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就在沙蠻族過夜,晚上最忙的人就是納甲土屍,那幾名沙蠻族美女被他弄得嗷嗷直叫。

第二天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族長沙畢匆忙地跑到江帆居住沙洞里,「大神,沙拉族人來了!」沙畢驚慌道。

江帆望著沙畢,「你慌什麼,帶我去見他們!」江帆滿臉不悅地瞪著族長沙畢道。

「是的,大神,請隨小的來!」族長沙畢點頭道。

江帆等人隨著族長沙畢出了沙洞,來到沙地,只見沙地上大約有一千多人,他們正朝著沙蠻族走過來。

江帆望著那些沙拉族人,這一千多沙拉族人都是男人,一個個身材高大,雄赳赳氣昂昂的,看樣子是來搬運財物的。

那些沙拉族人看到了江帆等人,他們沒有看到財物,為首的沙拉族人對著江帆等人喊道:「沙蠻族,你們進貢的我沙拉族的財物在什麼地方?」

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到了為首沙拉族人面前,「你們已經把沙蠻族趕出了沙丘之城,為何還要掠奪沙蠻族呢?」江帆望著為首的沙拉族人冷冷道。

為首的沙拉族望著江帆,「你是何人?我們掠奪沙蠻族管你屁事!我們就喜歡掠奪沙蠻族,你能把我們怎麼樣!」為首沙拉族人撇著嘴望著江帆。

江帆嘴角露出冷笑,「哼,這件事既然被我江帆遇到了,我就管定了!再說現在沙蠻族是我的僕人,你欺負我的僕人,那就必須問我是否同意!」江帆冷哼道。

為首的沙拉族人望著江帆,「你小子口氣不小呢!就憑你管得了我們沙拉族嘛!我看你小子找死吧!」為首沙拉族人冷笑道。

江帆眯縫著眼睛望著為首的那沙拉族人,「哼,看來你是不相信我江帆有這個能力了,那你就儘管試試吧!」江帆冷笑道。

「看來你小子是找死了,那我就成全你了!」他雙手結印,嘴裡念著咒語,就要釋放符咒攻擊江帆。

他的符咒還沒念完,江帆的腳就到了他的褲襠上,砰的一聲,為首的沙拉族人慘叫一聲,雙手捂著肚子蹲在地上了。

「混蛋,你敢偷襲我,給我殺死這小子!」為首的沙拉族人怒吼道。

那些沙拉族人立即對著江帆釋放符雨箭和符雨石,江帆一揮手,使出空間隔離,那些符雨箭和符雨石落在江帆身邊。

緊接著江帆一把抓住了為首的沙拉族人的脖子,「讓你族人住手,否則老子掐死你?」江帆冷冷道。

江帆的手微微用力,為首的沙拉族人舌頭伸了出來,腳蹬著,發出殺豬般慘叫,「你小子敢動我,我可是沙拉族族長的兒子沙洛,我爸不會放過你的!」為首沙拉族人威脅道。

「我靠,老子最討厭被人威脅,管你媽是沙拉族族長的兒子還是沙拉族族長,老子照打不誤!」江帆掄起拳頭對著沙洛鼻子就是一拳。

砰的一聲,沙洛的鼻樑骨斷了,他慘叫一聲,鼻血飆了出來,「你媽的還敢威脅老子么?」江帆冷笑道。

「你,你混蛋,我爸不會放過你的!」沙洛怒罵道,他還不服氣呢。

「我靠,你落在老子手裡還敢罵人,老子非打得你叫老子爺爺為止!」江帆抓住沙洛往地上摔,撲通一聲,沙洛重重地摔在地上。

沒等他爬起來,江帆一腳踩在沙洛的臉上,「你服不服氣?」江帆冷笑道。

「老子就不服,你打死老子吧!」沙洛倔強地喊道。

「我靠,你有種啊!我看你能夠堅持多久!」江帆的腳微微用力,沙洛立即慘叫起來,他的嘴裡的牙齒飛了出來。

「你嘴巴硬是吧,老子把你牙齒打光了!」江帆腳踢在腮幫上,砰的一聲,十幾顆牙齒飛了出來,沙洛發出殺豬般慘叫。


沙洛嘴裡血咕咕地流著,這傢伙嘴還硬呢,瞪著眼睛望著江帆,含糊地道:「辣子,不胡!」那意思是老子不服,因為牙齒沒了說話就不清楚了。

「你這個賤骨頭,不服老子打得你服了為止!」江帆腳對著沙洛的褲襠不停地踩著,一連踩了十幾腳,疼得沙洛差點昏過去了。

「服不服?」江帆望著沙洛冷笑道。

沙洛搖著頭「辣子,不胡!」沙洛含糊其詞地道,這次聲音明顯低多了,氣勢也不如開始了。

「我靠,你嘴巴真硬呢,我看你屁屁硬不硬!」江帆對著身後的納甲土屍揮手,那意思是爆掉沙洛的菊花。

納甲土屍壞笑地走到沙洛身邊,雙眼盯著他的屁屁,「我靠,屁屁不錯嘛,估計是第一次吧!」裂空奪魄槍對著沙洛的屁屁就要捅。

沙洛明白了納甲土屍的意思了,他手捂著屁屁驚恐地喊道:「哦,不要爆掉我的屁屁!」

「嘿嘿,我就是喜歡爆菊花的,誰讓你不服氣呢!」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就要捅下去。

「哦,我服了,我服氣了,饒了我吧,不要爆掉我的屁屁!」沙洛急忙求饒道。

江帆一臉詫異之色,「我靠,原來這傢伙怕被爆菊啊!這是怎麼回事呢?」江帆詫異道,沒想到這麼嘴硬的沙洛竟然害怕爆菊。

「我靠,我主人問你,你為何怕被爆掉屁屁呢?」納甲土屍用裂空奪魄槍戳了一下沙洛的屁屁。

沙駱露出恐懼之色,「我,我的屁屁是留給沙達慕哥哥的。」沙洛急忙回答道。

江帆笑了,「我靠,原來沙洛是名同志啊!難怪他怕被爆菊了!」江帆搖頭笑道。

「哎呀,這傢伙太噁心了!原來他喜歡男人!」駱靈珊搖頭道。

一旁的上官小易不解道:「他為何喜歡男人呢?」她是一點也不懂這些事情。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駱靈珊搖頭道:「我不知道,你去問沙洛吧,他肯定是變態的傢伙!」

上官小易望著沙洛,「喂,你為何喜歡男人啊?」上官小易十分好奇地問道。

「我喜歡沙達慕,他體格強壯,英俊瀟洒,還有他的絡腮鬍子和胸毛都是我最喜歡地方!」沙洛臉上露出笑容,一臉的憧憬。

「呃,真噁心,大男人竟然說出這種話來!」駱靈珊搖頭道。

上官小易也皺起眉頭,「呃,這個沙洛還真是有點不正常!」上官小易搖頭道。

「我靠,太肉麻了,老子比你的沙達慕還強壯,老子的毛也多,你不會喜歡我了吧!」納甲土屍笑道。

沙洛望著納甲土屍,「哼,你雖然強壯,但是你沒有我的慕哥哥英俊,他有絡腮鬍子,你沒有!」沙洛冷哼道。

「我靠,英俊有鳥用!你的狗屁慕哥哥強壯個屁,遇到老子,老子打他滿地找牙!」納甲土屍望著沙洛冷笑道。

「哼,我的慕哥哥已經達到符元境界後期了,你不是他對手的!」沙洛不服氣地望著納甲土屍冷哼道。

納甲土屍笑了,「我靠,符元境界後期算個屁,老子照樣爆掉他的菊花!踩碎他的蛋蛋!」納甲土屍不屑笑道。

「你少吹牛拉!我的慕哥哥是不敗的!」沙洛露出了小女人的姿態。

「呃,老子要嘔吐了!你他媽根本不是男人!」納甲土屍搖頭道。

「哼,我本來就不是男人,我像女人!」沙洛一語驚人地道。

在場所有人差點暈倒了,「我靠,這個沙洛已經變態了!」江帆搖頭道。

「主人,怎麼處置這變態的傢伙?」納甲土屍望著江帆道。

考慮到沙洛是沙拉族人,沙兀莉又是沙拉族的長老,江帆不想鬧得太僵了,揮手道:「算了,放了他們,讓他們滾回去,以後不準再欺負沙蠻族,否則爆掉他的菊花!」

納甲土屍踢了沙洛一腳,「死變態,你聽到沒有,我家主人放過你們了!你們以後不準欺負沙蠻族,否則爆掉你的菊花!」納甲土屍惡狠狠道。

沙洛本能地捂著屁屁,連忙點頭道:「好的,我以後不敢欺負沙蠻族了!」他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那些沙拉族人跟著沙洛一起逃走,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江帆扭頭對著族長沙畢道:「已經解決沙拉族欺負你們的事情了,你們可以放心了!」

「哦,多謝大神啊!」沙畢立即對著江帆跪下了,其他族人也跟著跪下。

江帆急忙擺手,「呃,不要動不動下跪,沙蠻族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們要去沙丘之城了!」 作死

沙畢臉上露出驚訝之色,「呃,大神,您要去沙丘之城啊!」沙畢驚呼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要去沙丘之城找沙兀莉長老。」

「哦,大神要去找沙兀莉長老啊!」沙畢吃驚道。

「你認識沙兀莉長老嗎?」江帆看出沙畢神色,肯定認識沙兀莉長老。

「在沙丘之城誰不知道沙兀莉長老啊!沙拉族就是仰仗著沙兀莉長老才這麼囂張的。」沙畢感嘆道。

「哦,沙兀莉長老是不是很厲害?」駱靈珊望著族長沙畢道。

族長沙畢點頭道:「是的,沙兀莉長老已經達到了符皇境界,誰惹得起啊,也只有大神可以制住她了。」

「哦,難怪沙拉族欺負你們沙蠻族,原來就是仰仗符皇沙兀莉啊!」駱靈珊恍然大悟道。

「是啊,我們沙蠻族只能被沙拉族欺負啊!」族長沙畢苦著臉道。

納甲土屍拍著族長沙畢肩膀,「嘿嘿,沙畢族長,你不用擔心,你是我的家主人的僕人,沙拉族不敢動你們的!另外我的主人去了沙丘之城后,以後就不會有沙兀莉了!」納甲土屍笑道。

族長沙畢不解地望著納甲土屍,「呃,難道大神要去沙丘之城殺死沙兀莉?」沙畢驚訝道。

「嘿嘿,這可是機密,不能告訴你,反正以後不會有沙兀莉了,你們不用擔心沙拉族了!」納甲土屍神秘笑道。

族長沙畢不敢多問,臉上露出喜悅之色,「哦,那太好了,如果沙拉族沒有了符皇沙兀莉,我們就不怕他們了!」沙畢喜悅道。

江帆等人離開沙蠻族,族長沙畢帶著族人送他們到幾十裡外才返回,江帆等人繼續朝著沙丘之城前進。沙蠻族距離沙丘之前本來就不遠,他們只走了三個多小時就看到了沙丘之城了。

在遠處一望無際地沙丘,就像一座座的饅頭似的,一個比一個高,張旺山手指著那沙丘道:「那裡就是沙丘之城了!」

「哦,怎麼都是沙丘啊,沒有看到城牆呢?」駱靈珊驚訝地道。


「所謂沙丘之城是地下城,所有的建築都在沙丘下面,沙拉族人就住在下面的。」張旺山微笑道。

駱靈珊瞪大眼睛,「哦,沙丘之城原來是地下城啊!我還沒見過地下城呢,那快點帶我們去看看地下城吧!」駱靈珊喜悅道。

張旺山點了點頭,「好吧,你們隨我來吧。」

大約半個小時后,眾人到了沙丘之城的入口,那裡有許多沙拉族人守衛,進出的人必須接受檢查。江帆等人的出現引起了那些沙拉族人的注意,特別是駱靈珊、妙雅公主、皇甫如美、暮雪公主、木香姑娘、上官小易等美女,引起了那些沙拉族守衛的關注。

「站住,你們是哪裡來的?」其中一名沙拉族守衛喊道。

張旺山急忙道:「呵呵,我們是來沙丘之城做生意的。」

「哦,你們是做生意的啊,你應該知道我們沙丘之城的規矩,所有進出行人必須接受檢查。」一名沙拉族的守衛眼睛盯著駱靈珊道。

「呵呵,沒問題,我們願意接受檢查。」張旺山點頭微笑道,他把包裹遞給沙拉族守衛檢查。

按照沙丘之城檢查規矩,一般是不搜身的,只是檢查行李。可是這次沙拉族守衛改變主意了,「這次必須搜身,無論男女就要搜身檢查!」一名沙拉族守衛壞笑道。

「呃,還要搜身檢查啊,這恐怕不好吧!」張旺山皺眉道,他想到身後的駱靈珊等女人呢,如果搜身,那肯定是不行的。

「你少廢話,必須搜身檢查!要不然就把你們全部抓起來!」那沙拉族守衛威脅道,他走過去伸手就去摸駱靈珊的身前大饅頭。

一旁的江帆不高興了,這表明是要吃自己女人的豆腐啊,沒等駱靈珊動手,他一把抓住了那沙拉族的守衛的手,用力一扭。

咔吧一聲,那沙拉族守衛的手腕被扭斷了,他慘叫起來,「我靠,你敢動老子的女人,你找死啊!」江帆一腳踢中那沙拉族守衛的褲襠上,砰的一聲,他被踢得飛了出去。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其他的幾名護衛頓時大怒,「小子,你太囂張了,這可是沙丘之城,是我們沙拉族地盤,你竟敢打我們沙拉族人,你這是找死啊!」

幾名護衛撲向江帆,還沒等他們靠近江帆,一旁的納甲土屍出手了,他早忍不住了,「去你媽的,什麼狗屁沙拉族,你們變態的沙洛都被老子打了,你們算個屁!」

納甲土屍拳腳揮動,砰!砰!的幾聲,那幾名沙拉族守衛被打得飛了出去,跌落在地上,他們吃力地爬了起來。

「我靠,你們太猖狂了,竟敢毆打我們沙拉族人,兄弟們殺死他們!」為首的沙拉族守衛頭目喊道。

那些沙拉族的守衛立即對著江帆等人釋放符咒攻擊,符雨箭、符雨石、符冰刺全部飛向江帆等人,江帆一揮手,使出空間隔離,所以的攻擊都落空了。

那些沙拉族人準備第二次釋放符咒攻擊的時候,納甲土屍已經衝到了他們面前,「我靠,你們竟敢下死手,老子就殺死你們!」裂空奪魄槍一揮,一連串的撲哧聲音,那些沙拉族守衛全部倒下了。

「呃,你把他們都殺死了啊,麻煩大了!」張旺山皺眉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