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午下的木葉,硝煙四起!

裝扮成遊客、異國觀眾的音忍們,隨著一聲令下,紛紛撕下了掩人耳目的偽裝,戴上音忍護額,集結起來向木葉發起了突襲。木葉忍者們駭然發現:源源不斷的帶著音忍村護額的忍者們,不知從哪個角落鑽了出來,悍不畏死地向他們襲來!

木葉寧靜的午後,瞬間沸騰起來。

從街道上到建築物內,從鬧市區到木葉岩,到處都是飛舞著的忍具、起爆符,飛箭如蝗,宛如一陣陣驚濤駭浪,各式各樣的忍術疾風驟雨般碰撞著、轟擊著,一時之間地動山搖,金鼓連天!

在忍術、忍具的試探之後,音忍與木葉忍者擊搏挽裂,虎擲龍挐,展開了更血腥而直接的肉搏戰!

爆炸聲、呼嘯聲、呼喊聲、慘叫聲……頓時從各個地方傳了出來。

木葉忍者們又驚又怒,大蛇丸居然攜帶了如此數量的音忍來參與木葉崩潰計劃!

他是怎麼做到的?

明面上,除了參與考試的三個下忍以及他們的帶隊老師以外,大蛇丸最多還能帶兩個護衛進入木葉。

暗地裡,卻有大量的音忍悄悄潛入了木葉。

為了躲過木葉嚴密的檢查,這些音忍們竟吞服了後患無窮的秘葯,強行抑制住體內的查克拉波動,把自己偽裝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平民遊客,順利潛入了木葉。不過,先是服用禁藥抑制查克拉,接著又要他們立刻全力戰鬥,這樣做的代價也是巨大的:此役后,這批音忍們的身體會受到永久性的傷害,嚴重者甚至會終生無法使用查克拉!

他們是真正的炮灰,利用完這一次就沒有價值的一次性用品。

或者是被蠱惑,或者是被強迫,或者是強烈的崇拜大蛇丸而自願獻身……不管他們是否願意,總而言之音忍們展開了狂熱而嗜血的進攻!

依靠這種不要命的架勢和數量上的局部優勢,措手不及的木葉頓時死傷慘重,音忍們一時之間在幾個小戰場上以咄咄逼人的態勢將木葉忍者打得節節敗退!

然而,音忍們也只是憑著意想不到的偷襲才佔據了一時上風而已,木葉作為大村的底蘊遠遠強於音忍村,它擁有的力量也遠高於音忍們,音忍無非就是打了木葉一個措手不及,在局部區域形成了優勢兵力罷了,等到木葉站穩腳跟、援兵來襲,音忍掀起的小浪花,也必然會很快平息下來。

但是,入侵者並非只有音忍一家。

在音忍們從木葉各處發起突然襲擊的同時,在大蛇丸提供的情報支援下,成功找到木葉防禦體系漏洞,潛入木葉村附近的沙忍們也強勢殺向木葉村,準備與音忍們裡應外合,讓木葉首尾難顧!

「嘭!」

趁著其他處音忍發動的襲擊吸引了木葉的注意,一隊音忍強勢地攻上了木葉圍牆。多次試探交戰之後,音忍們終於找到了合適的時機,使出了大蛇丸給他們事先準備好的通靈捲軸,頂著木葉忍者們的進攻,在木葉圍牆上強行召喚出了體型巨大的蟒蛇!

數十米高、幾米厚的木製圍牆,進過忍術加固后,是木葉引以為豪的鋼鐵屏障,光它的存在本身已經足以澆滅大部分野心家心中的慾望,然而今天,它們卻迎來了強大的挑戰,挑戰者是同樣身形巨大無匹,叫人絕望的巨型蟒蛇,而它們的主人,是曾經守護這個圍牆的一個影級強者——大蛇丸。

巨蟒們扭動著身軀,纏繞在圍牆上。

它們的軀幹,每一條都足有十人懷抱之粗壯,厚達三五米的木葉圍牆在這對比下,顯得如此渺小!嗖——!呼嘯聲中,巨蟒揮舞著尾巴狠狠地抽打著木牆,兩個龐然大物悍然撞在了一起!

咔嚓。

圍牆處發出了一陣叫人發麻的綿長呻吟!

還在瘋狂戰鬥的木葉忍者們聽到這聲音,頓時齊齊色變,忙不迭地停下動作撤出戰鬥,眼睛死死盯著那聲音傳來的源頭。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那堅韌至極的木葉圍牆,竟然會被巨蟒硬生生用蠻力撞出了一道裂縫!

「快阻止它!」為首的木葉暗部扔掉破碎的面具,臉色發青,生硬地喊道!

數十名木葉忍者默契地同時結印,想要施展出自己所能使出的威力最強的忍術。然而巨蟒的動作比忍者的結印更快,只見它又一次揚起尾巴,以無垠的力量揮向圍牆——

轟!

木製圍牆轟然炸裂,木屑頓時像子彈一樣四下飛散,讓牆對面正要施展忍術的木葉忍者們好一陣狼狽。此刻,為首的木葉暗部臉色青得發白,顧不上狼狽的同伴們,顧不得忍術被強行打斷導致的反噬,只是死死地盯著圍牆。

盯著那被巨蟒悍然撞出一道裂口的圍牆。

人影晃動,暗部的心也隨之向著深淵無限下墜。

「該死……!」暗部喃喃說道。

眼睜睜地望著裂口中,帶著沙忍村護額的忍者們就這樣魚貫而入,毫不費力地闖過了木葉的最後一道防線。

木葉柔嫩的腹地,向沙忍敞開了胸懷。

沙忍的大部隊,闖進木葉了!

更加殘酷而激烈的戰鬥,宣告了開始。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先不看木葉村發生的或者即將發生的一場場攻打撕裂、生死搏殺或者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場景,這一片硝雲彈雨之外,遠離木葉的地方,一支暫且由下忍組成的小隊,也遇上了屬於她們的敵人。

然而,此時在林間奔跑的年輕少女,身邊卻僅僅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黑髮少女用忍者常用的方式,輕盈地在林間大樹的枝幹上跳躍前進著。

她的腳上泛著淺淺的藍光,那是查克拉凝聚的光芒,少女精細而準確地操縱著它們來輔助自己的前進。在查克拉加持下,少女修長而纖細的大腿只需輕輕用力,便能爆發出驚人的力量,使她的每一步都能輕鬆橫越數十米的距離,而附在忍者鞋下的查克拉,又能恰到好處地使少女踏在樹榦上時,既不會因為力量過大而踩踏樹枝,也不會因為青苔而腳下打滑。

相比於在地面上奔跑可能會遇到各種障礙物需要躲避,這種跳躍前進的方式對於忍者來說其實是一種更節省體力也更迅速的行進方式。所以,這也是忍者的一門必修課。然而要達到像黑髮少女這樣舉重若輕,揮灑自如的境界,卻也不是一般的忍者能達到的。

錯非是經過多年練習,又或者是如少女般精於查克拉操縱,根本達不到如此遊刃有餘的程度。

若有人遠遠看著,便定能感受到少女輕盈步履之間流暢律動的節奏,一張一弛,宛如呼吸般自然生髮。

彷彿那折腰躍步間,也蘊含著令人沉醉的美感。

驀地,少女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神色微動。接著便毫不遲疑地驟然停下,回身舉步,凝重地望向身後的樹林。

清風拂來,搖起林間的葉子,沙沙作響。

不,這並不止是風吹響了樹葉,少女敏銳地感覺到那沙沙聲中異樣的頻率。

不是風響,是人聲!她斷定。

凝神望去,那一片樹叢中,異響的來源。

一隻白皙的小手從繁茂的樹葉間探出,將那礙人步伐的枝枝椏椏壓下。皓腕輕折,款步姍姍,走出了一位明眸皓齒的女孩。

「呼,終於趕上你了,雛田!」

粉發碧眸的女孩巧笑情兮,抬頭望向樹上的雛田說道。

言笑嫣然帶著標誌性的自信神態,不是小櫻又是誰?

雛田頓時鬆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也緩了下來,從樹上輕輕躍下,落到女孩身邊。

「你終於趕上來了啊,辛苦了!」

「嗯嗯,對了,雛田,他們人呢?」

小櫻不在意地隨口回應了雛田的問候,發現只有雛田一個人,便可愛地歪著頭望向雛田身後問道。

雛田搖了搖頭。

她走到小櫻身前,張口似要說話。

霎那間,雛田身形暴起,扭腰沖拳,查克拉的光輝轟然炸開,一記暴力的重拳狠狠地擊中身前的女孩!

妻約33天 嘭!

力穿脊背,深入骨髓。

擊中女孩的心窩,雛田感覺得到,力量完全穿透了女孩的防禦,沒有一點浪費地宣洩到肉體中。拳勁滲透入她的體內,將內臟如攪拌機一樣擾動。

五臟已經全部碎裂了吧?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雛田這樣想著,退後了兩步,白眼猙獰地張開著,冷漠地望著眼前的女孩一臉難以置信地倒在地上。

「小櫻呢?」

她將剛才壓在喉間的話說了出來。 轟!轟!

午下的木葉,硝煙四起!

裝扮成遊客、異國觀眾的音忍們,隨著一聲令下,紛紛撕下了掩人耳目的偽裝,戴上音忍護額,集結起來向木葉發起了突襲。木葉忍者們駭然發現:源源不斷的帶著音忍村護額的忍者們,不知從哪個角落鑽了出來,悍不畏死地向他們襲來!

木葉寧靜的午後,瞬間沸騰起來。

從街道上到建築物內,從鬧市區到木葉岩,到處都是飛舞著的忍具、起爆符,飛箭如蝗,宛如一陣陣驚濤駭浪,各式各樣的忍術疾風驟雨般碰撞著、轟擊著,一時之間地動山搖,金鼓連天!

在忍術、忍具的試探之後,音忍與木葉忍者擊搏挽裂,虎擲龍挐,展開了更血腥而直接的肉搏戰!

爆炸聲、呼嘯聲、呼喊聲、慘叫聲……頓時從各個地方傳了出來。

木葉忍者們又驚又怒,大蛇丸居然攜帶了如此數量的音忍來參與木葉崩潰計劃!

他是怎麼做到的?

明面上,除了參與考試的三個下忍以及他們的帶隊老師以外,大蛇丸最多還能帶兩個護衛進入木葉。

暗地裡,卻有大量的音忍悄悄潛入了木葉。

為了躲過木葉嚴密的檢查,這些音忍們竟吞服了後患無窮的秘葯,強行抑制住體內的查克拉波動,把自己偽裝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平民遊客,順利潛入了木葉。不過,先是服用禁藥抑制查克拉,接著又要他們立刻全力戰鬥,這樣做的代價也是巨大的:此役后,這批音忍們的身體會受到永久性的傷害,嚴重者甚至會終生無法使用查克拉!

他們是真正的炮灰,利用完這一次就沒有價值的一次性用品。

或者是被蠱惑,或者是被強迫,或者是強烈的崇拜大蛇丸而自願獻身……不管他們是否願意,總而言之音忍們展開了狂熱而嗜血的進攻!

依靠這種不要命的架勢和數量上的局部優勢,措手不及的木葉頓時死傷慘重,音忍們一時之間在幾個小戰場上以咄咄逼人的態勢將木葉忍者打得節節敗退!

然而,音忍們也只是憑著意想不到的偷襲才佔據了一時上風而已,木葉作為大村的底蘊遠遠強於音忍村,它擁有的力量也遠高於音忍們,音忍無非就是打了木葉一個措手不及,在局部區域形成了優勢兵力罷了,等到木葉站穩腳跟、援兵來襲,音忍掀起的小浪花,也必然會很快平息下來。

但是,入侵者並非只有音忍一家。

在音忍們從木葉各處發起突然襲擊的同時,在大蛇丸提供的情報支援下,成功找到木葉防禦體系漏洞,潛入木葉村附近的沙忍們也強勢殺向木葉村,準備與音忍們裡應外合,讓木葉首尾難顧!

「嘭!」

趁著其他處音忍發動的襲擊吸引了木葉的注意,一隊音忍強勢地攻上了木葉圍牆。多次試探交戰之後,音忍們終於找到了合適的時機,使出了大蛇丸給他們事先準備好的通靈捲軸,頂著木葉忍者們的進攻,在木葉圍牆上強行召喚出了體型巨大的蟒蛇!

數十米高、幾米厚的木製圍牆,進過忍術加固后,是木葉引以為豪的鋼鐵屏障,光它的存在本身已經足以澆滅大部分野心家心中的慾望,然而今天,它們卻迎來了強大的挑戰,挑戰者是同樣身形巨大無匹,叫人絕望的巨型蟒蛇,而它們的主人,是曾經守護這個圍牆的一個影級強者——大蛇丸。

巨蟒們扭動著身軀,纏繞在圍牆上。

它們的軀幹,每一條都足有十人懷抱之粗壯,厚達三五米的木葉圍牆在這對比下,顯得如此渺小!嗖——!呼嘯聲中,巨蟒揮舞著尾巴狠狠地抽打著木牆,兩個龐然大物悍然撞在了一起!

咔嚓。

圍牆處發出了一陣叫人發麻的綿長呻吟!

還在瘋狂戰鬥的木葉忍者們聽到這聲音,頓時齊齊色變,忙不迭地停下動作撤出戰鬥,眼睛死死盯著那聲音傳來的源頭。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那堅韌至極的木葉圍牆,竟然會被巨蟒硬生生用蠻力撞出了一道裂縫!

「快阻止它!」為首的木葉暗部扔掉破碎的面具,臉色發青,生硬地喊道!

數十名木葉忍者默契地同時結印,想要施展出自己所能使出的威力最強的忍術。然而巨蟒的動作比忍者的結印更快,只見它又一次揚起尾巴,以無垠的力量揮向圍牆——

轟!

木製圍牆轟然炸裂,木屑頓時像子彈一樣四下飛散,讓牆對面正要施展忍術的木葉忍者們好一陣狼狽。此刻,為首的木葉暗部臉色青得發白,顧不上狼狽的同伴們,顧不得忍術被強行打斷導致的反噬,只是死死地盯著圍牆。

盯著那被巨蟒悍然撞出一道裂口的圍牆。

人影晃動,暗部的心也隨之向著深淵無限下墜。

「該死……!」暗部喃喃說道。

眼睜睜地望著裂口中,帶著沙忍村護額的忍者們就這樣魚貫而入,毫不費力地闖過了木葉的最後一道防線。

木葉柔嫩的腹地,向沙忍敞開了胸懷。

沙忍的大部隊,闖進木葉了!

更加殘酷而激烈的戰鬥,宣告了開始。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先不看木葉村發生的或者即將發生的一場場攻打撕裂、生死搏殺或者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場景,這一片硝雲彈雨之外,遠離木葉的地方,一支暫且由下忍組成的小隊,也遇上了屬於她們的敵人。

然而,此時在林間奔跑的年輕少女,身邊卻僅僅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黑髮少女用忍者常用的方式,輕盈地在林間大樹的枝幹上跳躍前進著。

她的腳上泛著淺淺的藍光,那是查克拉凝聚的光芒,少女精細而準確地操縱著它們來輔助自己的前進。在查克拉加持下,少女修長而纖細的大腿只需輕輕用力,便能爆發出驚人的力量,使她的每一步都能輕鬆橫越數十米的距離,而附在忍者鞋下的查克拉,又能恰到好處地使少女踏在樹榦上時,既不會因為力量過大而踩踏樹枝,也不會因為青苔而腳下打滑。

相比於在地面上奔跑可能會遇到各種障礙物需要躲避,這種跳躍前進的方式對於忍者來說其實是一種更節省體力也更迅速的行進方式。所以,這也是忍者的一門必修課。然而要達到像黑髮少女這樣舉重若輕,揮灑自如的境界,卻也不是一般的忍者能達到的。

錯非是經過多年練習,又或者是如少女般精於查克拉操縱,根本達不到如此遊刃有餘的程度。

若有人遠遠看著,便定能感受到少女輕盈步履之間流暢律動的節奏,一張一弛,宛如呼吸般自然生髮。

六零俏軍媳 彷彿那折腰躍步間,也蘊含著令人沉醉的美感。

驀地,少女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神色微動。接著便毫不遲疑地驟然停下,回身舉步,凝重地望向身後的樹林。

清風拂來,搖起林間的葉子,沙沙作響。

不,這並不止是風吹響了樹葉,少女敏銳地感覺到那沙沙聲中異樣的頻率。

不是風響,是人聲!她斷定。

凝神望去,那一片樹叢中,異響的來源。

一隻白皙的小手從繁茂的樹葉間探出,將那礙人步伐的枝枝椏椏壓下。皓腕輕折,款步姍姍,走出了一位明眸皓齒的女孩。

「呼,終於趕上你了,雛田!」

粉發碧眸的女孩巧笑情兮,抬頭望向樹上的雛田說道。

言笑嫣然帶著標誌性的自信神態,不是小櫻又是誰?

雛田頓時鬆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也緩了下來,從樹上輕輕躍下,落到女孩身邊。

「你終於趕上來了啊,辛苦了!」 毒步寵後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