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一陣巨響,斬斷的殘肢應聲炸裂,堆積起了壘壘亂石,震起了道道水柱,破開河面,衝天鼓散,如暴雨傾落。

造化仙玉一動,韓星只覺得一股浩然龐大的霞光紫氣以一種山洪暴發的方式,強行進入到了體內,混元戰力瞬時席捲全身,狂潮巨浪般地湧入他的右臂,猛地從右手掌中噴薄而出,直接貫注到了燒火棍中。

「哧!」 逮個毒妃當寵妻 強大的真氣沖入,頓時從棍內傳出了風雷激吼,接著一道霞光怒爆,「豁啦啦」一聲響,燒火棍化成了狂猛無比的屠天神戟,勢如虹霓,破空而出。

殺勢已成,絕境反擊!

乘它病,要它命!

眼見石人斷臂,轉動不靈,韓星乘機而動,驀地翻身急沖向上。

他左手倒提青銅鼎足,鼓起一道熾烈的青光,朝石人巨大的頭顱轟然砸去,右手屠天神戟亦衝出一道呼卷繚繞的弧形刀氣,破浪向前。

連環擊殺,一氣呵成,端的是迅雷不及掩耳!

韓星動用了自己最強大的寶術底牌!

他要擊殺這赫赫有名的太古石妖! 躲避在兩塊龍槽巨石後面所有人都被驚呆了,這種仙兵聖器產生的天威,讓他們無法承受,一時間,有人驚恐的大叫,有人嘴唇哆嗦,張口結舌。

這一刻,韓星彷彿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渾身上下被熾熱刺眼的霞光所籠罩,沒有人能見到他的真容,也無法看清他手中所執何物,所能感受到的只是這股傳入骨子裡的威壓,讓他們終生難忘!

「轟!」整條九曲天河一陣抖動,石人被韓星左手所持的青銅鼎劈翻,灰白色如同岩漿般的血花飛濺,殷殷鮮血如噴泉般沖射出去三四丈高。

「噗!」韓星右手屠天神戟向前洞穿,誅仙滅魔的衝天殺氣,帶起一道燦爛而又永恆的銀光,深深刺入石人月盤大的獨眸之中。

「嗷」的一聲慘吼,石人眼前一暗,眼球爆裂,黑色的血水噴涌四射,令它眼前一陣模糊。

豁然間,屠天神戟森然的光芒再次爆起,像一柄天刀,橫掃一切阻擋。

「哧!」石人一陣痛苦而劇烈扭動,一聲慘叫,巨大而堅硬的頭顱如切菜砍瓜般的被屠天神戟削去一半。

韓星一臉的幸災樂禍,低頭看了眼屠天神戟,又抬眼望了望石妖像被削去的半拉山的腦袋,自語道:「呢瑪的,也太不抗砍了,這死法也太狀觀了吧!」

「轟!」石人自頭部開始,石皮石塊不斷爆裂脫落,整個九曲天河如同九級地震般搖動起來,如山般的軀體向河底沉了下去。

刷!

透過石人頭部被斬落爆裂的石皮,有七道神芒衝天,光華璀璨中,有七個縮小版玉一般晶瑩的金色石人,如受驚的孩童,想要逃遁而走。

韓星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這就是黃帝鼎成之日,曾用七條大地靈脈雕刻成的七個石人元胎,如同修鍊大成者的元嬰,若能找到上好的鍊氣材料再祭煉成石人,把元胎打上操控印記,便可成為傀儡戰神,布成七星石人大陣……

「刷……!」

韓星催動造化仙玉,一掠身,嗖的一聲如利箭離弦,一道金霞沖了過來,快到極致,懸在上方,讓它無法逃走。

「轟!」石人徹底炸開,天搖地動,河床崩塌。

「收」與此同時,韓星掌中一錯,將七個石人元胎禁錮,五指輕彈,揭開青銅鼎蓋,將七個石人元胎收了去。

同時,他快速翻轉鼎口,對準嵌有龍槽二字的巨石,光華一閃,在眾人眼皮底下,神鬼不知的將二塊奇石也移了進來。

「啪」鼎蓋合攏,韓星長出了一口氣。

這一戰,他竟然奇迹一般的自行領悟了操控造化仙玉的法理,而且神闕穴隱隱有鬆動的跡像。

轟天一聲響,石人與龍槽巨石都蹤影不見,所有人被徹底被驚呆了,事情發生突然、詭異、神奇、超乎了眾人的想像。

天地巨震,讓藍色光幕罩此刻也急劇抖動起來。

「豁啦啦」一聲響,藍色光幕上的苻文急劇暗淡下來,堅如玄鐵的光屏幕罩竟被震的破開了,緩緩打開了一道裂縫,裡面光線迷濛。

「轟……」

「咔嚓~!」

九曲天河上空,萬道銀蛇當空舞,電閃雷鳴,猶如要撕裂蒼穹。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狂風暴雨肆虐,河面上掀起了滔天巨浪,似黃泉出世一般要吞噬一切。

二塊巨石中間藍色屏障被爆炸破開,所產生的拉扯力急劇波動瀰漫,一瞬間攪動了天地元氣。

此刻,天上北斗七星星光中參雜著黑色的光絲,漸漸幾經變異,由黑轉紅,血紅的星光妖芒在夜空中形成了一個軸卷形的怪異圖像,星芒大漲,透過驚雷交加的雲層,直接穿射向了河底深處的藍色光幕之上!

從光幕裂縫中透出二道黑白分明的光芒,形同二條旋轉的陰陽魚在旋轉,從洞開的縫隙中向裡面看,恍惚只見裡面有古星閃耀,神龍飛舞,忽明忽暗的繁星如同鋪就了一條古老的星路,直達域外,讓人神往……

這條星空古道,貫穿古今與末來,不知從何處開始,何處結束……

突然,自那藍色光幕裂縫的扭曲空間里,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從中噴發出來,一瞬間便束縛了眾人的身體。

所有人都感到天旋地轉,接著眼前一黑,平行界面的壁壘被打破,眾人全部被從河底拉扯穿越進了一座黑暗而又神密的山洞。

此刻,外面的龍槽河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隨著石人與鎮河石的消失,河床開始移位、斷裂、塌陷,河水都開始倒灌、改道。

「轟隆」一聲震天巨響,龍槽澗兩岸的陡峭山峰轟然倒塌了下來,瞬間將下方的河床暗渠填平,連屢屢讓河水泛濫成災的禍亂根源——荒古密洞一起封印進了河底最深淵處。

此刻再看那龍槽澗的峽谷深淵……河水消失,河床也不見了,瞬間滄海變桑田,變成了與兩岸陸地相連接……一馬平川!

凡進入水中之人,皆被深埋於地下!

連帶河底的秘密,也被永遠的埋了進去!

留下的只有那改道而去的奔騰咆哮的九曲天河,帶著今日發生的一切神密,化成一股渾濁的黃水,滾滾而逝……

………………………………………………………………………………………………………

岸上留守的各大門派長老這一刻九曲天河發生的驚天巨變徹底驚呆了!

洶湧的波濤、兩岸的陡峭山峰轟然倒塌,整個龍槽澗都被填平了,誰不懼怕?

他們氣喘吁吁的站在這截斷天河雲雨,剛剛開墾出來的『平原』上,眼睛發直,背心發冷,冷汗直冒,面無人色!

當驚世界殊!

這等天地神威,誰可抗衡?

「太不可思議的一幕,死了,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嘯月聖地的一位長老滿臉悲涼,喃喃語道。

「進入龍槽澗尋找荒古秘地洞口的沒有人能夠活下來……透過神識我已看到下面血流成河、屍骨如山的畫面……」火雲宗長老王慶山從火麒麟上直接一頭栽到了地上,他又哭又笑,狀若瘋癲。

各家長老看著腳下龍槽澗變成的平原,神色惶然:「這太可怕了,一萬多人啊,竟被活埋屠戮一空,這可都是些後輩精英啊,還能有人存活著嗎?」

「就算是僥倖存活的人進入了荒古秘地通道,也出不來了,封死了……在荒古秘地中存活百年能等待到下次開啟的,普天下也沒有一人!」一個老者長嘆一聲。

就算可以通過某種手段將生命延續下去,裡面的天道壓制、時光亂流也最終讓你一捧塵土!

各大門派留守之人都在顫慄,全都變色,一名來自東蘆琅琊洞天的老人急忙命令身邊的兩位修士,道:「你們趕緊返回洞天,稟報上去,嚴密監視荒古秘地萬里範圍,看是否有異動,希冀活著的人三天內能從裡面尋到其它出口。」

越來越多門派的人騰空而起,趕回去報信。

這裡發生的變故的消息震動了浩瀚的秦洲大地!

一群群隱世不出的老古董臉色凝重,仰望天際,神識橫掃過諸天,心懼到了極點:「是什麼力量能讓七星連座、江河改道,難道這就是天道變化……應劫之世開始了嗎?」

天下大劫將至!

山崩地裂,傳入虛空,不亞於一個星域被打碎。

這讓秦洲大陸包括羅天界的茫茫星域不知道有多少人族修士在膜拜,長跪不起,諸天百族惶然一片,心中充滿了恐懼。

始皇宮內,宏偉的大殿中,秦洲大陸當今皇上龍御天,在得知九曲天河改道,將各諸候國的彊域界線都打亂了的一切后,當場石化。

天下紛爭將至!

龍淵宗藏經閣內,痴獃老人龍帝離昀全身一震,驀地睜開了雙眸,彷彿在漫長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絲曙光,苦苦等待了七千多年啊!

強者為尊的盛世終於拉開了序幕!

………………………………………………………………………………………………………

「不好了,被吸進去了……」

「救命,快救啊……」

「快救我…啊……」

巨大的拉扯力形成了一個黑洞,以不可抗拒之力向裡面吞吸著,眾人隨旋渦而舞,形同千萬隻蝴蝶在高速旋轉。

眾人只覺的吸力渦流時而像被絞肉機旋絞著,時而又像被五馬分屍般的拖拽著,又像被萬斤重物壓附於身,各種痛苦接踵而來。

就在眾人驚恐萬分感到要天翻地覆時,韓星胸前的造化仙玉印記再次發出了淡淡的光暈,將一行眾人籠罩住,瞬間抵消了衝擊力,眾人驚魂未定時,已是輕輕落下地來。

瞬息間,韓星胸前的印記又恢復了原來模樣。

「哦,我的天那,這是什麼地方?」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剛才還在水中,一瞬間就到了這裡?」

「不知道啊,我只覺眼前紅、白之光閃爍,一陣頭暈目眩,人就落了下來。」

「太可怕了,疼死我了…」

這一切別人沒看清,仙霞峰那位紅衣少女卻大為震驚!

今日二更送到,新書上架,急需各位道友支持,貓銳厚下臉皮,向大家求張月票,不勝感激!

收藏、推薦、訂閱、月票……盼支持啊…… (求訂閱、收藏、紅票、月票)

紅衣少女暗暗地咂了咂嘴,對白衣少女傳音道:「這傢伙不僅身負荒古血脈,原來還隱藏著實力……在天崩地裂之際竟能將眾人都救了進來……這份本事倒真是不得了……」

傍邊白衣少女不屑的說:「若非在這裡受天道壓制,與大小姐比,貌似這些旁門左道的手段……也沒什麼了不起,哼,他的真實實力,更不值一提!」

白衣少女剛說完這句話,腦子突然一怔,霍然抬頭,一雙妙眼上下卡巴了幾下,盯著女衣少女,心道:「不對啊,以大小姐的個性從沒聽她贊過誰,今是怎麼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這讓白衣少女心中產生了莫大震撼!

……

藍色屏幕開裂所產生的渦旋吸力平靜下來過後,所有的人有都從驚恐中鎮靜了下來,開始打量起四周。

只見眾人所處之地,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古洞,空間廣闊。

再回首看時,光幕己重新閉合。

透過藍色光幕依稀可見倒塌的岩石夾著驚濤滾滾撞擊拍打得藍色光幕「咚咚」作響,只是被屏障所敝,滴水塵石不進,如同隔著一層硬如鋼鐵的透明堅冰。

眾人落腳處立有一塊界碑,豎於河底古洞之中也不知歷經了多少萬年,風吹雨打,浪擊潮蝕,字跡已然殘破不堪,模糊的不可辨認,只有正面刻劃的幾個大字還算是清楚。

雖是如此,這塊飽經滄桑的石碑,其碑體與碑文的交織組合,呈現出一種穿越亘古時空的線條,讓人感受到一種無形而肅穆的力量,更有一種包容萬象的天地之氣,以至於讓人久久沉迷其中,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

影入眼帘的是十個古樸奧義的篆刻大字:「羅浮古洞大羅天界入口」

啊……羅浮……西域!

龍槽澗隸屬北勝界域,怎麼一轉眼我們就由一域來到了另一域?

南宮衡、夏雨等人看到這十個大字的時候,大驚失色,目瞪口呆,人就像石化了一般。

進入古洞的所有修士全都臉色驟變,不由得駭然大驚!都感到了深深的絕望:完了,這古洞浩大,深不見底,歲月變遷,地質變化也許早己將出口封住,這次是真的出不去了!

出不去了!

羅浮古洞……大羅天界入口?韓星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難道這荒古秘地竟是天界仙域崩裂的一塊碎片?

清源妙道真君曾對韓星說過,玄黃宇宙分為六界三十三重天,而無上界又叫大羅天界,居於諸天萬界之首,為古天庭之所在。再往上就是鴻蒙星域了,為天外天,非常人所能了解。

修道之人的最高境界是飛升大羅天界成仙,無奈登天仙路早已斷開,今日在這竟發現了遠古仙域的入口,怎能不叫人吃驚!

由此可見登天仙路確實存在,不是妄傳!

可惜的是仙域真的崩潰了!

如若不然,這大羅天界的入口斷不會墜落在此處,成為仙域遺址廢墟—-荒古秘地!

這羅浮古洞既為大羅天界入口,在仙路沒斷開前,應該與大羅天界對接才對,只是不知這仙域何以會崩裂?那古天庭又安在?

這樣的殘跡故址秦洲大陸又有幾處?

莫不成赤炎村百里之處被天幕結界封印的荒古仙域也是一處登天仙路的遺墟不成?

從古天庭與大羅天界…登天仙路與廢墟遺址……荒古秘地與羅浮古洞,這一切似乎是環環相扣。

只是讓人費解的是,既為古仙域殘片墜落的廢墟遺址,又何需封印成秘地?

難道這裡面隱藏著什麼玄機還是有天大的隱秘?

在造化仙玉中,韓星曾神遊過關於諸天萬界及古天庭的隱秘,但清源妙道真君為防天機泄露.把這些隱秘從他的識海中抹了去,只留下了一片模糊不清的星域圖像和通往域外的一條星空古道在記憶中。

饒是如此,現在韓星腦海中殘留的潛意識,還是喚醒了他對仙域殘片與荒古秘地的一些認知。

所有的人面對古洞都在發矇,他們心中充滿了苦澀的滋味,原以為破開藍色光幕就會進入荒古秘地,而現在卻被困在這巨大空曠的古洞之中。

怎麼會這樣……

這荒古秘地的入口不會是假的吧……?

此刻,最失落的莫過於那些自甘壓制修為,要進入荒古秘地得到傳承與神藏的強者。被封在地下古洞之中,難有收穫了。

但最讓他們害怕的還是被困死在洞中!

凡是壓制修為的強者皆去除了易容,露出了本來面目,連靈鷲峰的鬼鷲真人也以真面目示人。

但也有例外。有幾個氣息詭異的修者,一絲難掩的痛苦之色緩緩浮現在臉龐之上,顯然,是沒有藉助法寶而強行自已壓制修為境界所致,讓他們並不好受。

一位來之湯谷,頭生雙角,形如老蛟的妖族老者,看了一眼那塊飽經滄桑而亘古不變的石碑,指了指上面蝌蚪般的龜裂文字,臉色蒼白,道:「這荒古秘地的入口是真的!這碑體字跡乃上古妖文。荒古巫妖大戰時,我族確有一位古帝妖聖掌管過天庭,只是後來被人族接掌。」

「不錯,這河底古洞確是通往羅天界的結界大門,只是現在變成了秘地而已。剛才石人炸開的力量,天搖地動,才破開了結界,把我們吸了進來!不然單靠我們這些人的微末法力,是打不開這結界的!」鬼鷲真人微微的點了點頭,以無視的淡然眼神,冷冷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