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的目標就是填飽肚子,園子裏種的大多是地瓜、土豆之類的能頂餓的東西,頂天的種白菜、茄子,品種單一,香菜、韭菜、生菜、辣椒等不頂餓的品種,有人種,但相對較少。

何氏哈哈笑道:」這算是你問著了,咱們村就我家、里正家和褚老太公家三家種辣椒,你叔兒愛吃灶坑燒紅辣椒,年年串辣椒串。你走的時候我給你摘點兒,已經有泛紅的了。大蒜滿山都是野頭蒜,我挖野菜的時候幫你順帶腳挖點兒回來。」

香菱頓時樂開了花:「太好了,嬸子,辣椒先不用摘,我過五六日再來要,野蒜你給我個樣子,我自己去挖就成。」

霉黃豆要六七日才能生好,才會用辣椒等原材料,只要知道出處,香菱倒不急着用。

何氏是個實在人,香菱說過五六日,便真的不去摘了,只是摘了一些茄子和黃瓜給香菱。 退而求其次。

難道我現在的魅力都已經到這種地步了么?

趙信仰面看着面前笑靨如花的青丘月,緩緩的從座位上起身走到她的身邊,附耳低語了一句霸道總裁的經典語句。

「女人,你這是在玩火。」

「能給個機會么,我很誠心的。」青丘月面不變色,自始至終都保持着那幅讓人心肌梗塞的微笑。

「喏,掃吧。」

趙信點開二維碼,青丘月也取出手機掃描添加。

旋即,在好友申請中,趙信就看到了名為「月」,頭像也是皎潔明月的好友申請。

確認添加。

青丘月低着頭給趙信發來雙手捧心的表情的表情包。

「謝謝你的小心心。」

趙信也跟着發去個表情包,是將心收下做屁墊的表情包。

頓時,青丘月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那讓百花黯然失色的笑容瞬間增加了咖啡廳內心肌梗塞的人員。

「快喊救護車!」

咖啡廳中的服務員大嚷着,宋可可看着跟割麥子似得,齊刷刷倒在地上的那些顧客,也忍不住捂臉。

「小月,請你不要再散發魅力了,要死人的!」

「咱們回去吧,可可。」釋放笑容攻擊后,青丘月將書抱在懷中,「還得麻煩你教我一下,怎麼才能追到你小師叔。」

「這輩子你是別想了。」趙信淡漠的聳肩。

「不要說的這麼絕對嘛,別看我現在好似一切如初,其實被你這樣對待我也很傷心的。」青丘月黯然神傷道。

「別愛我,沒結果。」趙信甩手,「我是個無情的鋼筋直男。」

「你有願望么?」

突兀地,青丘月在離開前站在趙信十幾公分外的位置停了下來。

???

這女人的思維跳躍性就是夠快。

一個不留神,就能說到自始至終都從未談到,跟全部話題也都沒任何關聯性的問題。

「幹嘛,你這是要從我的願望開始攻略我了?」趙信挑眉。

「對。」

「可惜我不想告訴你。」

趙信就歪著頭搖頭晃腦,那模樣要多氣人有多氣人。本來被公主和女王都要壓制下去的黑騎士們,摟不住火又想要衝上來。

被二次鎮壓!

哪怕宋可可都覺得趙信做的有些過了,偏偏青丘月依舊保持着笑容。

「我能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么?」

「說。」

「你曾經是住在村裏的吧。」

「哦豁,得不到我想對我用出生地進行致命打擊了?」趙信咧嘴笑了出來,「可惜,沒用!當一個人絕對自信的時候,他的出身從不會讓他自卑。反而,一個差的出身更能體現出他的成功。」

「你是村裏的吧。」青丘月道。

「沒錯,我以前就是村裏的。」

「走吧。」

青丘月沒有再追問,抱着懷中的書,在無數人注目的目光下離開。

咖啡廳中的顧客也都難以置信。

這種讓他們願意用自己的幾十年壽命換一個告白的女人,主動追求趙信還被回絕了。

高級舔狗,恐怖如斯!

殊不知,屁的高級舔狗,他怎麼可能當舔狗!

他當時那樣說就是單純想找個回絕的借口,如果直白的回絕,就跟他之前的行為不符。

不喜歡,還要去硬撩。

有毛病!

能被美女告白,趙信其實也高興的很啊,如果不是看到了丘明月手腕露出來的鬱金香印記。

「有趣了。」

趙信眯着眼睛看着青丘月的背影低語,「挺好的人,為什麼要加入救世主呢?」

真以為趙信那麼痴漢?

看到個嬌艷女人就淌口水?!

在看到青丘月的第一眼,趙信就看到了她手臂上的鬱金香。他才故意裝出那樣,用生硬的撩妹方式,想着能不能打入敵人內部。

沒想到的是,青丘月竟然還接受了。

這就讓趙信很忐忑了。

難道說是正中下懷?!

他心裏誕生了這樣的想法,就趕忙找了個借口回絕。

一切都是為了民族大義。

現在就算是讓趙信再去回憶青丘月的笑容,還有那千嬌百媚、風情萬種的模樣,他也絕對不會……

「這位先生,需要紙巾么?」

咖啡廳的服務人員走了過來,眼神有些嫌棄的皺眉低語。

此時的趙信……

腦袋望天,一雙眼睛獃滯的看着天花板,就好似能夠看到青丘月嬌媚的臉。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嘴巴下意識的張開,口水都跟着滴答了出來。

「先生?」

「先生?」

不管服務生如何輕喚,趙信都跟聽不到似得沉浸其中。

「先生!」

服務生拍了下趙信的肩膀。

「啊?」趙信被說的一愣,趕忙抓住紙巾擦了兩下,又從口袋中摸出張皺皺巴巴的一塊錢,抱住服務生的肩膀,「噓,不要聲張,這就是咱們兩人的秘密。」

扔下封口費和紙團,趙信就雙手插兜往外走。

服務生默默的看着趙信的背影,人都傻了得有半分鐘的時間。

一元錢的小費。

還不能聲張,做為秘密保留嘛?

難道是我穿越了?

回到五十年前,一塊錢能買高樓大廈的時候了?

有這年代么?!

服務生想了許久,就算是錢再怎麼值錢的年代,也沒到這種程度吧。那他幹嘛扔下一塊錢,就跟扔下幾十萬似得。

什麼玩意呀。

Tui!

啐了一口,服務生還是將皺皺巴巴的錢放到了胸口處的口袋。

雖然少,也是錢,總比紙貴!

好歹也能買根棒棒糖吃。

正當他還想再看一眼趙信的時候,才發現離開的趙信竟然沒有出門,反而朝着咖啡廳二樓的位置走了過去。

「先生,二樓是本店會員才可以上去的!」

服務生大嚷着,心想着怎麼也沒個人過去攔着他,旋即他就想到其他人都去處理心肌梗塞的顧客了。

想到這,他趕忙扔下托盤匆匆的追了出去。

「先生,請留步!」

走在前面的趙信聽到服務生的呼喊,頓時眉頭一沉。

不讓收小費?!

這可不行,那小費可是封口費,要是讓他還回來那還得了。

他的一世英名就都毀了。

為個女人流口水,丟人!

旋即,就看到趙信腳下生風蹬蹬蹬的就朝着二樓跑,追在後面的服務生眼睛都有些紅了。

「快抓住他!」 「不對勁啊。」

艾登嘟囔著,看着皇帝陛下在人們的簇擁下。

在台上侃侃而談。

像是外面的事情,對他一丁點影響都沒有。

他不禁小聲對身邊的諾亞說道。

而後者右手捂住嘴,小聲的對他回應道:

「當然不對勁,這個是嶄新出廠的星辰體。」

諾亞神情凝重,眼中紫色瞳仁外,有一圈太陽日冕一樣的微弱光芒,在閃動。

勘破了眼前的這個男人的真實身份。

同樣的。

艾登用手摸了摸額頭。

被手掌遮擋的眼睛,變成暗金色的豎眼。

對着台上的「皇帝」進行了一番仔細的觀察。

看到他身上飄出一陣陣的精神力,像是一道道細線擰成的繩子,直通不遠處皇后所在的車裏。

這讓他確認了諾亞所講的事情。

現在他身上已經有夢境魔力了。

這讓他的感知能力也上升了不少,現在能用巨龍的眼睛看到不少之前看起來模糊的東西了。

他對諾亞問道:

「現在怎麼辦?」

一邊說一邊和諾亞交換眼神。

同時手還暗暗的指了指皇后所在的車。

諾亞搖搖頭。

現在就算是他們看出了皇帝是假的。

鬧起來也很難讓人相信。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