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得一敗塗地!

遠處,楊擒虎更是瞳孔驟縮,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他不敢、也不願相信這結果,但事實勝於雄辯!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楊擒虎以為自己安排三千打手埋伏,穩操勝券,早就立於不敗之地。

但現在他才發覺,自己就是個渣渣!

足足一萬精銳,蜂擁而至,將陵園包了個水泄不通。

一隻蒼蠅都飛不出來!

無數道凌厲的眼神,在眾人身上掃過。

空氣中瀰漫著火藥味,氣氛緊張至極,彷彿下一刻就要爆發大戰。

「虎賁出征,寸草不生!」

「束手就擒,繳械不殺!」

……

那些精銳齊齊發出大吼,穿雲裂石,震動天穹。

「哐當!」

「哐當!」

「哐當!」

三千名打手都嚇破了膽,直接扔掉了鋼管棍棒,丟盔棄甲。

他們全都跪倒在地,拚命求饒:

「投降!我們投降了!」

「各位好漢,千萬別開槍啊!」

「我們是一時糊塗,受到了虎爺的蠱惑,給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短短几分鐘,場內的局勢發生了扭轉。

曾經威震天南的梟雄楊擒虎,竟然淪為了光桿司令。

而在旁邊,凌正華、凌傲、蘇妙玉等人,更是頭皮發麻,嚇得差點昏厥過去。

早知如此,就算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參與此事。

「蹬!蹬!蹬!」

突然,人群中走出了一個魁梧的大漢,胸口掛滿了金光熠熠的勳章,明顯是高級別的將領。

「西涼戰王魏虎臣,曾任北境敢死隊副隊長,前來為少傑送行!」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西涼戰王!

這可是二品武將,論級別,比唐振華這個天南總督還高。

一聲令下,可以調動十萬精兵!

誰知今日,他竟然千里迢迢趕到這兒,只為給郭少傑送行?

郭少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普通的北境戰士。

這實在太蹊蹺了!

很快,又有第二位大佬走了出來,氣場完全不亞於魏虎臣。

「帝京禁軍統領史雲龍,曾任北境敢死隊1組組長,前來為少傑送行!」

話音剛落,場內爆發出一道道強悍的氣息。

「轟!」

「轟!」

「轟!」

許多鎮守一方、身份顯赫的大佬,紛紛現身。

「中州指揮使張東君,曾任北境敢死隊2組組長,前來為少傑送行!」

「兵部代理侍郎關飛,曾任北境敢死隊3組組長,前來為少傑送行!」

「南荒玄武將周一白,曾任北境敢死隊4組組長,前來為少傑送行!」

「征東大統領沈天嘯,曾任北境敢死隊5組組長,前來為少傑送行!」

。 獨臂蟹也發現陸洪是這些武道者中最厲害的人,本能讓它打算先殺掉陸洪,再去對付其他人。它朝著陸洪張嘴吐出了一灘白色的毒液,那些毒液在空中嘩啦作響,迅速地灑了下來。

轟!

孔大明立即躍了過來,他身邊踩著一個大鼎,「三味真火」從鼎中席捲而出,天空中被一片強大的火焰覆蓋住,火焰鋪天蓋地,就像是一片火海,迎上了白色的毒液。

嘶!嘶!嘶!

毒液被孔大明的火焰給燒得冒出一陣陣的白氣。

「你怎麼樣?」孔大明朝陸洪喊道。

「死不了。」

陸洪一咬牙,強行把疼痛壓下去,目光重新放在了獨臂蟹上,即便自己身體有些虛弱,但在這種關鍵時刻,他絕對不能退走。

而這個時候獨臂蟹已經揮動大螯鉗,把孔大明的火海給擊散,繼續朝他們砸了下來。

兩人立即再次躍開!

轟!

這一次獨臂蟹直接把這棟樓砸成了碎片!

整棟樓都被砸得粉碎,無數的傢具水泥鋼筋漫天迸濺,砸在地上濺起大堆的塵埃,整條街道都在隆隆作響,聲音震耳欲聾。

咻!咻!咻!

獨臂蟹轉動著八條腿,尖銳的白色尖刺再次爆開,扎向了這些人。

「小心!」

能夠掌控鋼鐵的那名武道者是位中年男子,名為張存,他擁有【鋼鐵大亨系統】,系統任務都是和鐵有關的,能力基本也是如此。

以前是個拓荒者,在域外荒境尋找特殊的鐵礦,後來也退役成為一名做鋼材生意的商人,也是開脈初期的實力,今天正好路過此地,本來是和別人談生意的,遇到這種事自然也是仗義出手。

張存看見其他人被白色尖刺所威脅,立馬再次凝聚出一道鋼鐵之牆,想要像剛才那樣去抵擋這些白色尖刺。

因為獨臂蟹的實力變得更為強大,他這次凝聚出來的鋼鐵足足有一米的厚度!還是摻雜了稀有金屬的合金鋼,連開脈中期的攻擊都不一定能夠摧毀!

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白色的尖刺這次的穿透力極為恐怖,面對鋼鐵凝聚的城牆視若無睹,直接就穿透了鋼牆,在鋼牆上留下細細的尖洞,繼續朝他們刺了過來。

「快躲開!」陸洪喝道。

但已經晚了一步——

噗!噗!噗!

張存來不及躲閃,胸口被幾根尖刺穿體而過,身形猛地一頓,白色尖刺的速度太快,他甚至都沒有感受到衝擊力就已經被洞穿身體,身體綻放出了一蓬蓬血霧。

鮮血迸濺出來,他整個人很快都被血液給浸染了,變成了一個血人,從空中掉了下去。

而獨臂蟹的螯鉗則是轉了一個方向朝著張存剪了過來。

孔大明連忙沖了過去,扔出了他的饕餮鼎,把張存給接住,對方落入大鼎中,發出一聲悶響。大鼎在空中翻滾著,在四周散出了熾熱的火焰,扭曲了空氣,沒有正面去硬抗那些尖刺。

可是白色尖刺轉了一個彎,繼續轉向了孔大明,仍然有幾根毒白色尖刺穿透了他的饕餮鼎。

他趕緊把大鼎給收回來,但在半空中,饕餮鼎被蟹腿掃中,直接碎裂,張存也掉了出來,砸在了一片廢墟里,被掩埋在灰塵里。

然而白色尖刺朝著孔大明扎來,孔大明倒吸了一口氣,三味真火再次散開,但這一次他的火焰沒能成功燒掉這些白色毒刺,他躲閃不急,手臂也被白色尖刺給扎穿。

「嘶!」

孔大明臉色蒼白,趕緊躲開,別看他長得胖胖的,實際上身形非常靈巧,就像是一個胖球往下面滾去,速度飛快迅捷。

可是他沒有滾多遠,螯鉗就轟了下來,發出尖銳的呼嘯,孔大明調整著身體,堪堪躲開了螯鉗,雖然螯鉗沒有砸中他,但他還是被餘波席捲到,撞向了一棟大樓,直接把樓給砸出了一個圓滾滾的大洞來。

咻!咻!咻!

獨臂蟹抖動著八條腿,腿上再次迸濺出了密密麻麻的白色尖刺,朝著破樓的大洞里扎過去,想要把孔大明給殺死。

「我老公你也敢動!混蛋!」

陳秀琴擋在樓里的破洞前面,想要再次施展美杜莎的石化,擋在這些尖刺前面。

可是她很快就發現自己的蛇發竟然也失效了,壓根無法石化那些白色尖刺,不過她很快就轉變了方式,那些蛇發化作了一道道細細的光線,靈巧地卷在了白色尖刺上。

【千鈞一髮】

白色尖刺被她的能力給帶偏了,沒有扎向樓里的孔大明,倒是往下面的一層樓穿去。但空中傳來一陣呼嘯,一條鋒利的蟹腿掃了過來,刮在了她腰上,把她的腰給刮出了一道慘烈的傷口。

「老婆!」

孔大明剛從破洞里鑽出來就看見了這一切,頓時急紅了眼,連忙朝著陳秀琴衝過去,在空中接住了陳秀琴,可是獨臂蟹的螯鉗再次轟了下來,砸向了他們,孔大明又召喚出了一個饕餮鼎,想要擋住這一擊!

然而只聽得一聲巨響,饕餮鼎被螯鉗砸得四分五裂,饕餮鼎的張存被甩了出去,砸在了街道上,落在一片碎石堆里消失不見,而那個螯鉗則是繼續砸向了孔大明。

「不好!」

孔大明看著受傷的妻子,一咬牙,在空中翻轉了身子,用自己肥大的身軀把陳秀琴保護在自己身下。

咔嚓!

巨大的螯鉗砸在了孔大明的背上,只聽得一聲骨骼碎裂的響聲,他的脊椎直接被砸斷了。

砰!

孔大明夫婦倆直接被砸在地面上,把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

而遠處剩下的開脈期的武道者見狀,立馬從不同的方向去攻擊獨臂蟹,想要吸引獨臂蟹的注意力,閃電,暴雷……轟鳴聲不絕於耳,然而他們的攻擊落獨臂蟹壓根沒有任何作用,獨臂蟹轉頭朝他們咆哮了一聲,尖刺朝著其他人刺了過去。

那四個人面色大變,其中兩個一下子被拍進了廢墟里,另外兩個擁有較強的逃遁能力倒是躲開了,可是獨臂蟹吐出白色的毒液如影隨形,直接把他們兩個也給放倒了!

尖銳的蟹腳在四處踐踏著,對準了孔大明夫婦倆的位置,踩了下來!

「小心!」

陸洪放棄了進攻,轉身立馬去救孔大明夫婦倆,他的速度很快,因為離得較近,立即把他們從獨臂蟹的蟹腳上給拖了出來,但是他自己沒有來得及躲閃,左臂被尖銳的蟹腳給刮擦到,那明晃晃的蟹腳,如同一柄白色的刀刃,直接將他的左臂給切斷!

「唔!」

陸洪瞬間變得面無血色,他的斷臂處鮮血淋漓,但他還是拚命地把孔大明夫婦倆從廢墟裡帶了出來,「轟」地一聲!三人狼狽地撞在了一輛被壓扁的汽車上,把汽車再次砸碎了。

獨臂蟹的實力實在太強大,開脈後期的威力遠遠不是他們幾個人能夠抵擋的。

陳秀琴捂著自己的腰部傷口,但她來不及顧及自己的傷勢,而且焦慮地把孔大明抱在自己的懷裡,急得直咬牙:「你這麼蠢做什麼!」

孔大明躺在地上,他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覺,但還勉強著睜著眼睛,苦笑了下,道:「當初說了要保護你的。」

「蠢驢!」

陳秀琴拚命地爬起來,可是她自己也受了很嚴重的傷,已經完全沒有移動的力氣了。夫妻倆的目光又轉向了空中的那隻獨臂蟹,心裡默默地嘆了口氣。

「沒想到我們沒有死在域外荒境,反而是死在這裡。」

空中的獨臂蟹並沒有放過他們,它揮動著螯鉗,再次朝他們轟殺下來!

大家的心裡都湧現出了絕望,這裡的戰鬥太慘烈,其他開脈期的武道者生死不明,他們殘的殘,傷的傷,眼看是失去了戰鬥力,就連陸洪也因為斷了一隻手臂,沒有辦法再壓制體內的毒素,無法動彈了。

然而就在巨大的螯鉗要砸下來的時候,陸洪和孔大明夫婦倆腳下的泥土忽然滾動了起來,那些泥土就像是有生命一樣,捲住了三人,把他們帶了出去!

轟!

獨臂蟹的螯鉗把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

但是陸洪三人也是出現在了百米開外,三人驚愕地抬起頭,看見了項北飛。

「小項?」

陸洪虛弱地看著項北飛,十分詫異,他沒有想到自己沒有等來其他武道者的支援,反倒是等來了項北飛。

「抱歉,來晚了。」項北飛皺眉道。

他剛才以為陸洪能夠處理獨臂蟹,就去尋找獨臂蟹的來源,在發現了獨臂蟹的詭異之後,就察覺到了不對勁,立馬返回。

Add comment: