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反轉人生的選項,是只有自己才能看的到了。

蕭然的目光,又再次回到了選項上。

這『一』選項,直接拒絕老道,雖然可以獎勵看似很厲害的體質,但是命都沒了,要這體質有什麼用。

至於『二』選項,讓老道寬限幾日,恐怕會被老道嫌棄不夠誠心和吃苦。

到時候,指不定偷雞不成蝕把米。

所以。

在這種生死抉擇前,還是得穩一點,選『三』好了。

蕭然立馬開口道:「承蒙道長不棄,晚輩一定用心研讀,三日內,必將這三本書牢記於心。」

他方一說完。

獎勵就已經發放下來了。

蕭然也了解到了技能點的作用。

這技能點,和屬性點是截然不同的東西。

屬性點就是『力、敏、智、魅』這四種。

技能點,涵蓋的範圍就太廣了。

比如廚藝、鍛造、醫術、毒術、音律、繪畫乃至於法陣、煉丹、符籙等方方面面。

基本就是將生活及修鍊中的技能,都囊括在內。

蕭然想了想,將這技能點,加在了煉丹上。

他在後面根治骨癌之時,肯定要服用各種各樣的丹藥。

煉丹技能,對他的幫助是最大的。

老道開口道:「嗯,歷經苦難,方成正果,去吧。」

道童走到蕭然二人面前,開口道:「兩位居士請隨我來,帶你們去住的地方。」

「有勞了。」蕭然微微點頭。

「哎喲,終於可以休息了。」王生伸了個懶腰。

旋即。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又趕忙把手收了回去。

兩人向觀主告辭后,便跟隨著道童走出了真武殿。

王生跟在道童的後面,詢問道:「小道長,我問問你,一般入門后,要砍多久柴,才會被傳授仙法?」

道童撓了撓頭:「這個時間不確定,有些人幾個月,有些人幾年,還得看自己的表現。」

王生聞言,苦著臉看向蕭然:「蕭兄,平日里我都不做苦力活,現在卻要在這砍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柴,這是要累死我啊。」

蕭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尋仙問道,就是要耐得住苦楚,或許王兄天賦異稟,無需幾月,便會被傳授仙法。」

當然。

以這王生懶散的性子,能不能堅持這麼久,就是兩說的事情了。

王生道:「有蕭兄這句話,我倒是好受多了。」

一路和童子閑聊,問了一些門規方面的事情。

蕭然和王生,終於越過大殿,來到了後山居住之地。

只見的,眼前是一排排茅屋,還有一個個身著麻布衣的青年,或挑水或從外面背柴回來。

茅屋的對面,則是一座類似於廚房的建築。

煙筒上冒出寥寥炊煙。

道童開口道:「這裡居住的,都是未入門牆的弟子,等兩位居士通過考驗,便會安排其他的住處。」

很快。

他便帶著蕭然二人來到了最左邊的一間茅屋。

「這裡無人居住,兩位居士可以暫時在這裡歇腳,吃飯便在對面的屋子裡。」道童開口道。

話音剛落。

蕭然的眼前,再次彈出三個選項。

【一、直接讓道童滾蛋,獎勵離火扇一把(五星)】

【二、什麼都不做,獎勵疾風步(三星)】

【三、給道童一兩銀子,並表示感謝,獎勵屬性點+1】

蕭然神色一怔,沒想到這也會彈出選項出來。

這就證明,他的選擇,會關乎接下來的劇情走向。

他不敢大意,連忙朝著這些選項看了過去。

第一個選項,直接讓道童滾蛋,太不合適了。

哪怕再好的獎勵,也不能選。

道童可是侍奉在觀主身邊,要是他打個小報告。

指不定會讓觀主對自己產生不好的想法,從而把自己趕下山去的。

「選二還是選三呢……」

蕭然沉吟片刻,還是決定選三。

二選項,雖然獎勵疾風步,但是以蕭然現在的體質,根本用不上。

再者。

經過剛才的交談,蕭然知道道童自小在山中長大,熟悉很多事情。

如果能用銀兩賄賂他,指不定能得到一些特殊的消息也說不定。

之前他得到了一百兩銀子的獎勵,現在正好可以派上用處。

蕭然從空間內,取出一兩銀子,遞給了道童:「小道長,這一路多謝你的講解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等你日後下山時,可以隨便買些東西。」

話音剛落。

獎勵也隨之發放了。

蕭然毫不猶豫,將這屬性點,也加到了力上。

剎那間。

他只感覺肌肉又更緊繃了一點。

身上也不再那麼酸痛了。

小道童看著蕭然手裡的銀子,眼眸微微一亮。

他雖然自小在山中長大,但是卻也並非沒有下過山。

知曉山下無論買吃的,用的,都需要用錢。

所以。

他也知道錢的重要性。

「使不得、使不得,要是被觀主知道,可是要責備我的。」小道童故作扭捏。

蕭然笑了笑,將銀子直接放在了道童的手裡:「別客氣,咱們以後可能就是師兄弟了,這麼見外做什麼。」

小道童這才將銀子收起,撓頭道:「這個……那就謝謝蕭居士了,我也希望蕭居士能被順利收入門牆。」

王生見狀,也反應過來,掏出十幾個銅板,放在了道童的手中:「這也是我的一點心意,還請小道長手下。」

「哎呀,兩位居士太客氣了。」道童美滋滋的將銅板也收下。

頓了頓。

他看向蕭然二人道:「噢,對了,還有一點忘記告訴兩位居士了,未入門牆的弟子的飲食,都是由劉嬸在負責,她這個人很節儉,每天只會提供大餅和白粥,長此以往,我怕兩位居士熬不住的。」

「那該如何是好?」王生擔憂道。

他在家裡基本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雖說不是每頓都大魚大肉,但也絕不會太差。

如果天天吃大餅白粥,哪還有力氣砍什麼柴的。

道童開口道:「我倒是有辦法可以弄到一些好吃的,到時候可以給兩位居士送來,不過每個月需要兩位居士額外出三十個銅板。」

蕭然眼眸微微閃爍。

看來。

這就是交好道童的好處了。

每日清湯寡水,任誰都受不了。

更何況。

他還要背三本道書,統共下來,也有一兩萬字了。

一個骨癌晚期患者,在吃不飽的情況下,根本沒心思學習的。

現在,每個月只需要三十個銅錢,就可以換成好一些的伙食。

蕭然現在有99兩(一兩=100銅錢),倒是完全付得起。

「好,沒問題,有勞小道長了,這裡是四兩銀子,算是我們兩個半年的伙食了。」

蕭然很慷慨的幫王生也交了錢。

畢竟。

兩人以後相處的時間還很多,打點好關係還是很有必要的。

「哎喲,這哪能讓蕭兄為我付錢。」王生急忙阻止。

蕭然擺擺手:「王兄,你我結伴上山,你一路對我多有照拂,這二兩銀子根本不足以表達我的感激之情,你就莫要推辭了。」

王生有些感動:「蕭兄真是有豪俠風範,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請儘管開口。」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