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代表他們已經堅守了50次敵人的進攻。

還能堅持多久呢?

CD市的異能者,都集中在這裏,有升到5級的康靜,還有4級的陳科長陳長慶,加上三個才激發了精神力的新人。

段燁也在這一個月持續的戰鬥中升到了7級!

他也快一個星期沒有閤眼了!

異變人可以用武器來對付,但是魅靈就只有異能者能看見。

6個異能者要防守住整個東南軍區已經相當吃力,更不用說裏面還有幾個新手,他們只能對付剛剛進化的二級魅靈,但在CD市不斷出現三級,甚至是四級魅靈。

段燁只有不停的戰鬥!

他的精神力就沒有滿溢過,很多次都降到了30%的危險線之下,但他沒有選擇,出現在這裏的四級魅靈就只有他能夠應付。

太累了,真的太累了,段燁感覺自己站着都能睡着,他從來沒有這樣的想念左歡。

那個陽光的大男孩!那個笑起來壞壞的大男孩!

左歡!你他媽的再不回來,就只能給我上墳了! 段燁在東南軍區的大門上做了記錄,罵了兩句左歡,真的靠着門睡着了。

一個士兵從遠處跑過來,剛喊了聲段大哥,陳長慶就從軍區高高的圍牆上跳下來,制止了他繼續叫喊,小聲的說道:“讓他休息一會,有什麼事找他?”

那個士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們的糧食快沒了,最多堅持到明天晚上,邱參謀長叫我來請他過去商量一下!”

陳長慶很是生氣,罵道:“邱胖子就會躲在辦公室裏,要商量事還要去見他,這個時候還端着官僚作風,你去告訴他,讓他到這裏來和我商量!”

士兵不敢反對,他也知道整個軍區就靠着這幾個異能者在保護,他對着陳科敬了個軍禮禮,再轉到段燁的方向,原地轉過身,又跑了。

陳長慶走到段燁身邊,輕輕的抱起他,把他放到旁邊門崗裏的沙發上,扯過一條毛巾給他蓋住。

段燁實在是太累了,陳長慶搬動他的時候警醒了一下,看到是陳科後,馬上又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陳長慶帶上了崗哨的門,對一旁的士兵說:“讓他多睡會,沒緊要的事,千萬不要打擾他!”

兩個士兵站得筆直,整齊的答道:“是!”

其實陳長慶也有幾天沒合過眼了,雖然看不出他已經80多歲,異能者的新陳代謝也比普通人緩慢很多,但他的身體畢竟還是老了,他也很累。

但陳長慶知道,在沒有其他異能者來支援以前,自己還不能休息,能讓段燁多恢復一些精神力,也好過自己去睡上幾個小時。

他正要跳上牆頭繼續警戒,從軍區中間開來了一輛路虎,是邱參謀長來了。

邱參謀長叫邱挺,50多歲,少將銜,生得肥頭大耳,很有氣勢,東南軍區幾個司令員都殉職後,剩下的軍人裏數他官職最大,他便當仁不讓的成了軍區聚集點的指揮官。

他從車上下來,就很是着急的對陳長慶說:“老陳啊!你可得想想辦法,我們要堅守到有人來救援,糧食就是根本,沒了吃的,軍心就亂了啊!”

陳長慶皺起眉,問道:“糧食不夠爲什麼不早點說?非要火燒眉頭了纔來着急?”

邱挺一跺腳,很是氣憤的說道:“以前軍區管後勤的做了假賬,在賬面上明明還有七十萬斤的儲備糧,但卻找不到在哪裏,出現這種挖國家牆角的碩鼠,我也很痛心啊!”

陳長慶心裏更不高興了,這邱胖子以前在東南軍區,正是分管的後勤工作,要說這做假賬吃空餉的事他不知道,那還真是考自己懂不懂人情世故了。

陳科不懂嗎?左歡都常說他是老成精的人物。

陳長慶也不揭穿他,笑了笑,問道:“那需要多少糧食纔夠?”

邱挺顯然已經做了功課,算過數字,馬上答道:“現在軍區裏一共一萬八千零四十七人,按照配給制度,成人每天有半斤糧一兩肉,但是我們的肉食斷了很久,沒有葷腥的話,口糧就會增多一些,不過有個七、八兩也就夠保持充沛的體能了!”

陳長慶心裏算了算,按每人七兩的平均數,軍區裏一天就要消耗掉近十三噸糧食,就是吃掉一輛貨車拉的糧食啊!

邱挺見陳長慶有些發愣,說道:“聽起來很多,但東南軍區滿員的時候,每天消耗的糧食也要超過這個數。”

陳長慶問道:“那這些糧食是從哪裏運來的呢?”

邱挺答道:“都是從一些糧食基地直接運來的,現在當然不可能還指望他們運糧過來,我們只有去CD市找糧食儲備庫。”

陳長慶想起離軍區不遠的十方鎮上有個糧食儲備庫,那裏的倉庫成片成片的,要是裝滿了糧食的話,得有十多萬頓,軍區也有自己的車隊,幾十輛車一次性就可以拉回夠這些人吃一個月的糧食。

邱挺早就安排好了運輸車輛,就等這幾個異能者點頭,就可以出發去拉回糧食。

陳長慶想了想,說道:“那麻煩邱參謀長你安排十輛車,每車安排5、6個人,做護衛和搬運工作,等段燁醒了,我和康靜跑一趟。”

“十輛?我已經準備好了三十二輛車,隨時都可以出發!”邱挺顯然對陳長慶說的這個數字不滿意。

陳長慶輕蔑的笑了笑說:“車隊太長的話,首尾不能兼顧,再說還不能確定那裏有沒有糧食,現在汽油這麼寶貴,可不能浪費了。”

說這話的時候,陳長慶是看着邱挺乘坐的路虎,這傢伙到哪裏都要坐車,而且必須坐好車,幾十年養成的習慣根本改不掉。

在油料相當緊缺的軍區裏,他還經常開着車四處巡視,根本沒有一點危機意識。

也許,邱挺心裏一直都感覺這次事件很快就會過去,到時候他又能回覆到原來的生活。或許他也知道,時隔這麼久,都沒有外界的消息,派出了僅有的三架直升機,就只返回一架,帶回來的消息是周圍的城市情況更糟,根本找不到生存者聚集的地方。

原來的世界已經走到末日,只是邱將軍不能接受而已。

段燁這一覺睡了三個多小時沒被打擾,時間不長,但讓他的精神力回覆了大半,身體也得到了極好的休息,他伸了個懶腰,感覺精神百倍,長嘯一聲,走出崗哨。

陳長慶遞過兩個大饅頭和一點豆腐乳,說:“怎麼不多睡會?難得今天這麼清淨,沒有魅靈過來不說,連那些異變人都跑得遠遠的。”

段燁又伸了個懶腰,看了看時間說道:“睡得很舒服了,你去休息休息,這邊交給我了。”

陳長慶指指在後面整隊的數百名士兵道:“他們要出去處理屍體,你跟着去保護他們。”



段燁點點頭,飛快的把饅頭就着豆腐乳塞進嘴裏,對着帶隊的軍官招了招手,示意自己隨時可以出發。

這已經是第二次出去處理軍區周圍的屍骸了,連日不停的戰鬥,讓軍區圍牆周圍堆滿了異變人的屍體,雖是冬天,但久不處理的話,一旦腐爛污染了地下水源,整個軍區將沒有食水可用。

士兵們都穿上了厚厚的危化物處理服,在離軍區一條街的地方,就是CD市最大的游泳場,乾涸的泳池就成了處理屍體最好的地方。

陳長慶指揮着打開了東南軍區的大鐵門,對段燁說道:“動作快點,等你回來了,我要和康靜去拉糧食。”

段燁嘴一張:“啥?這事交給我就行了,你老人家還是在軍區裏教徒弟吧!”

陳長慶搖搖頭:“你必須守着這裏,如果出現了四級魅靈,只有你纔對付得了!”

段燁也沒再堅持,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在,軍區裏萬一進來一隻四級魅靈,那將是滅頂之災,東南軍區就像一座孤島,再也禁不住浪濤的折磨了。

Wωω▪ тt kān▪ c o

兩輛卡車駛出了軍區大門,士兵們開始把周圍的屍體往車上搬運,這些都是企圖進入軍區的異變人,在槍炮的威力下,沒有一具屍體是完整的,有些陳屍已久的屍體還散發出了難聞的臭味。

段燁看得心煩,就用精神力幫着收撿那些屍體,有他幫忙,效率就提高很多,他手一擡,就是成堆的屍體被送入車斗裏,不大工夫,門前那片區域就清掃乾淨,兩輛卡車也裝得滿滿的。

段燁放出思感偵查情況,從門口到泳池的道路上乾乾淨淨,一個異變人都沒有,段燁拍拍車廂說:“走吧,前面安全!”

卡車開動,段燁又自言自語道:“今天這些傢伙全跑去旅遊了?”

帶隊的李少校接口道:“是啊,今天很奇怪,從上午開始就看不到它們,魅靈也沒有出現過。”17K正版首發!請大家支持正版!

段燁心裏隱隱覺得有些不妥,吩咐道:“快乾活!軍區後門還有大堆屍體呢!”

卡車開進了游泳場,直接撞開了大門,開到泳池邊上,泳池裏還有上次燒屍剩下的焦塊。


李少校指揮士兵往池子裏倒進了兩大桶汽油,卡車擡高車斗,把高聳的屍體全部卸到了泳池裏。

士兵扔進一個點燃的布團,整個游泳池就開始燃燒,冒出濃濃的黑煙,池子裏的屍體被燒得滋滋作響,高溫烘出了人油,把火勢助得更旺!

士兵們在遠處站得筆直,面前的屍體都是他們或他們的同伴打死的,對着怪物開槍,焚燒的卻是人類的屍體,看着那些人的五官在火焰中扭曲變形,士兵們的心裏都感慨萬千。

不知道是哪個士兵帶頭,所有人都對着泳池敬着軍禮,雖然它們已經變異,雖然它們已經死亡,但是,那裏面發出滾滾濃煙的,也曾是生活在這個土地上的同胞!

管你身家多麼豐厚,管你才華多麼出衆,管你樣貌多麼美麗,如今,也不過是化作一縷黑煙而已!

段燁嘆了口氣,拍拍李少校:“走吧!後門去!”

大家回到軍區,從後門出去,把屍體裝完了,還是沒有看到一個異變人出現,段燁甚至對着前方大喊了一聲,平日裏聽到響動就會出現的異變人卻真的像消失了一樣。

段燁對李少校說道:“不對勁,你們到前面去燒,我得去找邱參謀長!”

段燁說完,就丟下他們往軍區跑去,來到邱參謀長的辦公室,段燁一腳踹開門,喊道:“邱參謀長!快把直升機派給我,外面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我得去看看!” 邱參謀長中午躲在辦公室裏,一個人享用了警衛員送來的扣肉罐頭。在一個月前,這種難吃難聞的罐頭食品,他是看都不會去看一眼的,現在卻成了奢侈的享受,還得自己悄悄躲起來吃。

享用完了午餐,邱參謀長就想在辦公室的牀上睡個午覺,如今軍區裏擠滿了人,也只有他纔有獨居一室的權利,誰料頭才碰到枕頭,辦公室的門就被踹開。

邱參謀長正要發火,看清進來的是段燁,只有把罵人的話嚥進了肚子裏。

段燁走到他面前,很急的說道:“快把直升機派給我,外面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我得去看看!”

直升機?軍區裏現在就剩下一架,那可是邱參謀長爲自己留下的退路,萬一聚集點被攻破,還得指望它把自己帶出這個險境呢!

所以,邱參謀長搖了搖頭,說道:“小段啊!你也知道我們就剩這一架飛機了,可不能亂用!”

段燁脾氣本就不小,他心裏也沒把這個什麼軍區參謀長當回事,當下就板着臉說:“這怎麼叫亂用呢?軍區周圍的異變人好像都消失了一樣,我得去找找原因!”

邱參謀長一聽就來了精神,趕緊說道:“消失了?這是好事啊!那趕快帶人出去收集生活物資!還找什麼原因嘛!”

段燁一聽就火了,拍着桌子道:“你不想想,它們爲什麼會消失?萬一它們發生了新的變異,我們也好提早防備是不是!”

邱參謀長見他發火,不敢再說話,手寫了一張同意使用直升機的條子,蓋上了自己的印章,交給了段燁。

這是邱參謀長立下的規定,東南軍區聚集點一切人員調動和物資使用,都要經過他的同樣,不見人就得見條。


段燁拿着條子,狠狠瞪了邱參謀長一眼,拉開門向外走去。

繞過幾座營房,段燁來到停機坪上,東南軍區剩下的最後一架直-11輕型直升機就停放在這裏。

這也是軍區裏防衛最嚴密的地方,兩個班的戰鬥人員駐守在周圍。

現在軍區裏都認識段燁,沒有盤查就放他進去,段燁把條子交給飛行員,飛行員看了看,問道:“我們去哪裏?”

段燁手指向上轉了個圈,說道:“就在城裏四處看看!”

飛行員點點頭上了飛機,和段燁一起出去,他還是很有安全感的,上次三架直升機一起出動,返航的時候他可是親眼看見自己的戰友在空中掉了腦袋,失去操控的飛機一頭撞向地面。

對魅靈這種看不見的異類生物,所有人提到都會害怕。

直升機發動後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在軍區呆得無聊的倖存者們都跑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段燁眼尖,發現了人羣中的劉傑和陳爾嵐,便在空中向他倆揮了揮手,心裏想着這段時間忙於軍區的守衛,和他們話都沒說上幾句,這次回來一定要和他們聚一聚。

直升機很快升上了百米高空,開始在城區範圍內盤旋,段燁拉着安全繩,從打開的窗門往下看去,CD市已經滿目蒼夷,突然發生的變異事件,讓慌忙逃生的人們忘記關閉火源,引發了無數起火災,市內的樓房幾乎無一倖免,都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跡,很多樓房還因火勢過大,破壞了房屋結構,坍塌在地上。

街道上看不見任何活動的東西,異變人連被風吹起的報紙都要追上去扯爛,更不用說那些活動的生物了。

但和災難發生時,滿街屍體的情況不一樣,除了隱約可見的血跡外,那些屍體都不見了,這讓段燁想起他和左歡一起去過的那個死村,異變人好像在沒有攻擊對象後,就會習慣性的帶走那些屍體,找個地方堆在一起,慢慢的享用。

難道它們消失,就是到了用餐時間?

段燁讓飛行員降低速度,他放出思感,搜索着眼睛看不見的地方。

果然,在一些樓房裏,段燁找到了異變人,這些變異過的人類,沒有了睡覺的習慣,它們休息的方式就是低着頭,垂下手臂。

段燁撓撓頭,難道是自己多疑了?這些異變人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並沒有像自己擔心的那樣,正在再次進化。

不過,段燁還是發現了不正常的地方。

異變人喜歡成羣結隊的活動,極少有單獨行動的現象,但在他思感範圍內出現的異變人,幾乎都是孤零零的一個,而且,數量太少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