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通道並不長,但是走到底就能看見兩間屋子。沒有門。一南一北各一間,相對著。

沈鈺問紀行,「你感覺到你想要的那個東西了嗎?」

記性點點頭,指了指北邊的那個房間,「就在那裡。」

「行,那我們就先去那裡!」說著,五個人小心翼翼的往那裡挪去。

房間裡面一片漆黑,他們走進去的時候卻差點一腳踩空。墨煙手上出現一個火球給大家照明。他們就看到,在剛進門的地方竟然有一個巨大的坑。只要他們的腳再往裡那裡一點,那就會直接掉下去了。

幾個人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水青青看向墨煙,「你把火球扔下去看看,坑裡面到底是什麼?」

墨煙照做。火球在墨煙的控制下變得極大,可以照亮周圍十米左右的距離,然後一點一點的往下落。

這個坑大的出奇,就算是火球的亮光範圍是十米,但是好像也只是照亮了一小部分而已。這也太大了吧。而且這個坑相當額深,幾個人探頭看了好一會,火球都還沒有降到底。

沈鈺拿出手電筒試著照了照,光線雖然可以,但是也照不到底。可能照到了但是因為太暗了沒看見。而且手電筒暴露在外面之後竟然沒多久就被孽氣侵蝕了,沒用了!

還是要靠墨煙的火球啊。

就在沈鈺把弄著她的手電筒的時候,墨煙的火球終於降到了底。隨後,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痛恨的神色。

坑底下面全部都是屍骨!

雖然看到這麼多的孽氣的時候他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是真正看到那麼多的人類屍骨的時候所有人還是憤怒了。這些全部都是人啊!就算是雞啊鴨啊也要殺很久呢,也不知道這是哪裡來的,是修真者還是凡人。而且看這坑的大小,裡面估計有十數萬的屍骨啊!

沈鈺深呼吸一口氣,壓抑著聲音說:「紀行,你要的東西在哪裡?」

紀行也被這個屍骨巨坑給驚呆了,他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場面。聽到沈鈺的問話之後,紀行磕巴了一下,才說順口。

「啊?那個,應該還在裡面一點。墨煙,你把火球往中間的位置再移動一下,現在這裡應該只是邊緣。」

墨煙按照紀行的指揮將火球往裡面挪去,漸漸的,所有人大概都看出了這個巨坑的真正面積。

這個巨坑的直徑大概有兩百米,深的話大概也有一百米。越到中心的地方,沈鈺能夠看出那些屍骨的顏色越發的白。這種白是相當於那種輕輕一碰就會碎的那種灰白。好像是骨頭裡面的什麼東西被吸走了,只剩下灰白的骨質還留在這裡。

墨煙也發現了,所以後面的時候火球就是一直順著這個屍骨的顏色往裡移動。終於,他們看到了在中心位置生長的一株嫩綠的植物。

植物並不高,大概也就一米左右,在頂端生長著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果子。果子的顏色是碧綠色的,上面光華流轉,盯得久了還能感覺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這是什麼東西?」羅芙驚訝的問。像這樣生長在屍骨上面的靈果,她只覺得有些駭人。

紀行卻是滿面驚喜,「碧冥幽果!真的沒想到是碧冥幽果!難怪,難怪這裡會有這麼多的屍骨!」

聽到紀行的話,沈鈺眉毛一動,「你知道這是什麼?」

紀行強行壓抑住自己興奮的心情,對著沈鈺他們說道:「這個叫做碧冥幽果。是生長在屍體的旁邊的一種靈果。這株碧冥幽果應該是認為製造的,因為在很早以前,大概崇明真人還沒有出世,修真界的靈氣還沒有枯竭的時候,碧冥幽果都是生長在那些死去的實力強大的妖獸的屍骨上面的。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碧冥幽果只吸收骨頭,皮毛這些是不要的。所以但是只要有人發現了碧冥幽果,就能夠在下面挖出一張很好很完整的妖獸皮毛。」

「而碧冥幽果對於魔修來說是相當于飛升良藥的存在。傳說中,吃下一顆碧冥幽果只要你沒有做那種天道不容的事情,那麼你就一定能夠飛升!而種下這個的人估計也是個魔修。可能是他想要碧冥幽果,但是下面的妖獸屍骨能量不夠,所以那個魔修就去殺了無數的凡人來為碧冥幽果提供能量。因為碧冥幽果是不能移植的。」

說到這裡的時候,紀行的語氣有些失落。顯然是為了下面那些無妄之災的人們。

聽了紀行的話,沈鈺他們也知道這不能怪碧冥幽果,只能怪那個殺人的魔修了。

「難道這魔窟就是那個魔修建立的?」水青青問。

紀行看了看,搖了搖頭,「我覺得不是,我更傾向於他是來到了這裡,然後藉助這個魔窟。而且我覺得,這裡以前可能根本就不是魔窟,你看我們之前經過的那些感覺都不是特別的危險,除了陰氣和孽氣,感覺沒有那種魔窟的感覺啊。我看是那個魔修藉助自己的地形來壓制住那些孽氣。因為陰氣和孽氣一旦擴散會影響到碧冥幽果的。」

「既然那個魔修做了那麼多都是為了這碧冥幽果,不如你就把它摘走讓他得不到怎麼樣?」羅芙提議道。

這個建議也被其他人所認可。之前他們對紀行要吃這個被無數屍骨催生出來的碧冥幽果有些不適應,但是現在看看,還是被紀行拿走更好! 既然沈鈺這四個人都同意紀行去把碧冥幽果拿走,那麼他就不客氣了。反正碧冥幽果也已經成熟了,不要便宜了那個可惡的魔修!

他嘗試了一下,在這裡是可以御劍的,於是紀行直接御劍飛了下去。

在這大坑當中飛行的時候紀行才真正的體會到他即將要去拿的那顆碧冥幽果到底是建立在多少人的死亡之上。

紀行並沒有踩在事故上面,而是把劍慢慢的降落到和碧冥幽果相同的高度,然後拿出一把玉做的刀,小心的把碧冥幽果割下來。因為採集碧冥幽果的時候是不能直接用手接觸的。除了這個之外,碧冥幽果已經算是天地奇果當中最好脾氣的那幾種了。

將碧冥幽果小心的收到玉盒子裡面,紀行重新飛了上去。隨後站在了地上。他站穩之後默默的向那些屍骨鞠了一躬,然後對墨煙說:「把這裡的這些都燒掉吧。讓他們入土為安好了。」

墨煙並沒有馬上答應,而是看向了水青青。水青青自然也是贊同紀行的做法的。畢竟人家都那麼慘了,死後屍骨還要被人利用,還不如趁現在讓他們入土為安。雖然不知道誰是誰,但是至少不是像現在這樣棄屍荒野。

見水青青都點頭了,墨煙乾脆的就把剛才的那個懸空的大火球直接落下。轟的一聲,燒了起來。

這個巨坑讓墨煙足足燒了一個時辰才將裡面的屍骨全部燒完。最後紀行問水青青要了幾個雷光彈,往巨坑的四個方向扔了幾顆。隨著爆炸聲的響起,四壁的泥土落了下來。將巨坑掩埋住了。

五個人站在門外,看著裡面的煙塵彌散的情景,臉上肅穆一片。在心裡默念,節哀!

北邊的房子已經進去過了,那麼就剩下南邊的房子了。看來鮫人說的那個東西應該就在南邊的的房子那裡了吧。

幾人又往身上拍了幾張凈靈符,然後往南邊的房子走去。

沈鈺看著四周,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為什麼覺得空氣中的孽氣好像少了一點啊。

南邊的房子同樣是漆黑一片。還是用墨煙的火球來照明。

水青青關心的看著墨煙,問他:「你沒事吧?靈力還好嗎?」

其實剛才的一個時辰的燃燒對於墨煙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不過既然水青青關心他,墨煙也是很高興的。他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水青青有些狐疑的看了墨煙一眼,「要是真的靈力不夠了就直說啊,不用覺得不好意思的。」

墨煙點頭。前面走的那幾個人聽到後面傳來的話語,覺得牙齒有些軟。

哦,為什麼軟?

酸的吃太多了唄。

因為剛才的房間走進去差點掉下去,所以這個房間他們是先讓火球進去照亮房間裡面,然後才跟著火球進去。

只是,他們進去轉悠了一圈,發現這間房子裡面沒什麼呀。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啊。

紀行不太相信,想要放出神識搜索一番。只是,「這裡用的都是隔絕神識的材料!」。

既然如此,這裡肯定是藏了什麼東西,只是他們沒有找到罷了。於是紀行乾脆就直接伸手在牆壁上拍拍打打起來。墨煙就站在房間的正中心,充當著電燈泡的作用。

水青青也跟著翻找起來。然後她就一個不小心踩到了一塊比較硌腳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火氣,水青青一個生氣,直接就是一腳,想把那塊石頭給踢飛。沒想到,那塊石頭就是機關。

水青青沒能成功的泄憤,倒是將通往地下的通道給找出來了。隨著她踢開石頭的動作,旁邊的牆壁無聲無息的打開了,看的紀行嚇了一大跳。因為他剛才剛好趴在這裡!

真不知道建造這個機關的人是怎麼想的!

五個人由水青青打頭,開始排成排的往下面走。第二個就是羅芙。因為羅芙身為劍修,單體的攻擊最為厲害,要是有什麼事她可以很快的反應過來,及時的輔助水青青。最後一個則是紀行。

這裡面是一層一層往下走的樓梯,也不知是何時建造的。樓梯的兩旁鑲嵌著夜明珠,一顆接著一顆的,讓人能夠看清腳下的路。夜明珠對於凡人來說是稀罕物品,但是對於修士來說那就只有一個照明的功能了。

沈鈺有些嫉妒的掃視著兩旁的夜明珠,心裡不住的罵著,奢侈,真是太奢侈了!這樣的作風極其腐敗,這是不對滴!所以,沈鈺決定,自己要糾正他們這種錯誤的觀念!她決定,等走的時候,把這些夜明珠都撬走!

不過沈鈺也不是那麼不通情理的人,到時候會留下照明的工具的,保證和夜明珠差不多!

往下的階梯很長,彎彎曲曲,盤旋而下。五個人走了十多分鐘才終於走到最底下。然後就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他們臉色難看的睡著血腥味找過去,就看到了一個二十米長二十米寬的池子。具體多深還不知道。但是這樣打的池子裡面灌滿了鮮血!難怪他們遠遠的就聞到了。這是放了多少人的血啊!

五個人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是見識的太多了!

紀行也忍不住抱了粗口,「窩草,還是人嗎?就算是畜生都干不出這樣的事情來吧!」

他們看到了池子旁邊的工具。鎖鏈,小刀。管子。看著這些東西就能想象出來這裡面的血都是怎麼來的。是直接用刀隔開一個口子然後用管子插進去,就像是放自來水一樣的放血!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相當的難看。看向面前的這池血池也是充滿了憤怒和憎恨。

忽然沈鈺發現水池的中央沉沉浮浮的飄著一顆紅色的珠子。珠子的顏色和鮮血的顏色差不多,乍看根本看不出來。也是因為水並沒有動但是珠子卻一直在搖晃沈鈺才發現了不對勁的。

「青青,那顆珠子是不是就是鮫人要你毀去的東西?」沈鈺問她。

水青青微微點頭,「應該就是了。看那珠子泡在鮮血裡面,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紀行在他們後面聽到這句話,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不過他也知道沈鈺和水青青是無心的,她們只是太生氣了。說實話,他也覺得很憤怒。感覺魔修就是因為有他們這群人,才會讓整個魔修都蒙羞!

紀行努力的在自己的腦海里尋找著關於那顆鮮紅色的珠子的消息。忽然,他一拍腦袋,「我知道了!」

沈鈺幾人看向他,「你知道什麼了?」

紀行:「我知道那顆珠子是什麼了?」

「那是一顆血珀珠!血珀珠的作用是可以讓人的修為無任何副作用的連升三級!不是三小級,而是三大級。也就是說,如果你是鍊氣期的修士,當你吃下血珀珠之後慢慢的你就會變成一個元嬰期的修士了。你是築基期吃完就回變成化神期。不過這個也有很大的副作用。一是血珀珠的提升實力僅限於金丹一下。元嬰以後就只能升兩級。化神只能升一級。煉虛就沒用了。二是吃了血珀珠之後你會不定時的需要喝下一些血液。因為你的身體被血珀珠改造了會很渴望血液。」

「不過製造血珀珠的方法我記得早就已經失傳了的,為什麼這裡會出現一顆血珀珠。難道是漏網之魚?」

沈鈺聽了紀行的話之後更是厭惡了。她扯了扯水青青,「青青,你趕緊把這個什麼血珀珠給消滅掉吧。」

紀行連忙阻止,「等一下。我覺得鮫人說的那個東西不是指血珀珠。因為血珀珠是很好摧毀的,只要脫離血液之後就可以強硬的按碎的,根本不需要雷靈根。我覺得,鮫人說的應該是那個。」紀行說到這裡的時候咽了咽口水。

「那個是哪個啊?」羅芙見沈鈺臉上的表情好像有些不耐煩了,連忙插嘴問道。

紀行的眼睛里露出幾分恐懼之色,「我也只是聽說過。據說有人曾經在製造血珀珠的時候陰差陽錯的製造出了一種血魔。這種血魔基本上是殺不死的,只有雷靈根才能對血魔產生一些傷害。」

「也就說,只有青青的攻擊對於血魔來說才是有效的嘍?」沈鈺問。

紀行搖搖頭,「這倒不是。我們的攻擊對血魔也是有一定的效果,只是效果特別的不明顯,就像是一個鍊氣期的攻擊一個元嬰期的一樣。而雷靈根的就像是進入金丹許多年馬上元嬰的攻擊剛剛進入金丹期的。不過我們可以幫水青青攔住血魔。」

「血魔到底幹了什麼啊?你這麼害怕。」水青青好奇的問。

墨煙突然開口,「我也聽說血魔的事情,據說血魔可以操控血液,所以在和血魔對戰的時候最好不要受傷,還有就是血魔額全身都是由液體組成,就算是打散了也會很快的組裝回去,雖然會耗費一些能量,但是對於血魔來說,連九牛一毛都不是。還有的是,異火其實也能對血魔造成傷害的。」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墨煙不著痕迹的挺了挺胸膛,想讓自己看上去更加威嚴一點。

水青青聽了這話心裡很高興,「墨煙你不是就有異火嗎?這樣我們兩個可以一起攻擊啊。」

墨煙淡淡的應了一聲。

紀行在一旁那叫一個酸哦。算了,他早就知道了,單身狗是沒有人權的!

「既然如此,我們就早點消滅血魔吧。不知道血魔是不是躲在這個血池當中?」沈鈺看著那方血池若有所思。

紀行說:「沒關係,我們只要破壞了血珀珠血魔就會自動出現了的。這也是當時的那些人引出血魔的一個辦法。他就是再厲害,也是脫胎於血珀珠,一旦血珀珠受損,血魔就不得不出現!」

於是沈鈺直接將血池裡面的鮮血當做是水來召喚,將池子中央的血珀珠弄到岸邊來。一邊弄沈鈺一邊無厘頭的想著,這鮮血裡面是不是撒了葯啊,不然為什麼都不凝固呢?

血珀珠很輕易的就到了岸邊。沈鈺有些嫌棄,不想用手去拿,直接招呼紀行。

「紀行,你快過來把血珀珠撈起來。」

紀行無語了三秒,但是他的紳士風度還是讓他過去伸手將血珀珠從鮮血裡面撈出來了。

大家湊上去看了一下,感覺也沒什麼稀奇的呀。就和普通的靈珠差不多嘛。既然已經看完了,紀行也就毫不留戀用力一捏,「啪」的一聲,血珀珠,碎了。

隨後血池裡面就開始翻滾起來了,五個人瞬間湊到起來,手握武器,警惕起來。

翻滾了好一會兒,才從浪花裡面鑽出來一頭大概一米高的紅色娃娃?

怎麼回事?

血魔是這麼矮的嗎?

四個人都看向紀行,紀行也有些茫然,他也不知道啊。於是。他又看向墨煙。

墨煙吸了口氣,解釋道:「這隻血魔可能是之前被人封印了,因為一直沒解開,所以本源越消耗越小。不過這是好事,說明血魔很好攻擊了。」

沈鈺幾人原本還有些不在意,覺得自己對付這樣一個一米高的簡直是容易的很。但是很快,血魔的攻擊告訴了他們不能輕敵!

血魔的樣子雖然看上去和人類比較相似,但是仔細看就可以發現,血魔其實很多地方都是不一樣的。當祂揮舞著爪子,瞬間就有五條血線出現,然後直接就飛向沈鈺他們。

羅芙的劍氣被這血線給直接斬碎了。好在後面還有人接著,否則羅芙猝不及防之下肯定要受傷。

墨煙的聲音涼涼的響起,「我說好對付那是對比以前的,不是說現在就好對付了。我們對付祂還是要小心的!」

沈鈺腹誹,能不能早點說啊!

水青青接著出手,雷霆鞭抽出,血魔看到鞭子上面的雷光之後竟然瞬間就往後退了十幾米,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很可怕的東西一樣。雖然的確很可怕。

被血魔躲過去了水青青並不著急,只見她手腕一抖,鞭子上面的雷光瞬間就匯聚成球飛了出去,然後砸在了血魔的身上。

接下來的事情就跟鬧劇一樣,眾人簡直不敢相信。這才剛開始竟然就結束了!

原來,水青青的雷球在血魔猝不及防之下砸在了祂的身上。隨後血魔身上就出現一條條的線條,隨著雷球的砸中好像被解封了一樣。水青青發誓,從來沒有看到過自己的雷球威力這麼大的時候。

血魔身上的封印借著水青青的雷球將她的雷球的力量放大了起碼十倍,然後雷球就把血魔整個人都淹沒了。等到光芒散去的時候,地上已經空無一物了。也就是說,血魔被消滅了?

幾個人站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算是大贏家水青青此時心裡也頗為無語。難怪鮫人說只要雷靈根,原來只要一個雷球就可以了!

不過在沉默了幾秒之後幾個人又覺得高興。這麼容易就把血魔解決了,還沒有受傷呢。不錯不錯。

外面等待著的鮫人感覺到了那股力量的消失,不禁留下了眼淚。然後又拿出了一塊晶瑩剔透的玉石捏碎。

死了!血魔已經死了!快來接我回家!

至於那個巨大的血池,本來想要讓墨煙繼續把它燒乾的,但是很明顯,水青青心疼了。雖然沒說什麼,但是看她那樣子,那時不時掃過來的眼神,沈鈺還是嘆了口氣,過去幹活了。

她小心的控制著,把血液裡面的水分全部都提取了出來,灑在了一邊。血池裡面的鮮血瞬間少了好多。然後沈鈺才有些疲憊的叫墨煙過來把剩下的都燒掉。

看到沈鈺疲憊的樣子,水青青有些心虛的湊過來,「那個,宋玉,你沒事吧?」

沈鈺哼了一聲,「怎麼,終於想起我了?我還以為你重色輕友到忘記了我呢。」

水青青嘿嘿兩聲,也不辯解,「怎麼會呢。你看我這不是馬上就來了嗎?」

除了這裡的一南一北兩個地方,這裡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不過墨煙在燒到最後的時候發現血池的底部出現了一些紅色的塊狀的東西。他覺得有些奇怪的叫水青青來看了一下。

「這是血精啊。」紀行也看到了,驚嘆。「這可是好東西。要是受傷了失血過多,一指甲蓋的血精就足夠把你的精血補回來了。一般只有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才能得到的。哇塞,我們下去拿吧?」

沈鈺無所謂。有好東西她也不會矯情說不要。水青青和羅芙也沒關係,既然這樣,下面的血清一共有十多塊,五個人就按照重量來平分了。最後還剩下一點點多餘的,和一錢差不多,就分給了水青青。

畢竟是因為她的雷靈根才能殺死血魔的。

水青青哭笑不得,求沈鈺別再說了。水青青覺得這不是她的功勞,一直這麼說實在是要令人害羞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