光帶著一些銀邪。

……

仍舊是位於大洋之上,一處群島,這裡是天下聞名的旅遊勝地,卻沒有人知道,這裡同樣也是魔修聯盟總部的所在地。

「呼啦!」

群島上的機場上,一架豪華公務飛機呼嘯而至,穩穩的停在了跑道上面。

這架飛機出自華國鳳凰集團,售價在5億華元以上,無比豪華,可以乘坐18個人,可以說是全球最豪華的私人飛機。

艙門打開,一個英俊男子走下來,他的眼中彷彿閃耀著星光,如同星雲一樣,讓人不敢直視。

在男子背後,跟著一連串的男女,各個穿著正式制服。

男的身材高大魁梧,氣息彪悍,目放精光,儼然一派高手的樣子。

而女的,則是來自不同種族的佳麗,有亞裔、歐裔、非裔,一共七人。

每個都美艷無比,身材高挑火爆,戴著黑框眼鏡,絲襪套裙、一副職業秘書打扮。

男子帶著他們,氣勢昂揚的出了機場,一路遇見的人紛紛低頭致意。 「這是魔修十大門派星魔宗的長老『星空皇』索隆,名列天魔榜第十六,連他都來了,再加上之前的幾位十大門派的或掌門或長老也到來,看來這次真的出大事了。」

見到這些人過去,站在機場周圍幾個守衛討論著,臉上都帶出了驚訝的神色。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嘿嘿,索隆果然和傳聞中一樣好色,他那七個秘書可是來自世界各個名牌大學的頂級美女,不但相貌驚人,而且智商極高,甚至還有西牛賀州貴族之女。

聽說他無論去哪都隨身帶著這七個秘書,你說是不是每天晚上……」守衛中的一個大漢舔著舌頭猥瑣笑道。

「閉嘴,黃毛,你想害死我們嗎?索隆可是最討厭別人議論他的那些秘書。」另一位渾身肌肉虯結的大漢訓斥道。

他是守衛小隊的隊長,知道了情況自然要更多。

停了一下,他又繼續說道:「上一個這樣議論的人,已經被他打成篩子了。」

黃毛立時如被掐住脖頸的鴨子,臉色惶惶,不敢吱聲。

年齡最大的一個男子皺眉道:「星魔宗的長老索隆、七殺門的掌門張軍、血神教的聖子無心、葯聖谷的長老……

到底發生什麼大事,這十大門派的大人物都來了?莫非真像消息說的,七殺門的老門主吳聖雄死了……」

他這話一出,全場寂靜。

「不可能啊!吳聖雄可是七殺門的老門主,天下聞名的老牌強者,更是名列天魔榜之人。

他的實力之強,放眼海外所有的魔修,仍至天下修真者中,那也是有數的,誰能殺死他?」

寂靜之後,眾人立刻炸開了鍋,忍不住議論紛紛。

「是啊!我們魔修聯盟的天魔榜可是比肩正道的龍榜的,吳聖雄連名列天魔榜板實力絕對非凡啊!」

「可如果不是吳聖雄死了?聯盟怎麼會緊急召開會議?十大門派也派出了大人物來參加呢?」

「說的沒錯,之前我聽我堂哥的叔叔的舅舅的女兒的公公說過,這次召開緊急會議,正是七殺門提議的」

……

小島中間,一座數百米的高山中,是整個都挖空的廣大空間。

此時,地下基地的核心會議室,正召開著十大門派的會議。

會議室門打開,之前機場上出現了的男子,帶著一群美女走了進來。

坐在最上首的一位唐裝老者,皺眉道:「索隆,你來遲了。」

「連勝盟主,這可不怪我,誰讓你們這個通知這麼晚,我之前可在西牛賀州的不列顛了,能這時候趕來,已經是最快了!」

索隆聳了聳肩,毫不在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

在他身後,一位穿著高跟鞋有一米八高,棕色頭髮,身材凹凸有致的秘書,優雅上前為他倒了杯紅酒。

索隆端著紅酒,也不喝,只是微微搖晃,目光掃了過去。

會議室中雖然有很多人,但大部分人多束手恭立,只有十一個人坐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