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種很原始的魚類外形樣生物,表面披着一層薄薄的甲片,依靠着身體的扭動推動水流前進。不過看來脊柱還沒出現在它們的體內,移動的時間和力度都很低。同雷電一樣,它們喜歡在岩石中集羣前行,以浮游生物爲食。即便擁有眼睛,但在淺海幽暗的夜晚,它們似乎也不怎麼想休息。

然後,這一羣小魚們便遭遇了專門獵殺夜不歸宿小朋友的雷電蟲們。

“就由我們來教育這羣小朋友們,不要再夜晚外出,更不要在夜晚逛小巷吧。當然,報酬是你們的生命。”

依靠着不慢的速度,雷電帶着大部分的同伴從岩石的另一邊超過魚羣,在前方魚羣將路過的岩石口處堵截,留下幾隻則跟在後方防止對方逃跑。

然後,小魚們一無所知的撞進了雷電蟲們利用地勢布成的口袋陣之中。

整個過程如同發生在人類歷史中的伏擊範例般順利。

敵人在遭遇伏擊的瞬間便發生混亂,無組織無紀律的四散奔逃,很快便被雷電蟲們的電擊組成的電擊網給抓住。之後便是雷電蟲對這些已經麻痹了的小魚們單對單的電擊教育。鑑於兩方數量相差不多,而且伏擊方在攻擊上佔有極大優勢的事實,魚羣方面沒有一隻逃掉,悉數全殲,同時向攻擊方奉上總計22點的進化值以及一件未知組件的私有財產。

在總結表彰會議上,伏擊方首領雷電同志表示對於此次伏擊的成功甚爲滿意,而己方做到了零傷亡這一結果也讓首領開懷大笑(當然是在它能夠發出聲音的前提之下)。不過首領也告誡各位參戰的雷電蟲同志們要戒驕戒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能被眼前的小小勝利給衝昏了頭腦。大家應該清晰的認識到,我們在這片社會的大熔爐中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螺絲釘,要成爲熔爐還有很長的路需要走。

而參戰同志們都表示通過此次伏擊,進一步證明了首領路線的正確,因此我們將更加堅定不移的走首領的路線,爲更好的生存進化而發光發熱。事後在首領的合理調控之下,各位同志按勞分配,均獲得了自己應得的那份報酬。最後各位雷電蟲同志們在首領的英明領導之下,繼續向着光明的未來前進。

此次伏擊很順利,雖然電擊看起來很強大,但雷電很清楚這種攻擊方式對營養的消耗很高,這就造成了如果要使用電擊,那麼光靠浮游生物和植物就無法滿足雷電蟲們的營養需求,所幸直到現在爲止,一切都還順利。

時間慢慢劃過一片天空,幽暗的水域之中,柔和太陽光線劃破淺海的黑暗,各種獵食者和獵物爲了生存也開始了新一天的對抗賽,而雷電蟲們則尋找了一處隱蔽安全的縫隙,如同衆多夜間生物般進入休眠之中,等待着下一次夜幕的降臨。 程雋是在戴然微博下面發的評論鏈接。

評論很快就被人回復點贊,一路扶搖直上佔據熱門第一。

剛開始戴然發這條微博的時候還真有人內涵魏大師是不是藉助這件事情朝熱度,卻沒想到不到幾分鐘,一個評論的鏈接的就出現了,從裡面的對話可以聽出來一個是魏大師一個是戴然。

很快,微博評論下面,又有京協的人爆料——

【戴老師在京協會議室的原話:高級學員涉及抄襲,不逐出京協,後果你們也清楚。】

這句話徹底引燃了眾多網友的怒火!

再反觀戴然又當又立的微博,圍觀的群眾都替他感覺到羞恥!

他自己說的沒錯,他確實就像個跳樑小丑。

「戴老師,你為什麼還要發微博?」戴然辦公室,站在他這邊的幾個人獃獃的坐到了椅子上。

好像……

站錯隊了……

辦公室內,一行人面面相覷,背後冷汗直流。

不管是因為得罪了魏大師,還是因為參與了秦苒跟秦語這方面的風波,他們好不容易走到京協的位置,這件事之後,都要分崩離析。

戴然在這之前就沒有想要給魏大師跟秦苒留路,卻沒想到,這些反而應驗到他的身上。

被趕出京協這還算好的,往壞處想,他們以後……在小提琴界根本就混不下去。

**

與此同時,在學校的秦語也好不到哪裡去。

找到那樂譜的手稿發完照片之後,秦語就坐等戴然的好消息,順道回了學校。

去新生接待處逛了一遍,找到了昨天接待她的那個學生會部長,兩人早就交換了聯繫方式,在聊入會的事情。

這期間內,戴然的好消息一直沒有傳來,秦語意外。

等回到寢室后,她才發現室友看她的目光有些不一樣了。

這讓秦語有點兒驚訝。

她走到衛生間,關上了門,一個電話直接打過來,是寧晴的。

「語兒,你現在沒事吧?」寧晴的聲音十分慌亂。

「媽,發生什麼了?」秦語坐在馬桶蓋上,盡量壓低聲音。

手機那頭的寧晴深吸了一口氣,「語兒,你聽我說,微博上的事情我去找你姐姐,你別慌,媽這輩子就指望你了。」

寧晴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聽著手機那頭的忙音,秦語懵了一下,她連忙打開微博。

發了那條手稿的微博之後,她就出門去找學生會的那幾位學長了,完全不知道這一個小時內,微博上已經發了驚天逆轉。

她點開自己最新的一條微博,評論熱門早就換了新的。

又順著幾個網友的說對關鍵詞,秦語手指顫抖著順著爬過去,看清了魏大師發的視頻……

甚至還有一堆手稿的圖片。

「啪——」

秦語手中的手機掉在了地上,她目光獃滯的坐在馬桶蓋上,心裡只有兩個字——

完了。

【這是我用了一個月才寫出來的。】這條微博這時候怎麼看,怎麼諷刺。

秦語連忙又撿起手機,翻出這條微博想要刪掉,然而怎麼刪也刪不掉,微博似乎被誰控制了一樣。

這會兒秦語整個人崩潰,她明白了剛剛那群室友看她目光的緣由,三個室友的目光毫不掩飾的直白加噁心。

想到評論大部分的網友都要用這種目光看她,秦語終於驚慌了,她開始懊悔為什麼最後要發這樣一條微博!

尤其是,林家看到這些會怎樣?!

沈家看到這些會怎樣?!

她是不是要被趕出小提琴協會路?!

秦語慌亂、悔恨又茫然的看著衛生間的大門……

甚至於……她開始後悔,為什麼在一開始的時候跟秦苒爭,如果沒有,她是不是跟汪子楓一樣……也能去M洲……也根本不會發生現在這樣的事情!

這樣的想法一旦出現在腦子裡,根本就揮斥不掉……

**

雲錦小區。

秦漢秋在接寧晴的電話。

「語兒也是你的女兒,小時候你對她那麼好,你就一點兒也不擔心她嗎?」寧晴知道自己聯繫不到秦苒,但她卻知道秦漢秋跟秦苒還有聯繫,「網路輿論有多大你知道嗎?語兒那麼好強,要是因為這件事想不開怎麼辦?」

寧晴一句一句的,讓秦漢秋開始擔心。

對於秦語……

說實話,秦漢秋畢竟是從小寵到大的,又是自己親生的,他不可能真的不管她,只是涉及到秦苒……

秦漢秋憂心忡忡的去敲開了秦陵的門。

秦陵還在電腦邊玩遊戲。

他點腦上一串別人看不懂的字元,秦漢秋收回了目光,然後把這件事跟秦陵說了一遍。

秦漢秋心裡也知道,如果是他打電話給秦苒,秦苒可能聽到「秦語」兩個字的時候就掛斷了電話。

聽完秦漢秋的話,秦陵看著顯示屏的目光終於轉過來,按在鍵盤上的手也猛地停下,他一雙眼眸漆黑,眸光挺冷:「你看微博了嗎?」

「什麼?」秦漢秋一愣,一頭霧水。

秦陵冷笑一聲,直接伸手按了幾個鍵,遊戲頁面縮小,轉到了微博頁面,「昨天這件事就發酵了,秦語不但沒有發聲,還雪上加霜……」

他一邊說著,一邊翻著微博評論,聲音平靜:「你去問問你前妻,她現在讓你求姐姐,昨天晚上她有幫姐姐求秦語嗎?她是不是跟你說這件事對秦語傷害有多大?對了,記得轉告她,問問她有沒有想到,若是沒有證據,這件事對姐姐傷害有多大。」

聽完秦陵的轉述,秦漢秋整個人愣住。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

雷電在洞中吟,吟……吟不出來,還沒聲帶的說。

……

感受着狹小縫隙外那逐漸消弱的陽光,雷電慢慢從休眠中醒來。

或許是天空中有云彩出沒,所以就連以前幽暗的月光,今夜也無法達到此處,不過對現在的雷電蟲而言也是好事。在幾次夜晚捕獵豐收之後,雷電漸漸喜歡上了這種夜晚捕獵方式,甚至一度產生了‘不如以後就投身抹黑打劫的事業上去吧’這樣的念頭。

但只是一度產生而不是決定,雷電仔細一想就發現,雖然夜間捕獵對於雷電蟲而言安全順利上不少,但獵物的數量以及質量都不高,這段時間的夜間捕獵遇見的多是些平民級和雜兵級的軟體生物,連和自己一樣的頭目級都沒怎麼遇見過,而面對強大的獵食者,雷電蟲們只有逃跑的份。

像第一次夜間捕獵發現休眠生物的巢穴這種事,也只是某時間人品爆發而已,之後很久都沒遇見過。統計這段時間的進化值和組件,雷電才發現其實收穫平平。

“今晚狩獵後就繁殖進化吧,完善的眼睛組件應該也有了,進化值大概也足夠進化出眼睛了吧。”

“而且,骨頭類的組件就算第一天的那隻蝸牛殼不好,但輕甲的生物也獵殺了不少,應該也不缺的說,這樣應該就能完成這個階段了。”

雷電慢慢用扭動全身,使得精神慢慢從體內浮出。

“可是,會這麼簡單麼?”

“算了,現在還是先好好的過完這個夜晚吧,多積累點營養,可以的話帶點食物回巢穴,方便早上開始繁殖。”

四周的雷電蟲們陸陸續續從休眠中醒來,向雷電靠近。

“嘿嘿。月黑風高夜,正式我雷電捕獵時啊。”

一羣暗夜捕獵者從狹小的裂縫中魚貫而出,短暫的判定之後,在雷電的帶領下,衆雷電蟲熟練的沿着岩石裂縫前進。

“不要將眼光侷限於一個小小的暗夜狩獵者的身份之上,吾輩的目標可是征服無盡的星辰大海啊!”

※※※

“發現目標。”

一羣雷電蟲的影子聚集在岩石的邊緣,而不遠處,幾隻軟體蟲正悠閒的漫步。

這種生物還是當時閃電在深海時遇見過的物種,在現在危機四伏的淺海居然仍有存活令雷電感到驚訝。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不過也只是令雷電略顯驚訝而已,自己可不是動物保護主義者,現在的世界也不需要這種生物。

軟體蟲對於現在的雷電蟲們而言,就是除浮游生物和植物外最好的營養來源,就算它們在淺海滅絕了,也只是因爲它們不適應環境而被進化所淘汰了而已。

小心翼翼的關注着四周的情況,以免出現獵食者。雷電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這幾隻軟體蟲之上。其實面對沒有攻擊力,速度緩慢的軟體蟲,雷電並不需要這麼小心,但對於這幾隻軟體蟲所待的這片略顯灰白的泥沙地,雷電卻總是有一種詭異的感覺,彷彿有危險,但又彷彿有些親切。

“可惡,到底怎麼回事。”

這種矛盾的感覺讓雷電很不舒服。

“周圍沒有敵人,甚至冒險擴大了同族們的搜索範圍也沒發現什麼獵食者,連普通生物出來的都不多。”

“上面的水中沒有,岩石怪也沒發現,那麼應該就是泥沙中了。”

此時的雷電將逐漸熟練的精神感應集中在了身前的泥沙地,但仍舊無法穿透過高的深度。

“可幾隻軟體蟲好好的在哪兒閒逛,泥沙也感覺不出什麼變化,而且現在也不可能出現利用誘餌狩獵的生物吧?大腦都還沒什麼質的進化的說。”

“算了,反正軟體蟲也逃不掉,先讓雷電蟲們將這兒圍起來,再讓一隻雷電蟲進去探探路吧。”

一時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可雷電又不想放棄眼前的食物,之前獵食的營養滿足一段時間生存是沒有問題,但現在自己需要爲繁殖進化囤積食物,那麼就需要儘量消滅遇見的獵物。而現在對於這片泥沙地的戒備只是來源於從沒有過的詭異感覺。

“也許只是我長時間精神緊張出現的幻覺吧。”

幾隻雷電蟲慢慢將這小片詭異的泥沙地圍起來,然後,一隻雷電蟲開始慢慢向中間的軟體蟲們靠近。仍然沒有危險出現,反應遲鈍的軟體蟲們也沒有任何異常,只是繼續着自己悠閒的漫步。

“好,現在要做的就是利用電擊將軟體蟲們麻痹,然後我們再衝進去清理掉它們。”

感應到仍然沒有危險出現,雷電稍稍放下了心中那種奇怪的感覺。

依舊是雷電蟲的專屬羣攻技能——電力爆發。只見一道明亮的電力網從中心的雷電蟲體內向外擴散,然後將這幾隻軟體蟲麻痹,之後便是外圍的雷電蟲們一擁而上,將幾隻軟體蟲分而食之,然後順利返回巢穴繁殖進化。

嘛,按照一直以來的劇本,過程應該是這樣的沒錯。

火影之血霧迷情 不過,之前奇怪的感覺可不是幻覺哦。這對雷電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在雷電蟲如同往常一般使出電力爆發之時,電力網卻沒有按照設定好的程序向外擴散,而是從雷電蟲體內爆發的瞬間就彷彿受到什麼吸引一般,全部集中打擊在了雷電蟲身下的泥沙之中,然後順着泥沙擴散出很大的範圍直至消散。看起來就彷彿雷電蟲自己將電力集中打擊身下的泥沙地一般,可這樣高級的攻擊方式可不是此時的雷電蟲所擁有的。

“是泥沙有問題麼?”

問題似乎來源於此。

“吸引電力,難道泥沙裏含有對電力擁有極大吸引力和導電性的礦物。”

詭異感覺的來源似乎被發現了,不過,也只是似乎而已。事實卻並非如此,此時雷電的詭異感覺沒有絲毫減弱,更有向上加強的趨勢。

當雷電正由雷電蟲發出的電力爆發失敗,而想到泥沙中的礦物有問題這一可能原因之時。在泥沙所覆蓋的區域,剛剛平息的電力網卻突然瞬間爆發,產生出強烈的電力爆發。威力遠勝於之前雷電蟲所發出的電力,強度有如雲泥之別。

就算那隻在泥沙地之中,因長時間使用電擊能力而抗電性極強的雷電蟲,此時也在這次的電力爆發中產生了短暫的麻痹,而沒心沒肺的遊蕩中的軟體蟲們,更是已經一動不動的浮在哪兒,或許已經猝死了吧。

“難道這個地方還有延遲的電力增幅能力不成,對現在的雷電蟲這樣擁有電擊能力的種族,此處可是一片理想的伏擊地點啊。”這一刻,雷電的意識之中彷彿浮現出雷電蟲引來高級獵食者,然後利用這片泥沙地將對方幹翻,得到強大進化組件的美好畫面。

不過,又是不過,嘿嘿。

剛剛想對美好前景YY一下的雷電,其精神感應之中那片本來被水流衝的平滑的泥沙地,其靠近打前鋒的雷電蟲和幾隻軟體蟲的下方,突然如同出現微型天坑般向下一沉,然後一個巨大的黑影突然出現,伴隨着環繞的電流,將龐大的身軀襯托的如同雷神降臨般。

對方將僵直的雷電蟲和軟體蟲們一併吞下,龐大身軀前端,四隻巨大的眼睛彷彿略帶疑惑的左右查看。

絕世癡纏之總裁太壞 而此時,正藏身於邊緣岩石之中,還沒來得及衝出或逃跑的雷電蟲們,已經嚇得一動不動了。這是對同樣擁有電擊能力,而且更爲強大的生物的畏懼,即便是主意識的雷電也躲在岩石後不敢現身。

“好強大的電擊生物。”

雷電有些恐懼的顫抖着,但更多的卻是對於發現一種自己未知的電擊生物的興奮。

“沒想到同類沒遇到,卻遇上這麼個強大的傢伙。難道它也是從小細胞進化而來的,這讓我情何以堪啊。”

對比一下自己弱小的雷電身軀和對方的龐大軀體,雷電很是泄氣。

“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你真的看不見我。”

躲在岩石後的雷電小心的用精神力觀察着對方,不過看樣子至少在精神力這反面對方還沒什麼進化。

疑惑的環顧四周,自己棲息的泥沙地已經慢慢清澈下來,除了剛剛已經被自己吞掉的幾隻弱小生物之外,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出現。打擾自己休息的應該就是被自己吞掉的生物之一吧。

在這種昏暗的黑夜中,即便這隻強大生物身上不時發出的電光也照射不了多遠。等待了一會兒,沒有看見任何動靜出現的雷霆獸又慢慢沉入泥沙之中,繼續自己的休眠。

漸漸地,這片泥沙地再次恢復平靜,除了消失了一隻雷電蟲和幾隻軟體蟲外,沒有一絲改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