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聲又一聲,聽得就讓人頭疼。

肖笑:「你不懂。」

賀星文開始暴躁了:「你都不說,我能懂什麼?」

砰!

肖笑一掌拍在辦公桌上,身子猛地站了起來:「哥啊!你不知道學校那些人有多過分。」

「我成績不好,就說我廢物。我成績好了,又不相信。我不想再跟這些傢伙計較了,準備脫離學校生活了,結果……還是不行。你說,他們到底想要怎麼樣啊?」

賀星文:「休學沒成?」

肖笑一滯,坐回到了椅子上:「嗯,不給我辦。說什麼必須要家長陪同才行。這家長還必須是直系長輩。」

「現在,英才高中那些人,哪個不知道我與祝家鬧翻了?這不是在為難我嗎?」

賀星文面色變得古怪起來:「不能休學就繼續上,什麼大事?你一個編劇又不是演員,哪用得着天天在劇組泡著?」

就他看來,編劇根本就不需要進劇組,以前阿炫沒進劇組,不也是拍出了好劇來。

肖笑:「不行!我要在現場盯着。」

負責的編劇,本就要全程跟着劇組走,遇到了哪些不合理的,或者是有些無法表現出來的,隨時進行着修改。

祝炫以前那種在網上與大家談戲,本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

反倒是演員,演完了自己的角色,或者是沒有自己戲的時候,可以離開劇組。

她與王導簽下的合同之中,就包含了進組的條約。

賀星文:「學校不讓你休學,還怎麼說?有說不准你請假嗎?」

肖笑:「沒有!就讓我成績保持住。」

賀星文聞言,努力控制住自己,才沒有翻白眼:「那不就得了!」

「你到底是來找我一起吃飯的,還是來嘆氣給我聽的。」

肖笑一看時間,又猛地跳了起來:「走走走,吃飯去。這一回,我要去吃那個新開的私家菜去!」

賀星文:「……」

沒心沒肺的傢伙,就知道吃。

「哥,你今天還要開這個會那個會嗎?你這都忙了那麼久,還沒能步上正規嗎?」

「還要忙上一段時間。」

「哥啊!是不是賀家狙擊你的公司了?資產縮水了多少?會不會倒?」肖笑沉默了一會,問道。

她原先只以為一些企業,不想得罪賀家,造成了訂單的流失。可忙這麼久……

看來她要加緊腳步了,這萬一要是破產了,就需要她來養賀星文了。

「倒不了!再怎麼縮水,養你的錢還是有。」正準備開車的賀星文一滯,抬手一個頭釘敲在了肖笑的頭上。

「……不準再敲我。」肖笑捂住頭,怒瞪。

什麼毛病啊!

……

陳氏私家菜坊

這是一家以鮮為名,菜色以素菜為主的私家菜。來此吃飯的大多是一些想要改善口味的減肥人士。

它價格貴,擺設雅緻,注重私隱權,因此來這裏吃飯的明星也很多。

肖笑、賀星文兩人剛走進裏面,就在大堂里看到了幾個明星,像什麼躲避狗仔隊、粉絲的裝扮,全都去掉了。

「沒有我想像中的好看。」肖笑輕聲嘀咕道。

這麼近距離觀看,這些所謂的明星也就那樣,只能說是比一般人好看那麼一些。

肯定是快穿所遇到的人質量太高了,將她的眼光養挑釁了。

賀星文揮退服務員,輕睨向肖笑:「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對明星這個群體有些失望。」肖笑說道。

賀星文聞言,看向這餐廳內的人:「哪個是明星?」

肖笑:???

啥?哥啊!你可是開娛樂公司的啊,怎麼能不了解娛樂圈?

賀星文察覺到肖笑的目光:「很奇怪?我只對頂流有印象!這些人我沒印象,那肯定是不夠火,應該是算不上明星。」

肖笑:行!你強!

「咦!這不是賀四少、祝三小姐嗎?」

一道油膩膩的聲音,讓肖笑、賀星文兩人引起了生理不適,齊齊皺起了眉頭。

肖笑:「這是誰?」

賀星文:「不認識。」

肖笑、賀星文兩人再次齊齊轉開視線,再也不敢看上一眼。

剛還說那些明星顏值不夠好,這一對上眼前之人,剛剛所見的小明星簡直就是天仙、謫仙降世。

又矮又肥就算了,可這五官也不知道怎麼長的,各有各的想法,再配合上那油膩、粗糙的嗓音,簡直是絕了。

來人臉色漲得通紅,手指著肖笑、賀星文兩人,抖啊抖的。

「噗!」

一聲輕微的噴笑聲,引爆了火山。

「砰!啪!」

肖笑、賀星文面前的餐桌被拍得顫了顫。

「傲什麼傲?你們兩個不過就是被趕出家門的兩隻喪家犬!沒了祝家、賀家在後面頂着,也不過來這個地方吃飯了……」

肖笑、賀星文兩人對視一眼,從對方的眼中清楚的讀出了「該不會遇到瘋狗(神經病)了吧?這到底是哪家跑出來的,怎麼都沒人看着點?」

「這位先生,您打擾到別的客人用餐了。有什麼事請您出去解決。」

察覺到這邊紛爭的服務員,匆匆忙忙地過來調解。

「黃總!冷靜!這家私坊菜館的館主不是一般人。」與那人一起來的,也小聲勸說道。

那人一被拉走,肖笑、賀星文連忙起身,換了一張桌子坐。

雖然是倒了胃口,但肖笑是捨不得已點的菜,賀星文則是不想浪費時間。

「那什麼黃總,你真不認識?」肖笑小聲地問道。

這麼有特色的那張臉,見過一面就不可能再忘記,同在商場上混的,她不信賀星文會不認識。

「你還沒倒盡胃口是不是?」賀星文沒好氣道。

肖笑:「沒事!我這人心大,更何況菜還沒上來。說吧!那人是誰?」

賀星文輕哼了一聲:「賀家的走狗。現在追着我咬得最狠的幾個人中,他能佔據一位。」

肖笑:「幹嘛的?」

賀星文:「那麼丑、那麼胖,自然就是干建築的。也就搬磚的,才不會嫌棄他。」

建築行業的,那就是說她幫不上一點忙了,確實是沒必要了解,但關心一下還是很有必要。

肖笑:「沒辦法打死嗎?」

「就他一個,早被我打死了。」賀星文淡淡回道,「這就是個噁心的傢伙,只敢跟在賀家後面咬,單獨遇上就慫。要不是抽不出時間來,還能容得他在這裏亂吠?」

「乖!別再議論那傢伙了,倒了胃口,有的你後悔。還是說說你那劇組的事吧!」

肖笑搖頭:「不想說!一說劇組,我就想到休學這事。沒心情!」

說是沒心情的人,當菜上來之後,吃的一點都不少,還不忘記投喂賀星文。

不過,這什麼黃總,還是有些影響的。

肖笑跟着賀星文回到公司之時,就着筆記本電腦,用上了上個世界所學的黑客知識,在網絡上逛了起來。

商場上的那些事,不管是明面上的、還是暗地裏的,皆被收集到了一起。

這一段時間,賀家全面封鎖賀星文。

江城商圈不是冷眼旁觀,就是跟着賀家狙擊賀星文,腥風血雨都不足以形容,難怪賀星文連睡覺、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了解清楚情況的肖笑,手一動,一不小心將整個江城的網絡弄癱瘓了。

肖笑僵在了那裏,彷彿聽到了整個江城的網民齊聲的哀嚎。

坐於她對面的賀星文,呆愣地盯着電腦旁那轉着圈圈的網絡提示一會,又低頭拿起桌邊的各種文件處理了起來。

又不需要開視頻會議,沒有網絡也不耽擱事。

肖笑:「……」

她這也算是給賀星文拖延了時間?只是…她現在估計正被網民們給罵死了吧?

肖笑揉了揉鼻子,發現並沒有打噴嚏的衝動。

還好!還好!那些網民應該是不知道她是罪魁禍首,罵的應該是電信公司什麼的。

這心安下來了,肖笑又開始思考起他們現在的處境了。

按著原計劃來是不可能了,就當前的情況,賀星文根本就支撐不了多久!

就算是賀星文支撐得住,那些員工也支撐不住啊!賀星文可以一天只睡兩個小時,可其他人卻是不行。

「哥,星文哥!賀星文!」

「怎麼了?」賀星文沒抬頭,只是淡淡地問道。

「哥!賀家集團有沒有違法違紀行為?」肖笑摸著下巴問道。、

「有!」賀星文終於捨得抬頭:「你問這個幹什麼?水至清則無魚,沒有哪家公司真的清白,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問題,連我也一樣。」

「你若是想要投訴什麼的?以賀家的人脈,絕對查我的,比查他們的更多。」

這一條又行不通了嗎?肖笑有些不死心。

「哥,要是有真憑實據呢?直接將證據送上門去,也不行嗎?」

「可以!證據呢?」

肖笑一滯,無言以對。

她在厲良的教導下,黑客水平是還不錯,但絕對說不上頂尖的。

賀家集團那麼大的企業,不可能沒有黑客、白客效力,她就算是能夠突破賀家的防火牆,想要在有限的時間內找出那些證據,也不可能做得到。

更別說,違法違紀這種證據一般是紙面上的,或者是存於不能網的電腦之中。

肖笑咬了咬牙,賀家不行,其他集團難道也不行。等那網絡恢復了,她就去拜訪拜訪那什麼黃總的去。

「阿炫乖,專心做你的事情去。再過段時間就沒事了。」賀星文摸了摸肖笑的頭,繼續處理他的公務。

肖笑翻了個白眼,拿出紙筆,寫寫畫畫。

……

幾天過後,同樣的辦公室,同樣的辦公桌。

肖笑猛地將一個U盤扔到了賀星文面前:「哥,證據。」

也就開一場戲的準備工作太多,又不需要天天去學校報道,她才有那麼清閑,能夠白天加黑夜都在網絡上興風作浪,才能拿到……嗯,包括黃總在內的三家公司內幕。

果然,不管是什麼技能,多學一點肯定是沒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上了。

就像那什麼看財務報表的,現在不就發揮了用處。不然……就算證據擺在她面前,她看不懂,也是白搭。

「什麼?」賀星文捏起U盤,臉上帶着迷茫。

「某些人違法違紀的證據。」肖笑重說了一遍。

賀星文終於想起幾天前的談話,連忙將U盤插入自己的電腦里,隨着時間過去,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猙獰。

肖笑:「……」

不是應該興奮或者是驚喜嗎?怎麼會是猙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